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最讲道理的来了 繁體中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最讲道理的来了
本书:剑来  |  字数:8438  |  更新时间:2019-06-27 23:53:42

那位外乡剑仙开口之后,身为姚家家主的姚冲道,便陷入左右为难之地。

不愧是左右,说话做事,很容易让人左右为难,百年之前,浩然天下那些个剑心崩坏的先天剑胚,想必最能够对姚冲道当下的处境,感同身受。例如当初出剑之时,半点不为难的,那个剑心气象曾如莲花满池塘的南婆娑洲天才曹峻,下场就极为凄凉,只剩下一湖的残败枯荷,跌落神坛,沦为整个南婆娑洲笑柄,最终只能悄然远走宝瓶洲,在这期间,虚耗光阴百年,至今无法破境跻身玉璞境,要知道当年曹峻可是公认南婆娑洲百年一遇的剑道大材。

已经有别处剑仙察觉到此地异样,个个泛起笑意,打算看戏了,喜欢喝酒的,已经打开酒壶。

到底不是大街那边的看客剑修,驻守在城头上的,都是身经百战的剑仙,自然不会吆喝,吹口哨。

当然也是怕左右一个不高兴,就要喊上他们一起打群架。

左右的剑术太高,剑气太盛,比较不讲道理,最不怕一人单挑一群。

姚冲道脸色很难看。

身为姚氏家主,心里边的窝火不痛快,已经积攒很多年了。

就在姚冲道打算喊左右去城头南边打一场的时候。

陈平安硬着头皮当起了捣糨糊的和事佬,轻轻放下宁姚,他喊了一声姚老先生,然后让宁姚陪着长辈说说话,他自己去见一见左前辈。

宁姚拉着自己外公散步。

陈平安身如箭矢,一闪而逝,去找左右。

没了那个毛手毛脚不规不距的年轻人,身边只剩下自己外孙女,姚冲道的脸色便好看许多。

对于女儿女婿,老人兴许心情复杂,伤心,遗憾,埋怨,恼怒,怅然……很难真正说清楚,但是对于隔了一辈人的宁姚,老人心中只有自豪与愧疚。

在对面城头,陈平安距离一位背对自己的中年剑仙,于十步外停步,无法近身,人身小天地的几乎全部窍穴,皆已剑气满溢,好似时时刻刻,都在与身外一座大天地为敌。

寻常剑修与其他三教百家练气士,几座搁置本命物的关键窍穴,能够蓄满灵气,然后稍稍开疆拓土,就已算不易。

见到了左右,陈平安抱拳道:“晚辈见过左前辈。”

左右无动于衷。

陈平安便稍稍绕路,跃上城头,转过身,面朝左右,盘腿而坐。

无数剑气纵横交错,割裂虚空,这意味着每一缕剑气蕴藉剑意,都到了传说中至精至纯的境界,可以肆意破开小天地。也就是说,到了类似骸骨滩和鬼域谷的接壤处,左右根本不用出剑,甚至都不用驾驭剑气,完全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小天地大门自开。

陈平安见左右不愿说话,可自己总不能就此离去,那也太不懂礼数了,闲来无事,干脆就静下心来,凝视着那些剑气的流转,希望找出一些“规矩”来。

约莫半炷香后,两眼泛酸的陈平安心神微动,只是心境很快就趋于止水。

方才见到一缕剑气似乎将出未出,似乎就要脱离左右的约束,那种刹那之间的惊悚感觉,就像仙人手持一座山岳,就要砸向陈平安的心湖,让陈平安提心吊胆。

左右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总算开口道:“找我有事?”

陈平安问道:“文圣老先生,如今身在何方?以后我如果有机会去往中土神洲,该如何寻找?”

左右脸色稍缓,淡然道:“先生已经离开穗山,去开辟一座儒家历代圣贤久久无法开山破关隘的远古之地,有一位中土前辈,持仙剑开道,先生则负责巩固道路,缺一不可。”

陈平安点头道:“感谢左前辈为晚辈解惑。”

左右问道:“求学如何?”

陈平安答道:“读书一事,不曾懈怠,问心不停。”

左右说道:“效果不如何。”

陈平安说道:“读书是长远事,快而多,晚辈资质不行,难免浮浅,不如慢且对,求个深厚。”

左右默不作声。

对面墙头上,姚冲道有些吃味,无奈道:“那边没什么好看的,隔着那么多个境界,双方打不起来。”

宁姚欲言又止。

关于陈平安跟左右之间的脉络关系,剑气长城这边知之者甚少,宁姚哪怕在白嬷嬷和纳兰爷爷那边,都没有提及半句。

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若是陈平安跟左右没有瓜葛,以左右的脾气,兴许都懒得睁眼,更不会为陈平安开口说话。

所以姚冲道这会儿其实也一头雾水,不明白左右这种剑外无事的古怪剑修,先前为何为了一个外人,会跟自己顶针,姚、宁两家的家务事,你左右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些?所以若非那个姓陈的小子多此一举,从中斡旋,他姚冲道这会儿,已经在城头以南的广袤战场,亲身领教左右的剑术是不是真有那么高了。

至于输赢,不重要。

反正都是输。

姚冲道虽然是一位仙人境大剑仙,但是迟暮之年,早就破境无望,数百年来战事不断,积弊日深,姚冲道自己也承认,他这个大剑仙,越来越名不副实了。每次看到那些年纪轻轻的地仙各姓孩子,一个个朝气勃勃的玉璞境晚辈,姚冲道很多时候,是既欣慰,又感伤。只有远远看一眼自己的外孙女,是那一众年轻天才当之无愧的领衔之人,被阿良取了个苦瓜脸绰号的老人,才会有些笑脸。

曾经有人喝酒喝高了,说他一看到姚老儿那张好像刻着“欠债还钱”四个大字的苦瓜脸,便要良心发现,记起那些赊欠多年的酒水钱。

在那之后,姚家名下的所有酒楼酒肆,就再没卖过那个家伙半壶酒,欠下的酒水钱,也不用他还。

姚冲道随口问道:“看样子,他们两个以前认识?”

宁姚只能说一件事,“陈平安第一次来剑气长城,跨洲渡船路过蛟龙沟受阻,是左右出剑开道。”

这件事,剑气长城有所耳闻,只不过大多消息不全,一来倒悬山那边对此讳莫如深,因为蛟龙沟变故之后,左右与倒悬山那位道老二嫡传弟子的大天君,在海上痛痛快快打了一架,再者左右此人出剑,好像从来不需要理由。

老人与宁姚,其实见面不多,聊天更少。

所以比那左右和陈平安,好不到哪里去。

陈平安说道:“左前辈于蛟龙齐聚处斩蛟龙,救命之恩,晚辈这些年,始终铭记于心。”

左右淡然道:“追本溯源,与你无关。”

陈平安笑道:“我知道,自己其实并不被左前辈视为晚辈。”

左右说道:“不用为此多想,入我眼者,天下人事风景,屈指可数。”

陈平安又说道:“我也没觉得要认左前辈为大师兄。”

左右笑了笑,睁开眼,却是眺望远方,“哦?”

陈平安神色平静,挪了挪,面朝远方盘腿而坐,“并非当年年少无知,如今年轻气盛,就只是心里话。”

左右依旧没有动怒,反而说了一句离题万里的言语:“人生在世,除了确定世界到底是天高地阔,还是小如芥子,首重之事,就是证明本我之真实。”

陈平安缓缓道:“那我就多说几句真心话,可能毫无道理可言,但是不说,不行。左前辈一生,求学练剑两不误,最终厚积薄发,跌宕起伏,精彩万分,先有让无数先天剑胚低头俯首,后又出海访仙,一人仗剑,问剑北俱芦洲,最后还有问剑桐叶洲,力斩杜懋,阻他飞升。做了这么多事情,为何独独不去宝瓶洲看一眼。齐先生如何想,那是齐先生的事情,大师兄应当如何做,那是一位大师兄该做的事情。”

左右沉默无言。

陈平安站起身,“这就是我此次到了剑气长城,听说左前辈也在此地后,唯一想要说的话。”

陈平安就要告辞离去。

左右却说道:“与前辈说话,别站那么高。”

陈平安只得将道别言语,咽回肚子,乖乖坐回原地。

说实话,陈平安城头此行,已经做好了讨一顿打的心理准备,大不了在宁府宅子那边躺个把月。

两两无言。

陈平安问道:“左前辈有话要说?”

左右摇头道:“懒得讲道理,这不是我擅长之事,所以在犹豫出剑的力道,你境界太低,反而是麻烦事。”

陈平安可不觉得左右是在开玩笑,于是说道:“文圣老先生,爱喝酒,也喜欢游历四方,就没有来过剑气长城?这边的酒水,其实不差的。”

左右似乎破天荒有些憋屈,“滚蛋!”

前辈发话,晚辈照做,陈平安立即起身,招呼宁姚一声,祭出符舟,在城头之外悬停。

姚冲道对宁姚点点头,宁姚御风来到符舟中,与那个故作镇静的陈平安,一起返回远处那座夜幕中依旧灯火辉煌的城池。

左右瞥了眼符舟之上的青衫年轻人,尤其是那根极为熟悉的白玉簪子。

左右重新闭上眼睛,继续砥砺剑意。

与先生告刁状。

一告一个准,还能占着理。

这种事情,当年所有人都还年少时,同门师兄弟当中,谁最擅长?

姚冲道来到左右附近,眺望那艘小符舟与大城池,问道:“左右,你很看重这个年轻人?”

左右淡然道:“我对姚家印象很一般,所以不要仗着年纪大,就与我说废话。”

姚冲道差点没气得火冒三丈,真当自己是没脾气的泥菩萨了?

打就打,谁怕谁。

你左右还真能打死我不成?

结果那位老大剑仙笑着走出茅屋,站在门口,仰头望去,轻声道:“稀客。”

陈清都很快就走回茅屋,既然来者是客不是敌,那就不用担心了。陈清都只是一跺脚,立即施展禁制,整座剑气长城的城头,都被隔绝出一座小天地,以免招来更多没有必要的窥探。

除了陈清都率先察觉到那点蛛丝马迹,几位坐镇圣人和那位隐官大人,也都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没有人能够如此悄无声息地不走倒悬山大门,直接穿过两座大天地的天幕禁制,来到剑气长城。

不但是镇守倒悬山的那位道家大天君,做不到。

恐怕就连浩然天下那些负责看守一洲版图的文庙陪祀圣贤,手握玉牌,也一样做不到。

城头之上许多驻守剑仙,尚且没有意识到有人潜入城头,剑气长城之外,对此更是毫无察觉。

等到城头出现异象,再想一探究竟,那就是登天之难。

何况谁也不敢妄动,诸多剑仙便继续潜心修行。

左右愣了一下,然后就要站起身。

结果他就被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就这样与前辈说话?规矩呢?”

左右犹豫了一下,还是要起身,先生驾临,总要起身行礼,结果又被一巴掌砸在脑袋上,“还不听了是吧?想顶嘴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左右只好站也不算站、坐也不算坐的停在那边,与姚冲道说道:“是晚辈失礼了,与姚老前辈道歉。”

然后姚冲道就看到一个穷酸老儒士模样的老头儿,一边伸手扶起了有些局促的左右,一边正朝自己咧嘴灿烂笑着,“姚家主,姚大剑仙是吧,久仰久仰,生了个好女儿,帮着找了个好女婿啊,好女儿好女婿又生了个顶好的外孙女,结果好外孙女,又帮着找了个最好的外孙女婿,姚大剑仙,真是好大的福气,我是羡慕都羡慕不来啊,也就教出几个弟子,还凑合。”

左右总算可以站着说话了,后退一步,作揖行礼,“先生!”

左右四周那些惊世骇俗的剑气,对于那位身形飘渺不定的青衫老儒士,毫无影响。

姚冲道一脸匪夷所思,试探性问道:“文圣先生?”

老秀才一脸难为情,“什么文圣不文圣的,早没了,我年纪小,可当不起先生的称呼,只是运气好,才有那么丁点儿大小的往昔峥嵘,如今不提也罢,我不如姚家主岁数大,喊我一声老弟就成。”

姚冲道有些犯愣。

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位大名鼎鼎的儒家文圣打交道。

浩然天下的儒家繁文缛节,恰好是剑气长城剑修最嗤之以鼻的。

老秀才举目四望,火急火燎道:“我来得匆忙,赶紧就得走,不能久留,那位老大剑仙,咱们聊聊?”

陈清都坐在茅屋内,笑着点头,“那就聊聊。”

一位坐镇剑气长城的儒家圣人主动现身,作揖行礼,“拜见文圣。”

坐镇此地的三教圣人,也会轮换,光阴长短,并无定数。

这位儒家圣人,曾经是享誉一座天下的大佛子,到了剑气长城之后,身兼两教学问神通,术法极高,是隐官大人都不太愿意招惹的存在。

老秀才感慨一句,“吵架输了而已,是你自己所学尚未精深,又不是你们佛家学问不好,当时我就劝你别这样,干嘛非要投奔我们儒家门下,现在好了,遭罪了吧?真以为一个人吃得下两教根本学问?如果真有那么简单的好事,那还争个什么争,可不就是道祖佛祖的劝架本事,都没高到这份上的缘故吗?再说了,你只是吵架不行,但是打架很行啊,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这种言语,落在文庙学宫的儒家门生耳中,可能就是大逆不道,离经叛道,最少也是胳膊肘往外拐。

那位辩论输后便更换门庭的儒家圣人微笑道:“无量时,便是自由处。”

轻轻一句言语,竟是惹来剑气长城的天地变色,只是很快被城头剑气打散异象。

老秀才摇头晃脑,唉声叹息,一闪而逝,来到茅屋那边,陈清都伸手笑道:“文圣请坐。”

老秀才收敛神色,“文庙需要与你借三个人。”

陈清都问道:“为何是你来?不是更加名正言顺的礼圣亚圣,也不是中土文庙副教主?”

老秀才笑呵呵道:“我脸皮厚啊。他们来了,也是灰头土脸的份。”

陈清都摇头道:“不借。”

老秀才喃喃道:“这就不太善喽。”

————

左右来到茅屋之外。

没过多久,老秀才便一脸惆怅走出屋子,“难聊,可再难聊也得聊啊。”

左右问道:“先生什么时候离开这边?”

老秀才挠挠头,“总得再试试看,真要没得商量,也没辙,该走还是要走,没法子,这辈子就是劳碌命,背锅命。”

左右说道:“不见见陈平安?”

老秀才怒道:“你管我?”

左右不再言语。

不愧是文圣一脉的开山鼻祖。

老秀才似乎有些心虚,拍了拍左右的肩膀,“左右啊,先生与你比较敬重的那个读书人,总算一起开出了一条路子,那可是相当第五座天下的辽阔版图,什么都多,就是人不多,以后一时半会儿,也多不到哪里去,不正合你意吗?不去那边瞧瞧?”

左右摇头,“先生,这边人也不多,而且比那座崭新的天下更好,因为此处,越往后人越少,不会蜂拥而入,越来越多。”

老秀才哀怨道:“我这个先生,当得委屈啊,一个个学生弟子都不听话。”

左右轻声道:“不还有个陈平安。”

老秀才语重心长道:“左右啊,你再这么戳先生的心窝子,就不像话了。”

左右疑惑道:“先生为何不适合与陈平安见面?”

老秀才又笑又皱眉,神色古怪,“听说你那小师弟,刚刚在家乡山头,建立了祖师堂,挂了我的神像,居中,最高,其实挺不合适的,偷偷挂书房就可以嘛,我又不是讲究这种小事的人,你看当年文庙把我撵出去,先生我在意过吗?根本不在意的,世间虚名虚利太无端,如那佐酒的盐水花生,一口一个。”

左右说道:“劳烦先生把脸上笑意收一收。”

老秀才哦了一声,发现那个姚老儿已经不在城头上,揉了揉脸,跳起来,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左右脑袋上,“还好意思说别人废话,你自己不也废话一箩筐。弟子当中,就数你最不不开窍。”

左右有些无奈,“到底是宁姚的家中长辈,弟子难免束手束脚。”

老秀才疑惑道:“我也没说你束手束脚不对啊,手脚都不动,可你剑气那么多,有些时候一个不小心,管不住一丝半点的,往姚老儿那边跑过去,姚老儿又嚷嚷几句,然后你俩顺势切磋一二,相互裨益剑道,打赢了姚老儿,你再扯开嗓子奉承人家几句,美事啊。这也想不明白?”

左右点头道:“弟子鲁钝,先生有理。”

老秀才转身就跑向茅屋,“想到些道理,再去砍砍价。”

左右走到城头旁边。

片刻之后,老秀才很快就又长吁短叹,来到左右身边。

左右问道:“先生,你说我们是不是站在一粒尘埃之上,走到另外一粒尘埃上,就已经是修道之人的极限。”

老秀才笑道:“一棵树与一棵树,会在风中打招呼,一座山与一座山,会千百年哑然无声,一条河与一条河,长大后会撞在一起。万物静观皆自得。”

左右沉思片刻,“恳请先生说得浅些。”

老秀才说道:“你那问题,先生又不知道答案,只好随便糊弄你了。”

左右没话说了。

老秀才感慨道:“仙家坐在山之巅,人间道路自涂潦。”

左右说道:“先生是在责备学生。”

老秀才摇摇头,沉声道:“我是在苛求圣贤与豪杰。”

随后左右便陪着自家先生,看了一夜的风景,再无言语。

天亮后,老秀才转身走向那座茅屋,说道:“这次要是再无法说服陈清都,我可就要撒泼打滚了。”

左右一直安安静静等待结果,晌午时分,老秀才离开茅屋,捻须而走,沉吟不语。

左右低声道:“陈平安要与宁家提亲,老大剑仙答应当那个媒人。”

老秀才愕然,随即捶胸顿足,“陈清都这老东西,臭不要脸!有他什么事,当我这个当先生的死了吗,好吧,就算我是半死不活……”

砰然一声。

老秀才本就飘渺不定的身影化作一团虚影,消逝不见,无影无踪,就像突兀消失于这座天下。

左右眯起眼,握住剑柄,面朝茅屋那边。

不过瞬间,又有细微涟漪震颤,老秀才飘然站定,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疲惫不堪,伸出一手,拍了拍左右握剑的胳膊。

左右仍然没有松开剑柄。

老秀才笑道:“行了,多大事儿。”

陈清都出现在茅屋门口,笑问道:“你就这么打算赖着不走了?”

老秀才叹了口气,“我就算想久留,也没法子办到啊,喝过了酒,我立即卷铺盖滚蛋。”

这就是天地压胜。

当初陆沉从青冥天下去往浩然天下,再去骊珠洞天,也不轻松,会处处收到大道压制。

陈清都笑着提醒道:“咱们这边,可没有文圣先生的铺盖。顺手牵羊的勾当,劝你别做。”

老秀才恍然道:“也对,也行。”

————

不打仗的剑气长城,其实也很安详,也会有高门府第外边的车水马龙,小街陋巷里边的鸡鸣犬吠。

只不过这里没有文武庙城隍阁,没有张贴门神、春联的习惯,也没有上坟祭祖的风俗。

而那条稀烂不堪的大街,正在翻修填补,匠人们忙忙碌碌,那个最大的罪魁祸首,就坐在一座杂货铺门口的板凳上,晒着日头。

宁姚在和叠嶂闲聊,生意冷清,很一般。

陈平安见叠嶂好像半点不着急,他都有些着急。

只是双方到底才见过几次面而已,陈平安不好轻易开口。心爱女子身边的女子,尤其要注意分寸。

一个屁大孩子摸摸索索凑近,握拳擦了一下鼻子,装起胆子问道:“你叫陈平安对不对?”

陈平安笑问道:“干嘛,找我打架?”

孩子吓得后退了几步,仍是不愿意离开,问道:“你教不教拳法,我可以给你钱。”

陈平安摇头道:“不教。”

孩子坚持道:“你要是嫌钱少,我可以欠账,以后学了拳杀了妖挣了钱,一次次补上。反正你本事高,拳头那么大,我不敢欠钱不还。”

陈平安双手笼袖,肩背松垮,懒洋洋问道:“学拳做什么,不该是练剑吗?”

孩子懊恼道:“我不是先天剑胚,练剑没出息,也没人愿意教我,叠嶂姐姐都嫌弃我资质不好,非要我去当个砖瓦匠,白给她看了几个月的铺子了。”

陈平安笑道:“习武学拳一事,跟练剑差不多,都很耗钱,也讲资质,你还是当个砖瓦匠吧。”

孩子蹲在原地,兴许是早就猜到是这么个结果,打量着那个听说来自浩然天下的青衫年轻人,你说话这么难听可就别我不客气了啊,于是说道:“你长得也不咋地,宁姐姐干嘛要喜欢你。”

陈平安有些乐呵,问道:“喜欢人,只看长相啊。”

孩子反问道:“不然咧?”

陈平安笑道:“我长得也不难看啊。”

孩子蹲那儿,摇摇头,叹了口气。

陈平安便有些受伤,自己相貌比那陈三秋、庞元济是有些不如,可怎么也与“难看”不沾边,抬起手掌,用手心摸索着下巴的胡渣子,应该是没刮胡子的关系。

有这个胆大孩子牵头,四周就闹哄哄多出了一大帮同龄人,也有些少年,以及更远处的少女。

看着那个一口气打了四场架的外乡人,一双双大大小小的眼睛里边,装满了好奇。

浩然天下是杨柳依依的春季,剑气长城这边就会是秋风肃杀时分。

一门之隔,就是不同的天下,不同的时节,更有着截然不同的风俗。

在剑气长城,活下去不难,哪怕是再孱弱的孩子,都可以。

但是想要在这边活得好,就会变得极其艰难。

所以有本事经常喝酒,哪怕是赊账喝酒的,都绝对不是寻常人。

当然大姓子弟,衣食无忧不说,过着不输王侯生活的锦衣玉食,也很简单。

实打实的祖上积德,都是一位位剑仙、剑修先人,拿命换来的富贵日子,何况也需要上阵厮杀,能够从城头上活着走下来,享福是应该的。

可能是觉得那个陈平安比较好说话。

很快陈平安的小板凳旁边,就围了一大堆人,叽叽喳喳,热热闹闹。

能够从倒悬山进入城池的外乡人,往往都待在大姓大族豪门扎堆的那边,不爱来这边。

陈平安第一次来到剑气长城,也跟宁姚聊过许多城池人事风物,知道这边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对于那座咫尺之隔便是天地之别的浩然天下,有着各种各样的态度。有人扬言一定要去那边吃一碗最地道的阳春面,有人听说浩然天下有很多好看的姑娘,真的就只是姑娘,柔柔弱弱,柳条腰肢,东晃西晃,反正就是没有一缕剑气在身上。也想知道那边的读书人,到底过着怎样的神仙日子。

这会儿陈平安身边,也是问题杂多,陈平安有些回答,有些装作听不到。

有个这辈子还没去过城头南边的孩子,说你家乡那边,是不是真有那数不清的青山,特别青翠,尤其是下了雨后,深呼吸一口气,都能闻见花草的香气。

有个稍大的少年,询问陈平安,山神水仙们娶亲嫁女、城隍爷夜间断案,山魈水鬼到底是怎么个光景。

还有人赶紧掏出一本本皱巴巴却被奉作珍宝的小人书,说书上画的写的,是否都是真的。问那鸳鸯躲在荷花下避雨,那边的大屋子,是不是真要在檐下张网拦着鸟雀做窝拉屎,还有那四水归堂的天井,大冬天时分,下雨下雪什么的,真不会让人冻着吗?还有那边的酒水,就跟路边的石子似的,真的不用花钱就能喝着吗?在这边喝酒需要掏钱付账,其实才是没道理的吗?还有那莺莺燕燕的青楼勾栏,到底是个什么地儿?花酒又是什么酒?那边的耕田插秧,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边人人死了后,就一定都要有个住的地儿,难道就不怕活人都没地方落脚吗,浩然天下真有那么大吗?

最后一个少年埋怨道:“晓得不多嘛,问三个答一个,亏得还是浩然天下的人呢。”

陈平安手腕悄然拧转,取出养剑壶,喝了口酒,挥手道:“散了散了,别耽误你们叠嶂姐姐做生意。”

最先开口与陈平安攀扯的那个屁大孩子,就蹲在小板凳旁边,他说道:“铺子又没啥生意,再聊聊呗。”

陈平安笑道:“跟你们瞎聊了半天,我也没挣着一颗铜钱啊。”

怨声四起,鸟兽散。

那屁大孩子跑出去很远,然后转身喊道:“宁姐姐,这家伙贼抠门小气,喜欢他做什么嘛!”

陈平安作势起身,那孩子脚底抹油,拐入街巷拐角处,又探出脑袋,扯开更大的嗓门,“宁姐姐,真不骗你啊,方才陈平安偷偷跟我说,他觉得叠嶂姐姐长得不错唉,这种花心大萝卜,千万别喜欢。”

宁姚在铺子里边,斜靠柜台,跟叠嶂相视一笑。

陈平安坐回板凳,朝街巷那边竖起一根中指。

闹哄哄过后,日头和煦,安安静静,陈平安喝着酒,还有些不适应。

陈平安突然站起身。

原来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位老秀才。

老秀才伸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长大了,辛苦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