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繁體中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本书:剑来  |  字数:7353  |  更新时间:2019-08-11 20:11:35

陈平安睁开眼睛,几乎一瞬间便有四把飞剑齐齐现身。初一在邀功,十五依旧乖巧,松针和咳雷,终究是仿剑,虽然大炼,依然远远没这么灵性。

小小屋子,有着最熟悉的药味。

看那窗外天色,临近黄昏。

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远处剑气长城的模糊气象,再睁眼,陈平安收起飞剑,心神沉浸于人身小天地,查看那场大战的后遗症,主要是巡视四座关键窍穴。

修士之战,捉对厮杀,若是本命气府成了那些类似战场遗址的废墟,便是大道根本受损。

只是心神芥子刚刚现身,便有一条气势汹汹的火龙游曳而至,龙头之上,站着那个金色小人儿,依旧身穿儒衫,除了佩剑,还有部金色经书,只是变成了一颗小光头。

金色小人儿站在火龙头顶,使劲瞪着陈平安,蓄势待发。

陈平安虚张声势道:“别骂人啊,我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那颗小光头还管这些?大骂不已。

陈平安总不能真的跟金色小人对骂,只好装聋作哑,毕竟没有它帮着巡狩小天地,驾驭纯粹武夫的那一口真气,不去干涉气府灵气的运转,不然就陈平安这么一场大战过后,心神酣眠如小死,武夫真气与修士灵气,双方早已在小天地打得热火朝天,那就会是雪上加霜,后患无穷。

水府那边,灵气已经彻底枯竭,壁画上边的水纹黯淡,小池塘已经干涸,但是水字印、彩绘壁画与小水塘,根基未受折损,自然不是那种毫发无损,而只是有机会修缮,例如那幅壁画便有些彩绘剥落,许多本就并不稳固的水神画像,愈发飘摇涣散,其中好似被点了睛的几尊水神,原本纯粹光明的金光,也有些晦暗。

整座水府显得有些暮气沉沉,绿衣童子们一个个无所事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抬头看着陈平安的那一粒心神芥子,它们嘴上不抱怨,个个愁眉不展,眼神幽怨。陈平安只得与它们保证会尽量、尽早帮着添补家用,恢复这边的生气,绿衣小童们个个耷拉着脑袋,不太相信。

水府大门那边,金色小人儿盘腿坐在龙头上,朝那些绿衣童子们一瞪眼。

无精打采的小家伙们立即起身恭送陈平安离开。

出了水府,金色小人儿又开始骑着火龙,追着陈平安骂。

山祠和木宅两处,也是与水府差不多的光景,得当个缝补匠,靠着神仙钱和相对应的五行之属宝物,慢慢填窟窿。

三处关键窍穴和本命物的受损,导致陈平安一跌就跌三境,所以如今是二境大修士了。

好消息就是,经过阿良修改过的剑气十八停,已经再无关隘。

初一、十五占据着两座关键气府,继续以斩龙台砥砺剑锋。

最早三缕“极小极小”剑气盘桓的窍穴,只剩下最后一座,就像空宅子,虚位以待。

只等陈平安孕育出一把比初一十五更名副其实的本命飞剑,成为名副其实的剑修。

剑气十八停最后一座关隘,之所以久久无法过关,关键就在于那缕剑气所在窍穴,无形中成为了一处拦路阻滞剑气铁骑的“边关雄镇”。

陈平安突然笑了起来,金色小人儿那颗小光头,瞧着模样还挺可爱。

不曾想心念一起,胸口好似立即挨了一记神人擂鼓式,陈平安吐出一口浊气和瘀血。

陈平安穿上靴子,下床行走无碍。

屋外一直守在廊道中的白嬷嬷笑道:“姑爷醒了?”

陈平安开了门,问道:“白嬷嬷,我睡了多久?”

白嬷嬷说道:“不久,才三天三夜。”

陈平安松了口气,“城头战事如何?”

白嬷嬷更乐了,“说来奇怪,先前摆出那么大阵仗,等到真正攻城,依旧是小打小闹,与先前两次攻城差不多的路数,送死。”

陈平安嗯了一声,转身去搬了条长凳放在廊道中,与白嬷嬷一起落座闲聊。

白嬷嬷的言语,当然是宽他的心。

表面上,事实如此,白嬷嬷终究不会在这种大事上乱说,只是幕后的真相,那种黑云压城、山雨欲来的窒息感觉,白嬷嬷不可能毫无察觉。

几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战事,都是为了蓄势。

那十四头大妖的现身,绝不会只是陪着灰衣老者看几眼剑气长城。

白嬷嬷看着神色沉静的陈平安,打趣道:“姑爷不着急去城头?”

陈平安说道:“急不来,就不急。等我稍稍养伤,再找个掩人耳目的法子,才好去城头那边帮忙,不然我在宁姚身边,哪怕不会帮倒忙,也会比我的预期结果差上许多。最多两天,容我恢复大半战力,我就可以登上城头。”

白嬷嬷点头道:“也对,如今姑爷是榜上前三的必杀之人,一个不小心,就要惹来一两头大妖的注意。”

陈平安笑道:“名次一下子窜得这么高?蛮荒天下就这么重视一位二境练气士?懂了,真是用心险恶,分明是想要活活气死庞元济,齐狩和高野侯。”

白嬷嬷会心笑过之后,感慨道:“好多道理,我都明白,比如帮着姑爷喂拳,应该下手重些,才有裨益,可终究做不到纳兰老狗那么心狠手辣。姑爷也是走惯了江湖,厮杀经验丰富,其实轮不到我来忧心。”

陈平安摇头道:“棋局局局新,江湖再险恶,山上厮杀再惨烈,远远无法与剑气长城这边的攻守战相提并论,在浩然天下那边,死了一位地仙修士,往往都是天大的事情。别说是白嬷嬷忧心,我自己更怕,可正因为怕,所以才会有事没事,就多想些琐碎事情。”

陈平安伸出双手,勾画出一张棋盘,然后又在棋盘当中圈画出一小块地盘,轻声说道:“如果说是这么大一张棋盘,对弈双方,是蛮荒天下和剑气长城,那么那位灰衣老者就是下棋一方,棋力大,棋子多,老大剑仙就是我们这边的棋手。我境界低,接下来投身战场,要做的,就是在大棋盘上,尽可能藏掖,示弱,悄悄,打造出一张我可以控制的小棋盘,大天地之下,有那小天地,我坐镇其中,胜算就大,意外就小。所以如果当时不是太仓促,容不得我多想,我根本不想过早出城厮杀,恨不得蛮荒天下的畜生,从战事开始到结束,都不知道剑气长城有个叫陈平安的家伙。”

说到这里,陈平安取出养剑葫,晃了晃,微笑道,“好在出城的那一刻,便习惯性多想一些了。”

老大剑仙与那灰衣老者的赌注,其实大有玄机。

甚至可以说,正是陈清都的那次押注,让陈平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决定了最终的对敌之策。

道理很简单,陈平安到底有几斤几两,老大剑仙一览无余,甚至有可能比大师兄左右看得更加真切。

陈清都看待那个少年离真,一样看得出大致的深浅。

所以陈平安瞬间了然,不用狠了心与对手换命。

也不该是想着求生,而是求胜。

至于离真,远远高估了自己在那灰衣老者心目中的地位。

灰衣老者真相想要的弟子,是某个彻底改换道心、同时继承全部剑意的崭新“观照”才对。

身为蛮荒天下大道显化的存在,对于嫡传弟子离真的重视,至多是与剑气长城的宁姚持平。

身为一颗落在棋盘上的棋子,而不知自己是弃子,不去试图在根本上改变困局处境,就会很致命。

应当引以为戒。

先是死在北俱芦洲的怀潜,后有死在剑气长城下的离真。

一个是中土神洲的天之骄子,一个是蛮荒天下的天命所归。

陈平安举起养剑葫,“偷偷喝几口酒,肯定不多喝,嬷嬷莫要告状。”

白嬷嬷神色和蔼,缓缓道:“姑爷只要不喝醉,多喝些无妨。姑爷做事情,无论大事小事,总能让人放心。”

陈平安喝过了几口酒,便咳嗽不已,很快就收起养剑葫。

姑爷这点小动静,还不至于让老妪忧心,毕竟此次大战,姑爷最大的裨益,就是武夫体魄。

那个郁狷夫,估计从今往后,只要与自家姑爷问拳一次,就要多雁撞墙一次了吧。

白嬷嬷小声问道:“天地劫难,何其凶险,姑爷为何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只是事后从纳兰夜行那边听闻,老妪当下依旧心有余悸。

陈平安轻声说道:“先前游历北俱芦洲,对于云海天劫,雷池造化,都算不太陌生,其实两者运转的大道根本,规矩相似,所以我应付起来,才不至于太过手忙脚乱。所以说很多时候,运气,还是要讲一讲的,那场架,离真其实想得也不少,只是运气,不算好。话说回来,换成我是离真,在剑气长城与人厮杀,早就该将‘运气’与‘压胜’一物一事,计算在内,说到底,离真还是太……年轻了。如果离真经历过剑气长城攻守战之后,年纪再大点,离真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说到这里,陈平安自顾自笑了起来。

倾力出拳与递剑,打杀离真。

到底是一件痛快事。

下一个被托月山魂魄拼凑重塑肉身的离真,终究不是离真了,只说魂魄“真我”,不说境界修为,比那靠着本命灯续命还魂的怀潜还不如。

离真离真,果然是名字没取好。

陈平安双手十指交错,大拇指相互磕碰,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不是当真不着急,只是拘得住念头。

最早教他这种“心法”的人,是姚老头,只是老人说得太过空泛,言语道理又少,在只是窑工学徒而非弟子的陈平安这边,老人从来惜字如金,所以当年陈平安只在烧瓷拉坯一事上多想,但是那会儿往往越想越着急,越用心越分心,体魄孱弱的缘故,总是眼高手低,心快手慢,反而步步出错。

真正让陈平安豁然开朗的人,能够将一个道理用在人生千百件事上的人,其实是第一次去往骊珠洞天游历的宁姚。

人生道路上,出现任何问题,先压情绪,所有思虑,直指症结所在。

宁姚的一言一行,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却偏偏又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大道无情,刻薄冷酷。

所以后来游历途中读书,在一部史书上看到那句“冬日可爱,夏日可畏”,陈平安便有了感同身受。

反观马苦玄之流的天之骄子,便是那炎炎夏日,大日悬空,管你人间会不会大旱千里,生灵涂炭。

人生际遇,会悄无声息地决定每个人对道理的亲近程度。

有些一见倾心,见之惊爱。

有些见之无感,甚至是见之反感。

难怪崔东山曾经笑言,若是愿意细究人之本心,又有那察见渊鱼的本事,世间哪有什么不可理喻的喜怒无常,皆是种种本心生发的情绪外显,都在那条条驿路上边走着,快慢有别而已。

崔东山泄露过一些天机,说他之所学,宗旨所在,便是将生死、七情六欲这些含糊不清的概念,设置出九条相对笼统的大纲,再细分出三十六种细则,在这纲目之外,还有三条最根本的计算规矩,相互间纵横交错,其实就是一座棋盘罢了。人之所想所思,每一个念头,都在这棋盘上边枯荣生灭,为何起,为何落,皆是有理依循。

这样的崔东山,当然很可怕。

陈平安甚至冥冥之中有一种直觉,将来只要守住了宝瓶洲,那么崔东山的成长速度,会比国师崔瀺更快,更高。

所以就需要陈平安更像一个真正的先生。

只传授道法、拳术给弟子,弟子天资更好,机遇更佳,比师父道法更高、拳术更通天的那一天起,往往师父弟子的关系,就会一下子复杂起来。

只传授书上道理给学生,教书先生自己立身不正,等到学生学问高了,又如何奢望学生愿意由衷敬重先生?

白嬷嬷没来由笑道:“姑爷说那离真成长起来,会很可怕,离真在死之前那刻,一定觉得姑爷已经是一个可怕的人。”

报应来得有点快。

陈平安苦笑道:“我只希望所有对手,都觉得陈平安是个好说话好欺负的人。”

白嬷嬷起身离去,轻声道:“就不耽误姑爷养伤了。小姐交待过,姑爷只管安心修养,城头那边,她和叠嶂、黑炭几个都可以照顾好自己。”

陈平安点了点头,跟着起身,突然问道:“我和离真的那场厮杀,详细过程,没有流传开来吧?”

白嬷嬷笑道:“城头观战的剑仙们都没说什么。可如今城里这边,还真有三个版本,分别是从绿端、董家姑娘和顾见龙嘴里流传开来的。姑爷想听哪个?”

陈平安一阵头大,说道:“只听顾见龙的那个版本。”

白嬷嬷笑道:“这可就不够精彩了,绿端那丫头的故事最夸张,姑爷的说书先生,尽得真传,不愧是姑爷如今的小弟子。光是说那离真身上的二十件仙兵,就可以说上好几盏茶的功夫。

董家姑娘的故事篇幅最长,唯独顾见龙的版本,最短,很是简明扼要了,只说那战场上,二掌柜忍了那个小畜生老半天,后来是实在忍不住了,便鬼鬼祟祟蹦了出来,一剑砍死了离真。‘好家伙,事后又他娘的狠狠赚了一大笔,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剑仙和大妖的面,一个人撅屁股在战场上摸了半天,如果不是总算还要点脸,看那二掌柜的架势,都能掏出一把锄头来,来回翻地七八遍,果然天底下就没有二掌柜会亏本的买卖。’。姑爷,这是顾见龙的原话,我只是照搬。”

说到这里,老妪笑得合不拢嘴。

其实还有一些更谐趣的说法,老嬷嬷没说出口。

“就咱二掌柜这脸皮,了不得,往城头上一趴,脸贴地上,估摸着都不用任何一位剑仙出马御敌,端板凳嗑瓜子饮酒看戏,各忙各的就是了,反正任由蛮荒天下使出吃奶的劲,打个百八十年,都上不了城头。”

那个家住太象街的顾见龙,打小就是出了名的嘴巴不把门,人倒是不坏,因为家族关系,打小就与齐狩那个小山头走得近,但是后来与庞元济和高野侯也都关系不差。

陈平安双手笼袖,走在老妪身边,笑眯眯道:“这个顾见龙,不愧是本命飞剑叫那‘砒-霜’的,我也忍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回头一定要请他去铺子那边喝酒。”

老妪也有些好奇,“有说法?”

陈平安点头道:“小王八蛋总说我卖酒坐庄心太黑,这不是泼脏水是什么。”

老妪忍住笑,附和道:“这就不太像话了,回头姑爷是得与他说道说道。”

陈平安将白嬷嬷送到了门口,然后快步走向那座摆放印谱、折扇的厢房,从桌上棋罐当中抓出一大把棋子,最早那把刻了无数竹简的刻刀,已经赠送给学生曹晴朗,当下便只好以飞剑十五刻字。

每在一枚棋子上刻字完毕,就在纸上写下所有记忆当中的细节。

当时在战场上,一剑斩杀离真过后,踩碎头颅,震散魂魄,最终剑指灰衣老者,是意气用事,却也不仅仅是意气用事。

也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近距离多看几眼大妖,那些一位位站在蛮荒天下最山巅的强者。

陈平安自己打算写一本关于蛮荒天下大妖的详细册子。

桌上有两本,一本剑气长城几乎剑修人手一册,另外一本,是当初太徽剑宗掌律剑仙黄童留给郦采,后来被齐景龙抄录的摹本,然后留给了陈平安。

陈平安闭上眼睛。

老大剑仙递出那一剑。

其实是在告诉那些隐匿、蛰伏在异乡多年的剑仙,与那大剑仙岳篁做着类似事情的同道中人。

可以出剑了。

所以在那一剑过后。

剑气长城与战场的更南边,蛮荒天下开始乱了,四处动荡不安。

在蛮荒天下隐姓埋名的剑仙,并未就此显露剑仙身份,而是开始秘密收网,以各种身份和面目,在蛮荒天下掀起一场场内乱。

又有在蛮荒天下隐姓埋名、独自修行的剑仙,按照离开剑气长城之初的某个约定,一起悄然去往某地聚齐。

还有一些原本自认已经与剑气长城撇清关系的剑仙,改变了主意。

白云深处山中客,那剑仙直接捏碎剑鞘,手持无鞘剑,下山去也。

有那蛮荒天下的一处水乡泽国,有剑仙御剑而起。

有那不输浩然天下王朝京城的繁华之地,剑仙关了市井铺子,一剑砍去皇帝头颅,拎酒御剑,去往北方。

有那以火山熔浆磨砺剑锋数百年的剑仙,大笑一声,收剑在鞘,回那故乡。

有那已经在异乡开宗立派的年老剑仙,破关而出,仗剑求死。不为剑气长城,不为陈清都,只为自己是人族剑修。

陈平安暂时并不清楚这些,能做的,只是眼前事,手边事。

当个做完买卖的包袱斋,取出一件白玉牌咫尺物。

先前是那灰衣老者亲口要他“见好就收”,陈平安就不客气了,哪怕对方不说,陈平安一样会当个捡破烂的包袱斋。

当时老大剑仙没有拦阻,就意味着当时遗留在战场上的物件,没有被动手脚,可以放心捡取。

离真布阵的十八件半仙兵、法宝,这些大阵枢纽重宝,毁去大半。

只不过破碎的宝物,再支离破碎,也是一等一的天材地宝,不捡白不捡,一捡一大堆。

但是也有那相对完整的重宝。

比如剩下一枚道家五雷法印。

掌心大小,极其沉重。

材质不明,似玉非玉,似木非木。

人间书案珍藏的印章,几乎少有人物图案,印章有那文人雅士雕琢自画像的,少之又少。

这一方法印,却刻画有雷将,电母,风伯,雨师,云吏,灵官,天人等众多远古神祇图案。

印文是那十六字虫鸟篆:攒簇五雷,总摄万法。斩除五漏,天地枢机。

这十六个字,算是很夸张的篆文内容了,简直就是口气之大,吞吐天地。

只要是修行了正宗一脉的五雷正法,并且是那真正修得大道的道门高真,确实可以自称“此身与天地相为表里,造化皆在吾掌中矣”。

中土龙虎山天师府的黄紫贵人,便是其中翘楚。

有一副享誉天下的楹联,却不是龙虎山道士自己撰写,而是外人赠送。

“风雷云雨掌中起,万千法门从此开。”

陈平安掌托这方“才跌了一境”的道门重器,笑道:“此大数之祖而中央五焉,你是有那机会恢复半仙兵品秩的。以前你是遇人不淑,摊上了个不讲义气的主人,如今落在我手里,算是你我皆造化,以后等我成为那堂堂中五境的山上神仙,学成了雷法,就可以跟随我一起斩妖除魔。”

陈平安用袖子好好擦拭一番,这才轻轻搁在桌上。以后可以将其大炼,就挂在木宅门口外边,如那小镇市井门户悬铜镜辟邪一般。

取出另外一件同样沦为法宝的仙家至宝,是那座仿造白玉京的青铜宝塔。

见到此物,得了此物,陈平安最高兴。

大炼之后,就搁在山祠之中。

陈平安对于开辟出更多的关键窍穴,搁置修士本命物,想法不多,如今成为二境修士后,是多想都没用了。

最后是那幅古木轴杆裂开、画面残破的画卷,栩栩如生的十八位剑仙,是那蛮荒天下历史上的顶尖剑修。

只可惜画卷当下太过破损,几乎没有品相可言。

陈平安一开始想着不能厚此薄彼,炼化之后,可以送给那金色小人儿,不曾想顿时感觉到一阵心口绞痛。

真是个大爷啊,还瞧不上眼,给嫌弃上了。

陈平安只得改变主意,与那青铜宝塔一起搁放在山祠当中。

陈平安收起所有物件,放回咫尺物,走出屋子,走到了小宅门口,又走回院子。

终究还是不放心城头那边。

便开始六步走桩。

只是走完几遍拳桩之后,哪怕身穿法袍,依旧难掩那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

修士跌境,岂会轻松。

陈平安先前之所以多此一举,询问白嬷嬷那场架的过程是否泄漏。

倒是与阴谋不阴谋的,没什么关系。

只是陈平安不太希望剑气长城有太多的人,清楚自己的另外一面。

抬升的雷池与下坠的云海,天地相接壤的过程当中,陈平安的真身与阴神,当时其实已经混淆不清。

所以那会儿的陈平安,身处绝境当中,却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大快意。

好像人生就该如此。

坐着心不静,走桩也难心安。

陈平安只得去屋子里边坐着,刻印章,哪怕挣了钱,依旧要一颗不剩下,全部还钱给剑气长城,可挣钱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件快活事。此间学问,不足为外人道也。

剑气长城剑修茫茫多,唯独读书人没几个,刻印章也好,扇面题款也罢,手持刀笔之人,不够心定,刻差了,写差了,无所谓。

陈平安坐在桌旁,取出了养剑葫,时不时抿一口酒。

手持飞剑十五,新刻了一枚雪白如玉的石质印章。

边款是那世间人事无意外,争名夺利忙不休,教俺这江湖老子白眼看。

印文:喝酒去。

再刻一方。

边款是那自古诗家词客,恨不得打杀一个情字,唯我只恨情愁不登门,喝他娘的酒,怒从胆边生,一棍砸在书,打烂婉约词。

印文:愁煞光棍汉。

又刻一枚印章。

边款:没钱剑仙无酒可醉,婀娜佳人突然有秋膘。

印文:如何是好。

最后刻下一方印章。

边款:幽幽阶下苔,王孙把扇摇。焦黄井边蔬,涕泗滂沱流。

陈平安刚想要篆刻印文,突然将这方印章握在手中,捏做一团齑粉。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

起身离开屋子,夜色中,去正屋桌上取了那把剑仙。

拔剑出鞘,月色如水,照耀剑身,如在洗剑。

陈平安收剑在鞘,并未背剑,而是悬佩在腰,然后祭出符舟,去往剑气长城。

豪杰斫贼,剑修杀妖,我怎能不心神往之,那就干他娘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 llw09
    妖族的娘 你都干的下去?
    93天前
  • 大白鹅小崔
    我只有亿滴血 快来打我
    92天前
  • 书友4468167
    码住
    92天前
  • 起名难难于上青天
    哈哈哈
    93天前
  • 百鬼还
    平安的本命剑名,只能是“保险”了
    92天前
  • 我有一剑搬山填海
    这一日,狷夫再遇平安,一番交手后,便使上那一对胸前乳雁,撞往平安那厚实如强的胸膛。嘭哧一声过后,双方再度分开。狷夫小娘子面若桃花,吐气如兰,心头似有那一头小鹿在乱撞,当下便嘤咛一声扑倒在地,娇躯火热浑身无力。陈平安一看四下无人,便隔绝出一座小天地。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93天前
  • 胡不归丶
    这里要安利小陈知唱的王孙摇
    93天前
  • 花米托盘
    估计守一的,守一修的就是雷法,好像之前也是阵平安送的书吧
    92天前
  • 一人一树一回首
    各位大佬们,到底哪个是陈平安的老婆啊,我刚来的萌新,有劳了。
    93天前
  • 白衣小师兄
    武夫境界有确定提升吗?远游境了吗?
    92天前
  • 悬凉刺股陈好人
    这是说东山。
    92天前
  • 悬凉刺股陈好人
    这是说裴钱。
    92天前
  • 书友57265373
    那你和宁姚洞房的时候 光头小人也看的一清二楚??
    92天前
  • 知心小寡妇
    码住
    93天前
  • 白袍陈十一
    你懂个p的剑来?!
    93天前
  • 崔狩_
    干他娘的
    93天前
  • 风本飘零
    又tm开法拉利招摇过市
    92天前
  • 护道人姜尚真
    看看等级
    93天前
  • 书友57334027
    左右:我们文圣一脉最讲道理,说干他娘就干他娘,走,大师兄陪你一起去干他娘!
    93天前
  • Trailer233
    这是伏笔,暗示宁姚是妖族奸细,万妖之母
    93天前
  • 书友54780072
    众所周知,杀人不舔包等于白杀
    92天前
  • 不是话痨陈皮皮
    这口气出来,本命飞剑就成了,各位取个名吧
    93天前
  • 五陵闲人
    剑气长城保险公司
    93天前
  • 书友57545728
    这里就是要陈皮心境和身份的转变了,以前是背剑在后,现在是佩剑在腰,要真正成为剑客了。
    92天前
  • hgyrqpipi
    不是说还得两天恢复才去吗
    92天前
  • 扶墙公子
    意识到不能当愤青,说话要和谐。成熟了。
    92天前
  • yjj121188566
    左右:MMP,现在谁都敢看不起我啦,嗯?
    92天前
  • 书友55027335
    东山,我是西河啊
    92天前
  • VCrazy
    就叫《妖怪生存必背的两百个本事》,然后成立个组织叫“全世界妖怪联合起来成为一家人”
    93天前
  • 平安喜乐又一年
    这让我想起来之前网上流传的那个视频,老师学生,不能只是个称谓。
    92天前
  • 五陵闲人
    十八般兵器外带一对儿折凳
    92天前
  • 艾许
    不行 武夫体魄和跌落到二境大修士矛盾啊 我不服
    92天前
  • 扶墙公子
    吨吨吨,嘶~~美!
    92天前
  • 左右最傲娇
    又抄书评了
    92天前
  • 我只是来看小平安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92天前
  • 阿宇呀
    暴击扎心
    92天前
  • mahata
    100
    93天前
  • 我是东山锕
    一般人做不到
    93天前
  • 我思慕溪
    陈政华快来学习下,众筹来了
    93天前
  • 木瓜桑
    猩红之月降临,人与兽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
    93天前
  • M4KT
    呸,还不是永无宁日/狗头
    92天前
  • 尼古拉斯采
    估计是想到了一心求死的内谁……
    93天前
  • 胡椒粉0611
    总管什么时候高潮?
    93天前
  • yjj121188566
    二境能出本命飞剑么
    93天前
  • 雪中无剑来否
    96
    93天前
  • 潇潇暮雨子规啼
    十五:MMP的陈平安,你就不能换换初一?
    93天前
  • 明JUNE
    99前来
    93天前
  • 扶墙公子
    为啥练级?不就为了打BOSS! 为啥打BOSS,不就为了爆装备!
    92天前
  • 我有一剑搬山填海
    为99+贡献一笔
    92天前
  • 雨水沉默今夜我爱你
    圈子众筹实锤
    93天前
  • 关门拿纸拉窗帘
    话说那仙兵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晾肉,香肠,什锦苏盘, 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鸡,罐儿鹌鹑, 卤什锦,卤子鹅,卤虾 ,烩虾,炝虾仁儿,山鸡,兔脯,菜蟒,银鱼, 清蒸哈什蚂,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焖白鳝,焖黄鳝,豆鼓鲇鱼,锅烧鲇鱼,烀皮甲鱼,锅烧鲤鱼,抓炒鲤鱼, 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麻酥油卷儿, 熘鲜蘑,熘鱼脯儿,熘鱼片儿,熘鱼肚儿,醋熘肉片儿,熘白蘑, 烩三鲜,炒银鱼,烩鳗鱼,清蒸火腿,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 炝芦笋,芙蓉燕菜,炒肝尖儿,南炒肝关儿,油爆肚仁儿,汤爆肚领儿, 炒金丝,烩银丝,糖熘饹炸儿,糖熘荸荠,蜜丝山药,拔丝鲜桃, 熘南贝,炒南贝,烩鸭丝,烩散丹, 清蒸鸡,黄焖鸡,大炒鸡,熘碎鸡,香酥鸡,炒鸡丁儿,熘鸡块儿, 三鲜丁儿,八宝丁儿,清蒸玉兰片, 炒虾仁儿,炒腰花儿,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炸海耳,浇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葱,炸排骨, 烩鸡肠肚儿,烩南荠,盐水肘花儿,拌瓤子,炖吊子,锅烧猪蹄儿, 烧鸳鸯,烧百合,烧苹果,酿果藕,酿江米,炒螃蟹.氽大甲, 什锦葛仙米,石鱼,带鱼,黄花鱼,油泼肉,酱泼肉, 红肉锅子,白肉锅子,菊花锅子.野鸡锅子,元宵锅子,杂面锅子,荸荠一品锅子, 软炸飞禽,龙虎鸡蛋,猩唇,驼峰,鹿茸,熊掌,奶猪,奶鸭子, 杠猪,挂炉羊,清蒸江瑶柱,糖熘鸡头米,拌鸡丝儿,拌肚丝儿, 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精虾,精蟹,精鱼,精熘鱼片儿, 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焖冬瓜, 焖鸡掌,焖鸭掌,焖笋,熘茭白,茄干儿晒卤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木樨汤,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氽丸子,葵花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红炖肉,白炖肉,松肉,扣肉,烤肉,酱肉,荷叶卤,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酱豆腐肉,坛子肉,罐儿肉,元宝肉,福禄肉, 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烧烀肘子,扒肘条儿, 蒸羊肉,烧羊肉,五香羊肉,酱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 烧紫盖儿,炖鸭杂儿,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尖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93天前
  • 天青色等雷阵雨
    突然想到了雪中里面有这个法宝,是谁用的记不清了,谢观应还是一个女的
    92天前
  • 阿宇呀
    变秃了也变强了ing
    93天前
  • 我有一剑搬山填海
    心底恶蛟抬头了?
    92天前
  • 逸风逸萧琴
    陈政华表示会尽量尽量不请假,多更些章节,读者们个个耷拉着脑袋,不太相信
    93天前
  • 我有一剑搬山填海
    这尼玛,这不流氓诗么
    93天前
  • 烽火陈貂寺
    绿端版: 当时观照小狗贼趁我师傅不备,全身法宝尽出, 单本命飞剑就有十来把之多 更使出降龙十八掌,九阴白骨爪 手段极其残忍 换成任何一个上五境剑修都要血溅五步,饮恨当场。 当然啦,任何人不包括我师傅在内,在面对观照狗贼不留余地的暗算之下,我师傅大喊一声:狗贼受死,观照顿时七窍流血,跪地乞求好汉饶命,不料我师嫉恶如仇,单手锤杀之
    92天前
  • 李子是我的
    需要找李柳补补水
    92天前
  • 山外小阁楼
    精华第616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前情回顾
    93天前
  • YoYo爱吃深海鱼
    可以,好一点吧
    9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