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围杀一人和一人围杀 繁體中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围杀一人和一人围杀
本书:剑来  |  字数:11279  |  更新时间:2019-10-29 00:10:02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流白一直在关注四周战场形势,以心声迅速言语道:“事出突然,暂时并无剑仙救援,我们还是要速战速决。”

这位与剑仙绶臣一起出自周密文脉的女子剑修,在甲申帐便一直担任主官木屐的副手,至今不曾出剑。

少年㴫滩第一个祭出本命飞剑,贴地而飞,围绕着大坑边缘划出一道经久不散的剑光流萤。

“必须逼迫对方现身!”

㴫滩腰间悬佩双剑,双手分别按住剑柄,凝神俯瞰尘土弥漫的大坑底部,些许尘沙,遮掩不住一位剑修的视野,只是不知对方施展了什么高明障眼法,竟是找寻不见那位年轻隐官的身影,但是陈平安绝对不曾离开此地,㴫滩以心声与好友们交流:“不管了,既然眼睛瞧不见,那我就直接去大坑内一探究竟,不给他养伤的机会,竹箧,注意地底山根的动静,流白,注意出剑截杀陈平安。”

㴫滩一跃而下,以本命飞剑“甲骑”开道,整座大坑边缘地带,剑光散去,出现了数以千计的具装铁骑,密密麻麻攒簇结阵,虽然每一骑不过巴掌大小,看似滑稽,实则每一骑如飞剑,一时间无数袖珍铁骑,从大坑顶部沿着斜坡,往下冲锋,好似潮水倾泻一处洼地。

飞剑“甲骑”率先以大军突进姿态开阵,最适宜勘探那位年轻隐官的陷阱细微处。

㴫滩若是剑气长城的剑修,光凭这把飞剑最适宜沙场破阵的本命神通,就可以最少被隐官一脉评为乙等,与岳青的百丈泉、云雀在天,齐狩的跳珠并列。若有这把本命飞剑拥有更多玄妙,兴许都足可与吴承霈的那把“甘霖”同列。

竹箧作为刘叉的开山大弟子,如果不是刘叉在此次战役当中收取了一拨记名弟子,便是唯一的嫡传。

只是大战以来,竹箧始终没有出手,比那同一军帐的女子剑修流白,要更加云遮雾绕,竹箧除了一个天下皆知的师承,其余飞剑有几把,本命神通,练剑路数,都是未知。他身后背负巨大剑架,此刻其中六把长剑纷纷离开,围绕大坑,最终掉转剑尖,一把把长剑瞬间没入大地,在地底极深处结阵,不给已经负伤的年轻隐官逃脱包围圈的机会,即便犹有余力破开剑阵,也会露出蛛丝马迹,到时候等待年轻隐官的,必然是凌厉飞剑的拦截,并且绝对不止一把。

雨四身穿一袭黑袍,只以一截雪白绸缎系挽头发,风流倜傥贵公子。

他心意微动,附近地面上几件破碎兵器,立即以不同方向向远处掠去,最终坠落在地,所过之处,并无半点涟漪震动,这就意味着并无阵法陷阱,照理而言,从陈平安与担任鱼饵的侯夔门交手,到最后侯夔门被“手持鱼竿”的王座大妖附身,挟武运大势,不惜与陈平安玉石俱焚,陈平安都处于一个个意外当中,哪怕身穿仙兵品秩的法袍金醴,这会儿都不死也要掉好几层皮。

只是雨四依旧觉得不妥。

离真已经蹲下身,捻起一撮土壤,轻轻捻动,尘土四散而飞,都粘连着丝毫剑意,离真环顾四周,微笑道:“果然有古怪,是一座类似小天地的禁忌之地。上次与我厮杀,都没有拿出这份本事来,好,很好,我总算可以输得服气了。”

原来那些尘土飘荡到了十丈之外的时候,如灯芯瞬间点燃,随即化作灰烬。

雨四再次驾驭一些坠毁在地的破碎器械,以及妖族的残肢断骸,一并飞向远处。

果不其然,如撞墙头,纷纷落地。

那个年轻隐官既是剑修,又是纯粹武夫,斩杀起来尤为麻烦,对方哪怕耗竭一口纯粹真气,就能够转去御剑杀人,一旦灵气需要补给,就转为武夫出拳,武夫真气,与剑修灵气,相互轮换,生生不息,故而先前剑修第二场出城厮杀,事后甲申帐统计双方战功,靠着从头到尾参加了一整场战事,积少成多,年轻隐官的军功,高居剑气长城出城剑修的榜首。当然这与剑仙需要镇守金色长河有关,而城头驻守的剑仙,要么据守一方,要么为年轻剑修压阵,剑仙真正出剑的机会,不会太多。

那一场厮杀,年轻隐官一直在隐藏身份、更换气息,手段层出不穷,与第一次出城厮杀,有那宁姚护阵,他便能够以纯粹武夫光明正大的开阵,截然不同,第二次赶赴战场,更像是一位四处捡漏的刺客,只有迫不得已,才以拳剑杀敌。所以在蛮荒天下各大军帐,这位剑气长城的外乡人,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新鲜说法:南绶臣北隐官。

将陈平安从战场上找出来,已经很难,找到了,将其打伤更难,哪怕愿意与陈平安以伤换伤、甚至是不惜以死换伤,对方的撤离逃遁,更是果断异常,关键是陈平安持续作战的实力,太过惊人,所以比起剑气长城那些堂堂正正出剑、杀力极大可通天的剑仙,战场上年轻隐官这种对手,最恶心人。

“好家伙,差点着了道。各位,对不住,先前是我的失误。”

雨四心中恼火不已,伸手按住佩剑,剑意凝聚为实质,丝丝缕缕雪白剑气,萦绕于手臂和剑柄四周,剑气森森,整个剑鞘都被一层薄薄冰霜蔓延覆盖,“不过由此可见,受伤不轻,不然离真此举,咱们这位隐官大人肯定会继续藏藏掖掖,不至于这么快就露出马脚。作为赔罪,我最后一个出剑便是!”

不是甲申帐的成员,肯定会觉得雨四最后这个说法,太过莫名其妙。

竹箧皱眉问道:“离真,这座小天地,到底如何而来?是与圣人借?小天地也能借吗?”

众人当中,只说对于小天地的熟悉,离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离真早已开始散步,一如首次与陈平安捉对厮杀的闲庭信步,每走几步,就丢出一件山上重宝,没办法,身为托月山的关门弟子,不缺法宝。

而离真的布阵之法,造诣极高。

竹箧的地底剑阵,离真信不过,还得亲自再布一座阵法才能放心,既能防止陈平安破阵而出,还可以稍稍拦截剑仙营救。

离真笑道:“天晓得怎么来的,当务之急,是确定这座小天地的玄妙,到底是能够帮助陈平安拔高一境,还是一处刻意针对练气士的无法之地,或者就只是个拖延战况的障眼法,好让剑仙及时赶来与陈平安汇合。”

雨四早已在勘验此事,身边四周,残肢断骸悬空飞掠,在那堵无形墙壁附近磕磕碰碰,雨四看了眼大坑之中,尘土早已被自己驱散,只是坑底景象依旧白雾茫茫,“除了隔绝天地的禁制,坑底那边依旧不好确定,我们四周好像什么古怪都没有。要不然我们干脆出剑,破开这座小天地?”

离真摇了摇头,蹲下身,将最后一件法宝压胜于大地之中,同时以心声答道:“意义不大,陈平安并不介意我们就此离开,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是围杀陈平安。先前我以飞沙试探,已经有答案了。如你所料,陈平安确实受伤不轻,以小天地故弄玄虚,归根结底,他还是为了赢得喘息时间。我们先看看㴫滩的出剑结果吧。”

雨四颇为无奈。

有了围困之局,竟然找不到人,有些憋屈。

大坑之中的甲骑大军,枪矟皆附有小幡,五彩缤纷。

枪矟所附彩色帜、彩穗,便是㴫滩飞剑本命神通之二。

炼剑所需天材地宝繁多,其中最重要的根本之物,就是来自蛮荒天下各大五岳的山根土壤,可不是为飞剑显化而出的“铁骑大军”装装样子那么简单。

㴫滩一个心神不稳,再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悬停于一处云海之上,隐约有数座山峰,高出云海如岛屿。

天地极大。

㴫滩立即停下御风,悬停空中,低头望去,大地之上,好似一处战场,一支支铁骑冲阵,竟是都如无头苍蝇一般,地理形势,根本不按常理,许多原本间距极远的铁骑,最终刹那之间就相互冲撞在一起。

视野所及,恰好有一支碧绿纷纷的铁骑大军,与彩帜绯红的大军相互碾压而过。

㴫滩却没有收取本命飞剑“甲骑”,只要铁骑踩踏在大地之上,哪怕是在虚幻的小天地当中,所有枪矟附幡的甲骑大军,便不损丝毫,事实上战场也是这般,铁骑不断粉碎,又不断生成如初,不知疲倦,一次次展开冲锋。㴫滩很快就发现了那处战场的玄妙之处,仿佛是一张张薄如白纸的书页,被幕后人一次次他人肉眼不可及的精巧折叠,故而一支支铁骑的行军路线,尽在对手掌控之中。

㴫滩发现自己的言语心声,已经无法与竹箧他们交流,身陷困境,少年依旧剑心澄澈,拔出双剑,一闪而逝。

一剑消逝之后,一处天幕电光交织成网,疯狂涌动,不断绽放出惊心动魄的画卷。

一剑化虹远游,往最远处急急而去,想要摸索出这座小天地的版图大小。

㴫滩伸手一抓,本该远去千丈外的第二把佩剑,竟然往自己后背心直刺而来,被少年握在手心。

㴫滩冷笑道:“鬼鬼祟祟,就靠着些花哨伎俩,这么与我耗下去?”

一座山峰之巅,一粒芥子身影,蓦然大如山岳,那庞然巍峨的青衫客,背负剑匣。

法相屹立于山峰。

就好似一人站在路边石子之上。

陈平安笑着低头俯瞰那持剑少年,抬起一手,多出了一把学生赠送的玉竹折扇,迅猛拍下,四周云海被那股磅礴气象扯动,滚动如沸,隐约有雷鸣声。

㴫滩竟是纹丝不动,任由大扇当头一拍而下,最终一穿而过。

㴫滩冷笑道:“你的真身,果然受伤极重,就只能靠些假象一味拖延了。”

陈平安又抬起一手,掌心托有一枚法印,翻转手掌,大印如山,再次迎向那㴫滩。

㴫滩挥出一剑,将那枚山字印一斩为二,没有半点气机涟漪,唯有剑光。

又是那心意显化而成的虚假之物。

㴫滩抖了抖长剑,朝那装神弄鬼的年轻隐官,勾了勾手指。

那“陈平安”微微一笑,又捻出一张金色符箓,因为法相所持符箓,在少年㴫滩眼中过于庞然大物的缘故,一张符胆如金色雷池,蕴含雷池的金色符箓,气势汹汹,飘荡向少年剑修。

与此同时,陈平安法相左手轻轻一抬,大地之上,一条山脉直接被拔断山根,从下往上,配合当头笼罩㴫滩的金色符箓,掠空砸向后者。

㴫滩手指一抹长剑剑身,手指抵住剑尖处,剑尖处绽放出一粒璀璨光亮,最终以少年剑修为圆心,生出一个剑光大圆,与那符箓和山脉撞在一起。

此次年轻隐官出手,果然皆是真物!

㴫滩一个福至心灵的猛然后仰,双指掐诀,身上那件法袍,焕发出光彩夺目的七彩之色,浮现出一位位彩带飘摇的诸天乐伎,身姿极其小巧可爱,立即护住少年所有本命窍穴。

㴫滩御剑远离原地,下一刻悬停之时,少年身后亦是出现了一尊金身法相,是一位姿容绝美的天女,微微弯腰倾身,双手刚好捧住少年身形。

㴫滩脖颈之间,缓缓渗出一长串鲜血珠子。

少年脚下长剑缓缓颤抖,好似被天地大道所压制。

护住少年的那尊女子神祇金身法相,也开始出现一寸寸剥落迹象,原本无瑕的璀璨金身,被腐蚀极快。

㴫滩驭剑在手,另外一手轻轻抹去脖子上的血迹。

分明是一处针对世间所有练气士的“无法之地”。

还差点被那家伙一刀割走头颅。

少年终于切身体会到那些与年轻隐官对敌之人的感受。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全是问心,皆是算计。

剑气长城的城头之上,魏晋与老大剑仙问道:“真不需要我去解围?”

陈清都笑道:“解围?解谁的围,陈平安,还是你魏晋?你以为对方没有藏着后手?只说那五个极好的剑仙胚子,谁来负责接引离开?死了其中任何一个,甲子帐都要心肝疼。”

魏晋说道:“有陆芝帮忙压阵,我可以试试看。”

陈清都摇摇头,“等着就是了。谁后出手,谁就占优。”

陈清都眺望南方众多妖族军帐,十四头王座大妖,哪怕是周密出手都还好说,唯独那个刘叉,如果让他有了出剑的理由,剑气长城这边就会有点麻烦。

比如死了个被刘叉寄予厚望的嫡传弟子。

到时候他陈清都,是不方便出剑。

那么由谁来拦阻?董三更被牵制在金色长河那边。陆芝?远远不够。便是加上那个随之也有了出剑理由的牢头老聋儿,也还是不够的。

————

距离㴫滩极远处的一座山岳山脚,转瞬之间便一去一返的陈平安,此刻站在相对纤细的“一条山脉”之上。

陈平安脚下,正是那具侯夔门死后现出妖族真身的尸体,至于那黑甲、紫金冠和两根翎子,先前对撞之后,破损却未崩碎,按照常理,早就被捡了破烂,被隐官大人收入囊中,只是这次却没有被陈平安全部收入囊中,只是将那翎子收入了晏溟以一换一、“暂借”给他的咫尺物,不但如此,咫尺物先前储藏之物,也已搬空。

至于侯夔门的甲胄与紫金冠都被陈平安以搬山术法,放置在远离侯夔门尸体的地带。

陈平安这会儿受伤极重,脸色惨白,以至于右手整条胳膊,已经不受控制,一直在轻轻颤抖,这对于陈平安来说,是极其稀罕的事情。

先前侯夔门那一手,太过歹毒,陈平安相当于挨了十境武夫的倾力一拳,如果不是稍稍避开,早就给侯夔门一拳当场洞穿了心窍。

若是搁在演武场上,挨了十境巅峰一拳而不死,那就是滋味极好。但是此刻看似玩弄少年剑修于鼓掌之中,事实上陈平安还是难逃围杀之局,那就滋味极其不好了。

方才对那少年剑修一击不中,也让陈平安极其无奈,若是自己体魄巅峰之时,那位天才剑修的那颗头颅,此时就该搁放在方寸物当中。

不过这个少年在这里束手束脚越久,无法强行破开小天地,陈平安就可以恢复越多。

陈平安望向那少年被神灵呵护手中的姿态,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㴫滩不去看那尊装模作样、好似闭目养神的山巅法相。

少年死死盯住一缕气息残余的远处,虽然看不真切那处山脚景象,但是少年可以确定那个年轻隐官的真身就藏在那边。

山巅巍峨法相睁开眼睛,双指掐剑诀,背后剑匣掠出一把把巨大飞剑,朝㴫滩破空而去。

以双手护住少年身形的乐伎法相,旋转身形,背对那些大如仙家渡船的飞剑。

㴫滩一咬牙,呕血鲜血。

那把交织电光的佩剑,突然悬停天地间,在剑尖和剑柄首尾之间,绽放出一丝剑光,分别往天幕和大地直直激射而去。

陈平安便以肆意折叠天地山河的神通,尽量改变两条剑光的轨迹,一旦稍稍更改路线,剑光不再是笔直一线之上,陈平安就能够让那少年剑修无法以此勘验天地界线。

不曾想那少年竟是直接炸开了那把佩剑,剑光蓦然扩大,天地之间如同撑开了一根栋梁。

那把佩剑,其实便是㴫滩的第二把本命飞剑。

与此同时,本命飞剑“甲骑”,从铁骑大军凝为一剑,返回㴫滩一处窍穴当中。

天女法相,双手并拢,护住不惜毁掉一把飞剑的主人㴫滩,风驰电掣掠向那道剑光,显然是打算以开道之剑光作为退路。

山巅法相一手举起,掌心指向天幕处被㴫滩少年剑光破开的窟窿,一手手心贴在山巅,弥补远处大地之上被少年破开的大坑。

陈平安的法相双手手心,虽未真正触及剑光,却被不断消磨。

小天地被陈平安分出三层,由里向外,分别庇护真身体魄,再就是打开大门禁制,以半吊子的法相现世,专门针对第一个陷阵的少年剑修,最后一层最为稀薄,负责障眼法其余四位天才剑修。

所求之事,便是尽可能更多休养生息的同时,将对方各个击破,能伤则伤,能杀则杀,总之能杀一个都是赚。

只是目前看来,光是斩杀那少年,便不轻松,极有可能要收起最外围的第三层天地,巩固第二层,才有可能击杀少年。

陈平安依旧不愿意太早拿出两把本命飞剑的全部神通。

不过因时而异,少年的选择,让人意外,陈平安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先杀一人再说。

当㴫滩以毁去一把本命飞剑作为代价,也要强行离开此地之际。

一道剑光已经破开第二层小天地的天幕。

陈平安双手持短刀,就要截杀少年,突然心意微动,停下了身形。

就在此时,陈平安袖中那件咫尺物砰然震动,毫无征兆。

不但如此,被陈平安丢掷在远处的甲胄、紫金冠,都同时轰然炸碎。

一道如弧月悬空的外来剑光,切开了两层天地的屏障,刚好劈在了那处宝甲粉碎之地。

陈平安却望向了另外一处,紫金冠自行销毁处,出现了一处极其细小的飞剑痕迹,没有任何瞩目剑光,没有一丝剑气,没有任何涟漪波动。

如果不是位于自己坐镇的小天地当中,陈平安根本无从察觉。

等到陈平安想要捕捉那把飞剑轨迹之时,竟然毫无线索。

坐镇小天地,如同圣人随时随地起心念,便可掌观山河,一览无余。

这让陈平安对那把不知名飞剑,充满了戒备,远比那破开屏障的一剑更加重视,前者简直就是一把更加夸张的齐狩飞剑“心弦”。若是战场对峙,被那把飞剑盯上,注定会极为棘手。不是雨四,不是离真,不是已经递出凌厉一剑的竹箧,那么就应该是那个被少年称呼为流白的女子剑修了。

难怪少年要提醒流白注意截杀自己,这个流白的本命飞剑,与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北俱芦洲女子剑仙,谢松花,是差不多的路数。

擅长温养剑意,出剑极快,杀力极大,追求一击毙命,瞬间分出生死。

陈平安放弃了斩杀少年的念头,既然形势变化,少年身负重伤,留在战场上,便又大有用处了。

少年是可杀可不杀,女子剑修是必杀之人。

离真瞬间来到流白身侧,循着小天地屏障被竹箧一剑破开的剑意痕迹,离真稍稍心算,便立即一语道破天机:“先前我们心声言语,极有可能被陈平安听在耳中,这座小天地,不是他与谁借来的,就是他的小天地。”

流白突然提醒道:“是留在上边的雨四!”

在流白出声之后,竹箧护住的少年㴫滩,与离真护住的流白,原本双方间隔极远,并且都悬停云海之上,此刻却莫名其妙就站在了数丈距离的大坑底部。

在这期间,四位蛮荒天下最出类拔萃的年轻剑修,如有清风拂面,是那三层小天地相互转换的蛛丝马迹。

倏忽之间,双方又恢复原先处境,两拨人四位剑修,相隔遥遥云海上。

竹箧说道:“离真,别藏掖了,阵法之外,再打造出一座更大的小天地,然后不断缩减。”

离真点了点头,祭出七件刚刚炼化没多久的本命物,蓦然升空,最终如星斗悬天,相互牵连一线之后,再与先前离真布下的大地阵法交相辉映,原本白昼时分,夜幕沉沉,下一刻,天地间又恢复清明。

离真身形逐渐消散,魂魄分别掠向七个方向,与竹箧他们提醒道:“至多一炷香之内,我可以让陈平安的小天地现出原形,只是在这期间,我便暂时无法出剑了。”

两座小天地发生了大道之争,天地随之摇晃,几位剑修视野中的景象,扭曲不定起来,仿佛一幅摊放在书案之上的画卷,却被人手持画轴一端剧烈抖动。

竹箧背后剑架一把把长剑不断远掠而走,带起一道道虹光,小天地当中的所有云海、山岳,皆被长剑摧毁,剑光之外,剑气绽放。

一些飞剑路过的山岳、江河“废墟之地”,刚想要重新生成幻象,便被残留剑气再次搅烂。

竹箧仿佛是想要将无穷尽的剑意布满整座小天地,即便陈平安是此处圣人,也只有那立锥之地,再难以随心所欲转移身形。

背后剑架,已无长剑。

竹箧手持长剑,落在大地之上,以剑尖抵住地面,剑身缓缓没入大地,一圈圈涟漪荡漾而起,以极快速度向八方散去。

大地之上的涟漪当中,悬起一粒粒精粹剑意凝聚而成的水珠,追随着那些圆圈涟漪不断生发,如一道雨幕悬停大地。

显而易见,竹箧已经不愿意等待离真。

少年㴫滩盘腿而坐,流白已经顶替离真,站在㴫滩身旁护阵。

先前承诺自己会最后一个出剑的雨四。

满身血迹的狼狈身形,手持长剑,蓦然从云海处倒滑而出,好像被人一脚踹中腹部,然后给雨四强行破开天地屏障,最终才得以撞向流白不远处。

流白直接祭出那把被誉为的本命飞剑,从那个“雨四”后背一穿而过。

㴫滩也再次祭出那尊来历不俗的神女法相,悬在自己与流白身后,被法相一手护住一人。

这尊远古乐伎法相不似寻常,仿若活人一般灵动,先前以后背硬扛来自山岳之巅青衫客的飞剑,竟有些许神色变化。

此时她低头凝视主人,更是满脸和蔼。

那个“雨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竹箧一把长剑在先前开门处,剑光一闪,随之消失。

最深层的那座小天地当中,陈平安伸手捂住被飞剑洞穿的肋部,苦笑不已。

好一个流白。

原本只要她稍稍手下留情,哪怕她足够谨慎和心狠,按照陈平安的预期,轻伤“雨四”来判定真假,那么十余丈距离,就足够让硬扛一剑的陈平安近身,一旦近身,杀她也好,杀那少年也罢,都有大好机会。

不曾想那流白那一记本命飞剑,直接奔着“雨四”一处所有剑修的根本气府而去,陈平安只好略微转换身形,以轻伤代价果断撤退。

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至于那把尾随而至的竹箧长剑,陈平安躲避不难,很快就被他“礼送出境”。

而陈平安所在小天地之内,雨四的处境,就要比先前㴫滩更加不堪。

因为体魄在逐渐痊愈的陈平安,再没有任何花哨举动,小天地当中,处处皆飞剑。

甲申帐,剑修雨四,避暑行宫那边的秘档内容,比起竹箧、流白要更详实。

本命飞剑“瀑布”。

雨四祭出飞剑之后,如天寒地冻时分,刚好身披旋袄。

所以哪怕被那些纵横交错、肆意飞掠的飞剑围困,却还能够支撑下去。

如果流白与雨四对调位置,流白应该已经死了。

陈平安的两把本命飞剑的本命神通,刚好完全压胜和克制流白的那把古怪飞剑。

只可惜没有这种“好的如果”,今天一战,多是不好的意外和万一。

武夫侯夔门,被同样动了手脚的三件至宝,少年剑修的果决行事,女子流白对待一位袍泽好友的狠辣……

至于在自家小天地之内,折叠山河如折纸的神通,源自早年陈平安在大隋京城,目睹茅夫子身陷法阵异象的一个灵感。

只可惜陈平安尚未真正得心应手,不然离真与竹箧的强势破阵,远不是一炷香能够办成,因为飞剑“笼中雀”,并非死物的山水阵法,与那圣人坐镇书院、道观寺庙或是战场遗址,又有差异,后者坐镇的山河版图,几乎是固定的,但是陈平安这座凭借笼中雀,却是行走之地皆天地,同样还是陈平安身为隐官,无法真正潜心修道、炼剑的关系,不然这种笼中笼的天地层次之分,会更加圆转如意,滴水不漏。

世事历来如此,便宜好处占不尽。

不是当了剑气长城的隐官,陈平安也根本炼不出这两把与剑气长城“大道契合”的本命飞剑。

雨四能够保证暂时不死,却绝不好受。

年轻隐官除了以飞剑杀敌,更会在这处压胜对方飞剑、而己方飞剑更加顺畅流转的无法之地,以纯粹武夫出拳,双手持刀,神出鬼没。

雨四脸颊处血肉被陈平安一刀剐去一大块,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所幸既非剑气盘桓关键气府,也无拳罡激荡窍穴中,雨四终究是剑修体魄,并无什么致命伤。

只是与那雨四现身之时的玉树临风,天壤之别了。

突兀一剑,破开天幕。

长剑被送出天地,竹箧凭借丝丝缕缕的残余剑意,找到了此地。

陈平安身形消逝,运转天地,本就是正在等这一剑,这才故意遗留那点剑意。

流白的本命飞剑难寻轨迹,竹箧这些剑意落在陈平安眼中,无异于夜幕中近在咫尺的萤火点点。

陈平安动不了有剑气飞瀑庇护的雨四,便颠倒天地,让那正忙于抵挡一百多把飞剑“井中月”的雨四,刚好位于那道剑光的劈斩方位。

竹箧以心声言语道:“雨四!”

竹箧没有言语更多,便谈不上泄露天机。

只看默契。

雨四没有让竹箧失望,伸手抓住那道剑光。

剑光竟是弯曲如绳索,竹箧驾驭心念与剑意,猛然一拽,就要将那攥紧剑光的雨四拖出好似大牢笼的小天地。

为了防止陈平安借机行事,免得救人不成,反而被陈平安袭杀撤退路线有迹可循的雨四,流白无需竹箧言语提醒,便祭出那把好似不存在于世间的本命飞剑。

竹箧出剑之时,就站在了那尊神女法相的肩头。

陈平安微微叹息,任由竹箧救走雨四,他去杀少年,原本各不耽误。

你救你们的人,我杀你们的人,做买卖得公道。

既然竹箧早有预料,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与陈平安一起走过千山万水的飞剑初一,十五,终于同时现世。

然后在那神女身后,蓦然出现一尊更加巍峨巨大的青衫法相,双手十指交缠变作一拳,当头朝她头颅砸下。

手中持剑的竹箧一剑朝空中扫去。

弧月剑光再度凭空出现,直接将陈平安的法相斩断握拳双手。

既然围杀剑修中的几个软肋皆不可杀。

那就还给对方一个意外,杀一个最强者。

陈平安强行更换天地厚薄,将自己置身于折叠山河当中,比那松针咳雷牵引、再加缩地符更加迅速,瞬间就来到竹箧身后。

竹箧整个人被一拳打在后背心处,跌落神女法相肩头,砸到远处大地当中去。

陈平安则被竹箧反手一剑刺出,腹部结结实实挨了一剑,竹箧可以躲却没有躲,摆明了就是要与陈平安互换伤势。

初一与十五已经与流白那把本命飞剑,相互撞击不下百次。

手段不仅如此,天地之间生出了两条符箓长河,金光熠熠,往雨四那边浩浩荡荡,汹涌冲去。

竹箧哪怕被一拳砸飞,依旧牵引那道剑光,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弧,尽量将雨四拽向自己。

流白则抓住㴫滩肩头,继续驾驭本命飞剑阻拦那初一十五,她自己则带着㴫滩御剑去往远处,绝不给陈平安近身搏杀的可能。

果然,那年轻隐官紧跟雨四而去。

雨四却怒吼道:“流白!”

女子剑修头脑中一片空白,凭借本能丢开手中的少年㴫滩,她就要自毁金丹,再驾驭本命飞剑,直刺自己心口,希冀着先杀自己,再杀那年轻隐官。

但是对方五指攥住她的脖颈,往后一拽,离开原地,然后陈平安重重一拧,直接将流白的整个脖子扯断。

更有一拳重重砸中流白的脊柱,拳罡大震渗入体魄,打得流白气机崩散,连心意念头都被殃及,迫使那把本命飞剑在原先轨迹之下飞掠过后,出现了一丝凝滞。

陈平安刚要再补上一拳,试图打穿流白的整个后背,不但要将其整条脊柱和那颗金丹当场震碎,还要彻底打断她的长生桥。

不曾想陈平安额头如同遭受一记重锤,身形被迫消逝。

流白虽然肉身销毁,终究勉强护住了一半的大道根本,只是再想要跻身上五境,尤其是仙人境,此生就要希望渺茫,难如登天了。

陈平安快速瞥了一眼那女子的头颅附近。

是那少年悄悄在女子身上留下了一道符箓。

为了施展那道救命的符箓,少年本就伤上加伤,呕血不已,满脸血污,视线模糊,少年依旧是竭力招手,以那张残破符箓裹住了女子的金丹与魂魄,被少年收入袖中,做完这些,㴫滩几乎就要晕厥过去,维持住最后一丝脑海清明,少年又伸出手,不管如何,他都要将流白姐姐的那副皮囊取回。

不曾想,天幕处出现了一道道不知该说是剑光还是星光的光柱,将竹箧,雨四,㴫滩,还有流白那具毫无生机的身躯,一并笼罩其中。

陈平安刚好躲过流白那一道,但是竟然在自己的小天地当中,避无可避,躲不可躲,被第二道光柱砸中。

至于流白的那副身躯皮囊,已经被光柱冲刷殆尽。

陈平安被一撞坠地,在空中身形踉跄,一个翻滚,躲过有一道如影随形的光柱,再折叠山河,瞬间远去数百丈。

离真身形悬停天幕处,仿佛一位穿过光阴长河的远古神灵,双手托起了本该悬在夜空的北斗七星。

星斗缓缓转移,小天地之内随之四季流转,春雷震动,夏日炎炎,秋风肃杀,大雪纷纷,大道运行,如磨盘转动,碾杀万物。

在这期间,竹箧先前布下的无数剑气,愈发凌厉,天地之间,剑意水珠凝聚出一条不断开疆拓土的剑气长河,晃荡不已,洪水漫天。

陈平安要么收起飞剑笼中雀的本命神通,要么就要陷入一场与离真纯粹比拼消耗神意的艰苦战场。

陈平安的身影在小天地之中一次次出现又消失。

陈平安一个横滑出去十数丈,瞬间站定。

显化为小天地的笼中雀,凝聚为一剑,掠入本命窍穴当中。

小天地消散。

陈平安站在大坑斜坡之上,离真悬停大坑上空,其实不过十数丈,竹箧背负剑架,刚好位于坑底中央地带,雨四搀扶着㴫滩,站在大坑顶部的边缘。

竹箧埋在地底下的剑阵刚要有所动作。

天地再度一变。

这一次的小天地,相较于先前的广袤无垠,显得逼仄太多。

方圆十数里而已。

处处坟茔的诡谲景象,只是坟茔四周却又有那杨柳依依。

这就是那个年轻隐官的真正心境?

一直心如止水的竹箧,破天荒露出一抹怒气。

雨四以飞剑“瀑布”护住自己与㴫滩,咬牙切齿,心中大恨。

这个陈平安,就这么难杀吗?!

离真随意抬起一手,便能触碰天幕,啧啧笑道:“最惜命的隐官大人,这次真打算逃也不逃了?”

接下来陈平安能杀的,撑死了就是拿走㴫滩剩下的半条命,再加一个雨四。

至于离真自己,与那竹箧,在这场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围杀当中,不缺飞剑杀力,缺的是倾力出剑。

陈平安被围困当中,身形摇晃,显然两次祭出笼中雀,再以一人对敌五人,无论是被一次次雪上加霜的武夫体魄,还是支撑两把本命飞剑近乎的修士灵气,还是一个人的精神气,都已是强弩之末。

离真摇摇头,眼神怜悯,“涸泽而渔,取死之道。”

陈平安以拳重重击掌,微笑道:“送诸位一程,安心上路。”

天地之间的四面八方,从那天圆地方的小天地所有屏障界线之处,出现了无数把飞剑“井中月”,向四位剑修缓缓推进。

又是一把不讲道理的本命飞剑!

离真心中惊悚。

这个疯子,真要换命?

竹箧眉头紧皱,这个年轻隐官是临死都不愿被人以飞剑斩杀?所以选择多杀一人?

片刻之后。

陈平安一个后仰倒去。

笼中雀与井中月两把飞剑,都瞬间返回窍穴。

于是得知真相后的离真,忍不住骂了一句娘。

原来陈平安后仰倒去的地方,是那剑气长城的墙角根了。

这就意味着离真他们所有人,被这个狗日的年轻隐官骗到了

以两把本命飞剑与他们搏命是假,折叠山河、更换战场是真。

但是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对蛮荒天下和剑气长城而言,都是天大的意外。

先是一位隐匿于战场上的王座大妖,现出身形,大袖一卷,将那已经出剑的竹箧、想要撤退的离真等人,一并收入自己的袖中乾坤当中,同时手指一弹。

风雪庙剑仙魏晋,一剑劈去那头大妖针对陈平安的术法。

陆芝刚要离开城头。

一位大髯背剑佩刀的汉子,直接以双拳击退两位剑气长河之上的剑仙,来到了靠近剑气长城的战场之上,伸手按住刀柄,仰头望向那女子大剑仙陆芝。

只要陆芝不出剑,他便不拔刀。

这还不算是那个“天大”的意外。

陈清都仰头望去,笑了笑。

甲子帐灰衣老者,步出军帐,似乎是想要亲眼目睹某一幕场景。

蛮荒天下和剑气长城的共同天幕处。

一道大如山岳的虹光砸开整座天下的恢弘禁制,笔直落在战场之上,并不靠近剑气长城,反而直接选择了金色长河以北的妖族大军腹地。

方圆数百里的巨大战场之上,瞬间大地翻裂,震起妖族大军无数,大片死伤。

一个从天外而来的汉子,微微屈膝,站在战场之上,抬起双手,贴住额头,往后缓缓捋过头发。

那汉子挺直腰杆,环顾四周皆妖族,便大笑道:“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