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繁體中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本书:剑来  |  字数:9341  |  更新时间:2019-08-08 21:06:19

得了真正大道的修道之人,有一点好,好像就没有什么生离死别,只要机缘到了,就可以久别重逢。

一万年又如何,自己还不是又见到了陈清都,陈清都又见到了自己?

唯一的不同,无非是自己站在了光阴长河的这一岸渡口,陈清都站在了对岸。

孩子根本没有去看那个不知姓名的年轻人,只是抬头望向城头那边,那个双手负后的老头儿,就是绰号老大剑仙的陈清都了。

自从开窍后,师父和师兄从从不对自己隐瞒什么,所以陈清都不光是师父的故人,也确实是他自己的故人。

当年三位资历最老、剑术最高、杀力最大的刑徒剑修联袂远游,趁着蛮荒天下大道根基尚未稳固,日月星辰转移、四季节气更迭,皆未成为定理,可不管如何,他师父那会儿,终究是蛮荒天下大道认同的主人了,陈清都与同为刑徒领袖的观照、龙君,一同拼着身陷天时地利皆压胜剑术的代价,也要携剑赶赴托月山,这就相当于是问剑于整座蛮荒天下了。

那场架打的,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蛮荒天下从来没有历史记载,知晓内幕的,更是屈指可数,孩子听一位托月山嫡传师兄口述,当时方圆数万里之内,是那名副其实的翻天覆地,只说托月山便矮了一半,是那一袭破烂袍子的主人,生前最后递剑的结果,至于如今那条曳落河的最早雏形,据说也是给自己一剑劈出,才有后来的壮阔光景。

只是自己最惨,魂魄不全,流散四方,托月山历代守山人,便一直有个秘不示人的任务,就是帮自己收拢魂魄,直到如今,也不过是聚拢了原有的一魂一魄,再东拼西凑缝缝补补了其余魂魄,至于肉身尸骸,早已彻底湮灭,断然不可能重塑了,这一点,其实不如那龙君幸运,后者好歹还留下了一颗实打实的头颅,只可惜给那头自己取名为白莹的枯骨大妖常年踩在脚底玩耍,有了兴致,便倒了杯中酒,施展一点旁门左道的术法,就能变出一副战力相当于大剑仙的傀儡,可惜这一手,自己学不来,不然只要攻破了剑气长城,乐趣岂会少了?

只是不知为何,不过是失去了一魂两魄的龙君,明明灵智得以保全大半,作为昔年追随陈清都一起征战四方的同道中人,人族最早的剑仙,不但从来不以真面目现世,连那颗本就属于他的头颅都不去拿回,任由杀力大致持平的白莹践踏头骨,视而不见,反而对于昔年挚友的陈清都,却有着莫名其妙的刻骨仇恨。

孩子抬手打着哈欠,安安静静等待对方出手,结局早早注定,真没啥意思。

看过了陈清都,又去看那个站在城头边缘的年轻女子。

宁姚。

是蛮荒天下都久闻大名的年轻剑修,与她如今的境界高低关系不大,是她将来的境界高低,决定了她在蛮荒天下诸多大妖心目中的地位。

什么叫天才?

那就是好像只要不管他们几天几年,那个“将来”就会到来,转瞬即至,期间没有什么意外,没什么万一。

自己是如此,那个背着一副墨家机关“剑架”的杂种,算半个吧,名字古怪,就叫背箧。

背箧他那个师父,才是真了不起。

连自己师父都说了一句“可惜性情不够跋扈,导致剑术未至绝顶,不然最适宜压制剑气长城的人选,正是此人。”

听说浩然天下的中土神洲,还有个学拳的年轻人,名叫曹慈,也是自己这类人。

孩子脚下踩着那颗飞升境大妖的头颅,名义上还算是同出托月山一脉的嫡传师兄,只不过在剑气长城那边的牢狱里边,应该是体魄损伤太多,消磨了太多道行,才会被陈清都随手一扯就给拔出了脑袋,不过飞升境的境界不稳,体魄依旧是蛮荒天下的大妖体魄,换成如今的自己,就算扛着几把仙兵砍上几年也不成事,陈清都果然还是很厉害的,此次跟随师父出山,造访剑气长城,见过了那么多的将死之人,城头上还全部是那所谓的上五境剑仙,不虚此行。

这个已经十二岁却是稚童模样的孩子,思量许多,搁在战场上,不过是几个眨眼功夫,他拍了拍嘴巴,说道:“我要故意不打死你,好心留你半条命,宁姚会不会下场,代替你打完这一架?要是可以,那你运气真是不错。以后两座天下,甚至是四座天下,就会都记住你,能够成为我出山的第一战人选,还不死。”

那肩挑长棍的御剑老者,以“冬蛰半死”之神通,早年一口气吞咽下了十数蛮荒天下的巍峨山岳在腹部,已经酣眠数千年之久,与邻近的龙袍女子轻声笑问道:“这孩子是临时起意,还是得了老祖授意?”

女子摇头道:“老祖眼中唯有陈清都和整座剑气长城,没兴趣想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

作为曳落河与三十六条万里江河的主人,她并未陷入长眠,或者说那条原本有着大道之争的猩红长蛇,也容不得她安心修行,双方打生打死已经三千年,徒子徒孙死伤无数,不过唯独双方道行不伤丝毫,反而稳步提升,麾下死了的兵马,皆是她们的大补之物,比起隔三岔五去偷吃一头大妖,白白坏了名声,更加划算,无非是每隔个八百年、一千年的,双方约战一场,说是约战,不过是双方共同隔绝出一座天地,现出真身,折腾出些天地摇晃的动静来,更多是各打各的,期间相互打烂一两件半仙兵和一堆供奉而得的破烂法宝,最后玩够了,才打碎小天地,故意将自己的真身变得血肉模糊些,就有了交待,毕竟双方很清楚,双方战力并不悬殊,真要往死里争斗,古井王座之上的不少同辈存在,是不介意合伙吃掉她们的,尤其是那具骨头架子,最喜欢鬼祟行事,刨地三尺,使得历史上许多暗中养伤的大妖,养着养着便悄无声息死了,其实是被炼制成了傀儡,故而大妖白莹明面上的战力不高,但是家底深厚,深不见底。

御剑老者双手轻轻拍打长棍,“那就有点意思了,这孩子我喜欢,到了浩然天下,我非得送他一份见面礼。”

龙袍女子与御剑老者是半个道侣,打趣道:“老祖的关门弟子,轮得到你送礼?”

老者笑道:“收不收是那孩子的事情,送不送是我的事情,不收,一棍下去,魂飞魄散,再来过,浩然天下那边是出了名的物华天宝,拼凑筋骨魂魄有何难,说不定这孩子下一次露面,比如今资质更好,老祖还得谢我帮忙代劳,师父亲手打死弟子,终究会伤了情谊。”

原名“观照”的孩子突然咧嘴一笑,自己的出山一战,正儿八经的对手,还是换成宁姚比较好。

果不其然,得了自己的暗示。

腰间系着一枚漂亮养剑葫的俊美大妖,再次瞥了眼城头之上的宁姚后,同样觉得宁姚出战,收获更多,所以这头大妖一拍养剑葫,便有一抹剑光掠出养剑葫,直奔那个耽误事的年轻人,只有宁姚死在了城头之下,他才有更多机会剥下小丫头的那张脸皮,宁姚这一张脸皮,与那青山神夫人、女子武神裴杯,都是他志在必得的大美之物。

那道剑光离开养剑葫后,一线直去,说是剑光一线,实则粗壮如井口,剑气之盛,将原本天地间流转不定的剑气剑意都搅烂无数,剑光之快,以至于剑光即将砸中那个青衫年轻人,大地之上,才撕裂出一道深达数丈的宽阔沟壑。

讲不讲究战场规矩,讲不讲究巅峰大妖的身份?

蛮荒天下还真没有这样的讲究。

当初那场十三之争,蛮荒天下输了,重光在内的大妖有谁当真?

当真的,只有那些剑仙和浩然天下罢了。

违约之后,替蛮荒天下立下重誓的两头大妖当场毙命。

蛮荒天下很亏吗?

能够与剑气长城的剑仙换命,己方多死几头大妖算什么,蛮荒天下死得起,蛮荒天下一直头疼的,是对方凭借那座坚不可摧的剑气长城,顶尖剑仙们的进退自如,每一个能够伤而不死、下次再战的剑仙,最是棘手麻烦!跌境一事,蛮荒天下和浩然天下都视为修行路上的最大劫难,唯独剑气长城剑修的跌境,几乎从来不叫跌境!

大妖拍打养剑葫递出一剑后,便开始等待那个只分赢多赢少的结果。

只要那个年轻人死了,老祖弟子接着打便是,不还有个宁姚?剑气长城那边的人,要面子,还是那种死要面子。

如果惹来陈清都不高兴了,选择朝自己出手,老祖定然不会含糊,那就干脆乱战一场,敌我双方都省心省力,彻底拉开战事序幕又如何?

城头那边,陈清都谈不上高兴不高兴,在那大妖伸手一拍养剑葫之前,便已经笑道:“左右,身为大师兄,给小师弟折腾出一座干净清爽的战场,不难吧?对方真要做得太过火了,你离开城头便是,我亲自帮你压阵。”

左右点了点头。

于是那一袭青衫之前,那道剑光的去处,大地之上凭空出现千万缕冲天而起的剑气,将那剑气如虹的汹涌剑光当场捣碎。

“这就出手了?对手不是我吗?”

那头坐镇千百座琼楼玉宇的大妖落地后,并未收起那些辛苦搜集而来的远古仙家府邸,大大小小,萦绕四周,缓缓流转,如一颗颗星斗转移在仙人侧,大妖缓缓一抬手,巴掌大小的一座通体白玉的古朴大殿,便掠向了战场上两人的上空,蓦然变大,遮天蔽日,砸向那老祖弟子和一袭青衫年轻人,不分敌我。

左右拔剑出鞘,一身剑意远远算不上磅礴,近乎寂然不动,只是随手一剑劈下。

那座大如山峰的白玉殿阁便被一斩为二,不但如此,剑气四溅,殿阁化作齑粉,巨石崩裂,玉碎如大雨。

那头仙人模样的大妖半点不心疼,抚掌而笑,哈哈笑道:“好剑术,斤两足够。”

大妖转头望向那位佩刀背剑的大髯汉子,“如何?这位可以站在陈清都身边的剑修,送你处置?”

大髯汉子淡然道:“战场上,先让左右宰了你,我再帮你报仇。要谢我,就闭嘴,不然就要轮到剑气长城谢我了。”

大妖哀叹一声,“我就算杀了左右,怎么看都是赔本买卖啊。毕竟婆娑洲陈氏醇儒的那些牌坊再好,终究是些新物件,我当下这些珍藏多年的老物件,个个是心头好,皆是世间孤品,没了就是没了,上哪找去。果然还是你们这些当剑修的,更爽快,厮杀起来,从来不用计较这些得失。”

城头那边,庞元济有些怒意,沉声道:“这些大妖出手,是故意帮着那个小畜生营造出天地氛围,要压陈平安的心境!”

陈三秋神色凝重。

这就是剑气长城这边的战场,为了意气之争而去陷阵厮杀的,往往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蛮荒天下的妖族,最喜欢意气用事的剑修。

战事一起,任你是上五境剑仙,如果谁觉得可以一人一剑挽天倾,那就会很难快意,只会让妖族得逞,白送一桩甚至是一连串战功。

许多大妖会故意设局,将那身受重伤的剑修攥在手中,动作缓慢,撕掉手脚,丢入嘴中大嚼一番,或是一点一点将手中剑修抽筋剥皮,种种惨状,惨不忍睹,落难剑修,只会生不如死,被拘押镇压了魂魄的剑修,连自尽都会是奢望,大妖为的就是引诱更多剑修远离剑气长城,深入腹地厮杀,有那剑仙出手,自有大妖瞬间将其围困,事后平摊战功。历史上曾经有过许许多多这样鲜血淋漓的教训。

天之骄子的年轻剑修被抓,家族长辈或是传道剑修去救,再死,剑仙再去,再死,剑仙挚友再救,还是死。

最后反而是那个年轻剑修死得最晚,曾经有那遭此灾殃的年轻剑修,甚至到最后都依旧没有被大妖打杀,手脚不全、飞剑破碎的年轻人,只是被那头大妖随手丢在地上,撤退之际,下令所有妖族绕道而行,将那天之骄子留给剑气长城。许多本命飞剑被打得稀烂、长生桥彻底崩碎的年轻人,也往往是这个下场,要么在战场上积攒出一点力气,选择自尽,要么被抬离战场,在城池那边晚些再自尽。

蛮荒天下只看胜负和生死,从不介意过程如何。

宁姚说道:“那他们会后悔的。”

左右轻轻一握手中出鞘剑,剑尖直指那头祭出一座白玉殿阁的大妖。

灰衣老者和十四头巅峰大妖所站一线之前,蓦然出现一个个巨大漩涡,皆有剑尖破开虚空,缓缓而出。

宛如蛮荒天下和剑气长城之间,总计增加了十五座小天地。

浩然天下,剑修左右,等于是同时向所有大妖问剑。

蛮荒天下和剑气长城,无论是什么境界,其实双方心知肚明,今日战场上,剑气长城这边,越是瞩目者,下一场大战,死得可能性就越大,可以不死的,是在找死,原本可以慢点死的,就会死得更快。

先是陈平安。

后有左右。

浩然天下文圣一脉,果然从来不讲理。

那金甲魁梧大汉,蓦然现出巨大真身,身上披挂金甲随之扩大,依旧牢牢镇压这头大妖,金甲汉子伸手抵住那剑尖,连同长剑与漩涡一同向后推去,最终一起长剑与漩涡一起碎开,身上金甲被那些剑气溅射,汉子只是看也不看,只是低头望向金色掌心出现了一点瑕疵空隙,可惜很快就被手指别处浓稠金光聚拢覆盖,填补上了那个窟窿,魁梧大汉大为恼火,恢复人形,只是再一想,便决定下一场大战,这个剑术不低的左右,必须交由自己对付。

一线之上,那些有古井王座可坐的大妖各自施展神通,有出拳将那飞剑与漩涡一并打散。

有些动静极大,大地震颤,例如那枯骨大妖白莹脚边所站的剑仙,就是以剑对剑,大小悬殊的剑尖相抵,溅落无数火花,如同一场绚烂火雨落在大地上。

有些大妖的手段通玄,同样是抬手造就一座小天地,与之对撞。

大髯汉子没有亲自动手,只是让自己弟子御剑升空,出剑抵御。

那座儒衫男子应对得最为轻松写意,任由那把巨大飞剑掠出漩涡,直奔而来,然后飞剑便在空中自行缩减剑气,飞剑大小更是急剧变化,最终变成一柄袖珍飞剑大小,悬停在儒衫男子身前,他双指并拢,微微一笑,随手拨转,飞剑便掉转剑尖,往剑气长城一处极远之地掠去,倏忽不见。

坐在城头一端的儒家圣人亦是双指一拨,将那飞剑拨入那条蛮荒天下光阴长河虚化而成的滚滚白雾当中,然后下一刻,莫名其妙从那南方儒衫男子的头顶上空笔直坠落,那男子笑了笑,抬了抬袖子,飞剑顿时消散,沾着些许光阴长河气息的凌厉飞剑就此重归天地。

战场上,那个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计较身后那道剑光的破空而至,以及随后那座升空白玉殿阁的被城头一剑摧毁崩散四溅。

只是离开养剑葫的剑光粉碎,白玉殿阁炸开,导致两人所在的战场四周剑气紊乱,孩子的视线便出现了一些极其细微的模糊。

孩子扯了扯嘴角,轻轻拨开原本脚下那颗大妖头颅,将其一脚踹远,省得碍事,一个死绝了的托月山嫡传弟子,还算什么师兄。

孩子收了脚,然后只是站在原地,不躲不闪。

对方总算愿意出手了,真是个性情温吞的老好人啊。

这么小心谨慎,没什么意义,离开了城头,与自己对峙,想活很难,死最简单。

只不过一想到如何处置尸体和魂魄,才能诱使城头上的宁姚主动落地,与自己再战一场,一起去死,孩子便有些为难。

生嚼手脚、啃人面目那一套,他真做不出来,他又不是什么妖族,没什么动辄百丈千丈的真身,就算自己嘴巴张到最大,得啃多久才能恶心到人,就怕还没恶心到别人,自己就被恶心个半死了。再者自己只是个魂魄不稳的半吊子剑修,光是练剑就已经很费劲,以魂魄作为灯芯点燃的仙家术法,也没学过啊。

如今帮自己取了个“离真”名字的孩子,只觉得打架就打架,结果发现真到了战场上,自己要想这么多有的没的,有些后悔以前练剑还是太不用心,然后又被某些师兄师姐那种隐藏在心底的嫉妒、愤恨给开心坏了。

离真环顾四周,心不在焉。

对方还凑合,是位有那两把本命飞剑的剑修。

一把飞剑极为纤细锋锐,若针线,古意苍苍,带了点松涛阵阵的气息,与许多杀力不大、杀人却快的剑仙飞剑,有点像。

一把本命物,有那雷电交织的气势,毫不遮掩,完全不愿躲躲藏藏,这就与那些以杀力出众著称的剑仙更像了。

难怪能够让老大剑仙都压重注的,还算有点小本事。

只不过有点小小的古怪,明明一口气祭出了两把本命飞剑,却不是用来杀敌,对方依旧近身而来,身形还挺快。

孩子有些犯愁,自己的身外物太多了,跟着师父离开托月山后,成天就忙着收礼了,先是师兄师姐们非要送,后来是记不住名字的大妖们上杆子送,真当自己是收破烂的人了?简直就是耽误修行,不曾想今天总算派上了一点用场,不然境界一高,每隔几年就要处理一拨破烂,送人不乐意,丢了又可惜,所以师父说得对,修行一事莫要太过懈怠,早点跻身了上五境再偷懒不迟,好歹学会了那一手袖里乾坤的神通,便可以省事许多,万千法宝堆积成山都不怕。那个如今已经闭关去了的师姐曾经说过,浩然天下太富饶,是无法想象的那种,仙家门派简直就是多如牛毛,那些岁数大大小小、境界高高低低的修士都很聪明,更怕死,为了不死,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到了那边,多试试人心,会很好玩。

孩子一犹豫,便干脆不犹豫了,吃他一招便是,有本事再多出一把飞剑,就吃一剑,有那仙家重宝,就砸我脑袋一砸。

只是这一招让了对方,不耽误他做点下一招的铺垫,说好了让对手尽快去死,又不是什么吹牛的言语。

所以孩子站着不动不假,十丈之内,地面抬升寸余,如同拔出一座不大不小的泥土高台,然后一瞬间,四面八方,不光是两人所在战场,远至剑气长城的城头附近,高至比城头更高百千丈的空中,有那大道同源的某一种纯粹剑意,而非剑气,毫无征兆地凝聚成实质,在这座高台内纵横交错,是丝线裹缠,千丝万缕,阳光映照下,一条条雪白剑意,熠熠生辉,交织出一座看似是在拘押那个孩子的剑意牢笼。

那一袭青衫没有选择近身搏命,在牢笼出现前的刹那之间,好像就察觉到了天地异样,改变了路线轨迹,只是没有停步站定,只是稍稍放缓了身形,如那一抹青烟的孤魂野鬼,在孩子十丈之外游荡,绝不靠近那座剑意森森的牢笼,他双手各自捻住一摞符箓,无穷无尽,随便丢掷而出,或者任由符箓随风飘荡,或者镶嵌入大地四周,时不时有些黄纸符箓靠近那个稍稍拔高大地寸余的泥土高台,便被那些剑意凝聚而成的静止剑光,一次次无声无息割裂得愈发支离破碎,最终零零碎碎,散落在那座高台上。

离真有些失望,“与我换命都不敢啊?你这剑修当得真没劲,难得给你个慷慨赴死的机会,都不去抓住。我又不是亲戚,咱们这边也没清明烧黄纸的习俗,你这是做啥?”

离真缓缓而行,整座牢笼也随之移动,那种原本散落在天地间的剑意,聚拢得越来越多,牢笼越来越大,不知为何,剑气长城之外,所有与之同道不同源的众多远古剑意,在这一刻都选择了极其罕见的静止,既没有去追随那种剑意,合流同污,也没有太过敌对拦截。

两位在剑气长城上都刻下大字的老剑仙,陈熙与齐廷济以心声说道:“是那前辈观照早年遗留于此的残存剑意,万年以来,从未青睐过任何一位剑气长城后人,难怪了。”

齐廷济皱眉冷笑道:“前辈?这种为了自己剑术登顶就可以背弃剑道的腌臜货色,也称得上是你我前辈?”

陈熙不愿在此事上纠缠不清,感慨道:“亏得陈平安跑得快,不然置身其中,元婴剑修也要舍了身躯,才能有那一线生机,只是如此一来,还怎么继续打。”

齐廷济望向远处,“陈平安的拳意,要登顶自己巅峰,就得有个收与放的过程,那个崽子同样没闲着,更是个会制造机会和抓住机会的,不然一上来就耍这一手,没这么轻松,其余大半剑意都要拦上一拦。好在陈平安也不算太吃亏,这种借助天地大道砥砺拳法真意的时机,不常见。这座终究只是被借去暂时一用的剑阵,支撑不住太久的。”

陈熙摇头道:“别忘了对方如今是什么身份,傍身的好东西,不会少的。”

离真在战场上闲庭信步,笑道:“一招过去了,由着你总这么瞎逛荡不是个事儿,别以为离得我远了,就可以随便布置符阵,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烦人的。真当我只有站着挨打的份啊?”

那孩子抖了抖袖子,滚落出一枚晶莹剔透的法印,被他一脚踩穿泥地高台,摔在下边的地上。

随后又丢出一把只剩下半截的无鞘断剑,锈迹斑斑,剑光浑浊。

孩子再从袖中抖落一座小巧玲珑的青铜宝塔,好似是仿造那青冥天下的白玉京,只是宝塔濒临破碎,缝隙明显,显得有些不堪大用,多是一次性祭出后便无所谓了,宝塔坠落,只是因为极其沉重,便直接陷入大地不见踪迹。

离真行走不停,一次次皆是如此,每摔出一件仙家宝物,就被他一脚踩得留在原地,边走边丢还边说道:“我每一脚下去,都是个小小的破绽,更是在好心提醒你的飞剑破不开剑阵,最少可以趁机驾驭飞剑,钻个地儿,看能不能从下往上,戳我一戳,你倒好,不领情,非要等死。行吧,就看看到底是你丢出的清明黄纸多,还是我的宝物帮你清扫坟头更快。”

离真其中一次丢出一只卷轴,发现摔在地上却没打开,其实无碍宝物运转,孩子依旧是蹲下身,将其摊开开来,是一幅残破不堪的十八剑仙画卷。

离真这才起身继续行走,抬脚缓慢,但是一步可以掠出十数丈。

每当离真有所动作之际,距离最近的剑阵长线便自行绕开这个孩子的手脚,离真根本连心意微动都不用。

离真就这样随便散步,每隔三四里路就丢下一件宝物,最后品秩太差的,就不打算拿出来丢人了,离真终于站定,伸出双指,捻住一条始终悬停在身前一尺外的倾斜剑意长线,轻轻捻动,嗡嗡作响,微笑道:“原来的刑徒观照,到底是怎么个剑术登天,如今确实连我自己都很难想象,早年又是与陈清都之外的哪些大人物,一起剑往高处走,人力胜天。可惜又记不住了。”

那一袭青衫就站在前方二十丈外,总算是不跑了,也对,觉得没必要了。

离真都不知道该说这个人是傻还是蠢了。

就因为自己身边的这座剑阵即将消失?对方真以为剑阵是为了护住自己不挨飞剑、符箓?

离真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离真见他没想要开口的意思,无奈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许多从浩然天下流传到蛮荒天下的书上,高手之争,都很光明磊落的,你报一句拳法称呼,我喊一声剑招名号,那些蝼蚁旁人们只负责哇哇叫好,啧啧称奇,多热闹,然后压箱底的本领一使出,便要一个个呆若木鸡,瞠目结舌,无声处更胜有声。你再看看你,对得起那么多城头观战的剑仙吗?就因为你当个哑巴,害得我都提不起劲儿。”

离真言语之初始,剑阵就已经开始涣散不定,那些纵横交错的精粹剑意开始黯淡无光,只不过并非就此重归天地,而是好似化作云雾灵气,缓缓掠入孩子的窍穴当中。

离真打了个饱嗝,吐出的云雾,皆是原先相对浑浊的旧有剑意,然后被排挤出了人身小天地。

有大剑仙看到这一幕后,转头望向老大剑仙。

陈清都摇摇头,笑道:“该是他的就是他的,找死也是要死的。”

离真笑问道:“剑阵没了的过程里边,小破绽六个,小破绽两个,你这都忍得住不出手?是不是觉得我话有点多,我觉得你烦,你觉得我更烦?”

离真收敛笑意,眼神寂然,打了个响指,“巧了,我也布阵完毕,上五境剑修都得够呛,所以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天地之间,在离真行走过的路线上,出现了一长串的众多淡金色文字,高低略微不同,文字或多或少,断断续续,但是最终牵连成线,淡金色文字如那书写在金色符纸上的一个个符箓真言,内容皆是那离真先前的琐碎言语,有些说出口,但是透过那一闪而逝的光景,明显离真也有诸多心声言语,得以显化,尤其是那五雷法印、青铜宝塔、生锈断剑、仙人画卷在内的众多宝物坠地处,文字攒簇最多。

大地之上,一道巨大的金色闪电形成一个歪歪扭扭的大圈,一举囊括方圆百里之内的双方战场。

比剑气长城更高处,云海齐聚,雷声大作,与大地雷池遥相呼应。

与此同时,五雷法印开始缓缓升空,大放光芒。

矗立起一座霞光流转的百丈宝塔。

断剑砰然崩碎,所有碎片沿着那条雷池边缘依次排开。

画卷上十八位剑仙缓缓走出,哪怕被天地与剑意镇压,身形只有芥子大小,但是每一位“剑仙真意”形成的它们,依旧剑气沛然,贴地御剑悬停,如同一条剑气运转的天然轨迹。最终十八位芥子剑仙,分别负责镇守一件件宝物。

因为众多被离真看似随便摔出袖子的坠地宝物,皆有不同的异象。

为何话多,自然是实在宝物太多。

修为暂时还不够高,就只好用法宝、半仙兵和仙兵来凑了。

离真不再打哈欠,也不再开口言语,神色平静,看着那个与自己为敌的年轻人。

一只手的手心虚握,手中剑丸,滴溜溜旋转,没有半点宝光流转的气象,却是一件仙兵。

另外一只手亦是如此虚握如拳,却无仙兵品秩的剑丸,而是一道后世五岳真形图的祖宗符箓。

剑气长城,以及比剑气长城建造出来之前更加久远的时代,剑仙从来喜好人力胜天。

那有劳你先扛一扛天劫。

天劫过后是地劫。

地劫之后,离真还有一份见面礼,以蛮荒天下剑修身份,与剑气长城剑修问剑。

所以离真身后出现了数位身高数丈的黑衣仙人,身形缥缈,飘忽不定,唯有手中长剑,剑意凝聚,剑光夺目。

居中一位剑仙,独独高出其余剑仙,面容清晰,神色漠然,最为身形稳固,正是远古时代的人族剑仙,观照。

离真皱了皱眉头。

只见那位青衫客一手负后,一手握拳在身前,眼神炙热,一袭青衫,不再卷起袖管,身处天地劫数凝聚而成的罡风当中,大袖飘摇,双袖鼓荡如装满了清风,显得极为宽衣大袖,如同开出了一朵太过深青色、近乎漆黑如墨的莲花,他笑眯眯问道:“就这些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 宁党已死柳党当立
    667
    102天前
  • 谁都不服的李二
    简单说几点: 1.破碎长袍的主人是龙君,曾一剑削掉半座托月山,龙君已死,所剩魂魄较多,皆存在于长袍之内,并且稳坐14座位之一,表现出对陈清都以及剑气长城的无比恨意。 2.龙君的头颅被白骨大妖把完,并且一直相安无事,白骨大妖可以让这颗头颅幻化出一位剑仙,这里小孩子说岂不有趣的意思是,自己如果也有这种术法,以后攻破长城,割掉的大量人物剑修头颅,就可以变出无数的剑仙,很有趣。 3.妖族弟子小孩是观照的魂魄,或者转世,曾一剑劈出曳落河,魂魄较少,心窍未开,而且妖祖丝毫不担心他想起往事,也许想起来也不会再回归剑气长城吧,这就涉及问剑托月山的真相,这里看不出来。 4.龙君,也就是破碎长袍的主人,曾经的刑徒剑修领袖之一,是不是真的叛变,不能过早下判断,也许真正叛变的是观照,而龙君其实也在设法收拢观照的魂魄,问一问他为何叛变?表面上龙君的魂魄以及长袍是叛徒,后面齐廷济还专门表达了不屑,按照作者一贯作风,极有可能是个转折的故事。 5.最后,还有一点,前文专门提到过本命灯,而且是陈清都提出来的,陈清都的复活或者与此有关,三人皆死才拼掉妖祖一只胳膊?起码三人都是十三巅峰剑修吧,可能陈清都那时就14了,而且大概率还有仙剑,(参考上文,新剑叫长气。左右说的五把仙剑。)妖祖如何猛,不需多说了。
    103天前
  • svllen
    举报就好了 对待这种人喷有啥用 不被打一顿更嚣张 就算打了一顿还是那么喷
    103天前
  • 齐先生的春风呀
    陆沉有个徒弟,后期估计完虐这个小子
    104天前
  • 行山仗
    他还是个孩子
    103天前
  • 行山仗
    你说杀了他会不会掉落极品橙武
    102天前
  • 冬眠夏倦
    路走窄了
    103天前
  • 落魄山罒宗主
    我文圣一脉最讲道理,是那个**养的在背后说坏话?(李云龙的声音)
    104天前
  • 猛萌字诀
    我也撩一句话放这儿,今天他陈政华敢请假,我就卸载纵横
    104天前
  • 行山仗
    求死之人岂能不死
    102天前
  • 猛萌字诀
    背箧(qie)可能是个驴妖,未来裴钱的预定坐骑,裴钱游历江湖,一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一边唱:“我有一匹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游历,我手里拿着行山杖我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102天前
  • 落魄山老厨子
    观照和龙君觉得灭了妖祖就可以让剑气长城的刑徒自由了,然而陈清都并没有给剑气长城的刑徒们自由,所以龙君不愿复活,观照投靠蛮荒(不给自由我就毁了剑气长城,我看你陈清都还守不守!)。 我瞎猜啊
    103天前
  • 须隐九
    龙君应该就是老瞎子
    104天前
  • 江山不夜千堆雪V
    就是,还打不打了,总管什么时候这么娘们?啰哩巴嗦的
    104天前
  • svllen
    霸气啊
    102天前
  • 刘星河i
    觉得混和水,以后就别看,看了也别哔哔,都看了还哔哔,有意思么?牛比就自己去写,艹您们马拉个币的
    102天前
  • 李未呀
    发现没有?本来接上一章结尾,就应该是陈平安和这个小孩子打一场,然而,这好几页都是开始讲以前的事情,介绍起人物来……估计得最后几页才写对战了
    102天前
  • 书友56365058
    牛逼
    104天前
  • 林_老五
    “喝,降龙十八掌” “哈,六脉神剑” 一群城管走过来围一圈“这里不允许摆摊演武,快点收了”
    103天前
  • 天助吾也
    先活过这次
    102天前
  • 书友57371170
    憋不出东西就请假,想好了再写,花钱来看糟心
    103天前
  • 吃的不太多的那个秀秀
    不花钱的屁话还挺多
    103天前
  • 水中之王
    吗的原来观照就是离真的前世!投胎成妖祖弟子了
    103天前
  • 落魄山幼儿园
    帅气啊
    104天前
  • 虫虫饮夕
    承上启下,布局和交待的事茫茫多,水从何来?
    103天前
  • 不要总是皮
    谁来帮我缕缕,剑灵上一代主人因何而死,是与天地有关,还是剑气长城有关。阿良从何处知道剑灵地址的?
    104天前
  • 流溯Scorpio
    不用送了,下一章章节名我看了,他人没了。
    102天前
  • laurence008
    宁姚不是不美吗
    103天前
  • 折枝少年郎
    妖族一个个口气牛得上天了
    104天前
  • 山外小阁楼
    精华第614章 为何话多 前情回顾
    102天前
  • 书友56705635
    我这一招,名叫佛怒火莲
    102天前
  • 黄泉宗
    所以明面上杀宁姚父母的凶手已经死了吗
    104天前
  • 如果能完成
    眼睛不要 可以捐给团藏。
    102天前
  • 16號紳士
    不是我吹,今晚必有二更
    103天前
  • 尺木帝八
    半个?emmm...人首蛇身……懂了
    104天前
  • 枣子哥
    一个死绝了的托月山关门弟子,还算什么小师弟
    103天前
  • HERSHEYSKISS
    就是老四啊 左右意思下 所以弟子就挡住了
    103天前
  • 大头吃豆豆
    感觉在讽刺某豆
    102天前
  • 琳梦之樱
    精华第六百一十三章 十四王座,我龙抬头;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看点 十四王座,我龙抬头 脱白小儿,为何话多 【祖妖至,众妖来】 从几十章前看点说起“妖族攻潮序幕”这词便不断闪出映入各位眼帘。无数次推敲,反复的猜测,终于熬来了这一波攻潮,不得不说老大养气功夫了得,看的都快沉不住了。 一点寒芒先至,众妖列位而来。一线排开,座次十四,老鼠洞倾巢而出。 金袍的想吃尽浩然神邸身 贪财的想到骊珠收飞升台 玩枪的想找龙虎山打雷法 盘棍的想吞马苦玄的女神 蛟身的想去那人间做媚娘 读书的想推倒学宫做园丁 反叛的想和陈清都讨说法 玩刀的想要徒弟拿那尾刀 修道的想康康浩然圆月亮 御剑的想寻白泽敲敲脑壳 披甲的想跟青冥道祖摔跤 多臂的想和李二比划拆迁 玩偶的想暗地制偶虎扮猪 扒脸的想扒遍修道美人面 【剑气长城出剑气 城内旧人归变“新”】 故敌相见那自然火药十足,不聊上几句那就白费了这气势了,带着一帮小弟压阵必不可少的就是损损城头“大剑仙”。可惜吧蛮荒哪有剑气长城那么浓的人味染缸,混不吝的老大剑仙愣是把略败的阵势一转攻势。 嘴上口花花拿不了加分项,那就只能靠收下员工业绩来说话了,“离真”作为座下弟子自然要打这先锋战,一为对赌宁姚出战赢下最大利益,二为激怒众人挑出下一战必杀名单。三为攻心,他的前身是与清都齐名的三剑仙之一“观照”,而如今剑气长城外两位故友皆可以说是站到了妖族一方,清都心里什么滋味各位自行揣测,在下不做多述。 【城外掠阵者一十有四 城头问剑者左右一人】 城下出战者从宁姚变成了平安,这如意算盘还未作响便给人掀了棋盘。城外众妖自然挂不住,妖祖不能出手,观照那小子又使劲暗示,众妖自然不能装傻,只得出手干涉决斗弄死平安。可老大剑仙哪里是省油的灯,暗示左右我不会出手出了事别找我。文圣一脉最讲道理,你动我小师弟,我动你全家。剑出鞘,白玉阁玉碎如雨。剑尖指,问剑城外十五人。 【攻城将故人离真 守城人宁婿平安】 说句老实话这段不想写 老大坏的透透的,离真这战先是叫嚣涨气焰,再是求势涨威风,然后露白显阔绰。摆出富二代吊打穷屌丝的阵势。然而吧…你那点剑气平安老早就看出来是你的不上你当,撒点黄纸先给你烧烧一会好送你上路,被窝里揣了一堆宝还拿了剑仙图心里想着都是换破烂换下来的破烂还怕丢了面子,搞了个剑仙图守大阵处处讥讽平安。可我说句老实话…平安初一十五都没用两把恨剑山仿剑你就当是本命剑了。等初一十五剑仙来了你那下巴还合不合上了…… 【龙抬头 墨莲开】 他整个人笼罩在淡金色的光球之中。但是在头顶上方,先是出现了一点漏洞,就像是当初一座黄河小洞天,被那人一剑劈砍出大洞的光景,如出一辙,庇护柳赤诚的这座白帝城混元金光阵,先是露出一点破绽,柳赤诚视线中,显露出小如芥子的一粒黑点,然后是一.条细微黑线,最终哗啦一下彻底劈开金光大阵。 剑尖直指柳赤诚眉心处,相距不过寸余。柳赤诚纹丝不动。 并非失去了先手,他就没有-战之力,恰恰相反,白帝城向来以道法驳杂、神通繁多著称于世,仅是身上这件媲美半仙兵的法袍,就能够让他站着不动,力扛那一剑。但是那位单手持剑的青衫儒士,手中所持长剑,不是那把阮邛铸造的长剑,而是那把简简单单的槐木剑。 齐静春缓缓收起木剑,放回陈平安背后的剑匣,笑道: “如果这一剑是阿良出手,或是左师兄,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清风满袖,若是那一剑是平安出手,如今是怎样的光景。【你在想peach】
    102天前
  • 日狗的阿良
    陈平安还在笑吗。。
    102天前
  • xuancqu
    对面的大妖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左右包围了!
    104天前
  • 醉忘余生
    妖族也是有鸡的。。对了还有狗。
    104天前
  • 老陈家浮生
    在所有面对皮皮路走窄了的兄弟中,我愿称你为最窄~
    102天前
  • 俺是一名剑客
    太水了
    104天前
  • 书友57421831
    剑灵姐姐有交代,属于他自己的剑气随着他去,当给平安练手,其他的剑气不得妄动。
    102天前
  • 曹青衣丶
    太狠了
    104天前
  • 太平山三境剑客
    当年打老猿都敢竖中指,说干你娘!现在怕什么
    102天前
  • 书友57565509
    进击巨人式虐杀
    104天前
  • 咻咻咻咻仙
    发现居然不是"真身"
    103天前
  • 大楚逸湘
    这一章写得跟土豆的作品似的,水
    104天前
  • 碎碎平安丶岁岁平安
    卧槽,技术活儿啊,赏不起了!
    104天前
  • 下半身突发性坚硬综合征
    34页、就这些了?
    103天前
  • 腐皮烂肉君
    陈平安:我唯有一剑
    104天前
  • 大铑丶
    这三个有没有可能是剑灵上任主人的三个弟子,毕竟人间剑术是剑灵原主人传授的
    104天前
  • 你笑起来真好看
    对立面
    104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年轻一代浩然第一人蛮荒第一人剑城第一人。。 皮皮:不好意思,一个我已经打过架了将来还得打,一个正准备打并且准备往死里打,还有一个我准备跟她打一辈子架()。。。
    102天前
  • 太平山三境剑客
    宁党在此
    104天前
  • 幻樱琉璃月
    妖族都是嘴炮达人吗?
    104天前
  • 子铭铭
    喷子?
    103天前
  • 焦糖罗蒂
    打赢了这小老妖,也就证明了平安现在可以打败曹慈。
    10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