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剑修 繁體中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剑修
本书:剑来  |  字数:10824  |  更新时间:2019-08-24 23:37:25

城头之上,齐狩忍不住转头望去,那陈平安掏出了一摞摞的黄纸符箓,感觉就像一座新铺子开张,只是这些品秩不高的符箓卖给谁?难道卖给蛮荒天下的畜生啊?

符箓那是真多,相同的符箓一摞摞垒在一起,所以十余座小山头,有高有低,千余张符箓,怎么都会有了。

符纸材质十分寻常,肯定不值钱,剑气长城这边不卖此物,显然是陈平安从浩然天下带来的破烂,连那下五境符箓练气士的入门黄玺符纸都不算,就真只是市井坊间随处贩卖的黄纸符箓,如果再加上一把桃木剑,就是那些行走山下、坑蒙拐骗的道士标配了。

当陈平安摆好阵仗,转头望向齐狩。

齐狩便心知不妙。

陈平安眼神真诚得就像是亲爹看亲儿子,笑道:“齐兄,走过路过莫要错过,我这当包袱斋的陈好人,与那酒铺的二掌柜,判若两人,我这包袱斋,别看小,但是闯荡过宝瓶洲、桐叶洲、北俱芦洲江湖多年,尤其是符箓一物,是出了名的价廉物美,声誉极佳,收了不知多少块的金字匾额,都是客人买了我的符箓,收获颇丰,裨益极大,一个个感激涕零,一定要谢我一谢,拦都拦不住。齐兄,有没有想法?你我并肩作战,不是朋友胜似朋友,可以打折,若是齐兄身上没带神仙钱,无妨,允许赊欠,不收利息,我这个人,很好商量。”

齐狩假装没听见。

只是拗不过那陈平安絮絮叨叨个没完,一一讲述了自己十余种符箓的精妙,说那天部霆司符,虽说只是脱胎于雷法正宗的旁门,但是杀伐极大,说那大江横流符用在鲜血如湖泊江河的战场上,真是恰到好处,还有那撮壤符更是能够平地起山脉,用以阻滞妖族大军前行,符出山起,十分玄妙。

齐狩被聒噪得不行,只得冷笑开口道:“我虽是一个小小元婴剑修,不如二掌柜的三境大修士威风,可到底是剑修,要你符箓何用?上坟烧黄纸?剑气长城没这习俗。”

陈平安抓起一摞符箓,耐心极好,笑意不减丝毫,与“齐兄”解释道:“这是我以无数坛仙家醇酒换来的大道机缘,某位大剑仙大醉酩酊,才一个不小心泄露了天机,私下传授了我这种‘路引符’,路引路引,既能让活人过关通行,在战场上,当然也能让敌人走上黄泉路,齐兄,真不动心?大战尚未真正焦灼,只以飞剑虐杀畜生,多少失去了些趣味,这就像在我那酒铺喝酒,光喝酒,酒水再好,再冠绝剑气长城,终究还需要酱菜和阳春面来下酒,才算绝顶滋味。”

陈平安换了一只手,又抓起一大摞符箓,“此符更是大有来头,是那位大剑仙傍身立命的压箱底绝活,‘剑气过桥符’,齐兄,你境界暂时不高,但是我相信你的眼力不错,你瞅瞅,落笔是何等的繁琐,一张张看似不大的符箓,简直就是一座座名副其实的符阵,别的我都不多说了,光是画符的仙家丹砂,就需要消耗掉多少?齐兄岂可因为符纸材质不算顶尖,就断定我这符箓不值钱?齐兄啊,不曾想你竟是这种以貌取人的庸俗之人,我很失望啊,那离真都被我在战场上杀了,同样的捉对厮杀,齐兄与我有来有回,最终只输我一线,就等于齐兄最少也是小胜离真一筹的天才人物,搁在托月山,当个大师兄都不难了……”

齐狩怒道:“陈平安,你有完没完?!大战期间,劳烦你安心御剑杀敌!哪怕你自己胆敢分心不惜命,也别牵连旁人。”

那陈平安放下手中两叠符箓,以那把合拢折扇轻轻敲打心口,望向南方战场,微笑道:“既然齐兄暂时没有购买意愿,不打紧,世间买卖,眼缘第一。我就多看看齐兄的豪杰斫贼,城池那边,某些人对于齐兄的杀敌手段,小有非议,认为太过残忍,要我看啊,好得很,齐兄身上的那点豪阀公子哥习气,身为天才剑修那份目中无人的傲气,容不得同龄人比自己更强的一点私心,才是小毛病,可是只要到了战场上,齐兄摇身一变,就成了真豪杰。能够忍得住一个城内欲杀之而求不得的陈平安,甚至还能够拗着心中些许不痛快,助我一起杀敌守住战场,这样的剑修齐狩,真是一等一的剑仙风采……”

齐狩深呼吸一口气,“是不是只要我不买你的破符,你就能一直念叨下去?”

陈平安打开折扇,微笑道:“不说了不说了,齐兄只管潇洒出剑。”

齐狩收回视线,继续驾驭飞鸢和心弦斩杀妖物。

相较于第一场战事,此次化作人形的妖族修士,在攻城大军当中的比例,明显高出几分。不再是那些城头剑修境界高了,甚至都不会被计入战功的未开窍畜生,第一场开幕战当中,这些根本不算正儿八经修士的妖族,多是被驱使前冲,唯一的用处,就是以尸骨堆积成山,填平剑仙开辟出来的条条深谷巨壑,血肉浸染大地,影响天时地利。

其实齐狩对那五行之属的几种符箓,完全瞧不上眼,唯独路引符和过桥符,尤其是后者,确实有点感兴趣,因为符纸之上确有丝丝缕缕的剑气流转,作不得伪,符胆之中,剑意不多却精粹,那陈平安说是大剑仙私底下传授,齐狩信了几分。但是齐狩自己守住战场不难,根本不想跟陈平安做买卖,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你二掌柜卖酒和坐庄的名声都在剑气长城烂大街了,连其他坐庄之人都会挣不着钱的路数,剑气长城历史上还真从未有过,越是经验丰富的赌棍骂得越凶,你陈平安自己心里没数?

顶替谢松花和刘羡阳战场位置的剑修,是一位到了此处墙头后便沉默寡言的老元婴,正是从上五境跌落回元婴境界的程荃,喜欢与那个吵架了大半辈子的剑仙赵个簃,一南一北分坐两城头,一言不合就相互吐口水。以往与赵个簃对峙,老元婴剑修话极多,离开了赵个簃,独自一人,似乎没有对手的缘故,便始终一言不发。

其实在城池以南地带,其中有一栋剑仙遗留的私宅,是程荃的师祖靠着战功换来的,后来记在了程荃名下。因为程荃这一脉,如今除了他一人,其余家族、师门都已经死绝了,与那女子剑仙周澄是差不多的下场。

程荃出剑极其爽利,飞剑“水山”,飞剑所过之处,战场高空出现一座座好似碧玉雕琢而成的山峰,将妖族砸成一滩滩肉酱,若有妖族修士侥幸不死,或是躲开,那就再丢几座山峰。每座山头一旦被境界不俗的妖族修士以法宝打碎,又会化作碧水湖水,落地之后便会瞬间冰冻战场,妖族然后仰头望去,便又有山岳压顶而落。

所以相较于两个邻居,陈平安的四把飞剑齐出,齐狩的虐杀妖族,程荃这边的战场,十分清爽干净。

更让陈平安大开眼界的景象还不在于此,而是许多相对孱弱的妖族魂魄,很容易被不由自主地拽入湖泊当中,最终与冰冻湖水一同崩碎。

其实程荃还有一把看似鸡肋的本命飞剑“拓碑”,除此之外,却亦有一件大炼本命物,名字不详,但是有那盆景之妙,置石为山,置水为河。所以早年程荃的传道恩师,便是带队去往蛮荒天下狩猎的剑仙之一,会先将江河、山峰小炼,然后带回剑气长城,交给弟子程荃将其中炼,后者将盆景中的小山细水祭出之后,搭配本命飞剑的拓碑神通,战场上,便会异象横生,江河汹涌,山岳突起,再被拓碑剑意牵引,江河骤增,山岳更高。

所以程荃在十三之争后的那场攻守战中,才会被一位大妖重光死死盯住,还以偷袭之法,使得程荃跌境,就因为捉对厮杀的玉璞境程荃,兴许在剑仙当中半点不显眼,但是到了战场上,与那拥有一把“甘霖”的玉璞境吴承霈,这类剑仙,会对蛮荒天下攻城大军造成极大的杀伤。

陈平安转头望去,程荃淡然道:“闭嘴。老子没钱给你骗。”

陈平安笑道:“好嘞。”

齐狩有些哭笑不得,好家伙,同样是元婴剑修,为何陈平安到了程荃这边,就这么好说话了?

不但如此,齐狩发现那碰了一鼻子灰的陈平安非但没记仇,反而还向老人远远抛过去一壶价值五颗雪花钱的青神山酒水。

程荃揭了泥封,闻了闻,嫌弃道:“滋味太淡了,算什么酒水。赵个簃那种娘们才喜欢喝。”

话是这么说,酒还是要喝的。

不曾想陈平安又丢过去一壶酒铺新卖的烧酒,程荃一闻,点头道:“这才算酒,难怪铺子生意不错,你要是把酒铺开到城头上,我也会买。”

陈平安笑道:“不赊账。”

程荃斜了一眼那位年轻人,问道:“听说被个小姑娘一拳撂倒在宁府门口?”

陈平安以折扇轻轻敲打手心,说道:“不瞒程前辈,示敌以强,是我的拿手好戏。不管谁与我过招,赢面都会很大。比如我身边这位齐兄弟。”

第二场战事当中,同样是初一十五、松针咳雷四把飞剑,陈平安应对得愈发轻松惬意,飞剑极快。

只说驾驭飞剑一事,果然还是自己最在行,不用被一个个道理拘束,心意自然更加纯粹,道理是好,多了也会压人,飞剑自然而然会慢上一线,一线之隔,云泥之别。

程荃觉得这小子说话,比那赵个簃有意思多了。

所以这位老元婴竟是直接挪了位置,坐在了陈平安身边,问道:“听闻浩然天下多奇山异水,能让人洗耳亮目,观瞻流连?”

陈平安甚至没有转头与人言语,只是眺望前方,笑道:“就那么回事,看多了,尤其是需要跋涉其中,也会厌烦,处处视野所阻,很难心如飞鸟过终南。家乡那边的修道之人,山中久居,都会静极思动,往山水之外的红尘里边滚走一番,下山只为了上山,也无甚意思。”

程荃有些后悔挪窝坐在这边,方才这家伙说话挺带劲,这会儿又虚头巴脑了,无趣无趣。

陈平安从怀中掏出一本皕剑仙印谱,笑嘻嘻转头,递给程荃,“程前辈,看看有无感兴趣的印章,生意实在太好,几乎都卖出去了,但是程前辈开口讨要,我不但可以再篆刻,还可以打折,哪怕程前辈自己瞧不上,可只需要转手一卖,一两壶酒水钱就挣到了,何乐不为?”

程荃接过了皕剑仙印谱,随手翻开一页,啧啧笑道:“生意之外,谁挑了印章,表面上是眼缘到了,实则是某种心有所属,白白给你这家伙,既挣了钱,又能凭此看了一二人心,二掌柜,好买卖啊。”

“看人心,是推敲,是推门好,还是敲门更好?我看都不好。”

然后陈平安折扇摇晃,满脸委屈道:“程前辈可莫要仗着剑术玄妙,在诸多剑仙当中都能够独树一帜,就胡说八道,欺负一个晚辈啊。不过程前辈此刻,喝酒看书出剑,剑气翻书,杀妖佐酒,程前辈极有名士风流啊。”

程荃虽然随意翻看印谱,出剑却半点不含糊,而陈平安虽然重新当起了包袱斋,出剑也更无半点凝滞。

程荃看到一方印章的边款,稍作停留就要故意翻过一页,不曾想程荃的眼角余光,发现那个臭不要脸的小王八蛋,就直愣愣看着自己,然后后者会心一笑,大概是说我懂,肯定看破不说破,程前辈不用有半点难为情。程荃也就无所谓了,伸手摩挲着那些文字,尤其是末尾的佳人二字,让这位老剑修唏嘘不已。

“蹇驴破帽旧衣,青山绿水老路,朝露晚霞星河,灯火花瓯佳人。”

他程荃与那赵个簃,两人争了一辈子,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喜欢谁,她只说谁先跻身了仙人境,她就喜欢谁。

当时是程荃境界更高,资质更好,所以程荃说她肯定是喜欢自己。

赵个簃却一直说当年是她的用心良苦,希望以此激励我赵个簃的道心。

各有各的道理,争了无数年。

曾经剑气长城有一位名叫宋云彩的女子剑仙,风采绝伦。

她与程荃、赵个簃都出身于同一条陋巷,在三人皆是上五境剑修、一起并肩作战多年的岁月里,那条同时涌现出三位剑仙的小巷子,名气大到了连倒悬山、更远的雨龙宗、再远一些的南婆娑洲都曾听闻。

程荃将那本皕剑仙印谱丢还给陈平安,随口说道:“以后当了剑修,就别太入世了。”

陈平安收起印谱,今天两桩包袱斋买卖都没成,还白搭进去两壶仙家酒酿,可既然程荃说了剑修一事,加上事不过三,就是个好兆头,笑道:“借前辈吉言,然后成了剑修再说。”

两两沉默,各自出剑。

齐狩有些羡慕那个二掌柜,真是与谁都能聊。

一个时辰后。

程荃突然说道:“在我看来,撇开什么拳法法宝,你小子颇有急智,这才是最傍身的本领,我若是让你篆刻方才那枚印章,边款不变,只是需要你将那印文换一换,你会刻下什么内容?要我看,皕剑仙印谱加上那些扇面题款,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文字,读了些书,都能照搬摘抄,大不了就是化用一番。算不得真本事,文圣一脉的弟子,一肚子学问,不该仅限于此。”

这一次轮到程荃大开眼界,那二掌柜竟是直接取出一方素章,笑道:“劳驾程前辈兼顾一下我的战场,当然战功还是算我的啊。”

有那程荃出剑帮忙阻敌,十分稳当。

陈平安大大方方忙里偷闲,收回四把飞剑,其中三把都掠入养剑葫修养片刻,只以飞剑十五作为刻刀,只是不但改了印文,连印章的边款都变了。

交给程荃后,程荃攥在手心,抬起一看,面无表情,点头道:“凑合。”

那方似乎瞧得上眼、却算不得真心喜欢的崭新印章,被程荃收入袖中。

故人更是佳人,慷慨多奇节。

少年心有一峰,忽被云偷去。

印文:不小心。

陈平安不着急重新出剑,依旧由着程荃帮忙清扫战场,自言自语道:“心有大美好,不怕被人看。”

陈平安以那把学生崔东山赠送的玉竹折扇,为自己,也帮程老前辈扇风,笑呵呵道:“为前辈量身打造的印章,材质极佳不说,刀笔之下,更是字字用心,原价不高,一颗谷雨钱,加上程前辈是剑仙,打八折,现在又帮晚辈杀敌,五折,就只需要五颗小暑钱!”

陈平安又低声说道:“换成是我,要什么打折,一颗谷雨钱就一颗。”

程荃没理睬那个年轻人,老剑修神色恍惚,沧桑脸庞上,慢慢浮现出一些笑意,喃喃道:“她当年是我们剑气长城最漂亮的女子,很好看的。”

说到这里,程荃对陈平安一本正经道:“比你家宁姚还要出彩些。”

不料读书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陈平安直接破口大骂道:“放你娘的狗屁!”

程荃反而心情大好,熟悉的场景,根本不怵这个,只是喝人的酒水,拿人家的印章,到底是不好回骂过去,笑道:“怎么还骂人呢。”

陈平安问道:“你要是把境界压在三境修士,你看我骂不骂你?”

程荃微笑提醒道:“二掌柜,你再这样不依不饶的,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齐狩有些无奈。

那边一老一小,两个人的吵架,吵出了两百号人打群架的气势。

所幸都没耽误出剑阻敌。

这也正常,一位是久经厮杀的老剑修,一位是锱铢必较的二掌柜。

齐狩唯一没想到的事情,那是双方真能骂啊。

看样子是陈平安占了上风,因为一些个骂人言语,陈平安是用那家乡方言或是别洲雅言骂出口的。

程荃又听不懂,还得去猜对方到底骂了什么,陈平安有些时候眼神怜悯,用那别处方言,夸人骂人夹杂在一起,偶尔再用剑气长城的言语重说一遍,程荃要想针锋相对,就又得猜那话语真假,所以有些处境艰难,一身与赵个簃相互砥砺多年出来的骂架功力,难免大打折扣。

很热闹。

范大澈来给陈平安送酒的时候,头皮发麻。

范大澈只来了一次就不敢再来,让暂时撤出战场休息的董画符来送酒,董画符倒是喜欢这份热闹劲儿,坐在一旁,竖耳聆听,既能养剑,又能看热闹,觉得自己学到了不少新学问。何况董画符的火上浇油,那份拱火功夫,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独有天赋。

一旬过后,两军对垒从无休战,程荃与陈平安再一次迎来休战。

其实齐狩才是最饱受煎熬的那个人。

陈平安经常拿他说事情,一口一个我那齐兄弟如何如何,什么年纪轻轻,三十郎当的小伙子,就已经是元婴剑修了,程老儿你要点脸的话,就赶紧离着齐狩远一点。程老儿你境界不高也就算了,听说本命飞剑也才两把,齐兄弟是几把飞剑来着?关键是齐兄弟的每一把飞剑,那都是千年不遇万年未有的极高品秩,你程老儿怎么跟人家比?

就程荃那脾气,一上头,别说是骂齐狩,连齐家的祖宗十八代都不会放过。

程荃笑道:“陈老弟,与你切磋过后,老哥我再与赵个簃那个娘们唧唧的家伙吵架,稳了。”

陈平安摇晃折扇,微笑道:“容老子说句公道话,我一个人能骂你们两个。”

程荃瞪眼道:“给点颜色就开染坊是吧?再来过过招?!”

陈平安看似沉默,却聚音成线,与程荃悄悄言语。

程荃似乎在权衡利弊,最终点头,对齐狩说道:“那个眼睛长脑门上的齐家小崽子,程爷爷看你根骨清奇,送你一桩机缘如何?”

齐狩装聋作哑。

程荃手中多出两摞符箓,去了齐狩那边。

片刻之后,程荃返回原地,不是陈平安身边,而是最早女子剑仙谢松花和读书人刘羡阳的城头地带。

齐狩捻出两张符箓,分别是路引符和过桥符,仔细打量一番,两种符箓,比想象中品秩要更高,画在这些粗劣符纸之上,真是糟践了符箓,齐狩犹豫一番,终于与陈平安心声言语道:“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程荃说齐狩那把本命飞剑跳珠,如今尚未炼化到出神入化的境地,空有数量,还是差了些威势,然后说了些齐狩不得不认真咀嚼的前辈教诲,都是程荃与赵个簃的御剑心得,未必完全适合齐狩的出剑,可是对于很容易陷入不动如山境地的元婴修士而言,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大道裨益,都不容小觑。

除此之外,程荃还建议齐狩不妨与陈平安做笔生意,不会亏,亏了就找赵个簃赔钱。

陈平安笑道:“帮人就是帮己。”

陈平安补充了一句,“至于要不要给蛮荒天下一个小小的意外,随你。我从来不做上杆子的买卖,讲究一个你情我愿,挣钱的开心,花钱的高兴。”

齐狩陷入沉思。

先前程荃的方案,很简单,又复杂。

简单,是因为那把将来有望跻身仙兵的跳珠飞剑,可以化作千百把真实无误、剑意不减半点的飞剑,既然数量够了,那就添补一点额外的东西,如同为本命飞剑再增加一种本命神通。

复杂,则是这个轻描淡写的所谓“添补”,过程极其繁琐,需要有人为每一把飞剑辅佐符箓,飞剑与飞剑之间,环环相扣,需要每一把跳珠都结成符阵,最终所有跳珠飞剑,变作一座大符阵。

除此之外,齐狩更有隐忧,担心得不偿失,会让那陈平安在这个过程当中,对自己的本命飞剑跳珠,太过熟悉。

毕竟这把飞剑跳珠,比那祖传的半仙兵佩剑“高烛”,更是齐狩的大道根本所在。

不管是与人搏命,还是战场杀敌,当齐狩能够驾驭一千把名副其实的跳珠飞剑,是何种景象?

与他对敌之人,又是何种感受?

就像齐狩自己所说,离开了城头,他与陈平安,就是敌人。

陈平安突然笑道:“你有没有想过,以齐家的雄厚底蕴,只要想到了这一点,在你那把跳珠飞剑的品秩登顶之前,从我这边学走了这门符箓神通,你只要能够依葫芦画瓢,砸钱而已,却有一种别开生面的大收获?是被我熟悉了跳珠的独有神通,比较亏,还是齐狩多出一份实打实的战力,比较赚,齐兄啊齐兄,自己权衡去吧。”

齐狩低头看了眼那两叠尚未归还的符箓,皱眉道:“破境之后,如今我可以驾驭将近七百把跳珠飞剑,你这黄纸符箓,当真能够结阵?每一张符箓的价格,怎么算?一旦只是鸡肋手段,到时候与妖族上五境剑修对峙,就被随便摧破?该怎么算?最关键的,你真会倾囊相授,与我一一道破符阵全部精妙?退一万步说,我是一名纯粹剑修,大战接连,还如何自己去学那符箓,你若是只画了一张大饼,我花钱却吃不着,算怎么回事?”

陈平安啧啧道:“齐兄不够大气啊。与我合伙做买卖,不会亏,只有赚多赚少而已。这不是我随便说的,是我做了你们又都瞧得见的事实。”

最后陈平安转过头,合拢折扇,神色惋惜,摇头叹息道:“齐兄,将我视为战场之外的生死大敌,配得上齐兄弟视为囊中物的剑仙大道吗?”

陈平安以折扇一招,将那两叠符箓驭回自己身边,笑道:“买卖不成仁义在,白送一句齐兄圣人教诲,‘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是以日进也。’”

程荃以心声笑问道:“生意就这么黄了?”

陈平安说道:“人之常情,换成我,也不会随便答应。”

程荃点头道:“符阵一事,确实鸡肋,齐狩不被你骗,还算有点脑子。”

陈平安笑道:“也不能这么说,我这符箓之法,极其来之不易,一旦成了,威力是真的不小……”

程荃愣了愣,“等会儿,照你的意思,是成与不成,你都没个保证?!”

陈平安答道:“我与你或是齐狩,说一定能马上就成吗?再说了,画符一事,最讲天资,然后熟能生巧,天经地义啊,先浪费个几百张符箓怎么了,齐狩钱多,还怕这点损失?我他娘的要是良心差一点,就直接拿出一叠叠黄玺符纸了,那才叫神仙花钱都肉疼。”

程荃哈哈笑道:“陈老弟,帮了人,自己练习画符,还能挣钱,一举三得,打得一副好算盘。”

陈平安笑眯眯道:“杀猪还嫌猪太肥?”

程荃乐不可支。

不过陈平安最后说道:“不过看着这场天底下最大的战争,我会真心期待齐狩的千剑齐出,哪怕还不是剑修,只是想一想那幅画面,都会心神往之。”

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是以日进也。

这句圣贤教诲,这个好道理,其实出自陈平安那位先生的著作。

若能羡慕他人之所有,同时又能反过来更敬在己者,会不会更好?

以后这个小小的疑惑,这点微不足道的读书心得,一定要与自家先生说上一说。

齐狩问道:“每张黄纸符箓,卖多少钱?”

陈平安将折扇别在腰间,起身弓腰,屁颠屁颠跑向齐狩那边,嘴上念叨着:“劳烦齐兄助我杀敌片刻,我与你细细道来。总之我可以保证,购买符箓越多,打折力度就大!你我这般恩怨分明的兄弟情谊,千金难买啊!”

然后到了齐狩身边,陈平安又转头喊了一句,“程老哥,齐兄弟这这块战场,帮衬一二,拿出一点前辈风范来。最多一时半刻,齐兄就能重返墙头。”

陈平安带着齐狩离开墙头,一起蹲在墙角根的走马道上,将那些黄纸符箓一股脑儿堆在自己脚边,聚音成线,轻声道:“不同的符箓,有不同的价格,齐兄就不是那种会斤斤计较的人,所以我直接给出一个公公道道的打包价,打个对折,一千张符箓,一张不少,只收齐兄三颗谷雨钱。”

齐狩就要起身离开。

一千张黄纸材质,在浩然天下能花几两银子?撑死了几十两。

哪怕画符所用丹砂,确实消耗不少,但是就以陈平安的抠门性情,能够一口气画出千余张的仙家朱砂,品秩注定不会太好,又能耗费多少颗雪花钱?最多就是几颗小暑钱的开销。

陈平安没拦着,只是自顾自说道:“我这套符阵,与三山九侯有关,当然不是原封不动照搬,说实话,我如今这点境界,没那本事画出来,但是符阵根本,的的确确大有来头,与之戚戚相关。除此之外,我肯定会拿出毕生的画符修为造诣,半点不藏私,能为齐兄节省一张符箓是一张,当然了,事先说好,毕竟是一座失传已久的符阵,不是简单的画符,些许损耗,齐兄要做好心理准备。至于如何以符意附剑身,又是一门了不起的独门绝学。”

齐狩重新蹲回原位。

上山难在敲门砖,万金难买一术法。

这是山上修行的规矩。

齐狩眯眼笑道:“这一千张已经画好的符箓,如何辅佐我那把飞剑?你难道一开始就想好了,要与我做这桩买卖,所以张张符箓都是有的放矢?并且连你我当这邻居,都能早早猜到?”

“瞧瞧,齐兄又以君子之心度圣人之腹,冤枉死我了。”

陈平安有些难为情,拿起一摞符纸,以手指抹开一张张,原来除了首尾几张,其余皆是空白,陈平安无奈道:“画符一途,是最最讲求精细的难事,上次跟离真杀了个天昏地暗,折损了太多价值连城的符箓,我受伤极重啊,连跌三境,齐兄你凭良心说,能想象这份遭罪吗?在那之后,我一直是分身乏术,又要练拳,又要修补境界,这些符纸,都没来得及画呢。所以先前忘了说,这画符的工费,以及失去那么多杀妖的战功……”

齐狩冷笑道:“程荃帮你杀妖,战功跑不掉。”

陈平安哦了一声,“那就只谈辛苦画符的工费,我们浩然天下,都有润笔费这个讲究,齐兄意思意思就行,两三颗小暑钱,毛毛雨。”

齐狩说道:“剑气长城没这个说法。”

陈平安说道:“那三颗谷雨钱,就真不能再打折了。”

齐狩道:“你存心杀猪?”

“齐兄,我不许你这么作践自己,说自己是冤大头也好啊。”

说完这个,陈平安难得爽朗大笑起来,拍了拍齐狩的肩膀,“想起一个好聚好散还会念着重逢的老朋友了,齐兄一定会跟他一样,可以运气极好,活到最后。”

齐狩肩头弹开陈平安的手,皱了皱眉头。

陈平安抬起头,盯着齐狩,微笑道:“果然没有看错齐兄,无需在战场上分生死。”

齐狩问道:“什么意思?”

陈平安笑道:“你猜。”

齐狩笑了起来,“你就不怕我是将计就计?别忘了,跳珠飞剑极多,你当下依旧不知道我到底有几把,你难不成能一直盯着我那处战场的所有细节?”

陈平安点头道:“我闲着没事,我还很在行。”

齐狩想起一事。

从家族老祖那边,听说剑气长城所有剑仙,前不久都得到了一道古怪命令,在不同阶段会有不同剑仙的各自出剑留力。

这绝对不是老大剑仙愿意做的事情。

愿意投敌,胆敢叛变,随便。

只要隐藏够深,也算本事,可要是没能藏好,给老大剑仙看出端倪,那就肯定是一个死字。

所以肯定是有外人建议。

除此之外,不少年轻剑修都从衣坊那边得到了一种古怪符箓,能够隐蔽身形。

以往剑气长城不是没人能够画出这类符箓,而是根本没任何剑修觉得有这种必要。

可能会有一些剑修想要如此,但是只能将这个大有怯战嫌疑的念头,深埋心底。

所以依旧是有外人能够说服老剑仙,强行让年轻剑修人人张贴此符。

并且城头之上,除了巅峰十人和某些位置关键不可挪窝的大剑仙之外,其余众多剑仙,都开始悄无声息地轮换驻守位置。

齐狩问道:“是你与老大剑仙说了些事情?”

陈平安笑道:“现在不光是蛮荒天下的畜生想要我死,不少必须重新给自己找条退路的剑仙,更想我死。”

齐狩神色古怪,“你就这么不怕死?图什么?”

陈平安以折扇轻轻敲打自己肩头,“当我想死,你都想不到我的路数,当我想活,你就更想不到了。”

齐狩干脆坐在地上,背靠墙壁,伸手道:“拿壶酒来。”

陈平安坐在一旁,丢过去一壶竹海洞天酒,自己摘下那枚暂时还养着四把飞剑的养剑葫。

听说那倒悬山春幡斋即将成熟坠地的一枚枚养剑葫,品秩都很高,就是价格太贵,并且早早有价无市了。

齐狩与那程荃说道:“程前辈,稍等片刻,容我多喝一壶酒。”

陈平安马上喊道:“我齐兄喝酒功夫里边的所有战功,都算我头上。”

齐狩有些无奈,老子是以心湖涟漪与程荃说的话啊。

齐狩喝着酒,问道:“你我之间的旧账?”

陈平安笑道:“齐家当年仗势欺人,终究是全部摆在了台面上的手段,我其实都能接受。力气大,拳头硬,直来直往,也算另外一种以诚待人,这样的道理,我不管喜欢不喜欢,受着便是,因为太简单了,太省心省力了,甚至可以对错覆盖,相互弥补,增增减减。如果到了我可以出拳出剑的时候,先前种种,依旧不增不减,那也简单,一五一十,悉数还给你们就是了。齐狩,许多真正的难处,不是我看不起你,到了浩然天下,才叫揪心,麻烦得多,你如果以后有机会去那边看看,记得悠着点。”

齐狩摇摇头,“我对浩然天下没什么兴趣,倒是很想去蛮荒天下腹地走一遭,学那阿良,问剑最强者。”

陈平安笑道:“仗剑去国,离乡万里,了无牵挂,是很剑仙。”

陈平安收起养剑葫,“开工挣钱。”

齐狩祭出了六百三十二把跳珠飞剑,攒簇在墙根这边,自己就要重返墙头。

陈平安突然低声说道:“若是所有的关键符箓,都换上黄玺或是更好的符纸,符阵加剑阵,了不得,齐兄祭剑出城头,威力还不得比天大!”

齐狩停下脚步,好奇问道:“那得多少钱?”

陈平安想了想,望向北边,笑了起来,“心情大好,只收你同样的神仙钱。”

齐狩刚转身,就听那人说道:“五颗而已。”

齐狩转过头。

那人问道:“齐兄啊,咱俩一番交心言语,还不值个两颗谷雨钱?”

齐狩板着脸摇头沉声道:“不值。”

那人无奈道:“齐兄总是这般瞧不起自己,很不好。”

齐狩跃上墙头,与程荃前辈道了一声谢。

————

宁府密室之内。

陈平安睁开眼睛。

竟然发现自己体魄完整,毫发无损。

百思不得其解,陈平安迷迷糊糊走出密室,来到演武场,一路上天地寂然。

不见白嬷嬷露面,一直走到斩龙崖这边,仿佛天大地大,就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陈平安抬头望去,有人如开天幕,来到演武场。

陈平安心意微动,莫名其妙有些难熬,一处从未刻意开辟的气府,激荡不已,只是这种古怪感觉,转瞬即逝。

来到宁府之人,是老大剑仙,分出魂魄出窍而已。

陈平安抱拳道:“谢过老大剑仙出剑,再谢老大剑仙遮蔽天地。”

陈清都笑道:“出剑是真,但是何来遮蔽天地一说?”

陈平安更加疑惑。

陈清都说道:“万年以来,剑修无数,有了本命飞剑却不自知的,还真不常见。”

陈清都笑了起来,环顾四周,点了点头,“置身其中,好一个笼中雀。”

陈平安恍然。

心中大快意。

陈清都问道:“拘押敌手,在天地中,就够了?第二把本命飞剑呢?”

一瞬间,天地之间除了陈平安与陈清都,此外皆飞剑,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在我天地里,皆是笼中雀。

我不是剑修,谁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 极速00蜗牛00
    卧槽,真会说话
    87天前
  • 书友56949933
    真的黑心
    87天前
  • 陈十一沉沉浮浮
    马克了
    87天前
  • 钰遇鱼欲语
    大狩啊~~~
    87天前
  • 扶墙徐凤年
    出自老秀才的《荀子·天论》:君子重视自身的努力,而不指望上天的恩赐,所以每天都能进步。
    87天前
  • 啊姚与安
    这整个天地都是陈好人的固有结界?这有点bug。人家用剑做成的小天地最多最多是概念上的,陈好人这就直接把人带到与外界环境一致的固有结界里面了,有点牛批。
    87天前
  • 书友57457519
    这个老子说的 听的真得劲
    87天前
  • 陈灵均
    一股热流从丹田起 游遍全身 最后金枪遂感应而起 射出一片剑气 爽死
    87天前
  • 无语_论比
    第一把是剑灵本体,第二把是这次炼化的剑?
    87天前
  • NewDriver
    这一天大澈想起了被二掌柜支配的恐惧
    87天前
  • 昌城叶良辰
    来喽来喽
    87天前
  • 牧可里昱
    不仅会聊,更会撩呢。红颜知己基友,一贱倾心。
    87天前
  • ben1993217
    47页,只有最后几页有价值,其他时间就是逼叨逼叨,恶心书中之人,也恶心读者。
    87天前
  • 逆龙月
    前面的描写甚是无聊,并不关心齐狩。
    87天前
  • 烽火又请假
    剑来的有点多
    87天前
  • 头刻诚字陈皮皮
    这一章看完回来发现到最后还是齐公子买了陈皮的符箓,那这些骂人的话不都是骂自己?
    87天前
  • 烽火护道人
    儒雅随和陈平安
    87天前
  • 极速00蜗牛00
    此中缘由,你齐狩是想不通的!
    87天前
  • 万物炒鸡蛋
    又开始糊弄傻子了
    87天前
  • 聚散流沙11
    成功发展一名下线……
    87天前
  • 脑袋写诚陈好人
    你为什么推人家小女孩?
    87天前
  • 落魄山硬核读书笔记
    那自然是在门外唱个小情歌,让里面的姑娘情不自禁自己开门最好。。。
    87天前
  • 风声太大听不清
    一言难尽啊…
    87天前
  • 书友56780202
    齐狩: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惹了这个不要脸的,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87天前
  • 烽火又请假
    把宁姚拘进来
    87天前
  • 书友56994125
    1
    87天前
  • 陈十一沉沉浮浮
    马克
    87天前
  • 刘景龙
    此处应有:程荃嘴角扯了扯“终究还是上了这小王八羔子的当了”
    87天前
  • 半臂之内陈无敌
    儒雅随和陈平安,口吐芬芳二掌柜
    87天前
  • 烽火书迷008
    《极品剑修》正式连载!
    87天前
  • 大道有悔
    通了九个气府,直达龙门境了吧
    87天前
  • 我是东山
    核弹剑仙转世???
    87天前
  • 考研必过
    有点妙
    87天前
  • 梅山七怪
    哈哈哈哈哈哈!皮里皮气!
    87天前
  • 骑青牛的小道士
    我多想一个不小心,就和你白头到老。
    87天前
  • 宁姚没胸
    精华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是以日进也。 出自《荀子·天论》 君子重视自身的努力,而不指望上天的恩赐,所以每天都能进步。
    87天前
  • 剑几时来
    emmmm。。。感觉这气氛有点怪怪的,这是来打仗还是来郊游哦
    87天前
  • 三月三溱与洧
    剑名:剑来。
    87天前
  • Xadow
    Mark
    87天前
  • 正版EEman
    三境大修士
    87天前
  • 文圣一脉大师兄陈平安
    一来来三把本命飞剑…自成小天地近身战压胜一把,无限剑制加符箓符阵一把,最强防御+最灵活你都有了,那把无名窍穴里的估计还是杀力极高,然后你再有松针咳雷,初一十五,仙兵剑仙,神仙姐姐,你这三境大修士装备直接等于+11境啊…
    87天前
  • 聚散流沙11
    可以可以
    87天前
  • Bueon
    哈哈哈想不到呀
    87天前
  • 河上金桥
    还哈哈哈哈哈哈哈
    87天前
  • 囧朱厌
    齐狩还是可以
    87天前
  • 松尾芭蕉的芭蕉
    真是求求你们了,一个个刀笔刀 总管的书爱看看不看换好吗…… 总管不更新一个个舔着骂着催,更了又开始酸总管水,里外里话都让你们说了,贱不贱呐?
    87天前
  • 威eternity@百度
    猜测天大地大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因为平安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莫名其妙有些难熬是因为老大剑仙强行进入平安的小天地,如开天幕,导致皮皮气府激荡。
    87天前
  • 猛二狗
    87天前
  • 烽火书迷008
    太厉害了吧。
    87天前
  • 蜥蜴不吃肉
    有钱有闲又怎样?
    87天前
  • 烽火书迷008
    有类似于簪子的功效啊,瞬间置身其中。外人不可见!
    87天前
  • 吴霸霸
    这又是什么情况 之前不是都给一剑斩没了吗 陈清都又给捏回来了?
    87天前
  • 书友56384776
    mark
    87天前
  • 沉默的小刑
    看来是想叛变
    87天前
  • Xadow
    87天前
  • 聚散流沙11
    眼一个
    87天前
  • 崔兔崽子
    破道之九十,黑棺
    87天前
  • 念来念去
    11
    87天前
  • 不知句读
    插眼
    87天前
  • 聚散流沙11
    感觉很多隐含意思啊
    87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