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学剑 繁體中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学剑
本书:剑来  |  字数:8198  |  更新时间:2019-08-19 22:11:32

当陈平安重返剑气长城后,选择了一处僻静墙头,负责守住长度约莫一里路的墙头。

一般而言,玉璞境剑仙之下,唯有元婴剑修才有此待遇,能够单独出剑,镇守一方,例如刚刚闭关破境成功的齐狩。

齐狩也一举成为剑气长城这场剑仙胚子大年份,所有同龄人当中,第一个跻身元婴境的剑修。

这是剑气长城的一条死规矩,亦是一种殊荣。

所以哪怕是宁姚,也需要与陈三秋他们配合出剑,庞元济和高野侯更不例外,只不过这几座天才齐聚的小山头,他们负责的城头宽度,比寻常元婴剑修更长,甚至可以与不少剑仙媲美。

陈平安之所以是例外,并且未曾引来非议,因为陈平安不算坏了规矩,他如今还不是剑修,只是一个养了几把飞剑的纯粹武夫。

加上陈平安自己愿意以身涉险,当那诱饵,主动吸引某些隐匿大妖的注意力,宁姚没说话,左右没说话,姚家老剑仙姚连云没说话,剑气长城其他剑仙,自然就更不会阻拦了。

凑巧陈平安和齐狩就成了邻居。

齐狩御剑不停,只是稍稍分心,瞥了眼陈平安,这家伙今天脸上倒是没有覆盖那些乱七八糟的面皮,穿了件自家青衫法袍,外边再加上一件衣坊法袍,将一把剑坊制式长剑横放在膝。当初斩杀离真,为陈平安立下大功的两件仙兵,暂时都没有现身。

如今才是攻守战初期,剑仙的众多本命飞剑,好似一线潮,位于战场最前方,阻滞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然后才是那些漏网之鱼,需要地仙剑修们祭剑杀敌,在那之后,若还有妖族侥幸不死,往往是冲过了第二座剑阵,就要迎来一窝蜂的中五境剑修飞剑,劈头盖脸当头砸下,这本身就是一种剑气长城的演武练剑,从洞府境到龙门境剑修,这三境剑修,哪怕境界暂时不高,却会随着越来越熟悉战场,以及与本命飞剑越来越心意相通,所有出剑,自然而然,会越来越快。

齐狩转移视线,看了眼陈平安的出剑。

当时陈平安出城与离真一战,齐狩当时正在闭关,没有机会亲眼目睹,只能事后耳闻,哪怕是齐狩这般心傲气高的剑修,也承认那是件不大不小的遗憾事。

陈平安今天出剑,没有藏掖,四把飞剑齐出,好像临时抱佛脚,不知道与谁又学了一门障眼法,四把飞剑,只说样子,经常变幻不定,上五境和元婴境妖物,当然能够一眼两眼便看穿那些拙劣的障眼法,可只说对付战场上埋头前冲的妖族大军,已经足够了,被四把飞剑阻滞步伐后,很容易吃苦头,会被坑得比较惨。

还有点小讲究,冲到最前方的妖族,先死剑下,所以这使得许多妖物前冲依旧,只是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

相较于陈平安的凝神专注,齐狩阻敌更加轻松,分心无碍自己战场的走势。

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可谓死伤惨重,不过离着这座城头依旧很远,对于齐狩这种经历了三场大战的剑修而言,应对得十分游刃有余,再者齐狩本身拥有三把本命飞剑,飞鸢速度极快,单对单,有优势,心弦最适合持久战,最不怕妖族的破糙肉厚、体魄坚韧,至于那把最为玄妙的飞剑跳珠,更得了道家圣人的极佳谶语,“坐拥星河,雨落人间”,与那大剑仙岳青的本命飞剑“云雀在天”,以及姚连云那把可以造就出座座云海的本命飞剑“白云深处”,是一个路数,最能够大规模伤敌。

故而齐狩虽然才刚刚跻身元婴境,但是守住一小段城头,十分轻松。一般而言,整体剑修,无论是灵气沛然的剑仙,还是灵气相对淡薄的中五境剑修,都到了需要精打细算的时刻,才开始称得上战事险峻,到时候城头之上就会险象环生,不得不撤出城头之人,或是战死当场的剑修,就会越来越多。

无论是已经走上修道之路的妖族修士,还是尚未能够幻化人形的妖族畜生,只要运气不佳,或是胆敢更换前冲路线,闯入了齐狩的辖境地盘,一律以飞剑飞鸢将其虐杀。

齐狩以飞鸢杀敌,历来手段残忍,喜好剥削妖族血肉,将其白骨裸露,生不如死。

一些相对难缠的,就交由第二把飞剑心弦去对付,僵持越久,对方胜算越小,因为给了心弦蓄势的机会,这把飞剑,可以比飞鸢出剑更快,并且能够在战场上凭借小天地中细微的灵气运转,自行寻觅敌人的关键窍穴。

齐狩看了眼远方战场上的遍地尸骸,当年第一次登城出剑,看到了同样的场景,在战场间隙,就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这些畜生为何不怕死。

有一位剑仙笑着给出答案,没有不怕死的,只不过蛮荒天下那边,命是最不值钱的,哪怕修士也一样,除非是成为了剑修,才可以改变命运,变得值点钱,没那么容易死在城头下边。

齐狩暂时都没有用上那把跳珠,暂时还没必要。

剑气长城与蛮荒天下的攻守战,关键从来不在某一位剑仙出剑的绝世风采,不在某头大妖惊世骇俗的真身、神通,历来就是一个磨字,就看谁能磨死谁,相互消磨的,蛮荒天下是那不计其数的性命,剑气长城则是每一位剑修的灵气积蓄,谁先撑不住,就是输。

上一个剑气长城的大年份,剑仙胚子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之所以差点满盘皆输,年轻天才死伤殆尽,就在于蛮荒天下几乎撑到了最后,也是那一场惨痛教训过后,赶赴倒悬山的跨洲渡船越来越多,剑气长城的纳兰家族、晏家开始崛起,与浩然天下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大肆购买原本剑修不太瞧得上眼的灵丹妙药、符箓法宝,以防万一。

而靠着渡船走一趟倒悬山就可以一本万利的买卖,浩然天下九大洲,出现了一个个崭新的仙家豪阀势力,盆满钵盈,富得流油,其中就有为首的皑皑洲刘氏,此外还有扶摇洲的山水窟,北俱芦洲的琼林宗,宝瓶洲的老龙城,以及作为一个重要中转枢纽重地的雨龙宗,等等。

隔着一个陈平安,是一位皑皑洲的女子剑仙谢松花,去年冬末才到的剑气长城,一直名声不显,住在了城头与城池之间的剑仙遗留私宅,遂愿山房,因为刚来剑气长城,并无半点战功,就只是暂住。谢松花几乎从来不与外人打交道,许多热闹,也都不曾露面。

当下她祭出本命飞剑后的声势,只能说十分庸碌,飞剑不快不慢,剑光剑意皆寻常,好像就只是刚好是能够杀敌而已。

齐狩忍不住看了眼谢松花背后的那只竹制剑匣。

她应该是配合陈平安钓鱼的抄网人,据说只是位玉璞境,这让齐狩有些奇怪,只要妖族上钩,能够劳驾谢松花倾力出剑,咬钩的定然是一尾大鱼,谢松花即便是玉璞境瓶颈剑仙,当真不会连累陈平安反过来被大鱼拖竿而走?难道这个谢松花是那种极端追求一剑杀力的剑修?剑气长城历史上这样的奇怪剑仙,也有,只是不多,最擅长捉对厮杀,喜欢与人一剑分生死,一剑过后,对手只要不死,往往就要轮到自己身死道消,所以这样的剑仙,在剑气长城,往往命不长久。

从右到左,依次是齐狩,陈平安,谢松花,各守一地。

三人后方都没有替补剑修。

期间范大澈偷摸到这边一次,没敢多待,放下一壶酒就跑。

陈平安打开酒壶,小口饮酒,始终关注着战场上的妖物动静。

与齐狩近乎残忍的凌厉手法不太一样,陈平安尽量追求一击毙命,最少也该每出一剑,就可以伤其妖族肉身根本,或是让其行动不便,这也是无奈之事,与离真大战过后,连跌三境,原本其实还算相当不俗的灵气底蕴,比如水府,就已经不是靠着炼化水丹便能恢复巅峰,一旦不惜代价,运转灵气,涸泽而渔一般,只会加大水字印原本有机会修缮的裂缝,加速墙壁彩绘水神图的剥落速度,水字印下方的那口水府小池塘,也会渗漏。简单而言,若说之前水府可以容纳一斤水运,如今便只有三四两水运的容量,一旦剑意耗竭太多,心神憔悴,靠着作为压箱底手段的灵气,去支撑起一次次出剑,就只能陷入一个恶性循环,靠着后天丹药补充水府灵气,水运灵气流散极多,无异于挥霍无度,最终导致一颗颗价值连城的蜃泽水神宫水丹,暴殄天物。

这还不算最麻烦的事情。

大炼之后,松针、咳雷即便只是恨剑山仿剑,飞剑的锋锐程度是不缺的,只是少了飞剑那种得天独厚的本命神通,某种程度上来说,初一、十五也是如此,是不是剑修,是不是孕育而生的本命飞剑,天壤之别。旁边的齐狩不用多说,三把本命飞剑,陈平安都曾亲身领教过,就只说那顾见龙的那把砒-霜,因为是一把名副其实的本命飞剑,品秩极高,故而只要伤敌,往往就是杀敌,飞剑砒-霜一旦真正伤及对方身躯,剑意就能够浸透敌人窍穴气府,难缠至极。

只不过解决麻烦,本就是修行。

小心掌控着四座关键窍穴的灵气损耗,一边修补水府、山祠和木宅三处根基,每一处窍穴灵气即将消耗殆尽,例如水府,好似水落石出了,诸多瑕疵反而更加清晰可见,就立即府邸关门,不再动用此处灵气,绿衣童子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当起了缝补匠,木宅那边,有阴神芥子驻守,山祠那边,则有金色小人儿帮着巡游,大战紧促,容不得陈平安在城池那边修身养性,那就退而求其次,以战养战,借此机会,主动寻找每一个修行根本的小瑕疵,哪怕如此一来,会使得宁府库藏丹药与那瓶蜃泽水神宫水丹效果减少许多,也无需太过计较。

战场杀妖,也能挣钱。

尤其是剑气长城还有个极其有利于陈平安的明文规矩,杀妖一事,同样是一头金丹妖物,剑仙斩杀,与中五境剑修斩杀,挣钱大不相同,后者收益要远远多过剑仙。

所以陈平安此次是以二境修士的身份,杀妖挣钱。

担任督战官、记录官的隐官一脉与儒家一脉,对此都无异议。

凭本事掉的境界,又凭本事当的诱饵,双方都觉得这是陈平安应得的额外收益。

陈平安看似专注于驾驭四剑战场杀敌,其实也有分心观战两侧,已是元婴境的齐狩出剑,与先前大街上的捉对厮杀,截然不同。

至于剑仙谢松花的出剑,更加朴实无华,就是靠着那把不知名的本命飞剑,仅凭锋锐程度展现杀力,倒是可以让陈平安体悟更多。

陈平安终究不是纯粹剑修,驾驭飞剑,所消耗的心神与灵气,远比剑修更加夸张,金身境的体魄坚韧,裨益自然有,能够壮大魂魄神意,只是终究无法与剑修出剑相媲美。

而妖族大军的赴死洪流,一刻都不会停歇。

所以陈平安需要经常饮酒,酒水里边,大有学问。

一旁齐狩看得有些乐呵,真是为难这位打肿脸充胖子的二掌柜了,可别大鱼没咬钩,持竿人自己先扛不住。

只不过脸色微白的年轻人,眼神愈发明亮,撇开支撑飞剑长久杀妖有些勉强不提,只说陈平安的那份坚韧,以及处理许多细节的取巧选择,还是让齐狩有些刮目相看,双方虽是差点换命的对手,齐狩倒也不会小肚鸡肠到希望陈平安在城头这边,一伤再伤,最终伤了大道根本。

所以齐狩以心声开口说道:“你要是不介意,可以故意放一群畜生闯过四剑战场,由着他们靠近城头些,我刚好祭出飞剑跳珠,收割一拨战功。不然长久以往,你根本守不住战场。”

陈平安如今才是二境修士,连那心声涟漪都已无法施展,只能靠着聚音成线的武夫手段,与齐狩说道:“好意心领,暂时不用,我得再惨一些,才有机会钓上大鱼,在那之后,你就算不开口,我也会请你帮忙。”

白白浪费一两颗水丹,甚至是连累四座关键窍穴雪上加霜,使得自己出剑愈难,但是只要能够成功钓上一条上五境妖族,就是大赚。

账得这么算。

皑皑洲女子剑仙谢松花,就如齐狩所猜测那般,的的确确,就是那种追求极端剑意的剑修,此生练剑,始终致力于一剑过后,天清地明。

谢松花很实在,老大剑仙挑选了她作为帮着陈平安的抄网人之后,谢松花与陈平安有过一场开诚布公的谈心,女子剑仙开门见山,直言不讳,说她来剑气长城,只是争取拿一两头大妖祭剑而已,事成之后,得了好处与名望,就会立即返回皑皑洲。

陈平安反而安心几分。

齐狩笑问道:“为何不是请那盟友剑仙谢松花帮忙?”

陈平安说道:“欠一位剑仙的人情,不敢不还,还多还少,更是天大的难题,但是欠你的人情,比较容易还。这场大战注定长久,我们之间,到最后谁欠谁的人情,现在还不好说。”

齐狩觉得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厌烦,沉默片刻,算是默认答应了陈平安,然后好奇问道:“这会儿你的艰难处境,真假各占几分?”

陈平安笑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还问什么。”

齐狩故作无奈道:“我这不是闲着也是闲着,身为元婴剑修,暂时无敌手,寂寞啊。”

陈平安笑呵呵道:“我能够让一位元婴剑修和一位剑仙当门神,更寂寞。”

齐狩竖起一根中指。

陈平安又抽空喝了一口酒,酒壶是那自家店铺的竹海洞天酒样式,暗藏玄机。

腰间那枚养剑葫内的酒水,融化了一颗水丹,不到危急时刻,不用饮此酒。范大澈时不时送来的一只酒壶,帮着补给灵气,暂时无忧。至于十五方寸物当中的几颗贵重丹药,更有针对性,主要是应对山祠、木宅两处窍穴灵气趋于枯竭的状况。

战场之上,千奇百怪。

突兀便有云海覆盖住战场方圆百里,从城头远处眺望而去,有一粒光亮骤然而起,破开云海,带起一抹光线,再次坠入云海,落在大地上,如雷震动。

有那妖族修士,鬼祟躲过第一座剑仙剑阵之后,蓦然现出真身,无一例外,浑身披挂银色甲胄,带头前冲,能够弹飞数位地仙剑修的飞剑,在被某位剑仙盯上,毙命之前,试图打造出一座不会矗立在战场上、反而是往地底深处而去的符阵。

大妖重光亲自率领的移山众妖,依旧现出一具具巨大真身,在孜孜不倦地丢掷山峰,如同浩然天下世俗沙场上的一架架投石车。

还有那御风而停在极高处的不知名大妖,手持一只晶莹剔透的白玉瓶,瓶口倾泻,向下指向剑气长城的城头,便有一条江河倾泻而出,大水如白练,却不落地,与剑气长城的剑气洪流对撞在一起。

会有一头在地底深处隐秘潜行的大妖,蓦然破土而出,现出数百丈真身,如蛟似蛇,试图一口气搅烂诸多中五境剑修的本命飞剑,却被城头上一位大剑仙李退密瞬间察觉,一剑将其击退,巨大身躯重新没入大地,试图撤出战场,飞剑追杀,大地翻摇,地下剑光之盛,哪怕隔着厚重土地,依旧可见一道道璀璨剑光。

还有那四处流窜的妖族修士,躲过了剑仙飞剑大阵之后,置身于第二座剑阵当中的前方,蓦然丢出好似一把砂砾,结果战场之上,瞬间出现数百位枯骨披甲的高大傀儡,以巨大身躯去捕捉本命飞剑,一旦有飞剑落入其中,便当场炸裂开来,由于位于两座剑阵的边缘地带,白骨与甲胄轰然四溅,地仙剑修兴许只是伤了飞剑剑锋,可是许多中五境剑修的本命飞剑,剑身就要被直接击穿,甚至是直接砸碎。

当真正身处战场,有些剑修,便会浑然忘记光阴长河的流逝,或者是那另外一个极端,战战兢兢,度日如年。

日夜交替。

剑气长城无比熟悉的蛮荒天下三轮月,似乎越来越明亮,仿佛月光越来越往战场这边靠拢,尤其青睐剑气长城了。

齐狩看了眼陈平安,提醒道:“小心钓鱼不成,反被耗死,再这么下去,你就只能收剑一次了。”

如果只是寻常的出剑阻敌,陈平安的心神损耗,绝不至于如此之大。

这需要陈平安一直心弦紧绷,以防不测,毕竟不知藏在何处、更不知何时会出手的某头大妖,一旦阴险些,不求杀人,只求击毁陈平安的四把飞剑,这对于陈平安而言,同样无异于重创。

陈平安提起养剑葫,喝了一大口酒,悄然说道:“所以双方比的就是耐心和演技,如果对方这都不敢赌大赢大,真把我逼急了,干脆收了飞剑,喊人来替补上阵。大不了不当这个诱饵。”

战场之上,到处是残缺不全的游荡魂魄,不断被剑光搅碎,那是另一种哀鸿遍野的惨况。

无形之中,随着尸骸一次次堆积如山,又一次次被剑仙出剑打得大地低沉,粉碎千百里战场,不至于任由蛮荒天下阵师稳固土地,随意叠高战场,只是那份血腥气与妖族事后凝聚而成的戾气,终究是越来越浓郁,哪怕还有剑仙与本命飞剑,早有应对之策,以飞剑的独门神通,游荡在战场之上,尽量洗涮那份残虐气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依旧是难以阻挡某种大势的凝聚,这使得剑修原本看待战场的清晰视线,逐渐模糊起来。

这就是在争天时。

反观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冲锋陷阵,愈发失去理智,更加不惧死,甚至有越来越多的妖族修士,在它们第一步踩在战场上,就已经有了更加纯粹的死志。

所谓的慷慨赴死,不独是剑气长城的剑修。

于是那位坐镇天幕的道家圣人,便从手中那柄雪白麈尾当中拔出一丝,丢向大地,战场之上,毫无征兆地下了一场滂沱大雨,气象清新。

立即有一位高坐云海的大妖,好似一位浩然天下的大家闺秀,姿容绝美,双手手腕上各戴有两枚玉镯子,一白一黑,内里光华流转的两枚镯子,并不紧贴肌肤,巧妙悬浮,身上有五彩丝带缓缓飘摇,一头飘荡青丝,同样被一连串金色圆环看似箍住,实则悬空旋转。

她从袖中摸出一只古老卷轴,轻轻抖开,绘画有一条条连绵山脉,大山攒拥,流水锵然,好似是以仙人神通将山水迁徙、拘押在了画卷当中,而不是简简单单的落笔绘画而成。

这位身穿丹霞法袍的大妖,笑意盈盈,再取出一方印章,呵了一口本元真气在印文上,在画卷上轻轻钤印下去,印文绽放出霞光万丈,但是那幅原本青绿山水风格的画卷,逐渐暗淡起来。

她将那幅画卷轻轻一推,除了钤印朱文,留在原地,整幅画卷瞬间在原地消失。

战场之空,却出现了一幅长达千里、宽达百里的恢弘画卷,不但如此,画卷灵气铺散开来,试图拦截住那场滂沱大雨。

大雨砸在青绿山水画卷上。

战场之上,再无一滴雨水落地。

但是画卷所绘蛮荒天下的真正山脉处,下起了一场灵气盎然的雨水。

老道人拂尘一挥,打碎画卷,画卷重新凝聚而成,所以先前一丝麈尾所化雨水,又落在了战场上,然后又被画卷阻绝,再被老道人以拂尘砸碎画卷。

当女子身前那印文越来越黯淡无光,最终砰然四碎,她嫣然一笑,“老神仙赠礼丰厚,我就不客气了。”

当女子再次掏出那枚印章,一道划破长空的剑光轰然而至,女子手腕上的两枚黑白镯子,与束缚青丝的金色圆环,自行掠出,与之相撞,迸射出刺眼的火光,天空下了一场火雨。

女子虽然挡住了那道剑光,却不得不后撤百余里,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镯子,还好,只是有些小小的磨损,便不再以画卷阻拦大雨,继续远远观战。

剑气长城那边的出剑之人,是那陆芝。

她记住了。

一旦女子记恨起女子,往往更加心狠。

当陈平安不得不一口气收回全部飞剑,最终还是没有大妖咬饵上钩,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谢松花与齐狩根本无需言语交流,立即联手帮着陈平安斩杀妖族,各自分摊一半战场,好让陈平安略作休整,以便重新出剑。

大战才刚刚拉开序幕,如今的妖族大军,绝大多数就是用命去填战场的蝼蚁,修士不算多,甚至比起以前三场大战,蛮荒天下此次攻城,耐心更好,剑修剑阵一座座,环环相扣,各司其职,而妖族大军攻城,似乎也有出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层次感,不再无比粗糙,不过战场各处,偶尔还是会出现衔接问题,好像负责指挥调度的那拨幕后之人,经验依旧不够老道。

剑修练剑,妖族演武。

三月当空。

儒家圣人那边,出现了一位身穿儒衫的陌生老者,正在仰头望向那三轮月。

老人正是南婆娑洲第一人,醇儒陈淳安。

陈淳安收起视线,对远处那些游学门生笑道:“帮忙去。记得入乡随俗。”

一群年轻人散去。

同为亚圣一脉的儒家圣人说道:“有不少的读书种子。”

陈淳安说道:“这样的良材美玉,我南婆娑洲,还有不少。”

儒家圣人笑道:“终究不是浩然天下,在这里,要想与老大剑仙说上话,不做点什么,可不行。”

陈淳安点了点头,高高举起一手。

蛮荒天下的天上一轮明月,竟是开山微微摇晃,好像就要被拖拽向这位老人,最终被收入袖中。

一位拥有王座的大妖,凭空浮现,位于天上明月与城头老人之间。

陈平安重返墙头,继续出剑,谢松花和齐狩便让出战场还给陈平安。

一位身材高大的儒衫青年,在一旁安安静静坐着,并无言语,不去打搅陈平安出剑,只是盯着战场看了半天,最后说了句,“你只管假装气力不支,都放进来,离着城头越近越好。”

陈平安没有任何犹豫,驾驭四把飞剑后撤。

任由自己辖境内的妖族大军,蜂拥前冲。

刘羡阳闭上眼睛,如入梦寐。

齐狩转头看了眼那个仿佛闭眼酣眠的陌生读书人,又看了眼前边乱哄哄的战场群妖。

在齐狩都要打算祭出飞剑跳珠的那一刻。

刘羡阳睁开眼睛。

属于陈平安驻守的战场之上,妖族尽死,无一幸存。

便是剑仙谢松花都忍不住转头看了眼刘羡阳。

因为她没有察觉到丝毫的灵气涟漪,没有一丝一缕的剑气出现,甚至战场之上都无任何剑意痕迹。

陈平安小心翼翼关注着骤然间悄无声息的战场,死寂一片,是真的死绝了。

刘羡阳好似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揉了揉下巴,喃喃道:“这么不经打吗?”

就在谢松花和陈平安几乎同时心意微动之际。

齐狩随口低声道:“来了!”

只背了一把剑坊制式长剑的刘羡阳哦了一声,背后长剑自行出鞘,画弧而去,空中随即出现一尊不知根脚的金色神人,手持那把寻常长剑,去往大地的途中,不断有大道相亲的远古剑意往它身上聚拢,持剑神人最终一剑劈下,砸中一道从尸体上绽放、直奔陈平安而来的纤细剑光,那道距离城头不算远的剑光被砸向大地,金身神人与剑坊长剑也在空中消散。

谢松花身后剑匣,掠出一道道剑光,去势之快,惊世骇俗。

最终将那把妖族剑仙的本命飞剑,成功击碎在大地之下。

谢松花只收回半数剑光,依次藏入剑匣,站起身,转头说道:“陈平安,近期你只能自己保命了,我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不然杀不成上五境妖物,于我而言,毫无意义。”

陈平安点点头。

刘羡阳转身向那谢松花走去,好像是要顺势顶替女子剑仙的驻守位置。

陈平安欲言又止。

刘羡阳走过陈平安身后的时候,弯腰一拍陈平安的脑袋,笑道:“老规矩,学着点。”

打从两人认识起,成为了朋友,就是刘羡阳一直在教陈平安各种事情,两人各自离乡,一别十余年,如今还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 修洁木易
    可乐加鸡汤
    87天前
  • 锅里的girl
    有个问题,难道万年的规矩都没有考虑过纯粹武夫来杀妖么?算0境?
    87天前
  • 书友57352332
    这不就是植物大战僵尸最后一关吗?先是简单僵尸,然后杀了僵尸换金币,再然后就是大波僵尸,源源不断僵尸
    87天前
  • 纵渊
    午……午时已到?
    87天前
  • 诸侯熄烽火
    一剑超人?
    87天前
  • 书友57401993
    好好看!好好学
    87天前
  • 马屁山帮主
    就想小日本所谓的武士道精神一样,死的活该
    87天前
  • 马屁山护山大水怪
    你去引怪,然后等着分经验吧
    87天前
  • 马屁山护山大水怪
    评论的都是妖怪吧
    87天前
  • 飞翔利爪
    好牛逼的技能
    87天前
  • 猛字楼李十镜圈主
    现在才知道,陈平安在刘羡阳面前就是个弟弟,不仅是身份,还有实力
    87天前
  • 飞翔利爪
    开始打成开山了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战争拼到最后,拼的就是后勤和武器储备。。。
    87天前
  • 书友57484895
    竹剑匣?会不会是宋玉烧那把
    87天前
  • 猛字楼超帅茄
    就凭这句话,刘羡阳后期bisi,我说的!
    87天前
  • 飞翔利爪
    臭不要脸啊
    87天前
  • 怀旧szh
    87天前
  • 飞翔利爪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87天前
  • 以诚待人陈平安
    六百章 主角终于来了!
    87天前
  • 许繁哥哥
    休养????
    87天前
  • lovechinka
    真正的男主角终于在621章开始崭露头角
    87天前
  • 不懂老师_
    方寸物不是初一吗???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这一刻刘羡阳犹如曹操附体,大喝一声:吾好梦中杀人!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87天前
  • 阿句回头看我
    大妖:一塔没推,我尼玛高低水晶开始掉血了!
    87天前
  • 家兴老爷
    暗杀的王
    87天前
  • benzhaojin
    意味着梦中剑,防无可防
    87天前
  • 当如何
    这是猛鬼街弗莱迪啊
    87天前
  • benzhaojin
    太帅了这句话,陈氏治学可见一斑
    87天前
  • 数数我这个是不是十二个字
    有没有叫人家的飞剑,白云深处有人家
    87天前
  • 落魄山大风兄弟
    陈平安:你们在说什么?
    87天前
  • 剑来丨猛如阿良
    刘羡阳以后有多强,参考北俱芦洲十三境巅峰的火龙真人火龙真人在南婆娑洲见到他就说他爱睡觉有出息
    87天前
  • 小说家Elliot
    注意了,后面又开始出现排比句了
    87天前
  • 花米托盘
    我记刘羡阳有祖传剑经,应该品级挺高的
    87天前
  • jerryzhuzh
    梦中杀妖,但是需要在睁眼的瞬间做判定?如果判定成功,则妖死,否则刘会受到反噬……是这个模式吗?
    87天前
  • 笑倚青萍剑
    老刘家祖先记得好像是三千年前丽珠洞天屠真龙的剑仙吧,而且还是陈氏的守墓人,跟万年前的老剑条没啥关系吧?
    87天前
  • chad_liang
    然后用力吸了下快流到地上的口水
    87天前
  • 剑来丨猛如阿良
    羡阳顾粲平安后面是一洲最强者,火龙真人也说宝瓶洲的大年份又比北俱芦洲晚了一甲子,可想而知他们以后成就有多高
    87天前
  • 梦寻红衣下江南
    迟早GG的搬山猿,当年就瞎bb说皮皮胆敢踏入正阳山一步,它就要一拳让天地清明。怕不是个傻猴。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只见其双眼一片红色,轻喝一声:天照!
    87天前
  • 游书山
    这样以后落魄山多了个试炼场地诶 让大刘睡觉就行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洞房花烛夜,皮皮手足无措的问到:哥? “在的”,床下传来了刘羡阳坚定的声音。
    87天前
  • 江山不夜千堆雪V
    这章节名跟这章的内容有什么关系? 跟刘羡阳学剑也该是下章才是吧。 取个名这么敷衍么。 这章应该叫论剑(论邻居的剑)才是。 全程看,总在想,什么时候学剑, 学老大剑仙的剑还是学谁的剑。 我就这么说了,你们可以骂我了。
    87天前
  • 骑白马的陈庆之
    剑九黄只有九剑,温华只有两剑
    87天前
  • 剑来丨猛如阿良
    不是一般的强啊
    87天前
  • 谢一石圈主
    然后搭好烧烤架,一定要多刷两遍油,还要撒上一些孜然……
    87天前
  • quietRye
    我一直不明白,既然蛮荒穷,为什么有这么多生物,而大妖又不少,实力也强?设定不应该是对妖兽来说不算穷,环境也可以,只是不适合人族生存,修炼才对吗?
    87天前
  • 福源之祖李槐
    wdnmd,元婴没跑了,上五太夸张,不至于。真尼玛你大哥就是你大哥,整天读书睡觉都比你打生打死境界高。
    87天前
  • 风骚骚兮易水寒
    有个疑问是剑气长城拿什么和别人做生意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嗯,陈淳安上辈子一定是一只天狗。。。
    87天前
  • 带带大师兄8
    对比上一章那老哥,咱呵呵一声不过分吧
    87天前
  • 马屁山帮主
    陈平安:陈淳安老哥,你看咱俩这名字就应该知道,咱俩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87天前
  • 剑来丨猛如阿良
    同,瞬间想到无极中那个神
    87天前
  • 五陵闲人
    交流多了容易腐化
    87天前
  • 书友56746070
    总管书里这么土的名字,一般都挺吊的
    87天前
  • 左右的左丫
    丫的老秀才偷了老子一个,那我只能拿你一个了,反正也不少
    87天前
  • 宁党已死柳党当立
    牛逼了大胸弟
    87天前
  • 猛字楼李十镜圈主
    然后一天过去了
    87天前
  • 阿瑞西斯
    二掌柜老这么喝酒,又不能挪地方,怎么撒尿啊……
    87天前
  • 刘党党委书记
    回去告诉你们楚团长
    87天前
  • 剑快点来
    二境大修士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87天前
  • 万德夫
    她叫松花,没有蛋…
    87天前
  • 红薯真好吃圈主
    儒家圣人偷电,当场被拦下。
    87天前
  • 倚栏听风雪
    来了
    87天前
  • 行山仗
    又洗白一个
    87天前
  • 落魄山炮仙
    同问
    87天前
  • 酸奶猴
    那两章没几个纵横币,就不会花钱回去看啊
    87天前
  • 谢谢不客气49
    咋感觉忐忑呢?十年不出场,一出场这么高调,还劝人不要死,不会有事吧?
    87天前
  • 伊尔唱
    玉璞境就能有杀城头上陈平安的念头?三教圣人,左右,陈清都就是摆设?
    87天前
  • 兜里没钱心里好慌
    陈平安脸贴城墙可以给剑气长城增加厚度,让剑气长城更加牢固。
    87天前
  • 不喝汤的小鱼
    真主角,帅
    87天前
  • keeper_
    水丹找柳姑娘啊,当糖豆吃都行
    87天前
  • 小鸡骑着小马
    500万字了 剑来的主角终于出现了
    87天前
  • 么有感情的杀手
    有不少种子啊
    87天前
  • 谢奕迅
    短啊
    87天前
  • 请假一天么么哒QAQ
    吾好梦中杀人
    87天前
  • 红薯真好吃圈主
    我怀疑你和陈平安是亲戚
    87天前
  • 散打千寻羽
    陈皮皮的感应还是牛逼啊,和剑仙一样了,比元婴强一点!
    87天前
  • 菊爆大队love
    说几还说把,文明去他吗
    87天前
  • 没我不行刘羡阳
    怎么就秒妖了,我自己也没明白过来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皮皮回了一声“好”。随即一跃而起冲着刘羡阳脑袋就是一拍。。。啪!阳仔被拍下了城墙。。。
    87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