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繁體中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本书:剑来  |  字数:8000  |  更新时间:2019-07-10 16:51:00

剑仙孙巨源的府邸,与浩然天下的世俗豪门无异,但是为了经营出这份“类似”,所耗神仙钱,却是一笔惊人数字。

孙巨源坐在一张近乎铺满廊道的竹席之上,凉席四角,各压有一块不同材质的精美镇纸。

中土剑仙苦夏站在一旁,神色凝重。

孙巨源笑道:“开头不顺,不怪林君璧算有遗漏,得怪你名字取得不好,正值夏季,结果你苦夏苦夏的,可不就要连累了林君璧。”

苦夏无奈道:“他不该招惹宁姚的。”

孙巨源笑道:“这不是废话吗?先前观战剑仙有多少?三十?算上没露面的,咱们这边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苦夏感慨道:“若是这般女子,能够嫁入绍元王朝,真是天大的幸事,我朝剑道气运,说不定可以凭空拔高一山峰。”

孙巨源嗤笑道:“少在这边痴心妄想了,林君璧就已经算是你们绍元王朝的剑运所在,如何?被咱们宁丫头记住名字的份,都没有啊。再说了,宁丫头曾经独自离开剑气长城,走过你们浩然天下许多洲,不一样没人留得住,所以说啊,自己没本事兜住,就别怪宁丫头眼光高。”

孙巨源突然惊讶道:“你们绍元王朝那位国师,该不会真有心,想要林君璧来咱们这儿挖墙脚吧?林君璧自己清不清楚?”

苦夏默然无声。

孙巨源再无半点玩笑神色,沉声道:“如果真有,我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以及直接打死林君璧心中此念。有些事情,绍元王朝国师大人的面子再大,总大不过一位剑仙的自家性命和大道。一旦林君璧这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不知轻重,根本无需宁姚出手,只凭那个陈平安一人的心计手腕,林君璧这帮人,连同那个边境在内,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苦夏转过头,疑惑道:“这个年轻人,我听过一些事迹,剑气长城的年轻人忌惮他,我不奇怪,为何连你这种剑仙,都如此高看一眼?”

至于某些内幕,哪怕是跟孙巨源有着过命交情,剑仙苦夏依旧不会多说,所以干脆不去深谈。

孙巨源盘腿而坐,翻转手掌,多出一只酒杯,只是轻轻摇晃,杯中便自行生出美酒,此杯是天下仙家酒鬼的第一等心头好,比那酒虫更胜万分,因为此杯名为“酒泉”,除非一天到晚喝酒不停,一口气痛饮百斤,那么这只小小酒杯,简直就是喝之不尽、饮之不竭的大酒缸。所以此杯,在酒鬼不计其数的剑气长城,也不过总计三只。

一只在孙巨源手中,还有一只在晏溟手上,只是自从这位剑仙断了双臂、并且跌境后,好像再无饮酒,最后一只在齐家老剑仙手上。

历史上剑气长城曾有五只酒泉杯之多,但是给某人当年坐庄开设赌局,先后连蒙带骗坑走了一对,如今它们不知是重返浩然天下,还是直接给带去了青冥天下之外的那处天外天,得手之后,还美其名曰好事成双,凑成夫妻俩,不然跟主人一样形单影只打光棍,太可怜。

孙巨源一口饮尽杯中酒,杯中酒水随之如泉涌,自己添满酒杯,孙巨源微笑道:“苦夏,你觉得一个人,为人厉害,应该是怎么光景?”

苦夏摇头道:“不曾想过此事,也懒得多想此事。所以恳请孙剑仙明言。”

孙巨源双指捻住酒杯,轻轻转动,凝视着杯中的细微涟漪,缓缓说道:“让好人觉得此人是好人,让与之为敌之人,无论好坏,不管各自立场,都在内心深处,愿意认可此人是好人。”

苦夏思量许久,点头道:“可怕。”

孙巨源摇头道:“这还不算最可怕的。”

苦夏皱眉道:“何解?”

孙巨源缓缓说道:“更可怕的,是此人当真是好人。”

我心如此看世道,世道看我应如是。

孙巨源想起那本百剑仙印谱,其中一枚印章,篆文为观道观道观道。

极有意思。

只可惜那枚被孙巨源一眼相中的印章,早已不知所踪,不知被哪位剑仙偷偷收入囊中了。

孙巨源突然哑然失笑,瞥了眼远处,眼神冰冷:“这都一帮什么小鸡崽子,林君璧也就罢了,毕竟是聪明的,只可惜碰到了宁丫头,就算那个陈平安故意挑明了的,占了便宜就偷偷乐呵,少卖乖就行了。其余的,那个蒋什么的,是你嫡传弟子吧,跑来咱们剑气长城玩呢?不打仗还好,真要开战,给那些嗷嗷叫的畜生们送人头吗?你这剑仙,不心累?还是说,你们绍元王朝如今,便是这种风气了?我记得你苦夏当年与人同行来此,不是这个鸟样的吧?”

剑仙苦夏没有说什么,沉默片刻,才开口道:“国师大人有令,即便大战拉开序幕,他们也不可走下城头。”

孙巨源一拍额头,饮尽杯中酒,借以浇愁,哀怨不已道:“我这地儿,算是臭大街了。苦夏剑仙啊,真是苦夏了,原来是我孙巨源被你害得最惨。”

剑仙苦夏有些歉意,但是没多说什么,与好友孙巨源无需客气。

只不过这位中土神洲十人之一的师侄,成名已久的绍元王朝中流砥柱,难免有些怀疑,难道自己苦夏这名字,还真有点灵验?

————

凉亭那边,林君璧已经换上一身法袍,恢复正常神色,依旧清清爽爽,年少谪仙人一般的风采。

已经露出痕迹的边境坐在台阶上,大概是唯一一个愁眉不展的剑修。

因为其余年轻人,大多愤懑不已,骂骂咧咧,剩下的一些,也多是在说着一些自以为公道话的宽慰言语。

连这守三关的意义都不清楚,边境真不知道这些孩子,到底是为何要来剑气长城,难道临别之前,长辈不教吗?还是说,小的不懂事,根本缘由就是自家长辈不会做人?只晓得让他们到了剑气长城这边,一个劲儿夹着尾巴做人,所以反而让他们起了逆反心理?

对于蛮荒天下,以及攻城妖族的凶狠,其实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边境甚至可以笃定,连同林君璧在内,一个个脑海中的潜在敌人,就只是剑气长城的同龄人剑修,至于蛮荒天下和妖族两个说法,全然不曾上心。边境自己还好,因为游历流霞洲的时候,亲身领教过一头元婴妖物的蛮横战力与坚韧体魄,他与一位元婴剑修的同伴,双方合力,出剑无数,依旧无法真正伤及对方根本,只能加上另外一位掠阵的金丹剑修,才将其困杀,活活磨死。

三关难跨过。

就是剑气长城希望他们这些外乡剑修,多长点心眼,知晓剑气长城每一场大战的胜之不易,顺便提醒外乡剑修,尤其是那些年纪不大、厮杀经验不足的,一旦开战,就老老实实待在城头之上,稍稍出力,驾驭飞剑即可,千万别意气用事,一个冲动,就掠下城头赶赴沙场,剑气长城的诸多剑仙对此莽撞行事,不会刻意去约束,也根本无法分心顾及太多。至于纯粹是来剑气长城这边砥砺剑道的外乡人,剑气长城也不排斥,至于能否真正立足,或是从某位剑仙那边得了青眼相加,愿意让其传授上乘剑术,无非是各凭本事而已。

“君璧如今才几岁,那宁姚又是几岁?胜之不武,还那般言语压人,这就是剑气长城的年轻第一人?要我看,这里的剑仙杀力哪怕极大,气量真是针眼大小了。”

“那宁姚分明是知道三关之战,剑气长城这帮人,从咱们身上讨不了半点好,便故意如此,逼迫君璧出剑,才会盛气凌人,咄咄逼人!”

“对!还有那些观战的剑仙,一个个居心叵测,故意给君璧制造压力。”

蒋观澄冷笑道:“要我看那宁姚,根本就没有什么压境,皆是假象,就是想要用下作手段,赢了君璧,才好维护她的那点可怜名声。宁姚尚且如此,庞元济,齐狩,高野侯,这些个与我们勉强算是同辈的剑修,能好到哪里去?不愧是蛮夷之地!”

边境伸手揉着太阳穴,头疼。

好在林君璧皱眉提醒道:“蒋观澄!谨言慎行!”

蒋观澄这才住嘴,只是神色依旧愤懑难平。

人群当中,朱枚默不作声。

金丹剑修金真梦也没怎么说话。

朱枚是想起了那个输了第一场的高幼清,皱着脸,流着眼泪,默默站在高野侯和庞元济身边。以及那个刘铁夫输剑之后,被观战剑修喝倒彩,嘘声不断,那名年纪不大的刘铁夫却能嬉皮笑脸,在笑骂声中依旧抱拳致谢。

金真梦则是想起了那个司徒蔚然赢了自己之后,微笑还礼。

以及当那个宁姚现身之后,大街之上的氛围,骤然之间便肃穆起来,不单单是屏气凝神看热闹那么简单。

一位年纪最小的十二岁少女,尤其愤恨,郁气难平,轻声道:“尤其是那个陈平安,处处针对君璧,分明是自惭形秽了,打赢了那齐狩和庞元济又如何,他可是文圣的关门弟子,师兄是那大剑仙左右,日日月月,年复一年,得到一位大剑仙的悉心指点,靠着师承文脉,得了那么多他人赠送的法宝,有此能耐,便是本事吗?若是君璧再过十年,就凭他陈平安,估计站在君璧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

边境心中哀嚎不已,我的小姑奶奶唉,你不能因为喜欢咱们君璧,就说这种话啊。

林君璧摇头道:“陈平安这个人,很不简单,没你说得那么不堪。”

林君璧随即笑了起来,“若是我的对手太差,岂不是说明自己庸碌?”

那少女闻言后,眼中少年真是万般好。

边境打定主意,以后打死不掺和这帮公子哥、千金小姐的糊涂事了。

爱咋咋地吧。

老子不伺候了。

不过真说起来,他边境也没如何伺候他们,就是一路上看笑话而已。唯一的幸运,是半个师父的国师大人,坦言这帮家伙不会参加大战,一旦剑气长城与妖族拉开大战序幕,就立即退回倒悬山梅花园子,然后动身启程返回中土神洲,最好连那座南婆娑洲都不要逗留。

边境双手搓脸,心中默默念叨,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可惜蒋观澄没有放过他,兴高采烈道:“原来边境师兄,藏得最深!那个陈平安,分明很紧张边境师兄会不会出手。”

边境一脸无奈,你小子完全眼瞎不好吗?

给蒋观澄这么一说,便捅破了窗户纸,顿时议论纷纷起来,边境听着那些其实挺真诚的溜须拍马,却当真半点高兴不起来。

一想到那个双手笼袖笑眯眯的年轻人,边境没来由有些不自在,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边境不理睬那些家伙的恭维,以及某些充满小心机的拱火,转头望向林君璧。

林君璧微笑道:“我会注意的。”

边境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如今看来,其实小师弟林君璧选择最早的那个打算,两次破境,以一己之力分别以观海境、龙门境和金丹境,连战三人,连过三关,好像才是最佳选择。

兴许在许多观战剑仙眼中,会对林君璧有更多的好感。而不是如今看林君璧笑话一般,一边倒向那个宁姚。

即便给那陈平安机会,多出一场第四战,占便宜又如何?林君璧届时输也是赢,打得越是酣畅淋漓,越是让人心生好感,与那陈平安打庞元济是一样的道理,若是能够直接让宁姚出剑,而不是好似捡漏的陈平安,林君璧当然就赢得更多。

只不过这些就只是一个“如果”了。

边境不会蠢到去问小师弟有无后悔。

更不会去说,当时他边境那句“与人争输赢没意思”,是在提醒他林君璧要与己争高低。

因为说了,就是结仇。

————

小满时分,日头高照。

在酒铺那边没有喝酒,不知道自己已经挨了多少骂的陈平安,拎了板凳去街巷拐角处,与重新多出来的孩子们,解释二十四节气的由来,扯几句类似“小满不满, 无水洗碗,麦有一险”的家乡谚语,不忘偶尔显摆一句东拼西凑而来的“小穗初齐稚子娇,夜来笑梦荠麦香”。

可惜今天孩子们对识文断字、二十四节气什么的,都没啥兴趣,至于陈平安的拽文酸文,更是听不懂,叽叽喳喳问的,都是仙子姐姐宁姚在那条玄笏街的破例出剑,到底是怎么个光景。陈平安手里拎着那根竹枝,一通挥动,讲得天花乱坠。名叫乐康的那个屁大孩子,如今他爹正是帮着酒铺做那阳春面的厨子,如今每次到了家里,可了不得,都敢在娘亲那边硬气说话了。这个孩子依旧最喜欢拆台,就问到底需要几个陈平安,才能打过得宁姚姐姐。陈平安便给难住了。然后给孩子们一阵白眼嫌弃。

小屁孩冯康乐摇摇头,拍了拍陈平安的膝盖,老气横秋道:“陈平安,你总这么来咱们这边瞎逛荡,不好好习武练剑,我看啊,宁姐姐迟早要嫌弃你没本事的,打赢了庞元济又咋了,看把你小尾巴翘的,就喜欢在咱们这边装大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样不成啊。”

一旁孩子们都点头。

陈平安将竹枝横放在膝,伸出双手按住那康乐的脸颊,笑眯眯道:“你给我闭嘴。”

小屁孩伸手要锤那陈平安,可惜手短,够不着。

有一位少年蹲在最外边,记起先前的一场风波,嬉皮笑脸道:“康乐,你大声点说,我陈平安,堂堂文圣老爷的闭关弟子,听不清楚。”

周围立即响起震天响的哄笑声。

如今关于这位二掌柜的小道消息,可多。

陈平安笑道:“我也就是看你们这帮崽子年纪小,不然一拳打一个,一脚踹一双,一剑下去跑光光。”

冯康乐揉着脸颊,抬起屁股,伸长脖子,糟糕,那个天底下长得最好看的妍媸巷小姑娘,果然就站在不远处,瞧着自己。

咋办?!

最早靠着几个陈平安的山水故事,让她过家家的时候,答应给自己当了一回小媳妇,后来又靠着陈平安解释了她家那条小巷子的名字意思,然后他再去跟她说了一遍,如今在路上见到她,虽然她还是不太与自己说话,可那双眼睛眨巴眨巴,可不就是在他打招呼吗?这可是陈平安听说过后与他讲的,让他每天睡觉前都能乐得在被子里打滚。

于是冯康乐立即端正坐好,偷偷给陈平安使了个眼色,然后轻声埋怨道:“陈平安,都怪你,以后要是她不理我,看我不骂死你。”

陈平安便笑道:“看在康乐他爹的阳春面上,我今天与你们多说一个关于水鬼的神怪故事!保证精彩万分!”

有少年满脸的不以为然,说道:“陈平安,你先说那个降妖除魔替天行道的主人公,到底啥个境界,别到最后又是个稀烂的下五境啊,不然按照你的说法,咱们剑气长城那么多剑修,到了你家乡那边,个个是江湖大侠和山上神仙了,怎么可能嘛。”

有人附和道:“就是就是,故意每次将那鬼怪精魅的出场,说得那么吓唬人,害我次次觉得它们都是蛮荒天下的大妖一般。”

陈平安咳嗽几声,记起一事,转过头,摊开手掌,一旁蹲着的小姑娘,赶紧递出一捧瓜子,全部倒在陈平安手上,陈平安笑着还给她一半,这才一边嗑起瓜子,一边说道:“今天说的这位仗剑下山游历江湖的年轻剑仙,绝对境界足够,而且生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不知有多少江湖女侠与那山上仙子,对他心生爱慕,可惜这位姓齐名景龙的剑仙,始终不为所动,暂时尚未遇到真正心仪的女子,而那头与他最终会狭路相逢的水鬼,也肯定足够吓唬人,怎么个吓唬人?且听我娓娓道来,就是你们遇到任何的积水处,例如下雨天巷子里边的随便一个小水坑,还有你们家里桌上的一碗水,掀开盖子的大水缸,冷不丁一瞧,好家伙!别说是你们,就是那位名叫齐景龙的剑仙,路过河边掬水而饮之时,骤然瞧见那一团水草丛中掰开的一张惨白脸庞,都吓得面无人色了。”

一个孩子已经被吓了一大跳,哭丧着脸骂道:“陈平安好你大爷!”

突然有人问道:“这个齐景龙是谁啊?”

陈平安笑道:“是一个很爱喝酒却假装自己不爱喝酒的年轻剑仙,这个家伙最喜欢讲道理,烦死个人。”

冯康乐问道:“多大岁数的剑仙?”

陈平安说道:“不到百岁吧。”

冯康乐啧啧道:“这也好意思说是年轻剑仙?你赶紧改一改,就叫老头儿剑仙。”

陈平安拧了一把小屁孩的脸颊,“他可是我陈平安的好朋友,你也敢如此放肆?”

冯康乐呲牙咧嘴,撅起屁股,反手就是给陈平安肩头一锤,“我对你都不客气,还对你朋友客气?”

远处那个皮肤白皙的小姑娘,微微张大嘴巴。大概是没有想到原来康乐在那个陈平安这边,如此胆大,看来是康乐在她这边,真的没有吹牛。

陈平安给冯康乐丢了个眼神,小屁孩轻轻点头,表示我懂。

一旁有个眼尖的少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二掌柜也够无聊的,每天真不用修行吗,就跟他们在这边厮混瞎扯,这会儿又当起了牵红线的月老啦?

说完了那个让孩子们一惊一乍的山水故事,陈平安拎着板凳收工了。

去了酒铺那边,有陈三秋在,就有一点好,保证有酒桌长凳可以坐。

少年张嘉贞在给铺子帮忙,负责端酒或是一碗阳春面给剑修们,少年不爱说话,却有笑脸,也就够了。

陈平安今天上了酒桌,却没喝酒,只是跟张嘉贞要了一碗阳春面和一碟酱菜,归根结底,还是陈三秋晏胖子这拨人的劝酒本事不行。

陈平安回宁府之前,与范大澈提醒道:“大澈啊。”

正在那边扒一碗阳春面的范大澈,立即如临大敌,这会儿他反正是一听到陈平安说这三字,就要心慌,范大澈赶紧说道:“我已经请过一壶五颗雪花钱的酒水了!你自己不喝,不关我的事。”

陈平安放下筷子,没好气道:“先前说了常去,别不上心,别让我每天蹲你家门口求你切磋,到时候我一个不小心,出手重了,打得你一出门就爬回家,结果爹娘不认得你,又把你赶出大门。”

范大澈点点头。

陈平安笑望向范大澈。

范大澈一脸迷惑。

陈三秋转过头,望向那个时时刻刻盯着酒客们的少年,喊道:“张嘉贞,给我拿一壶酒,最便宜的!我给钱,但是记得提醒我,记在范大澈头上。下次喝酒的时候,你问我一声,范大澈有无还钱。”

张嘉贞使劲点头,赶紧去铺子里边捧来一壶竹海洞天酒。

对于这位陋巷少年而言,陈先生是天上人。

住在那条太象街上的公子哥陈三秋,也是。

如果不是来酒铺打短工,张嘉贞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与陈三秋说上半句话,更不会被陈三秋记住自己的名字。

张嘉贞长这么大,都还没去过太象街和玄笏街,一次都没有。

没有人拦着,但不光是张嘉贞,其实灵犀巷、妍媸巷这些名字好听但却极其贫寒的市井孩子,他们自己就不会想着去那边走一遍,可能偶尔也会想,却最终不会壮起胆子真去走一走。

陈平安朝张嘉贞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范大澈,拎着酒起身走了。

范大澈继续低头吃着那碗阳春面。

说实话,如果没有陈平安最后这句话,范大澈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宁府。

万一是客气话呢?所谓的经常切磋,是怎么个经常?三天一次,一月一次?

宁府大门,是那么容易可以跨过的吗?

范大澈抬起头,看着那个大街上那个青衫背影,那人侧着头,看着沿途大小酒楼的楹联,时不时摇摇头。

到了宁府,纳兰夜行开的门。

一起走向演武场,纳兰夜行手中拎着那壶酒,笑问道:“自己掏的钱?”

陈平安笑道:“跟董黑炭学来的,喝酒花钱非好汉。”

纳兰夜行爽朗大笑,“等会儿我先喝几口酒,再出剑,帮着校大龙,便有劲了。”

陈平安笑不出来了。

斩龙崖凉亭那边,说是回家修行的宁姚,其实一直与白嬷嬷闲聊呢,发现陈平安这么快回来后,老妪不用自家小姐提醒,就笑呵呵离开了凉亭,然后宁姚便开始修行了。

演武场的芥子小天地之中,纳兰夜行收起了喝了小半的酒壶,开始凌厉出剑。

然后一个纳兰夜行再小心也无用的不小心,陈平安就得躺一旬半个月了。

白嬷嬷匆匆忙忙赶来演武场这边,纳兰夜行差点吓得离家出走。

好在陈平安与白嬷嬷解释自己此次收获颇丰,这条修行路是对的,而且都不用煮药,自行疗伤本身便是修行。

纳兰夜行不敢胡说八道,实话实说道:“确实如此。”

陈平安被宁姚搀扶着去往小宅。

纳兰夜行战战兢兢等着狗血淋头,不曾想那白炼霜只是看着两人背影,半天没说话。

纳兰夜行觉得这不是个事儿啊,早骂好过晚骂,刚要开口讨骂,但是老妪却没有半点要以老狗开头训话的意思,只是轻声感慨道:“你说姑爷和小姐,像不像老爷和夫人年轻那会儿?”

纳兰夜行取出酒壶,点头道:“怎么不像。”

老妪板着脸道:“这些日子,辛苦了。”

纳兰夜行疑惑道:“啥?!”

老妪怒道:“老狗滚去看门!”

纳兰夜行点点头,这就对了,转身去往大门那边,老人心里边踏实许多。

————

陈平安坐在床上,开始呼吸吐纳,心神沉浸于人身小天地当中。

宁姚坐在一旁,趴在桌上,看着陈平安,他似乎在自己心中,遇见了想要遇见的人,有些笑意,情不自禁。

她知道是谁,因为第四件本命物,陈平安跌跌撞撞,好不容易炼制成功后,出了密室,见到宁姚后,便当着纳兰爷爷的面,一把抱住了宁姚,宁姚从未见过这么卸下担子的陈平安,纳兰爷爷立即识趣离开,她便有些心疼他,也抱住了他。

他兴高采烈,神采飞扬,说那个小家伙还在,原来就在他心里边,只是如今变成了一颗小光头,他们重逢之后,在一条心路上,小光头骑着那条火龙,追着他骂了一路。

宁姚很少见到那么直白流露出雀跃神色的陈平安,尤其是长大后的陈平安,除了与她相处之外,宁姚也会有些担心,因为陈平安的心境,好像几乎就像个一位活了许久许久光阴岁月、见过太多太多悲欢离合的枯槁老僧,宁姚不希望陈平安这样。所以当时看着那个宛如回到当初他是少年、她是少女的陈平安,宁姚很高兴。

有朋自远方来,是一颗小光头。

却不是身披袈裟,依旧身穿儒衫,只是佩剑之余,小人儿袖中,多了一部佛经。

那是一场陈平安想都不敢去想的久别重逢,唯有梦中依旧愧疚难当,醒后久久无法释怀,却无法与任何人言说的遗憾和愧疚。

他的人生中有太多的不告而别、再也不见。

宁姚趴在桌上,凝视着陈平安,她自顾自笑了起来,记得先前在玄笏街上,陈平安犹豫了半天,牵起她的手,偷偷询问,“我与那林君璧差不多岁数的时候,谁英俊些。”

当时宁姚先是反问:“你自己觉得呢?”

然后陈平安便开始挠头,觉得那个答案,真是令人忧愁。

于是宁姚诚心诚意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并没有将言语偷偷放在心中,告诉他道:“你好看多了!”

陈平安便伸出双手,轻轻抹过她的眉头,“我的傻宁姚唉,真是好眼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