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无剑可出 繁體中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无剑可出
本书:剑来  |  字数:6370  |  更新时间:2019-09-27 00:12:38

武夫曹慈之于拳。

剑修宁姚之于剑。

仿佛天生就拥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天地大气象。

这与陈平安的第一把本命飞剑“笼中雀”,齐景龙的那把自称读书读出来的飞剑“规矩”,两人皆可以飞剑的本命神通,造就出一种小天地,与前两者,不是一回事。

所以当宁姚率先走出队伍,手持那把剑仙,即将破阵之时。

原本就已经阻滞不前的妖族大军,竟是开始不由自主地后退了,这导致大军第一线兵力,愈发密集簇拥,臃肿不堪。

这兴许就是天生万物,万物对待天地变化,皆有本能,如人之感应四季流转冷暖变化。

陈平安其实也很期待宁姚毫无顾忌的出剑,一直以来,他就没见过战场上的真正宁姚。

至于那把陈平安历经千辛万苦才稍稍驯服的剑仙,在自己手上,脾气差得跟个大爷似的,结果落在了宁姚手中,便乖巧得像个小丫头,陈平安是半点不介意的。

宁姚缓缓走向前,并不着急递出第一剑。

她手中那把剑仙,金光流转,加上那件战场上本就引人瞩目的金色法袍,衬托得宁姚此刻在战场上,恍如一尊行走人间的至高神灵。

借此机会,陈平安以心声言语,与陈三秋和晏琢询问了一些先前破阵的战场细节。比如一些境界够高、又未曾重伤的龙门境、金丹境妖族修士,大致数量、各自容貌和术法神通、本命物。先前撤退途中,陈平安更多心思,还是在搜寻那些隐匿剑修死士一事上,难免会有大量遗漏。

若是问那叠嶂或是董画符,问了也是白问,一路砍杀,飞剑乱撞,这两位估计连个大致战功都记不住。

陈平安以极快的言语心声涟漪,提醒所有人:“接下来破阵,你们不用太过考虑当场毙敌,我与范大澈,会补上几剑,除了宁姚开阵,什么都不用多想,三秋你们四人,出剑最重要的,还是凭借大范围的‘误伤’,逼迫那拨死士露出马脚,我会一一点明身份、位置,若是时机适合,你们自行出剑解决,我与范大澈,还是会见机行事,后手跟上。真有那顾不过来,再听我提醒,因时、地制宜,争取合力击杀。”

范大澈其实有些紧张,终究是还是担心自己沦为这些朋友的累赘,这会儿,听过了陈平安详细的排兵布阵,略微心安几分。

“大澈啊。”

陈平安只与范大澈言语:“脑子一热,假装出来的英雄气概,怎么就不是英雄气概了?”

范大澈深呼吸一口气,笑道:“也对。”

如今董画符的模样,介于少年与年轻男子之间,只有爹娘取错的名字,没有江湖朋友给错的绰号,董黑炭,确实是有点黑。估计这辈子都甩不掉这个绰号了,一掷千金董黑炭,从不赊账董画符。

他偏拿了那把名字最脂粉气、样式也十分“婉约”的红妆,剑身纤细如柳条。

叠嶂手持镇嶽,独臂女子大掌柜,其实身姿婀娜,是个眉目清秀的女子,佩剑偏是一把剑身宽广的大剑。

杀心最重的董画符与叠嶂,会紧随宁姚身后,一左一右,尽可能帮助率先凿阵的宁姚,将妖族大军撕裂出一道更大的口子。

如果说为首宁姚的出剑,会决定他们这拨剑修的破阵速度,那么叠嶂和董画符却也职责不轻,若是七人剑阵的整体杀力不够巨大,即便成功凿阵,以最快速度,南下接近那条剑仙坐镇的金色长河,其实对于整个战场形势,意义不大。

大致位置,处于董画符和叠嶂身后的陈三秋和晏琢,就需要负责帮助前两人稳固战线,斩杀更多横向战场上的妖族。

即将开阵。

陈平安也敛了敛神色,心神沉浸,始终御剑贴地几尺高而已,自己的身份,兴许骗不过某些死士剑修,但是会有个隐蔽用处,一旦那些剑修为了求稳,巩固战场形势,以心声告知某些死士之外的重要妖族修士,那么只要有一两个眼神,不小心望向“少年剑修”,陈平安就可以借机多找出一两位关键敌人。

要做大买卖,就得锱铢必较。

随着六位剑修各自前行。

司职殿后的陈平安,不知不觉已经位于战场最后方,突然笑了起来。

果然宁姚穿那件法袍金醴,才是最好看的。

至于先前嫌弃那公子哥溥瑜身穿雪白法袍,那是半点没记忆了。

当然宁姚身在战场,任何障眼法,其实都没有半点用处,一来她身边剑修好友,皆是大年份里的同龄人年轻天才,更重要的还是宁姚本身出剑,太过明显。

毕竟像陈平安这种推崇技多不压身的人,能用四两气力杀敌绝不用半斤,一个心狠起来,还愿意覆盖女子面皮,甚至是假装妖族内应的,确实不多见。

宁姚一闪而逝,瞬间前掠数十丈,一剑横扫。

妖族大军第一线之上,宽达百余丈的战场上,悉数被那道金色剑光拦腰斩断。

一位负责督战的元婴妖族修士,在后方发号施令,以一道术法,砸死了前方战场上数十头临阵怯战的撤退妖族。

宁姚飘然前行,笔直一线,递出一剑后,根本不屑再次出剑,以那剑光斫杀妖族,只以一身磅礴剑气开道,隐约之间,竟是与那剑术最高的左右,十分相似,剑气太多,气势太盛,简直就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小天地剑阵,想要她针对谁出剑,也得看有没有资格值得她出手。

妖族修士不愿也更不敢束手待毙,数十件灵器、数件本命法宝,疯狂砸向那团剑气,至于会不会殃及那条战线上的妖族大军,已经根本无法顾及。只求尽早消磨掉那座锋芒无匹的剑气天地,不然由着宁姚如此破阵,战损更大,而且兵力消耗,必然极快,一场裹挟大势、浩浩荡荡的战争,是可以拿命去堆出战果的,可是在某些具体战场上,则未必。

面对宁姚,更无可能。

反正只需将宁姚视为一位剑仙便是了,莫管她的境界。

她是金丹还是元婴,根本不重要。

这是蛮荒天下一个公认的事实。

刹那之间,宁姚就直接掠过了满地尸骸的战场上,一线之上,被剑气触及,妖族粉碎,连那魂魄一并搅烂,先前法宝、灵器或折损或崩碎,根本就无法阻拦她的推进速度,宁姚一人仗剑,转瞬间便已经独自来到妖族大军腹地,一手轻轻加重力道,握住金光缠绕的那把剑仙,一手双指并拢,随意掐剑诀,剑仙剑上的那些金色光线,瞬间四散出去,方圆数里之地的战场上,除了逃遁及时的金丹修士,以及拼了一件护身本命物的修士,皆死。

陈平安远远看着那幅画卷,就像在心中,开出了一朵金色的莲花。

又一个瞬间,宁姚身形远去数百丈,却是对准远处一位金丹妖族,一剑劈下,同时抬头看了远处,轻声道:“过来。”

那位正在慌张指挥麾下兵马的妖族金丹修士,不曾想自己“运气如此之好”,能够单独承受一剑,立即祭出一件本命法宝,是一把类似枪戟的古朴兵器,篆刻有金光符箓,被金丹妖族双手握住兵器,旋转一圈,竟是变幻出一座类似护山大阵的淡金色符箓大圆盘,不但如此,枪戟之上的一大串淡金色云篆文字,如水倒流,布满全身,有那祭出兵家甲丸披挂在身的效果。

以符阵死死护在自己身前,再披挂一件仿佛兵家神人承露甲,妖族本身体魄又足够坚韧。

那件法宝,攻守兼备,绝对是一件品秩极其不俗的仙家重宝。

在浩然天下,估计便是元婴修士见着了,也会眼馋心热。

只可惜一条金色长线当头落下之后,符阵、金甲与金丹妖族修士,皆分为两半。

大地之上,更被那去势犹然惊人的金色长线,划出一道极长的沟壑。

破符阵、破金甲、破身躯,就只是宁姚的随手一剑。

在宁姚稍稍停步,现身那处战场之时,其实四周妖族大军就已经疯狂后撤,只是当她轻描淡写说出“过来”两字后,异象横生。

宁姚四周,四个方向,各有一条游荡在天地间的远古纯粹剑意,如被敕令,纷纷笔直落地,原本丝丝缕缕的剑意,如获性命通灵犀,不但首次被一位剑气长城后世剑修晚辈,敕令现身,更能够汲取天地间的充沛剑气,四条上达云海、下入大地极深处的精粹剑意,不断扩大,如同大屋廊柱。

最终在那天地四方,立起四大天地相通的剑意砥柱。

然后在瞬间,分化出无数条极其细微的剑意,纵横交错,涵盖整座天地。

这一次,宁姚四周,无一人存活在战场上,并且所有妖族大军,皆是身躯、魂魄与那修士本命物、兵器,一起稀烂。

宁姚再一次身形前掠,与身后剑修再次拉开一大段距离。

那四缕剑意再次各自收敛为一线,如影随形,萦绕在宁姚身边。

故而宁姚在剑气大阵之外,又有剑意。

手中那把金色长剑,用武之地,确实不多。

范大澈哪怕是自己人,远远瞧见了这一幕后,也觉得头皮发麻。

若是林君璧有机会能够看到这一幕,大概就会告诉自己虽败犹荣了,绝对不会有半点的伤感失落,反而只会挺开心。

剑道一途,输给宁姚,有什么丢人的?

不信去问问庞元济,齐狩和高野侯,有那本事请宁姚亲自出手吗?

回头再看。

宁姚成为金丹剑修之前,兴许置身战场,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的练剑且杀敌,同时尽可能兼顾朋友们的安危。

但是当宁姚走过一趟浩然天下,再返回剑气长城,先后三场战事,好像就只是帮着叠嶂、陈三秋他们练剑了。

她好像就已无剑可练。

宁姚身后很远处。

战场上,空荡荡的,一些个离着远些的小鱼小虾妖族修士,还有那些灵智未开的妖族兵马,也被拼了命去跟随宁姚的叠嶂和董画符轻松斩杀。

董画符都有那闲工夫挠挠头了,小声嘀咕道:“宁姐姐,好歹多留些给咱们啊。”

叠嶂一个身姿拧转,迅猛丢出手中那把镇嶽,直接将一位妖族观海境修士剁死,再一招手,没有收剑在手,脚尖一点,御剑去往宁姚那边,离着南边最近的那缕剑意,她与董画符,其实还有百余丈距离,

转头埋怨道:“念叨个什么,跟上啊。等下咱俩连宁姚的背影都瞧不见了。”

叠嶂当然不会埋怨宁姚,只是埋怨几句董黑炭,没问题。

陈三秋和晏琢自然比前边一些的叠嶂和董黑炭,更加无事可做。

陈三秋天生性子懒散,不介意当下这种无敌可杀的尴尬处境,晏琢倒是有些介意,可也没辙。

范大澈只管御剑前冲。

最后边掉尾巴上的陈平安,至多就是稍稍御剑绕路,四处逛荡,捡捡拣拣,收获不大。

其实就数陈平安最无奈,好像战场盯着也是盯着,不看也是没差别的,一些个好不容易给他看破的蛛丝马迹,不等开口提醒,不是跑得屁滚尿流,就是跑慢些,便死绝了。只不过也不算全然无意义,与宁姚实在距离太远,陈平安只好打算以心声与陈三秋言语,希望能够再传给董黑炭,最后再通知宁姚,小心地底下,刚刚有一头至少金丹瓶颈、甚至是元婴境界的妖族修士,终于按耐不住,要出手了。

只是陈平安刚要开口。

不断独自开阵的宁姚,在极远处的那座战场上。

宁姚总算又一次停步,以手中剑仙拄地,轻轻一按剑柄,金色长剑,瞬间没入大地,不见踪迹。

显然是已经察觉到了那位元婴妖族的鬼祟迹象。

宁姚脚下大地翻裂,金色长剑率先迎敌,附近剑气如滂沱雨水落地,急促渗入地下,她都懒得去花心思,如何精准找到隐匿妖族修士的藏身之所。

她瞥了眼“剑阵”边缘地带的几位境界还算可以的妖族修士,淡然道:“再来。”

又有四缕万年以来无数剑修擦肩而过、苦求不得的远古剑意,只因为这位年轻女子的开口两个字,在天地间现身。

加上先前四缕剑意,总计八道远古剑气,在宁姚的四面八方,打造出一座更大的剑阵牢笼。

大阵之内,死伤无数。

即便如此,宁姚仍是觉得不够。

双指掐一古老剑诀,心念微动,八条剑意,竟是仿佛以剑气凝聚作为血肉、以剑意作为骨架,凭空幻化出了八位白衣缥缈的剑仙,八位神色冷漠的剑仙,白衣飘摇,身高数丈,人人伸手一握,皆以附近剑气凝为手中长剑,齐齐转身,背朝那位将它们敕令现身的宁姚,往四面八方纷纷散去,几乎同时出剑杀敌。

这些并无灵智的上古“剑仙”,自然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只说战力,如今不过是相当于金丹剑修,当然也无那本命飞剑和神通。

但是八位金丹剑修的战力,并且即便被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打碎“身躯”,无非是再次凝聚战场剑气而已,生生不息,不知疲倦,不知生死,根本无需顾虑灵气积蓄,以此绞杀战场,还不容易?只要宁姚心神消耗不过于巨大,再加上某种以上作为“大道根本”的八份纯粹剑意,不被敌方元婴剑修、或是上五境剑仙,强行打断与宁姚的心神牵连,八位上古剑仙,就可以一直存在战场上。

“宁丫头的剑术,剑意,剑道,只要给她时间,而且不用太久,三者都是可以很高的。”

这是老大剑仙陈清都亲口所说。

为何宁姚在剑修天才辈出的剑气长城,好像没有任何人称呼她为天才?因为她如果才算天才,那么齐狩、庞元济他们这拨年轻剑修,就要齐齐整整全部降一等,连天才都算不上了。

宁姚。

从来独一档。

从宁姚年幼时练剑的第一天起,就没有同龄人、甚至是高出一个辈分的所谓天才,愿意与她问剑、切磋。

没必要。

宁姚先前站立的脚下大地,已经支离破碎,崩碎塌陷。

宁姚便成了悬停在空中,宁姚还转头看了眼身后,大概是看看叠嶂和董画符有没有跟上。

不过几个眨眼功夫,当那位元婴修士被金色长剑找到,宁姚便身形急坠,不见了踪迹。

等到叠嶂和董画符赶到那个大坑边缘,宁姚又已经提剑现身于大坑最南端,然后继续往南开阵而去。

因为已经被她找到了一位玉璞境剑修死士。

只是对方竟然选择不战而退。

面朝南方的宁姚抬起手,抹了抹脸上一道被法刀割出的伤痕,只是些许擦伤。

叠嶂瞥了眼大坑底部,大坑之中,是一头现出真身的元婴妖族,庞然大物的猿猴,好像是远古搬山之属,下场大概能算是被大卸八块,尸体缝隙之间,犹有金色剑气存留在原地。

显然是被宁姚手中那把仙兵品秩的剑仙所杀,甚至连那金丹和元婴都来不及自毁炸开。

大坑底部,尸体旁边,安安静静悬停着一把相对于巨大身躯好似绣花针的莹白狭刀,刀光流转不定,颇为显眼。

董画符就要下去捞取宝物。

结果被叠嶂一瞪眼,“傻啊?”

董画符哦了一声,与叠嶂一起快速御剑南下。

陈三秋和晏琢沿着大坑边缘,跟着南下,两人的本命飞剑,与当飞剑使唤的佩剑,唯一的用处,不过就是往左右两侧战场,尽量收取一些战功,聊胜于无,免得太没有事情可做,不像话。两人就像从地上捡麦穗到碗里,一粒一颗的,直到现在,都还没填平碗底。

范大澈有些茫然啊。

说好的让我来当诱饵呢?

范大澈到了大坑南端后,回头看了眼,二掌柜蹲那儿捡破烂呢,动作麻利,竟然都有了几分赏心悦目的风采。

范大澈离着陈平安最近,何况既然当了诱饵,稍稍分心也无碍,所以范大澈很清楚二掌柜这一路南下,积少成多,破铜烂铁也收,没有化作齑粉却已碎裂散落满地的灵器、法宝碎片,更不错过,所以数量上还是比较可观的,估计加上走完这趟大坑,便连法宝质量也有了。

陈平安御剑离开大坑,心情复杂,总这么捡漏似乎也不太像话啊。

看样子,那些妖族剑修死士,已经连出手袭杀的胆子都没了。

陈平安只好以言语心声提醒陈三秋和晏琢,“估计我们是跟不上了,找机会斩杀已经身份明显的金丹妖族吧。若是有元婴,合力拦截,别让它们流窜到别处战场。”

不曾想南方最远处的宁姚更早一步,便让那位上古剑仙,不再绞杀南北一线战场上的妖族大军,开始去寻觅那些试图向两侧逃逸的金丹、元婴妖族,一旦发现,她便稍稍放缓脚步南下破阵,手持剑仙,绕路追杀。

那位玉璞境剑修似乎极其擅长隐匿,与纳兰爷爷是差不多的路数,宁姚也不多想,躲着便是。

如此一来,叠嶂和董画符总算是跟上了宁姚。

陈平安挠挠头。

随后这拨剑修,就这样一路南下。

估计那拨妖族死士,原本想着宁姚总会有心神耗竭那一刻,但是如何都想不到宁姚一路南下,始终开阵在前,都没有任何心神萎靡、灵气枯竭的迹象。

再者好两位金丹剑修死士,和一位元婴剑修妖族,也陆续被斩杀,宁姚亲手斩杀元婴,其余两位受伤金丹,交予身后叠嶂他们去处置。

宁姚甚至都懒得假装,不屑去诱使对手出手。

我找得到你们,你们就可以死了。

这就是宁姚的出剑。

与那个声名狼藉的二掌柜,双方置身战场,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就这样一路南下。

临近那条金色长河,一位剑仙笑着与宁姚打了声招呼。

宁姚嗯了一声,与那位剑仙前辈点头致礼。

然后宁姚终于停下脚步,七位剑修好不容易头一次聚拢起来。

宁姚望向陈平安,问道:“杀回去?叠嶂四人一起,换一处战场北归,我,你,加上范大澈,三人换一路。可以吗?”

陈平安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叠嶂、陈三秋四人去往别处战场,从南往北,掉头返回剑气长城。

这一路跟随,人人不用出剑,无剑可出,也是尴尬。

宁姚陪着陈平安和范大澈,三人一起北归剑气长城。

范大澈觉得自己愈发多余了。

陈平安不再御剑,收了剑坊长剑在背后,抖了抖袖子。

范大澈率先御剑北去,只是不敢与身后两人,拉开太大距离。

在范大澈识趣离开后。

宁姚突然问道:“当那隐官,累不累?”

陈平安笑道:“这会儿累也不累了。”

宁姚犹豫了一下,有些别扭,还是轻声出了心里话:“反正在我身边,你可以少想些。”

然后宁姚一挑眉头。

这就是事实啊。

她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陈平安转过身,抬起手,用拇指轻轻擦拭她脸上的那条伤口,然后拧了拧她的脸颊,柔声笑道:“谁说不是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