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中) 繁體中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中)

本书:剑来  |  字数:8996  |  更新时间:2021-08-06 23:59:36

掌律长命拉着小米粒一起闲逛去了。

陈平安与贾晟一起散步,笑问道:“还适应目前这个身份吧?”

贾晟立即一拱手,感慨万分道:“承蒙山主器重,侥幸得以身居要职,战战兢兢,不能有丝毫懈怠,又不敢画蛇添足,思来想去,只能是秉持一个宗旨,多看多听多笑脸,少说少做少显摆。我本来就道行浅薄,小小龙门境,莫说是为风鸢渡船雪中送炭了,便是锦上添花的事儿,也未必做得成,就想着先不误事,再走一步看一步,尽量为落魄山略尽绵薄之力,总不能辜负了山主的厚望。”

落魄山掌律长命和财神爷韦文龙,都属于临时在风鸢渡船帮忙,只等下宗庆典结束,就会返回落魄山。

按照崔东山的安排,渡船这边最终真正管事的,其实还是负责待人接物的贾晟和账房先生张嘉贞。

风鸢渡船,跨越三洲,总计途径十七座渡口,只说脚下这座桐叶洲,灵璧山野云渡、大泉桃叶渡在内,便有七处渡口之多。

乘坐一条风鸢渡船,大好河山尽收眼底,高立太虚瞰鸟背,遨游沧海数龙鳞。宛如帝子乘风下翠微,只见无数青山拜草庐。

位于浩然天下南北一线的三洲山河,从最北边,大源王朝的崇玄署云霄宫,到最南边的驱山渡,渡船这么一趟走下来,贾晟什么山上神仙没见过,骸骨滩披麻宗的财神爷韦雨松,如今都要称呼自己一声贾老弟了,还有那些大骊京畿之地长春宫的几位仙子,一声声的贾道长,喊得老神仙心里暖洋洋的。更不说宝瓶洲一洲拢共不过五尊大山君,其中北岳山君魏檗,那是自家人,公认披云山是与落魄山穿一条裤子的山上交情,无需多说半句,此外中岳山君晋青,南岳女子山君范峻茂,贾晟如今就又与这两位都混了个脸熟。

陈平安点头道:“心里多知道,嘴上少说道。”

贾老神仙一愣一惊一叹,脸色配合唏嘘声,可谓行云流水,“絮叨半天,仍是不如山主真知灼见,贾晟当个渡船管事,已经颇为吃力,山主却是只因为性情散淡,与世无争,只有两山两宗门的地盘,这才限制了山主的手脚。不然在贾晟看来,只要山主自己愿意,当那宝瓶洲的火龙真人,桐叶洲的符箓于仙,也是服众的。”

陈平安根本不搭话,立即转移话题,问道:“白玄呢?”

贾晟抚须而笑,轻声答道:“就在船上呢,这会儿应该在闭关,不然早就闻讯赶来见山主了,比起在落魄山,如今咱们这位小小隐官的练剑,就要勤勉太多了,可能是憋着口气,不愿被同龄人的孙春王拉开距离。山主,说实话,我是很期待百年之后的落魄山和仙都山了,每每想起,自己能够位列其中,都会觉得与有荣焉,些许舟车劳顿之苦,算得了什么,何况这一路走南闯北,其实都待在风鸢船上,躺着享清福呢,说是奔波劳碌,都是我大言不惭了。”

陈平安笑道:“着手处不多,用心处不少,还是很辛苦的,相信掌律长命都看在眼里了。”

贾晟久久无言,喃喃道:“何德何能,得见山主。”

这句话,还真不是贾老神仙的溜须拍马,确实是从肺腑处有感而发的诚挚之言。

小有早慧,老有晚福,是两大人生幸事。

一个靠上辈子积德,一个靠这辈子行善。

陈平安问道:“驱山渡那边,玉圭宗供奉王霁,与皑皑洲刘氏客卿徐獬,你觉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贾晟小心翼翼斟字酌句,“王霁是儒生出身,性格刚强,言语直爽,而那位徐大剑仙,瞧着性子冷清,不好接近,但是心肠热,约莫徐獬这类人,不轻易与谁交朋友,可只要是朋友了,就可以托付生死。”

王霁并非玉圭宗自己培养出来的修士,曾是桐叶洲骂姜尚真最狠的一个,不曾想最后反而成为了玉圭宗的祖师堂供奉,据说是当代宗主韦滢亲自邀请王霁去往九弈峰。

替皑皑洲刘氏守在驱山渡的剑修徐獬,绰号“徐君”,是一位才两百岁的金甲洲大剑仙,在家乡北部战场,老飞升完颜老景暗中投靠文海周密,在一场高层议事中,毫无征兆地暴起行凶,如果不是徐獬率先出剑阻拦,联手一位金甲洲的止境武夫,拦下完颜老景的倒戈一击,不然那些地仙修士的死伤数量,恐怕至少要翻一番,届时金甲洲战局只会更加糜烂不堪,说不定战火都有可能顺势殃及北边的流霞洲。

陈平安说道:“回头帮你引荐一位龙虎山的道门高人,这位老前辈刚好也要参加我们的宗门庆典。”

贾晟先与山主打了个道门稽首,略表谢意,然后好奇问道:“莫不是天师府的某位黄紫贵人?”

以山主如今的身份,认识一位黄紫贵人算什么,说不定与当代大天师都是见过面聊过天、以道友相称的。

陈平安微笑道:“在火龙真人卸任后,便是这位老前辈担任龙虎山的外姓大天师了,姓梁名爽,老前辈居山修行,喜清净恶喧闹,故而姓名道号,在中土神洲那边知道的人都不多,梁老真人之前在这桐叶洲,做过一桩如今只在山巅流传的壮举。老真人与上任天师府大天师是旧友,所以当代天师在老真人那边,也是需要执晚辈礼的。”

贾晟道心一颤,赶紧停步,打了个道门稽首,沉声道:“福寿无量天尊。”

要知道贾晟修行的,正是雷法一道,只不过相较被誉为万法正宗的龙虎山五雷正法,贾晟所在山头那一脉的祖传雷法,说是旁门左道都很勉强,所以能够见着一位龙虎山的外姓大天师,对这位目盲老道士而言,意义重大,已经不单单是什么面子事了。

贾晟笑道:“山主,等到米大剑仙破境成功,咱们落魄山就又要吓别人一跳了。”

一位仙人境剑修,说是名动浩然九洲,半点不过分。桐叶洲的玉圭宗宗主韦滢,北俱芦洲的北地第一人白裳,如今也就是这个剑道境界。

陈平安打趣道:“那我们就再难用米大剑仙调侃米大剑仙了。”

贾晟嘿嘿而笑,确实小有遗憾。

与贾晟分开后,陈平安临时改变路线,没有先去张嘉贞那边的账房。

蒋去正在反复翻阅一本册子,书页上边符图、文字皆有,是担任云上城首席供奉的老真人桓云,将符箓心得汇总成书,故而这本不厚的册子,算是桓云的毕生心血,按照山上规矩,恐怕就算是亲传弟子,都未必有此待遇。

听到敲门声,蒋去打开门后,很意外,竟然是隐官大人。

到了落魄山这么多年,由于隐官大人常年在外,单独闲聊的机会,屈指可数。

陈平安落座后,与这个来自剑气长城蓑笠巷的年轻练气士,问了些符箓修行的进展。

作为落魄山唯一一位符箓修士,蒋去正式的山中道场,在那灰蒙山,上次陈平安赠送给蒋去一部手抄本的《丹书真迹》,上册。

蒋去有些愧疚,硬着头皮说道:“只学会了《真迹》上边的前三种入门符箓,而且尚未精通,只能说是潦草有个符箓样子,距离桓真人在册子上所谓的画符‘小成’之境地,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涉及到性命攸关的修行事,蒋去不敢有任何隐瞒,何况在隐官大人这边,也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陈平安笑道:“万事开头难。”

桌上有一摞蒋去画成的黄纸符箓,陈平安拿起摆放在最上边一张符箓,是最熟悉不过的阳气挑灯符,一次次离乡远游,跋山涉水,算是他使用最多的符箓之一。

陈平安双指轻轻一抖,符纸顿时消散,只余下一张空悬的朱红色符图,再手腕拧转,再轻轻横推,原本不过巴掌大小的符箓,就蓦然变成了一张等人高的“大符”,如一尊神灵,立在屋内。

陈平安站起身,走到这张符箓旁,蒋去立即跟着起身,双方隔着一张阳气挑灯符。

陈平安伸手指向一处朱砂线条,“你看这里,明显有点歪斜了,显然是你画符之时,太过追求一气呵成,反而在灵气调度上出现了问题,导致精神不济,半路气衰则符路乱,才出现了这种细微偏差。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修道之人不可不察,画符一途,当有一种看须弥如芥子、视芥子若须弥的眼光和心态。”

“再看这里,这横竖衔接处,也有问题,虽然不妨碍你画成这道符箓,但是按照符箓术语,此地就属于山水相冲,会折损符胆灵气的生发,一旦祭出,符箓威势,难免大打折扣,若是与人切磋道法,很容易就会被找到漏洞,稍受术法冲撞,就难以持久。”

帮着蒋去一一指出符箓瑕疵,何处应当立即修改,什么地方可以稍晚完善,陈平安说得无比详细,蒋去竖耳聆听,一一记住。

之后陈平安便双指并拢,无需笔墨纸,便凭空绘制出同样一张阳气挑灯符,符成之时,刹那之间,金光璀璨,满屋莹光。

陈平安再将其凝为一张尺余高度的金色符箓,轻轻推给蒋去,笑道:“回头画符,多作对比。以后等你跻身中五境,作为贺礼,我帮你与某位老神仙讨要一张曾经托起一座山岳离地数百年之久的符箓,当然不可能是那真符,就只是类似碑文摹拓了,距离真迹神意,相去甚远。”

陈平安缓缓道:“天人同度正法相授,天垂文象人行其事,昔者圣人循大道、分阴阳、定消息、立乾坤,以统天地也。这符箓一道,在某种意义上,便如同山下王朝的史书、历书。不单单是符箓修士,登山修行一途,本就是以人身小天地,牵连外界大天地,所以那位号称天下符箓集大成者的于老神仙,曾在一部广为流传的符书开篇序言中,就为我们开宗明义了,‘头圆法天,足方法地,目法日月,四肢法四时,五脏法五行,九窍法九洲,故而先贤有云,人有诸多象,皆法之天也。’”

陈平安在修行路上,画符的数量,虽说比不过自己练拳的次数,但是相比一些地仙符箓修士,恐怕只多不少,陈平安将一些自身心得毫不藏私,与蒋去娓娓道来,“古语大地山川河流,山川之精上为星辰,各应其州域,分野为国,皆作精神符验,故而天有四表以正精魂,地有渎海以出图书。所以说山川河流,满天星辰,就是符箓修士眼中最好的、最大的符图,这才是真正的‘道书符箓’,静待有缘人,各取所需,各行其法,各证其道。蒋去,你想想看,人间山脉蜿蜒千万里,何尝不是一笔仙人符线?天上北斗七星,悬天万年复万年,何尝不是一张完整符图?”

“若说道理是空谈,那就眼见为实。”

陈平安突然沉声道:“蒋去,站在原地,凝神屏气,心与形定!”

不给蒋去太多收敛心神的机会,陈平安闪电出手,轻轻一拍对方肩膀,蒋去只觉得整个人向后飘荡而去,但是惊骇发现,眼前除了隐官大人的一袭青衫,还有一个“自己”的背影,纹丝不动。心神与身体分离?还是那种传说中的阴神出窍远游?不说那些秘法和特例,按照山上常理,修道之人,若能结出一颗澄澈金丹,便可以阴神出窍远游,等到孕育出元婴,形神合一,茁壮成长,便有了阳神身外身的雏形,这便是“陆地神仙炼形住世而得长生不死”一说的由来。

不曾想蒋去刚刚停步,又被陈平安轻轻一推额头,再次向后滑出数步。

然后陈平安一抖袖子,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的“蒋去”如蹈虚空,天地有别,道人居中。

原来蒋去脚下是一幅浩然九洲的堪舆形势图,而头顶则是星河万里,浩瀚星辰小如芥子,好似举手可摘。

陈平安双指并拢,在“蒋去”眉心处轻轻一点,就像帮忙开天眼。

再一伸手,将那大地之上的千百河流如提绳线,再一招手,将那条星河拘拿而至,然后一挥袖子,星辰与江河,一股脑儿涌入某个身形虚实不定的“蒋去”,仿佛霎时间就变成了后者人身小天地中的座座山岳气府、条条经脉长河。

片刻之后,陈平安见蒋去的一颗道心,已经不足以支撑这份异象,只是蒋去自身始终浑然不觉,依旧沉浸于这份天地异象当中不可自拔,再拖延下去,就要伤及蒋去的大道根本,陈平安便朝他的那粒心神芥子,轻轻往回一拽,将其心神、魂魄与身躯,三者归一。

蒋去回过神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身形摇摇欲坠,陈平安伸手按住肩膀,脸色惨白的蒋去才不至于踉跄摔倒。

为自家修士指点迷津,是学吴霜降对待岁除宫弟子。

至于具体的传道之法,显然是与刘景龙现学现用了。

陈平安让蒋去坐回位置,好好呼吸吐纳安稳心神,微笑道:“所谓的行万里路,在我看来,其实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在外游历,再就是修道之人,存神观照人身小天地。凭此修行,内外兼修,大小兼顾,心存高远,脚踏实地,相信总有一天,你可以绘制出几种属于自己的独门符箓。”

蒋去擦去额头汗水,赧颜道:“不敢想。”

“得想。”

陈平安摇头笑道:“一个都不想绘制出几张山上‘大符’的符箓修士,以后能有什么大出息?”

蒋去咧嘴一笑,使劲点头。

陈平安再从袖中摸出一只长条木盒,轻轻放在桌上,微笑道:“盒子里边装着十块朱砂墨锭,都送你了,刻有一些类似‘天垂文曜’的吉语,都是地仙手笔,故而灵气盎然。不过别谢我,是这次小陌陪我走了趟五彩天下的飞升城,那边有处仙家集市,小陌碰到几个云游至避暑城的符箓修士,合伙开了个店铺,小陌逛铺子的时候,专程为你买下了这套沅陵朱砂墨,也不算捡漏,只能说是价格公道,对方误以为小陌是飞升城剑修,就想要借机攀附关系。小陌本意是以我名义送给你,我觉得不妥,你只管收下便是了,事后也无需专程去跟小陌道谢,免得他以后不当善财童子的唯一理由,竟然是受不了那些前脚接后脚的登门致谢。”

蒋去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轻声道:“小陌前辈怎么又送贵重礼物。”

陈平安玩笑道:“谁让他境界高,兜里又有钱,以至于每次出门,唯一的爱好,大概就是想着谁谁谁需要什么了,我劝过好几次了,反正没屁用。”

画符一道,符纸与朱砂,一般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必备之物,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朱砂与烟墨,金粉和银粉,反正都很吃钱。

其中朱砂因为本就是仙家炼丹的材料,此外世俗皇帝君主还用来批阅奏章,作圈阅之用。在修道之人眼中,大赤为天地纯阳之色,足以辟阴邪、退邪祟,故而仙家秘制的朱砂墨,被誉为神灵通而形质固。加上朱砂谐音“诛杀”,所以品秩越好的朱砂,用来画符,斩鬼驱邪的效果就越好。

只是世间朱砂产地众多,储量巨大,所以文人才有那“朱砂贱如土,不解烧为丹”的疑惑,而沅陵出产的朱砂,品相是公认的当世第一,制成墨锭后,细细研磨,笔下文字,被誉为赤书真文,在浩然天下往往被君主和礼部用来封正山水神灵的敕书。

陈平安起身笑道:“走,我们找那位张账房打秋风去。”

渡船上边的账房先生,除了落魄山财神爷韦文龙,还有无法修行的张嘉贞。

蒋去跟张嘉贞既是同乡,还是同龄人,只不过因为一个已经登山修行,一个始终都是凡俗夫子,所以如今只看容貌,双方年龄至少相差了十几岁。

两人到了账房里边,张嘉贞笑问道:“隐官大人,蒋去,你们是喝酒还是饮茶?”

陈平安笑道:“喝碗热茶就行,喝酒容易误事。算账是门精细活,又不是那种文人骚客的吟诗作赋,喝酒助兴可以增长才情。”

张嘉贞点点头,“稍等片刻,我马上烧水煮茶。”

屋内备有茶叶,是大管家朱敛亲手炒制的雨前茶,都装在锡罐里边。

墙角有只炉子,还有一麻袋木炭,张嘉贞取出火折子,熟稔点燃炉子里边的茅草和木柴,看来平时没有少喝茶。

此外还有一只大火盆,就放在桌子底下,寒从脚底起,张嘉贞平时双脚就踩在火盆边沿,用以取暖驱寒。

蒋去看着这一幕,神色复杂。

若是自己煮水,要是待客,事出匆忙,那么生火一事,用一张最寻常的山上火符即可,些许灵气消耗,可以完全忽略不计。

没来由想起朱敛当年拉着自己一起当木匠,大管事某次在弹墨线时,说的一句随口言语。

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这句话显然是说给蒋去的听的,但言语内容,绝对不是称赞蒋去,而是另有所指。

说实话,如果不是受了朱敛的提醒,或者说敲打。

蒋去确实会觉得自己跟这个同乡,不是一路人了。

朱敛一句“凭什么山主能以平常心看待张嘉贞,偏偏你不行”,曾让蒋去一瞬间如坠冰窟,至今心有余悸。

道理已经明了。

只是直到今天,跟随隐官大人来到这里,蒋去看着这间从未踏足的简陋账房,还有那个安之若素的同乡同龄人,好像又明白了一些道理之外的事情。

小陌也给张嘉贞带了一份礼物,陈平安放在桌上,张嘉贞婉拒不成,只好收下。

陈平安喝着茶水,翻阅账簿,顺便为两人说了些如今飞升城的形势,张嘉贞和蒋去对于家乡近况,当然不愿意错过一个字。

合上手中账本,陈平安抬头笑问道:“听了这些,会不会后悔跟我来到浩然天下?”

蒋去跟张嘉贞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之后陈平安独自离开,蒋去留在屋内,张嘉贞拎起桌上水壶,帮对方续上一碗热茶水后,轻声说道:“你要是不觉得别扭,以后修行一事,需要花钱的地方,就跟我提一嘴,反正我的那笔俸禄,留着也是留着,至多就是躺在账簿上边吃点利息,这点神仙钱,肯定帮不上你什么大忙,就是个心意了。”

蒋去看着眼神诚挚的张嘉贞,点点头,笑道:“我跟你客气什么。”

然后蒋去开玩笑道:“借钱给人比跟人借钱还为难,跟隐官大人学的?”

张嘉贞笑着不说话。

蒋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张嘉贞,你就没点长远打算?”

落魄山中,好像就只有这个账房先生,既不是修道之士,也不是纯粹武夫。

听出了蒋去的言下之意,张嘉贞点头笑道:“有啊,我早就跟朱先生聊过了,看看有无机会,以后成为山神。”

蒋去听闻此事,吃惊不小,仔细思量一番,缓缓道:“张嘉贞,你清不清楚,凡俗夫子想要成为坐镇一方的山水神灵,并不容易,即便得了朝廷的封正,本就是鬼物、英灵还好说,如果是你这样的生人,光是那份形销骨立、魂魄煎熬的痛苦,别说是练气士,就是体魄坚韧的纯粹武夫,都未必承受得起,一旦失败,就要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据说连来世都没有了!”

张嘉贞给自己倒了一碗茶水,“你忘了小镇那边杨家药铺的那种药膏?虽说如今被大骊朝廷严密管控起来,但是以隐官大人和咱们落魄山与他们的关系,帮我讨要一份,不是难事。”

那种药膏,最大的神异之处,在于摒除痛苦之外,还能够让人保持灵智。

张嘉贞继续道:“朱先生坦言,这还只是成为山神的第一步,其实之后还有两道鬼门关要走,不过我即便无法连过三关,成为山神,还有退转之路可走,大不了就退而求其次,只以阴灵鬼物姿态,留在落魄山那边,只是与大骊朝廷讨要封正敕书一事,就比较难了,只能相当于为我建造一座淫祠,所以即便有了祠庙和金身,算不得粹然金身,将来承受人间香火,也会受到很大的约束,不过这只是最坏的打算,你不用太担心。”

蒋去默不作声。

简单说来,凡俗成就金身,由生人升迁为神灵,无异于一步登天,门槛之高,难度之大,无法想象。

张嘉贞笑道:“这件事,隐官大人肯定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没有跟我聊起,蒋去,你说说看,这意味着什么?”

蒋去恍然,肯定是隐官大人觉得有把握了。

蒋去顿时如释重负,啧啧道:“好你个张嘉贞,精明了很多啊。”

张嘉贞指了指书桌那边的账簿,“傻子能当账房先生?”

陈平安在小米粒的屋子那边,找到了小陌,恰好柴芜和孙春王都在,柴芜只要修行间隙,就会来这边喝点小酒。

如今落魄山右护法的屋子里边,有个米剑仙帮忙亲手打造的柜子,摆满了一坛坛酒水,都是给柴芜准备的。

小陌正在为两个小姑娘,传授道法和剑术。

反正两个资质都好,很容易就举一反三。

陈平安就跟小米粒坐在一条长凳上嗑瓜子。

小陌担心自己的修行路数,与如今的道法秘诀在文字、寓意上边有出入,为了避免误人子弟,小陌就专门教了两个小姑娘一门早已失传的上古言语。

这会儿小陌正在传授一门存神观照的远古术法,确实跟如今的道法口诀出入不小,比如小陌此刻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将喉咙称之为心田绛宫之上十二重楼,此外五脏六腑各有所司,各有淬炼之法,九液交连,百脉流通,废一不可。小陌让两个小姑娘运转一缕灵气,不与练气士的吐纳相似,反而有点像是武夫的一口纯粹真气,自上而下,同时在人身小天地的不同地界,让她们分别观想出远古各司其职的不同神灵,如自天而下巡狩人间……

三光在上地下烛,落落明景照九隅。自高而下皆神灵,日月飞行六合间。

抱黄回紫入丹田,龙旂横天掷火铃。雷鸣电激神泯泯,长生地仙远死殃。

这类古法修道,也就真的只能是小陌来教了。

关键是两个小姑娘,每每观想不同神灵之时,便当真有一份不俗气象随之升起,与之对应。

陈平安自认在她们这个岁数,没有个把月的反复演练,休想拥有柴芜和孙春王的这份动静。

小米粒伸手挡在嘴边,与好人山主压低嗓音说道:“一句都听不懂,咋个办?”

陈平安笑道:“是远古语言,听不懂很正常。”

其实这次在飞升城,陈平安还从问剑楼拿来几本剑谱的手抄本,孙春王既是剑气长城的本土剑修,小姑娘还是宁姚的不记名弟子,此事不算违例。

等到她们进入一种类似“动修静定则为真人”的境地。

小陌望向自家公子。

陈平安点点头,可以动身了。

带着小米粒走出屋子,陈平安来到船头那边,心念微动。

片刻之后,远处云海中便传来一阵滚滚风雷声,只是等到那名“不速之客”靠近风鸢渡船,反而瞬间变得悄无声息,是那把被陈平安留在仙都山的长剑“夜游”。

陈平安摸了摸小米粒的脑袋,笑道:“很快回来。”

小米粒乖巧点头。

陈平安身形化作十数道剑光,掠出风鸢渡船之外数百里,等到重新凝为一袭青衫后,便御剑南下,直奔桐叶洲中部某地。

小陌尾随其后。

骄阳烈日,一条仙家渡船之上,几位仙师正在俯瞰人间景象。

一道弧线剑光,裹挟风雷声,在数百丈外轰然掠过。

使得这条仙家渡船如行船水中,骤逢波浪,一时间颠簸起伏。

等到转头望去,只见一道璀璨剑光,一抹青色身形,早已远去。

一座山下王朝的京畿之地,正值磅礴大雨,白昼晦暗如夜。

瞬间乌云密布被凌厉剑光撕开,宛如天开一线,阳光洒落人间。

一条东西流向的汹汹江河,随着一抹青色身形的一闪而过,脚下的河面之上,蓦然间出现一道沟壑,依稀可见裸露而出的河床。

一处仙家府邸,山峰巍然,几个眼尖的练气士,发现极远处凭空出现一粒光亮,眨眼功夫便刺人眼目,笔直朝祖山这边撞来。

下一刻,剑光蓦然四散而开,刚好绕过整座山头,在极远处重新凝为一道剑光,只留下雷鸣声响彻天地间。

最终这道剑光停在一处,现出身形,背剑在身后。

九座雄镇楼,被文庙分别用来镇压一洲山水气运。

桐叶洲这座名为镇妖楼,真身是一棵梧桐树,传闻此树曾经离天极近,以至于每当某轮明月升起,都无法高过此树。

上一次来这边的客人,是文海周密,斐然和赊月。

不过斐然和赊月当时都是临时被周密拘押到身边。

才有幸目睹一座镇妖楼的“一部分真相”,一棵岁月悠悠的梧桐树,当时并未现出真身,而是大道显化成一座雄伟城池,占地方圆千里。

只是当年周密只是伸手试探了一番,可以打破山水禁制,却没有选择进入其中。

周密曾经为赊月说过一些惊世骇俗的内幕,比如荷花庵主是必死的,只是比起周密的预期要早了点。

而赊月正是“明月前身”,故而在蛮荒天下,她要比占据、炼化一轮明月的荷花庵主,更加名正言顺,不过赊月却依旧不是那位远古天庭十二高位之一的明月共主,只能说有机会,机会最大,所以托月山大祖的嫡传弟子新妆,才会经常去明月中与赊月闲聊,因为新妆的大道真身,曾是一座月宫浇水斫桂的神女。

远古时代,明月众多,如同将其形容为一座六部衙门,赊月就是一位位高权重的郎官,一旦恢复真身,就是侍郎,如果不是赊月被丢到宝瓶洲,周密原本会带她一起登天离去,在新天庭占据一席之地,提升神位,等于官场升迁的连跳数级,直接晋升为新任明月共主。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眯眼望去,一层层的七彩琉璃色,如水荡漾。

这是此地对自己的一种天然压胜,准确说来,是对身上承载的那些大妖真名,此地有一种天生的厌恶和压制。

陈平安低头弯腰,身形佝偻。

不出意外,对方并不想见自己,要是自己无法开门,就要吃闭门羹了。

只是破门而入这种事情,成何体统。

于是就有了黄帽青鞋的小陌出现在一旁,抖了抖双袖,手中随之多出两把长剑,抬头微笑道:“就这么招待故友吗?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