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二十二章 止境 簡體中文
第二十二章 止境
本書:劍來  |  字數:3467  |  更新時間:2017-06-24 21:41:57

鄉塾一座不掛匾額的草堂書屋內,中年儒士齊靜春正在枯坐打譜,並非什麼流傳千古的名局,也不是棋壇國手之爭的復盤。

他正要將一枚白子落在棋盤上,嘆息一聲,原本早有定數的棋子生根處,儒士突然開始舉棋不定,他收回手后,棋子卻依舊懸停空中,距離棋盤仍有寸余高度。

齊靜春依然正襟危坐,作為負責坐鎮此地的當代聖人,儒家七十二書院之一,山崖書院的前任山主,哪怕被貶謫至此戴罪立功,齊靜春仍是當之無愧的當世醇儒。

對於小鎮普通百姓而言,草木一歲一枯榮,甲子春秋轉瞬即逝,教書先生已經換了好幾位,模樣不同,歲數不同,唯有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讀書人氣質,如出一轍,古板,苛刻,寡言,總之,都很無趣乏味,也沒有人想到那幾位來來去去的鄉塾教書匠,其實是同一人,不但如此,在小鎮之外的廣袤天地,深居簡出的齊先生,曾經擁有超然的崇高地位,還身負正氣浩然的無上神通。

下一刻,齊靜春元神出竅遠遊,如一身雪白衣袂飄飄的仙人,從軀殼牢籠當中瞬間掙脫開束縛,飄然去往小鎮一條巷弄。

齊靜春轉瞬之間來到巷弄,他先去看了倒在血泊中的女子,雲霞山的蔡金簡,三魂七魄晃蕩消散,如風中殘燭。

齊靜春停留片刻之後,他終於來到兩人身旁。

高冠大袖的老龍城少城主,身體有些后傾,目瞪口呆,肌膚如玉的英俊臉龐上,神色複雜,交織着震驚、疑惑和絕望。

少年保持那個高高躍起、向前撲殺的凌厲姿勢,左手握有一片銳利如刀刃的瓷器,哪怕是這種你生我死一線間的關鍵時刻,身體騰空的少年,依然眼神堅毅,臉色平靜,根本不像是一個出生於陋巷小宅、成長於山野的無知少年。大概僅剩符合少年身份的,是隱藏在眼神深處的無奈。對於這種無奈,走出書齋和書院很多年的讀書人,已經不陌生了,就像看着一個靠天吃飯的莊稼漢,蹲在旱季乾裂的荒蕪田壟上,抬頭看着烈日,其實不會有撕心裂肺的情緒,而只會是深深的無奈,還有茫然。

作為一方天地的臨時主人,齊靜春當然知曉陳平安一家三口的來龍去脈,甚至往上追溯百年千年,他哪怕沒有親眼看到過少年的祖輩,大致上也能推衍演化而出。道理很簡單,就像是縣衙的縣太爺,真想要看治下百姓的身世傳承,只需要去掌管戶籍的戶房,查詢檔案,一目了然。

小鎮經過三千余年的繁衍發展,枝葉蔓延于小鎮之外,盤根交錯,因為每一代都有幾個驚才絕艷的人物,雖然不能衣錦還鄉,卻能夠通過秘密渠道反哺家族,最終造就了如今小鎮最為興盛的四姓十族。

陳平安的這個家族,歷史同樣悠久,祖上也曾飛黃騰達、很是闊綽過,但是經過兩次跌宕起伏的風雲變幻之後,在藩國無數、王朝如林的東寶瓶洲,逐漸沉寂衰敗,讓位於其它姓氏,千年以降,江河日下,到了少年父親這一輩,小鎮陳氏這一脈,幾乎算是在整個東寶瓶洲,徹徹底底衰敗,更別提小鎮所在的大驪王朝版圖,彷彿是被君王敕令“世世代代不得出仕”的官員,家族再無起複的可能。

齊靜春來此主持大陣運轉后,六十余年,謹守“方正平和”四字師訓,絕不以個人好惡,擅自更改小鎮百姓的命運軌跡。否則在這位也曾嫉惡如仇的讀書人眼中,小鎮高門大戶里有太多的污穢,陋巷小戶里也有太多的貧苦,不過齊靜春在冷眼旁觀之後,看到大姓大宅也有他們的徒勞無奈,小門小戶也有他們的窮凶極惡。久而久之,齊靜春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像,既不享受香火,也不承人情,只是袖手端坐,對世事不聞不問。

齊靜春微微訝異,上前一步,定睛望去,輕輕點頭,原來氣勢如虹的貧寒少年,對於這次撲殺看似勢在必得,不殺苻南華決不罷休,但其實按照目前的姿態來看,最後少年只是手腕重重砸在苻南華脖子上,比起蔡金簡的下場,要好太多了。苻南華應該是被重重一擊,整個人橫着摔向牆壁,然後被少年一手掐住脖子,一手以瓷片抵住腹部。

齊靜春有些好奇,為何少年這次沒有痛下殺手,大好機會,稍縱即逝,後患無窮。齊靜春是醇儒,恪守禮節,卻不會死守教條,不是那種只會搖頭晃腦掉書櫃的迂腐酸儒。他對於苻南華之流,無論資質根骨還是性情脾氣,實在再熟悉不過,哪怕在今日小巷中,被少年威脅得暫時放棄報復,但此事絕對會是年輕人生平僅見的奇恥大辱,上綱上線到道心魔怔都不為過,到時候要跟少年斤斤計較的,可不就是苻南華本人,而是整座南海之主老龍城了。

齊靜春之所以來此阻撓少年連續殺人,有一定的私心,更是為了公道。如今小鎮就像一件出現裂紋的瓷器,遲早會爆裂炸開,齊靜春必須要延緩這個大勢不可擋的過程,要盡量為更多人安排好退路,最好是能夠安安穩穩交到那個鐵匠“阮師”手上,撐過最後一個甲子時光,就能夠勉強皆大歡喜,山上人得機緣,山下人得安穩,要知道以前者絕大多數的一貫性子,每逢道路崩塌、新舊交替、機緣四起、長生可期之際,幾百幾千山腳螻蟻的死活,算得了什麼?!

世俗王朝的天家無情,比起很多修士推崇的大道無私,實在不值一提。

齊靜春思量片刻,悄然隱去身形。

天地運轉,流暢無礙。

之前止境,悄然破碎。

少年手腕“終於”重重砸在苻南華脖子上,後者腦袋一晃,橫摔向小巷牆壁,被巨大的勁道摔得七葷八素,落地后的少年,迅猛貼身靠近,一記肘擊轟在苻南華腹部。

苻南華並未站直背靠牆壁,少年肘擊打得他幾乎吐出苦水來,身體本能彎曲起來。

少年一手掐住苻南華脖子,一手瓷片抵住這位高冠公子哥的腹部。

苻南華很難想象,比自己矮一個頭的瘦弱少年,為何五指力道如此巨大,尤其是腹部瓷片的鋒利和冰冷,讓老龍城少城主再次感受到死亡的逼近,一線之隔,就是陰陽之隔。

苻南華當然不會知道,一個年幼時分就需要漫山遍野去尋找草藥的稚童,因為某個比自己求生更強烈的執念,所迸發出來的無窮潛力,是何等驚人。

當那個少年誤食草藥而在小巷,而絞痛得滿地打滾的時候,那種執念,甚至能夠讓一個原本該在鄉塾蒙學的孩子,想着便是爬也爬回家中,要將那竹簍救命草藥放回家中。

之後砍柴燒炭、燒瓷拉坯、挖泥嘗土等等,沒有哪件事情,不需要考驗少年的體力和耐力。

在小鎮之外,苻南華隨便施展一點仙家術法,就能夠肆意碾壓一百個、一千個少年,但是選擇在小鎮內與之生死相向,還真是好運氣到了盡頭,腳踢到了鐵板。

苻南華被劇痛和恥辱雙重打擊,沖昏了頭腦,臉色猙獰道:“你殺了我,你是死路一條!你不殺我,還是難逃一死!小雜種,總歸你是死定了!”

陳平安微微仰頭,盯着這個滿臉癲狂神色的男人,說道:“你知道,我不想殺你,我跟你無冤無仇,只是你想害我,我才還手的。”

苻南華獰笑道:“小雜種,也配跟我苻南華講道理?!”

他竭力加重語氣道,“你配嗎?!”

陳平安沉默片刻,問道:“你是不是一定要殺我?”

當苻南華看到黝黑少年的那雙眼眸,他突然冷靜下來。

被掐住脖子的苻南華滿臉漲紅,很快就又變青再轉紫,其實少年五指力道並未加重,但是足夠讓一個青壯男子窒息致死。

苻南華艱難道:“我說我不殺你,你信不信?”

他劇烈掙扎了一下。

但是少年幾乎同時就加重力道,讓苻南華五指微動的一條手臂頹然下垂。

陳平安搖了搖頭。

苻南華愈發頭暈目眩,雖然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拍碎這個雜種的頭顱,但是表面上仍然盡量和顏悅色,補充了一句,“如果我對天發誓呢?我們這種人,是不可以隨便發誓的。”

苻南華耍了一個心機,佛家發大宏願,和修士心頭起誓,確實有着極大約束力,但是顯而易見,苻南華只說了一半真話,他哪怕發誓,也只會在嘴上信誓旦旦,並非“不立文字、卻無異於刻字丹室心壁”的沉重心誓,所以事後遵守與否,只看心情。再者,修行之人的心誓,也不是沒有破解之法,代價大小而已。大體上,代價大小與修士境界高低、發誓內容的輕重,有着絕對關係。

不料草鞋少年竟然還是搖頭。

越來越呼吸困難的苻南華,已經失去討價還價的精氣神,沒來由有些神情恍惚。

就要死了嗎?

跟蔡金簡那個可憐蟲一般無二,還是死在一個小賤種的手裡?

那麼當這個噩耗傳回老龍城,會不會成為全城上下的笑談?

他甚至都沒有機會,伸手去觸發腰間玉帶的隱秘機關,他腰間所系的白玉腰帶,實則是一條地蛟之屬的殘餘精魄,

“可以了。”

一個天嗓音兩人耳畔響起,對於苻南華而言等於是天籟之音,只不過他正好暈厥過去,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陳平安愕然轉頭。

結果看到一個滿身雪亮、虛無縹緲的齊先生。

後者微笑不語。

陳平安眼神復歸堅韌不移,右手五指始終沒有鬆開。

齊靜春既沒有好心被當成驢肝肺的惱火,也沒有彷彿看到一副可造之材的欣慰,只是朝着草鞋少年輕輕揮袖,像是“撈取”了一件物品到手中。

這位儒家聖人攤開手心一看,啞然失笑。

一團污穢如墨跡。

原來某人在少年身上種下的心意,黯淡無光,分明早已消亡。

再抬頭望向少年陳平安,齊靜春有些遺憾,感慨道:“難怪先生說世間成事者,超世之才不過其次,堅忍不拔之志,方為首要。陳平安,你替先生又給我上了一課。只可惜,我齊靜春如今已經沒有了收取關門弟子的機會。”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