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五十四章 大敵當前 簡體中文
第五十四章 大敵當前
本書:劍來  |  字數:4152  |  更新時間:2017-07-31 22:56:48

陳平安領着寧姚來到一尊五彩神像之前,約莫比青壯男子高出一個腦袋,原本生有三雙手臂,如今只剩下最高處的握拳一臂,高高舉起,以及最低處的“握手”一臂,之所以單臂卻能握手,原來是神像十指交錯,故而哪怕另外那條胳膊被齊肩斷去,手掌和手腕仍是得留下。

五彩泥塑神像為一尊披甲神人,大髯,鎧甲錚錚,鱗片連綿,甲片邊緣飾有兩條珠線,聯珠顆粒飽滿,比起劉羡陽家祖傳瘊子甲的醜陋不堪,僅就賣相而言,實在是稚圭和馬婆婆的差距。

神像踩踏在一座四四方方的漆黑石座上,相比昨夜兩人寄人籬下的那尊無頭神像,這尊彩繪神像雖然斷臂極多,且彩塑斑駁,但是仍然流露出一股神采飛揚的精氣神。最重要的是泥像神人的腰腹處,雙手交纏在一起,姿勢極其古怪。

寧姚一眼就看出端倪,明白了陳平安為何要急匆匆帶自己來到此地,點頭道:“的確有些像撼山譜上的那個立樁拳架子,只不過跟拳譜上的劍爐,有點不同。”

寧姚思量片刻,問道:“附近找得到其餘斷臂嗎?”

陳平安蹲在地上,一臉惋惜地搖頭道:“找過了,啥也沒找到,估計早就被來這裏捉迷藏的孩子踩爛了。這麼多年下來,這些土神仙泥菩薩們,估計什麼苦頭都吃過了。你瞅瞅這位,最高的那顆拳頭,手腕那裡缺了一大塊,旁邊還有很多條裂縫,明顯是給人用彈弓、或是石子糟蹋的,小鎮的孩子都這樣,大人越不讓來這邊玩,就越喜歡偷偷來這裏抓蟋蟀、挖野菜,尤其是每年下雪的時候,經常是幾十號人在這邊打雪仗,熱鬧得很,玩瘋了之後,哪裡顧得了什麼。小時候還喜歡攀比,看誰爬得更高,還有人喜歡爬到神像頭頂上去撒尿的,比誰尿得更遠,所以你想啊,一年年下來,就沒個齊全的泥像了,其實我小時候還有幾個木雕的神像,後來聽說有懶漢嫌棄上山砍柴太累,就盯上了它們,剛入冬那會兒,就偷偷給拉回家劈成柴禾燒掉了。”

少年一直在那兒嘀嘀咕咕,有些低沉感傷,“我當時被姚老頭嫌棄燒窯沒悟性,給趕到山上燒炭去了,我如果在鎮上知道有人這麼做,一定要勸一勸,實在不行,我可以答應幫他砍柴去。土木神仙泥菩薩,雖說從來不顯靈,可那好歹也是菩薩神仙啊,結果被劈砍成柴禾,這種缺德事情,怎麼可以做呢……”

寧姚和陳平安此刻關注的側重點,截然不同。

寧姚一手捏着下巴,一手托着手肘,那雙眼眸流光溢彩,緩緩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家拳譜的劍爐正是脫胎於此,不過不是現在你看到的這雙手,而是這尊道教靈官像之前中間那對手臂,就是由消失的那雙手掐訣而出的劍爐,雖然我不知道為何撰寫拳譜之人只選其一,並且沒有選擇現在咱們看到的這個手勢,但是我可以確定一點,劍爐,或者說靈官指劍掐訣,說不定有大小之分。”

陳平安聽得雲里霧裡,但是不忘反駁提醒道:“拳譜是顧粲的,我是代為保管。”

寧姚沒跟陳平安計較,伸手指了指這尊道教靈官的劍爐架子,解釋道:“看到沒,拳譜上是右手尾指突出,而這裡是九指分別糾纏、環繞、相扣,只伸出左手一根食指而已,一枝獨秀。為的就是掐指成劍訣,最終用以滋養食指。”

寧姚自顧自說道:“我行走你們這座天下多年,也見過不少寺廟的四大天王,和各路道觀靈官,這尊泥像……”

陳平安靜待下文,結果等了半天也沒等到答案,只得開口問道:“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寧姚點了點頭,一本正經道:“是最矮的。”

蹲地上的少年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朝她伸出大拇指。

寧姚轉頭問道:“你見過比你們披雲山還高的道門靈官神像嗎?”

“當然沒見過啊。”陳平安愣了愣,疑惑道:“披雲山是我們這邊的?”

寧姚恍然,解釋道:“就是你們這裏最高的那座山,很久很久以前,據說曾經有位得道高人,在披雲山那邊埋下一方天師印,用以鎮壓此方天地的龍氣。”

陳平安眼睛一亮,“知道大致方位嗎,咱們能不能挖?”

寧姚笑眯眯道:“怎麼,想挖了賣錢啊?”

被揭穿真相的陳平安微微赧顏,坦誠道:“倒也不一定要賣錢,只要是好東西和值錢物件,留在家裡當傳家寶也是好的嘛。”

寧姚用手指凌空點了點那個掉錢眼裡的傢伙,沒好氣道:“以後你要是能夠開宗立派,我估計有你這麼個燕子銜泥、持家有道的掌門宗主,門下弟子客卿肯定一輩子吃穿不愁,躺着享福就好了。”

陳平安沒想那麼遠,至於什麼開宗立派,更是聽也聽不懂。

他站起身問道:“不管大小,眼前也算是劍爐的一種?”

寧姚點頭道:“大小劍爐,分左右手,真正滋養的對象,絕對不是左手食指和右手尾指,而是一路逆流而上,直到……”

寧姚說到這裏的時候,閉目凝神,她甚至不用掐訣立樁,就能夠心生感應,她睜眼后彎曲手指,對着自己指了後腦勺兩個地方,分別是玉枕和天柱兩座竅穴,確實是比較適合溫養本命飛劍的場所,她笑道:“左手劍爐對應這裏,右手則是指向此處。”

陳平安茫然道:“寧姑娘,其實我一直想問,這劍爐說是拳譜的立樁,可手指這麼扭來扭去,這和練拳到底有啥關係?能長力氣嗎?”

寧姚有些傻眼。

要是非讓寧姚具體解釋武學或是修行的門門道道,那就真是太為難她了,更別提讓她說出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坑坑坎坎如何順利跨過。畢竟對於寧姚自己來說,這些最沒勁的道理,還需要說出口嗎?不是自然而然就該熟門熟路的嗎?

於是少女板起臉教訓少年道:“境界不到,說了白說!你問這麼多幹什麼,只管埋頭苦練便是!怎麼,吃不住苦?”

陳平安將信將疑,小心翼翼說道:“寧姑娘,真是這樣?”

寧姚雙手環胸,滿臉天經地義的正氣表情,反問道:“不然咧?!”

陳平安便不再追問此事,仰頭望向被寧姚稱為道門靈官的彩繪神像,道:“這就是陸道長他們家的神仙啊。”

寧姚無奈道:“什麼叫陸道長他們家的神仙?第一,道家道家,雖然有個家字,但絕對不是你們小鎮百姓人家的那個家,道家之大,遠遠超出你的想象,甚至連我也不清楚道門到底有道士,到底有多少支脈流派,只聽我爹說過,如今祖庭分上下南北四座……算了,跟你說這些就是對牛彈琴。第二,神仙神仙,雖然你們習慣了一起念,甚至全天下的凡夫俗子也這樣,可歸根結底,神和仙,走的是不一樣的路,我舉個例子好了,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這句話你聽過吧?”

陳平安點頭道:“以前杏花巷馬婆婆經常跟顧粲他娘吵架,我總能聽到這句話。”

寧姚此時頗有一些指點江山的意味,“佛爭一炷香,為啥要爭?因為神確實需要香火,沒有了香火,神就會逐漸衰弱,最終喪失一身無邊法力,道理很簡單,就跟一個人好幾天不吃五穀雜糧一樣,哪來的氣力?世俗朝廷為何要各地官員禁絕淫祠?怕的就是人間香火雜亂,使得一些本不該成神的人或什麼,坐擁神位,退一步說,哪怕他們擅自成神之後,是天性良善之輩,願意年復一年蔭庇當地百姓,從不逾越天地規矩,可對自詡為‘真龍之身’的皇帝君主而言,這些不被朝廷敕封的淫祠,就是在禍亂一方風水,無異於藩鎮割據,減弱了王朝氣運,是挖牆腳跟的行徑,因為會縮短國祚的年數,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至於仙,很簡單,你看到的外鄉人,十之八九都算是,就連正陽山那頭老猿,也算半個仙,都是靠自己走在大道上,一步步登山,通往長生不朽的山頂。修行之人,也被稱為鍊氣士,修行之事,則被稱為修仙或是修真。”

陳平安問道:“那麼這尊道門靈官到底是神還是仙?按照寧姑娘的說法,應該算是道門裡的仙人吧?”

寧姚臉色肅穆,輕輕搖頭,沒有繼續道破天機。

她突然皺了皺眉頭。

一顆石子莫名其妙激射而至,重重砸在靈官神像高出頭顱的那隻拳頭上,砸出許多碎屑下來。

寧姚揮了揮手,驅散頭頂那些泥屑塵土。

陳平安站起身,順着寧姚的視線,他轉頭望去,結果看到一個意料之外的身影。

有個黝黑精瘦的矮小少年,蹲在遠處一座倒地神像上,一隻手不斷拋出石子、接住石子。

陳平安轉身跟寧姚並肩而立,輕聲道:“他叫馬苦玄,是杏花巷那個馬婆婆的孫子,很奇怪的一個人,從小就不愛說話,上次在小溪里碰到他,馬苦玄還主動跟我說話來着,他明顯早就知道蛇膽石很值錢。”

名叫馬苦玄的少年,站起身後繼續掂量着那顆石子,朝寧姚和陳平安燦爛一笑,開門見山道:“如果我去福祿街李宅,跟正陽山那頭老猿說找到你們兩個了,我想怎麼都可以拿到一袋子錢。不過你們只要給我兩袋子錢,我就假裝什麼都沒有看到。事先說好,只是做買賣而已,別想着殺人滅口啊,地上這麼多神仙菩薩可都看着咱們呢,小心遭報應。”

惱羞成怒的寧姚正要說話,卻被陳平安一把抓住手臂,他上前踏出一步,對馬苦玄沉聲問道:“如果我願意給錢,你真能不說出去?”

馬苦玄微微一愣,好像是完全沒想到這對少年少女,如此好說話,竟然還真跟自己做起了生意。

不過他也懶得繼續演戲了,掏出一隻華美精貴的錢袋子,隨手丟在地上,笑道:“我已經在李家拿到報酬了,只不過我可不是為了錢,泥瓶巷陳平安,宋集薪的隔壁鄰居,對吧?你要怪就怪你身邊的傢伙,太惹人厭了,她昨天壞了很多人的大事。”

少年扯了扯嘴角,伸手指向自己,“比如我。”

陳平安環顧四周。

馬苦玄望向寧姚,笑道:“放心,那頭老猿暫時有點事情要處理,我就趁着這個機會,想跟你討要一樣東西,你知道是什麼的,對不對?”

寧姚冷笑道:“小心有命拿沒命用。”

馬苦玄樂呵呵道:“你又不是我媳婦,擔心這個做啥。”

陳平安實在無法想象,這麼一個滿身鬼氣森森的傢伙,怎麼會有人覺得此人是個傻子?

寧姚臉色陰沉,碰了碰陳平安肩頭,輕聲提醒道:“不知為何飛劍到了這邊周圍,便進不來了。”

馬苦玄微微轉移視線,對陳平安咧嘴笑道:“昨天屋頂一戰,很精彩,我湊巧都看見了。哦對了,你可以摘掉綁在小腿上的沙袋了,要不然你是追不上我的。”

陳平安果真蹲下身,緩緩捲起褲管,視線則一直放在馬苦玄身上。

直到這個時候,寧姚才驚訝發現,原來陳平安褲管裡邊,小腿上還綁着一圈不厚不薄的沙袋。

陳平安跟寧姚解釋了一句:“很小的時候,楊家鋪子的楊爺爺就曾經叮囑過我,死也別取下來。原本是打算用來對付老猿的第四口氣,現在想了想,也差不多了,因為我總覺得這個叫馬苦玄的傢伙,和老猿一樣危險。”

馬苦玄輕輕跳下神像,瞥了眼一襲墨綠長袍的英氣少女,自言自語道:“本來以為好歹等我出了小鎮,才會遇到第一位大道之敵,沒想到這麼快就碰上。哈哈,真是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啊。”

寧姚突然問道:“陳平安,那傢伙小時候也給牛尾巴甩過?”

陳平安站起身,輕輕跺了跺腳,左右雙腳各數次,認真想着寧姑娘的問題,回答道:“馬婆婆很有錢的,所以我記得這個馬苦玄家的黃牛,體型格外大,那牛尾巴甩起來,很嚇人的。”

在陳平安站起身的時候,馬苦玄卻又蹲下身,抓起一把石子放在了左手心。

最後,泥瓶巷少年與杏花巷少年,兩個同齡人,遙遙對峙。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