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二十六章 好說話 簡體中文
第二十六章 好說話
本書:劍來  |  字數:5578  |  更新時間:2017-06-29 17:35:17

煎藥是一件像是線穿針眼的細緻活,陳平安做得有板有眼,沉侵其中,少年身上散發出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樂。

不過黑衣少女不是個耐心好的,事實上除去練刀練劍,少女對什麼事情都不太提得起興趣,小小年紀便背井離鄉,獨自遊歷四方,很粗糙地活着,所以對家徒四壁的少年小宅,她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實在是她自己風餐露宿多了去,風裡來雨里去,原本再精緻講究的人,也會變得很不講究。

少女問道:“你的左手沒事情?”

左手用棉布條包紮的陳平安,正用雙手端來一碗葯,在少女接手后,笑道:“沒事,我回巷子之前,找了些草藥搗爛,給傷口敷上了,以前我當窯工那會兒的跌打割傷,都用這個,百試百靈,是很久之前楊家鋪子一個老人告訴我的秘方,不過我當初答應老人不許外傳,要不然寧姑娘你走南闖北,說不定用得着,你要是想要,我可以去找找楊家鋪子的老人,跟他求一求。只是今天去藥鋪比較急,也沒見着那位老人,只希望他是臨時走開了。”

少女喝葯的時候,那雙不似柳葉似狹刀的長眉,微微皺了一下,但仍是面不改色地喝完葯湯,將瓷碗還給一旁等待的草鞋少年後,嘀咕道:“爛好人,難怪窮得叮噹響,活該被人欺負。”

不等少年反應過來,少女又添加了一句,“別介意,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

少女大概不知道,後邊這句話更傷人。

陳平安欲言又止。

黑衣少女用拇指擦拭掉嘴角的葯湯殘漬,然後端正坐姿,一本正經道:“如今坐鎮此方天地的聖人,也就是你所說的那位學塾先生,雖然有心幫你收尾,好讓你今後性命無憂,但是你要知道,人力終有窮盡之時,哪怕是聖人也不例外。更何況那位齊先生的處境不太妙,有點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的意思,怕就怕他之後管不着你的生死,我寧姚為人處世,滴水之恩,也會湧泉相報,瞪我一眼,就要睚眥必報!”

人力有盡時,湧泉相報,睚眥必報,泥菩薩過河……

此時少女的內心,充滿不為人知的驕傲,聽聽,我這番話說得是不是很有學問?

只可惜陳平安隔壁,就住着位學識不淺的讀書種子,幾乎每天清晨黃昏兩次,鄰居就要誦讀聖賢書以明志,按照宋集薪自己的說法則是“吾善養浩然氣”。所以陳平安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對於讀書人文縐縐的那套說法,並不陌生,即便有些晦澀詞語,通過上下文來解析,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少女死死盯着陳平安,試圖從少年臉上尋找出震驚、仰慕和疑惑,可陳平安偏偏是一臉“我聽明白了,姑娘你接著說”的欠揍表情。

少女很是灰心喪氣,本來意氣風發的神采,鋒芒銳減,沒好氣道:“比如你救了我一命,我事後自會幫你殺掉老龍城的苻南華,或是書簡湖的劉志茂,但是你想要兩個都殺的話,永絕後患,就得破財消災,因為咱倆一場萍水相逢,可沒那麼深厚的情分,所以你需要用一袋子金精銅錢,作為報酬。”

少女很快用手指了指那袋子迎春錢,“比如這袋,我就很喜歡,其它兩袋子供養錢、壓勝錢的銅錢樣式,不好看,鑄文也不討喜。”

接下來少女微微揚起下巴,“如果在做成這筆買賣之外,你願意支付給我兩袋子銅錢,我就幫你擺平老龍城和雲霞山。當然,如果我早早死在劉志茂手裡,一切休提,畢竟我現在修為不高,武道九境,才剛剛躋身第六境,作為純粹武夫的體魄堅韌程度,還不成大氣候,至於修行登山的十五重樓,十五層境界,更是只到達中五境里的龍門境,丹室之內,我有六幅圖案,尚未成功畫龍點睛,也未讓天女飛天……”

這下子陳平安是真的聽迷糊了,一頭霧水。

少女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境界低下,一直被她引以為恥,陳平安這種“姑娘你再給我解釋解釋”的痴獃模樣,無疑是戳中了少女的最傷心處。

看到少女陰沉的臉色,陳平安就是傻子也知道形勢不妙,趕緊轉移話題,“為何姑娘你先前傷得那麼重,現在就像痊癒大半了?”

少女眉目低斂些許,雙手環胸,嗓音沙啞道:“當時的確是快死了,如果陸道長沒有救下我,我就要……反正我欠了你一個天大人情,我更不該趁火打劫,讓你拿出三袋子金精銅錢。我寧姚的一條性命,哪裡是劉志茂之流可以媲美的,所以是我不對,你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等我離開小鎮之後,我會儘力而為,爭取幫你解決那些後顧之憂,但是我醜話說在前頭,我寧姚只會量力而為,不會心知必死依然去跟人拚命……換命。”

大概是少女的低頭認錯,太過稀罕難得,所以她心情極其失落。

陳平安問道:“供養錢是哪袋子?”

少女指了指其中一隻金黃綉袋。

陳平安從裡頭拿出三枚銅錢,握在手心后,用手臂將三袋子橫推到少女身前,笑道:“這些,送給你了。”

少女目瞪口呆,久久回神后,問道:“陳平安,你小時候腦子被門板夾過?”

陳平安無奈道:“沒有,小時候幫人放牛的時候,經常被牛尾巴甩過。”

少女驀然勃然大怒,一拍桌子,質問道:“你是不是喜歡我?!”

陳平安呆若木雞。

少女咧嘴一笑,朝陳平安伸出大拇指道:“眼光不錯!”

然後她彎曲大拇指,指向了自己,神采奕奕道:“但是我可不會答應,我寧姚喜歡的男人,一定要是全天下最厲害的劍仙,全天下!最厲害!大劍仙!什麼道祖佛陀,什麼儒家至聖,在他一劍之前,也要低頭,都要讓路!”

陳平安漲紅了臉,撓撓頭道:“寧姑娘你誤會了,我沒喜歡你啊……”

少女一挑眉毛,想了想,她身體前傾,眯起一眼,抬起一手,拇指食指之間空出寸余距離,心虛問道:“這麼點喜歡,也沒有?”

陳平安斬釘截鐵,語氣堅定道:“沒有!寧姑娘你放心!”

少女收回手,重重嘆了口氣,憐憫道:“陳平安啊,你以後就算僥倖娶了媳婦,多半也是個缺心眼的。”

陳平安坐在桌對面,開心笑道:“只要她人好就行。”

少女對此不置可否。

混吃等死,小富即安,飛黃騰達,就像她娘親所說的,是因為各有各的緣法,未必有高下之分。

只不過她爹對此也有不同意見,命里無時莫強求,不強求,並不意味着一點都不求,求還是要求一下的,如果最後仍是求而不得,則是另外一回事。

當然這些話,她爹是絕不敢跟她娘當面說的。

陳平安隨口問道:“寧姑娘也是來咱們小鎮求機緣來的?”

少女沒有任何藏藏掖掖,回答道:“我耗盡所有奇遇積攢下來的家底,加上一個人情,才換來進入小鎮的這個名額,不過我跟那些人不一樣,我不求什麼機緣氣數,只是想着讓人幫我鑄一把劍,最好能夠合我的心意,至於鋒利不鋒利,能否承載海量劍氣,是很其次的事情。”

陳平安疑惑道:“鑄劍?”

少女說道:“就是那個打鐵的阮師傅,他在你們這兒名聲很大,還有個‘鐵打不動’的規矩,每三十年只鑄一把劍,他之所以願意來此頂替齊靜春,就是覺得此地適合開爐鑄劍,我去碰碰運氣,看他願不願意為我鑄劍。實在不行的話,我也沒轍,就當自己運氣不好。”

陳平安笑道:“好人有好報。”

少女有氣無力道:“沒轍。”

她瞥了眼少年,“你左手不疼?”

陳平安愣了愣,“疼啊。”

她懷疑道:“那你怎麼看着不像啊。”

陳平安天經地義道:“我就算滿地打滾,大喊大叫,也不會就不疼了啊。”

少女一拍額頭,“真沒轍了。跟我爹一個德行,不過你本事比他差遠了。”

陳平安笑着不說話了,安安靜靜望向屋外的院子。

少女將那三袋子銅錢推回去,“我不要。”

陳平安收回視線,輕聲道:“寧姑娘,你有沒有想過,我留着它們,不一定是好事情。見過齊先生之後,我更加確定這點。”

少女決定一件事情后,就再不會更改了,搖頭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跟我無關。我想好了,報答救命之恩一事,我以後一定會償還,而且絕對不偷工減料,要對得起‘寧姚’這個名字!但是你在這些年,一定要好好的,別一不留神就死了。你只要熬過這段時間……”

一直很好說話的少年,第一次主動打斷少女的言語,“救你的是陸道長,寧姑娘,所以你不用覺得虧欠什麼,我如果當時不是覺得自己死定了,想着能夠讓陸道長為我爹娘多做點,否則我根本就不會開門。”

少女冷哼道:“那是你的事情!”

少年笑着重複她的話:“那是你的事情。”

大眼瞪小眼。

少女竟然率先敗下陣來,自顧自頭疼道:“假如你喜歡我,可我真的不能答應你啊。”

陳平安雙手抱住頭。

攤上這麼個一根筋的奇怪姑娘,他也沒轍啊。

此時有人從院牆爬入院子,會這麼做的人不作他想,肯定是劉羡陽,他小跑到門檻后,正要扯開嗓子,像是突然給人掐住脖子,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陳平安趕緊起身,來到劉羡陽身邊低聲道:“我這兩天能不能去你那邊住,這位姑娘可能要住我這裏。”

劉羡陽一把推開陳平安的腦袋,如蒼蠅搓爪一般,搓手殷勤道:“姑娘,我家宅子大,物件也齊全,姑娘不嫌棄的話,去我家住,如何?”

背對兩人的黑衣少女平淡道:“嫌棄。”

劉羡陽齜牙咧嘴,看着那個纖細動人的佩刀背影,不死心道:“姑娘,你是不曉得,之前就有兩伙人在廊橋那邊堵住我的路,哭着喊着求我把祖傳寶物賣給他們,我都沒答應,倒霉催的,那幫人害我差點被阮師傅罵死。我見姑娘你也是來小鎮碰運氣的外鄉人吧,我劉羡陽雖然也未必賣給你,但是讓姑娘過過眼,開開眼界,肯定沒問題啊!”

寧姚依然冷漠道:“不需要。”

劉羡陽自顧自坐在原先陳平安的位置上,看到黑衣少女的容貌后,兩眼放光道:“姑娘你別這麼見外,我和陳平安擠在這破宅子就是了,姑娘你去我大宅子后,也就不會感到拘束了,好像連手腳都沒地方擱放。”

寧姚板著臉回答道:“好意心領,人一邊涼快去!”

劉羡陽也不覺得尷尬,起身道:“得嘞,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草窩,了解了解。”

劉羡陽把陳平安拉扯到門檻外,用手肘頂了一下少年,“咋回事?”

陳平安為難道:“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你就說我能不能去你那邊住?”

劉羡陽白眼道:“這有啥能不能的,但是你得答應我,幫我盯着稚圭,千萬別讓宋集薪那個小畜生強行糟蹋了,到時候你可得幫我保住我未來媳婦的清白!”

陳平安毫不猶豫道:“別想!”

劉羡陽拍了拍陳平安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就當你答應了。”

屋內黑衣少女突然轉頭說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天生的劍胚子?買瓷人之所以在你九歲的時候,沒有帶你出去,應該是想讓你在這裏汲取更多的靈氣。這個選擇,是對的。所以你在阮師傅那邊,一定要抓住機會,讓他收你為徒,記住,最少是入室弟子,最好是嫡傳門生。至於關門弟子,不用奢望,你的根骨天資,還沒有好到那個誇張地步的份上。”

劉羡陽笑着使勁點頭,嘴上說著好的好的,然後回頭望向陳平安,指了指屋裡少女,然後指了指自己腦袋。

陳平安說道:“她說的是實話,你別不當真。”

劉羡陽不再嬉皮笑臉,沉默下來,低聲道:“我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廊橋兩撥人,你猜是誰領頭帶路的?是福祿街盧正淳那個龜孫子!這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嗎,我又沒掉錢眼裡去,憑啥要跟他們做買賣,何況那件鎧甲是我家一代代留下的老物件,我要賣了,以後在夢裡夢着我爺爺,還不得給他罵個半死啊!”

陳平安聽到這一切后如臨大敵,“你要小心,盧正淳和那些外鄉人,不好惹!”

少年轉頭問道:“寧姑娘,知道那些人的來歷嗎?”

黑衣少女點頭道:“老人和女娃娃,來自正陽山,算是你們東寶瓶洲的名門正派,老人非人……總之,他比起苻南華或是蔡金簡,要厲害百倍。婦人和他兒子,也不簡單,其實能夠結伴進入小鎮的,當然不是一般有錢的有錢人了。那個婦人城府很深,小男孩也不像是個心思良善的,所以我勸你朋友,趕緊讓阮師傅認了弟子,就等於有一張保命符傍身,在小鎮上,靠山再高,背景再厚,也還沒有人敢跟一位聖人掰手腕。”

陳平安又問劉羡陽,“你有沒有把握做那個阮師傅的徒弟?”

劉羡陽有些糾結,吞吞吐吐道:“這不當時第一天去當學徒幫工,阮師傅看我的眼神,就跟姚老頭那會兒差不多,估計是觀察我一段時間再做決定,要不要收徒弟吧。只是……”

陳平安狠狠瞪眼。

劉羡陽訕笑道:“只是阮師傅有個寶貝女兒,特別能吃,把我給震驚到了,於是就稍稍玩笑了幾句,沒想到那閨女打鐵的時候,掄起鎚頭來,那叫一個生猛霸道,偏偏平時又特別靦腆害羞,我哪裡想得到她這麼開不起玩笑,當時就把她給惹哭了,又不湊巧給他爹撞了個正着,看我的眼神就不對勁了,認徒弟保准沒影了,不過反正我也沒想着給人做牛做馬當徒弟,伺候過姚老頭一個怪脾氣的,就夠咱們受的了,我這不就想着在鐵匠鋪那邊混碗飯吃嘛……”

陳平安抬頭,黑着臉。

個子比草鞋少年高出大半個腦袋的劉羡陽,低着頭,不敢正視少年。

這一幕場景,讓寧姚感到有些疑惑不解。

這也是少女第一次看到陳平安真正生氣的模樣。

陳平安低聲問道:“你經過老槐樹那邊的事情,身上有沒有莫名其妙多出一些槐葉?”

劉羡陽搖頭道:“沒有啊,倒是那個老喜歡偷瞄婦人的算命道人,跟我說了些晦氣話,我差點把他的攤子都砸了。”

陳平安臉色微變,眉頭緊皺,轉頭望向屋內,問道:“寧姑娘,作為交換,三袋子金精銅錢,行不行?還有就是,會不會讓你有大麻煩,這一點,請你務必事先說清楚。”

黑衣少女仔細想了想,“麻煩不小,但問題不大。不過這兩天一定要小心,讓你朋友別滿大街亂竄,畢竟我眼下情況不太妙。”

她又說道:“兩撥人,兩袋錢。讓阮師傅認徒一事,又一袋錢。總之做成幾件事,我收幾袋錢。放心,我既然答應下來,就算是有保底兩袋的收成了。”

陳平安跑進屋子,趕緊將迎春錢在內的兩袋錢,火速推給少女,“收下吧。”

少女本就不是拖泥帶水的性子,沒有拒絕,收起兩袋子銅錢后,皮笑肉不笑道:“天底下多得是往自己兜里摟錢的人,還有你這種喜歡當散財童子的?”

少年這一次沒有反駁,點頭笑道:“錢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一直被蒙在鼓裡的劉羡陽火急火燎道:“陳平安,你瘋了吧,為啥把錢給她?整整兩袋子銅錢,夠你花多久了?”

陳平安沒好氣道:“我的錢,你管得着?”

劉羡陽理直氣壯道:“你的錢,不就是我的錢嗎?你想啊,我要是跟你借錢,你有臉皮催債要我還?”

陳平安不說話,陷入沉思。

劉羡陽也意識到自己的插科打諢,不合時宜,閉嘴不言。

一時間屋子裡的氣氛有些沉重。

陳平安開口問道:“寧姑娘,你真的不會因此……”

黑衣少女瞥了眼桌上的白鞘長劍,點頭道:“沒問題!”

之後她實在忍不住,說道:“婆婆媽媽,你煩不煩?你還說你不是爛好人?”

陳平安笑了笑。

劉羡陽想了想,沒有說話。

高大少年最後把話藏在肚子里,心想姑娘你大概是沒見過這傢伙的另外一面吧。

陳平安很少有不好說話的時候,可一旦不好說話,陳平安真的會很不好說話。

他劉羡陽見過。

隔壁的宋集薪應該也見過。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