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九百八十二章 谜底 繁體中文

第九百八十二章 谜底

本书:剑来  |  字数:9808  |  更新时间:2022-01-26 18:00:01

骑龙巷压岁铺子,坐在门口晒太阳的白发童子,显得有点无精打采,见着了来这边查账的陈平安,竟然也只是闷闷喊了声隐官老祖。

比起以往,略有不同,在相邻两间铺子,多了条乡野村落最为常见的“长条木凳”,街坊邻居,有事没事,有个地儿落脚,坐一起聊几句,

陈平安坐在一旁,抖了抖青衫长褂,翘起腿,意态闲适,笑问道:“想不想去桐叶洲那边修行,那边有座小洞天,白玄、程朝露几个孩子,如今都在里边炼剑修行,我可以让崔东山给你建造一处道场府邸,钱,我来出,整个宗门地界,方圆数百里,如今都是自家地盘,你到了那边,要是有兴趣,还可以指点程朝露他们的修行,其中有个小姑娘名叫柴芜,修道资质极好,是魏羡的开山大弟子,你学问驳杂,想必教谁都没问题,有喜好的山头,你就跟崔东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直接划拨给你,就当不举办庆典的开峰了,青萍峰祖师堂那边的谱牒身份,供奉客卿,随你挑。以后遇到了资质好的,想要收弟子,你都可以随意。”

因为白景的到来,骑龙巷这边,很容易引来某些有心人的窥探,反观青萍剑宗那边,更能藏人。

一位飞升境巅峰剑修,尤其还是活了万年之久的蛮荒妖族,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要远远比一座新生宗门更能引人注意。

白发童子还是提不起精神,病恹恹道:“路太远,去不动。”

“在这边当个杂役弟子,挺好的。都混得熟了,好过去那边从头再来,费心费力,给人传道教拳,更是麻烦,我不擅长这个。”

“隐官老祖,你可不能喜新厌旧啊,只是多了几个类似崔花生、谢狗的货色,就赶我走,不说别的,就我这份忠心耿耿,别无分号。”

陈平安笑道:“既然不愿意挪窝就算了。”

白发童子抽了抽鼻子,左看右瞧,鬼鬼祟祟从袖子里边摸出一本册子,“拳谱,活的。总计三十六幅图,就是三十六拳招,青冥天下止境武夫数得着的成名绝学,压箱底的好货,一般好的拳招,也没资格被记录在册,某人的眼光如何,何等挑剔,你比我更心里有数。”

陈平安笑道:“早几年给我,还有用处,现在意思不大了。”

话是这么说,伸手动作也不慢,陈平安看也不看就收入袖中。

这句话倒不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就像蒲山出自六幅仙人图的拳法,对于如今陈平安拳法造诣的裨益,其实就极为有限,如果不是需要为人教拳,陈平安可能都不会那么耗费心神去完善、改良蒲山拳理,试图降低一般武夫的学拳门槛,再来编订成册。

好像学拳越多,自身境界越高,就越能感受撼山拳的难能可贵。

陈平安当然也想要编撰出一部完全属于自己的拳谱,能够让两宗弟子的纯粹武夫,在以后十年百年千年,按照这部拳谱,渐次修行,稳步登高,然后再如蒲山云草堂一般,后世子弟,能够不断完善拳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陈平安突然问道:“你有听说过关于武夫止境三层的另类见解吗?”

白发童子摇摇头,“我又不是习武练拳的,跟我说不着这个,估计说了,我可能也没当回事。”

陈平安歉意道:“不该聊这个的。”

白发童子咧嘴一笑,“都不像隐官老祖了。”

归真之下,从武夫九境,到止境气盛一层,还很重视,尤其是气盛,

等到武夫跻身了归真一层,就需要将自身武学心得、桩架招术、拳理拳法熔铸一炉,求个凝练二字,证得返璞归真一语。

至于何谓“神到”?陈平安还在摸索,也只能是靠自己去琢磨,别无他法。当年在竹楼二楼那边练拳,老人从不聊这些,偶尔沾边的言语,也多是些不中听的话,例如就凭你陈平安这种体魄如纸糊、心性稀烂如浆糊的废物,也敢奢望山巅之上的十境?这辈子能够打个对折,成为五境武夫,就该烧高香了……

在陈平安看来,朱敛就是每天趴窝在远游境的境界,结果成天想着归真一层的玄妙和关隘。

拳有轻重,法无高下。

这个道理,平常人说出口,底气不足。

但是朱敛不用开口,就是这么个道理。

毕竟是藕花福地历史上首个将其余天下九人屠戮殆尽的武疯子。

朱敛心气之高,心境之广,就连陈平安都不敢说能够看个真切。

白发童子从坐着变成蹲着,可能是这样显得个儿高些,此后两两沉默,一起晒着初春时节的和煦阳光,懒洋洋的。

陈平安神游万里,思绪如脚踩西瓜皮,想到哪里是哪里。

佛家禅宗一直有“头上按头”和“本来面目”两说。

陈平安突然想起当年神仙坟的众多残破神像。

好像其中就有一尊三头六臂降魔法相的神像。

抖了抖袖子,陈平安闭上眼睛,冥想片刻,睁眼后犹豫了一下,没有起身,就只是坐着掐道诀、结法印,速度极快,转瞬间就有二十余种。

不过陈平安很快就收手。

白发童子也假装浑然不觉,等到陈平安停下那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动作,蹲在长木上边的白发童子突然嘿嘿而笑。

“一加一等于二,穿开裆裤的孩子都知道,五加五等于十,答案也明显。”

“但是你说一加一等于二,再加三等于五,再加二加三最后等于十。”

“就会偏有人非要说等于八,或者等于九,偏偏见不着一个一,一个二。”

“一加十是十一,一不是十一,十也不是十一,少了十,谁都看得见,所以这类纰漏,不太常见,但是少了一,相对隐蔽。”

“十尚且如此,一百又如何,一万呢百万呢,所以某人说过,天下学问都在铁了心做减法,最好减到一个一都不剩下,几乎就没有谁愿意做加法的。”

陈平安先是会心一笑,继而笑出声,然后整张脸庞都泛起笑意,最后干脆哈哈大笑起来。

反而轮到白发童子觉得奇怪了,“很好笑吗?”

这其实只是吴霜降当年的一个古怪说法,那会儿道号“天然”的岁除宫女修,就没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只当是吴霜降在胡思乱想,反正他历来如此。

陈平安当然是一个很含蓄、内敛的人,不是那种将喜怒露于形的,只是也不是那种成天阴郁、长久沉默的人,即便是在剑气长城老聋儿的牢狱里边,陈平安也会苦中作乐,也经常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滑稽举动,用陈平安自己的话说,就是人可以吃苦,却不可有苦相。

但是在白发童子的记忆里,陈平安像现在这样笑得合不拢嘴,确实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陈平安确实不是假装,而是真的挺开心,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点头道:“很好笑!”

白发童子努努嘴,“你们都是怪人。”

陈平安翘着二郎腿,双手叠放在膝盖上,微笑道:“读书人吵架,哪怕是君子之争,往往最不喜欢按部就班、环环相扣讲道理,嗯,确实也不擅长。难得从头到尾都还算讲理的,例子不多,那场鹅湖之辩当然能算一个,次一等的,昔年苏子门下相互之间的诗词体格之争,也是很好的,再次一等的,就开始搬出仁义道德了,最下作的,估计就是只拿私德说事了,世事好玩的地方,就在于往往是最后这个,反而最有杀力,流传最久,比如公公扒灰,拷打妓-女……每每提起,先下定论再反推,反正既然德行有亏,肯定所有学问就是糟粕,哪里清楚儒家诸脉的具体发展脉络,历代儒生先贤们,当然我是说那些真正有担当的读书人,他们到底做过多少尝试,走了多少弯路,为此付出多大的心血和代价……真不知道如今是这样,千年以后,万年以后,又会如何。”

而在佛家历史上,不光是由着大乘小乘之别,后来最为蔚为壮观的禅宗一脉,与早先的地论师,佛理精深的经师,持戒严格的律师,其实都有很大的分歧,即便是在禅宗内部,也是纷争不断,相互诘难,才有了那么多的公案、灯录、颂古拈古和看话头……就像陈平安在避暑行宫那边,就经常会将《碧岩录》《空谷集》和《从容庵录》反复阅读。

不喜欢读书,自然就认可书上说的百无一用是书生。

喜欢读书,自然就对读书是为下辈子而读心生欢喜。

但是喜不喜欢读书,与到底成为怎么样的人,好像关系不大。

大概就像昔年藕花福地心相寺的那位住持老僧所说,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如何看待我们。

白发童子淡然道:“就一定要多读书吗?”

陈平安笑道:“我说的读书,又不单指书籍。”

能够把不顺遂的生活过得从容不迫,陈平安就自认做不到。

但是陈平安见过这样的人。

就在书简湖鬼打墙的那段岁月里,曾经见到一个衣衫洁净的贫寒老妪。

以至于陈平安会觉得这样的人,他们就是苦难人间里的菩萨。

一个孩子渐渐长大,尤其是等到爹娘走后,就像一家门户,少了一扇大门,门外就站着死亡,轮到这个人去与之对视。

白发童子转过头,轻声说道:“隐官老祖,把眼泪擦擦。”

陈平安愣了一下,抬起手,只是不等触及脸庞,气笑不已,就是一巴掌拍过去。

白发童子歪头躲开,心情大好,放声大笑。

谢狗没在铺子这边,估计又去张贴那些狗皮膏药,跟福禄街和桃叶巷的有钱人家斗智斗勇了?

陈平安站起身,走入铺子,代掌柜石柔立即拿出账簿,陈平安站在柜台旁,随手翻阅账本,瞥了眼那个低头看一本志怪小说的孩子,问道:“俊臣,听红烛镇的李掌柜说,你在那边买书喜欢赊账?”

要让这个自己开山大弟子的开山大弟子,主动喊自己一声祖师,很难。

周俊臣难得有几分心虚,当起了小哑巴,想要装聋作哑,蒙混过关。

陈平安要是跟他谈师门辈分,周俊臣从来不怵,唯独跟钱有关系,孩子就有点胆子不足了,三文钱难倒英雄汉呗。

陈平安说道:“我先前路过书铺,帮你把那几十两银子的帐给结了,还帮你垫付了些,以后买书别欠钱。”

小兔崽子买起书来,真是大手大脚,气概豪迈得很,也不知道谁教的,给孩子当师父的裴钱,绝对不会这么教。

周俊臣一听,笑逐颜开,在祖师这边,难得有个诚心诚意的笑脸。

不料这位祖师立即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你别跟书铺赊账,传出去不好听,欠我钱就没有问题,以后可以慢慢还,就从每个月的俸禄里边扣。”

石柔忍住笑,关于此事,与她无话不说的小哑巴很胸有成竹的,原本是想要跟师父裴钱借钱还债的,按照周俊臣的小算盘,你一个当师父的,借钱给徒弟,以后好意思开口要债?

结果今天被这个祖师横插一脚,这笔糊涂账就一下子变得半点不含糊了,周俊臣这会儿已经悔青肠子了,早知道就不买那么多。

陈平安又问道:“牛角渡的那块招牌,是谁出的主意?”

周俊臣大包大揽道:“我一个人想出来的法子!跟别人没关系!”

孩子到底是江湖经验不老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石柔立即有点担心,落魄山的门风,规矩极为宽松不假。

可是当山主的陈平安一旦认定某事,那就一定会很较真。

小哑巴依旧半点不怕,烦得很,果然自己跟这个祖师爷不对路,师父怎么找了这么个师父。

石柔伸出手,在柜台地下轻轻扯了扯孩子的袖子,示意他在山主这边赶紧服个软,别犟。

不料陈平安点点头,“还是太小家子气了,回头可以补上北俱芦洲的指玄峰袁灵殿,风雪庙剑仙魏晋,他们都是咱们落魄山的客卿,而且是正式记名的那种,即便以后路过牛角渡,瞧见了牌子也不会找人兴师问罪,还有桐叶洲玉圭宗那边,韦宗主的两位嫡传弟子,韦姑苏和韦仙游,相信以后都是名气很大的陆地剑仙,你也可以补上名字,记得写明境界,如今都是金丹。然后在名字、境界后边各自加个括号,”

孩子疑惑问道:“以后才是剑仙?那现在写上名字有啥用,占位置么,蹲茅坑不拉屎的,白白拉低了其他铺子客人的身价。”

“你懂什么,以后补上才没啥用,等到他们跻身了元婴境,甚至是玉璞境,就有说法了,吃了压岁铺子的糕点,可以破境。”

周俊臣蓦然瞪圆眼睛,还能这么耍?

本来以为谢狗为了挣钱已经够不要脸皮了,不曾想眼前这位更过分。

陈平安提醒道:“就只是个建议,跟我没关系啊。”

小哑巴咧咧嘴,在陈平安这边破例有个灿烂笑脸。

这个成天不着家的祖师爷,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难怪可以买下那么多的山头。

陈平安笑道:“不谈修行成就,只说做生意这块,你小子跟我,还有跟你师父,都差得远。”

小哑巴自动忽略掉这句话,想了想,认真思量一番,问道:“这么胡说八道,不会犯山上忌讳吗?”

陈平安斜靠柜台,随手翻阅那本不厚的账簿,“犯啥忌讳,这叫美谈。我跟你打个赌,将来那两位都姓韦的剑仙,肯定还来铺子这边买糕点,而且半点不生气。”

“不赌,一文钱都不赌。”

“小赌怡情,就几钱银子好了,输赢都有数的。”

“门口那个白头发矮冬瓜,说你当年在剑气长城,名气大得很,什么新老四绝都有份,与人切磋一拳撂倒,还有坐庄无敌手,赌品奇差,只要上了赌桌的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来三个全杀光……”

陈平安一笑置之。

门外那个晒太阳的白发童子立即急眼了,一个蹦跳,来到门口,跳脚骂道:“小哑巴,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啥时候说隐官老祖赌品奇差了?”

小哑巴哦了一声,“你是说陈平安赌品极好,我反着听就是了啊。”

白发童子一时间竟是无法反驳小哑巴的歪理,眼神哀怨道:“隐官老祖,我冤枉,我委屈啊!”

陈平安也不理睬那个活宝,只是伸手揉了揉周俊臣的脑袋,“你就皮吧,在我这边只管横,有本事当你师父的面说这种话。”

小哑巴呵呵笑道:“我脑子又不像某些人缺根筋。”

白发童子双手叉腰,“小哑巴,你再这么阴阳怪气说些混账话,小心我骂你啊,实不相瞒,平时跟你吵架,都是故意让着你,只发挥了一成不到的功力!”

小哑巴嘴角翘起,满脸不屑道:“那就骂呗,随便骂,有本事就祖宗十八代一并骂了,反正我师父又不在这里,你怕个锤儿。”

白发童子真给起到了,呦呵,还会斜眼看人了,学谁呢,谁教的……

只是当白发童子发现又多出个人斜眼看自己,就立即消停了,抽了抽鼻子,皱着脸,抬头望天状,心里苦。

石柔双手叠放在柜台上,看着一大两小的插科打诨,满脸笑意。

陈平安打算去隔壁铺子看看,草头铺子那边的崔花生,会跟随泓下、云子一同去往仙都山,不过少女会成为崔东山的嫡传弟子。

失散多年的亲兄妹,亏得崔东山想得出来。

石柔突然以心声说道:“山主,先前裴钱托人送了盒胭脂给我,谢了。”

再不是她那种平时刻意沙哑低沉的嗓音,而是柔糯的女子嗓音。

陈平安笑着点头,“不用跟她客气。”

当年裴钱在铺子这边,有过一段学塾读书的短暂岁月,也就是那会儿,裴钱才开始跟石柔亲近起来。

犹豫了一下,陈平安以心声问道:“石柔,想不想换一副皮囊,恢复女子姿容示人?山上除了沛湘那边的狐皮美人符箓,仙都山那边也有一种玉芝岗秘法制造的符箓,都可以让你……换个住处。”

石柔摇头道:“山主,不用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也真心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况且每天置身这副仙蜕其中,就是一座练气士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极佳道场。”

周俊臣难得正儿八经跟陈平安商量事情,甚至还用上了个尊称,“祖师爷,既然你这么会挣钱,咋个不替我们的压岁铺子,还有隔壁的草头铺子,出出主意?”

陈平安笑道:“神仙钱也挣,碎银子与铜钱,也都要挣的,只要是正门进的钱财,不在数额大小,要求个细水流长。不求财源滚滚,求个源远流长。”

沉默片刻,陈平安伸手按住孩子的脑袋,“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这个不是道理的道理。”

小哑巴点点头。

虽说道理不值钱,可不值钱的道理,好歹也是个道理,又没收自己的钱,听听看也好,等等看便是。

陈平安微笑道:“其实不懂某些道理更好。”

很多书上看见很多道理,一个苦处明白一个道理。

只看见,不明白,就是幸运。

陈平安离开骑龙巷,白发童子闲着也是闲着,就跟在隐官老祖身后当个小跟班。

先去了杨家药铺。

当下只有一个年轻店伙计看守店铺,因为当年的那场变故,这些年铺子生意一直不算好,不过杨家底子厚,根本不在意这个。

石灵山,来自桃叶巷门户,虽然不在四大姓十族之列,在小镇也算是好出身了。

可能这个年轻武夫,如今还不知道,自己是后院那个老人的关门弟子,更不知道他的师兄,到底有哪些,又是如何名动天下。

白发童子坐在门口那边,没进铺子,一屋子药味,没啥兴趣。

陈平安跨过门槛,笑问道:“苏姑娘不在?”

石灵山说道:“师姐外出游历了。”

师姐没说去哪里,不过像是一趟出远门,很远。

可能明年就回来,可能后年回,可能很个明年过去了,她都曾不回来,他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石灵山好奇问道:“陈平安,你找师姐有事?”

都是小镇本地人,再加上师承的关系,石灵山对这位落魄山的陈山主,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观感,身份再多,跟他也没有一颗铜钱的关系,若是发迹了,就瞧不起人,那就别登门,反正谁都不求谁,若是登门,臭显摆什么,我也不惯着你,谁稀罕看你脸色。

最重要的,是按照铺子东家那边的一些个小道消息,就是不敢对外宣扬,好像陈平安在小时候,是受过药铺一份不小恩惠的。

陈平安笑道:“没事,就是随便问问,本来有些以前的事,想要跟苏姑娘当面聊几句。”

石灵山心生警惕,“你跟我师姐有什么可聊的?”

陈平安忍俊不禁,打趣道:“石灵山,你再防贼也防不到我头上啊。”

石灵山撇撇嘴,这可说不定。

吊儿郎当的郑大风曾经说过,老实人是不吃香,但是老实人有了钱,就格外吃香了。

一直竖耳聆听的白发童子直乐呵,没来由想起一桩落魄山“典故”,据说李槐小时候,跟着陈平安一起去大隋山崖书院求学,双方混熟了之后,就一路给陈平安当个拖油瓶,一门心思想要让陈平安当自己的姐夫,结果这个小傻子思来想去,得出个结论,我姐不配。

他娘的,小米粒所在那个“帮派”,都是人才。

我咋个就不能混进去?白发童子双臂环胸,也开始认真思量起来,难道我就只能从朱衣童子那边接任骑龙巷右护法一职?

那岂不是名副其实混得比一条狗都不如了?!

铺子里边,陈平安问道:“我能不能打开抽屉,看看几味药材?”

石灵山没好气道:“开门做生意,反正都按照规矩来,我跟你又没仇,你随便看。”

陈平安习惯性抬起手,蹭了蹭身上青衫腰肋部,再走向药柜,看着上边的标签,轻轻打开一只抽屉。

采药,抓药,熬药,在这些事上,陈平安可能比经验老道的药铺郎中都不逊色。

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药材也是一样的道理,最认土地,同样的药材,生长在不同的山头地界,药性就会差异很大,那么用药的分量,就得跟着变化,这些年西边大山,都成了私人产业,那么入山采药,就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药铺的很多药材,都需要另寻渠道,比如从红烛镇那边与各路商贾采购。

越想越气,白发童子猛然站起身,跑入屋子,打算走捷径,直接绕过裴钱这个总舵主,跟隐官老祖,降下一道法旨,直接让自己当个副总舵主得了,知足常乐,不嫌官小啊。

白发童子压低嗓音与隐官老祖说了这茬,结果毫不意外,隐官老祖直接让她滚蛋。

陈平安又拉开一只抽屉,嗅了嗅,这味草药的名字很有意思,叫王不留行。

陈平安轻轻推回抽屉,转头笑着建议道:“石灵山,以后铺子这边进山采药,可以随便去仙草山,朱砂山,还有蔚霞峰这几个地方,差不多能有五六十种药材,可能都要比跟外地购买好上几分,还能省下点钱。”

石灵山打着算盘,心不在焉道:“你跟我说不着这个,进山采药不归我管,我就是看店面的伙计,不过我可以跟某个不靠谱的家伙说一声,事先说好,那家伙不靠谱,说话比放屁响,干活比放屁少,光听打雷不下雨,铺子靠他,至今还没关门,都是祖坟冒青烟了。”

陈平安一笑置之。

小镇民风,历来就是这般淳朴。

说话总是喜欢夹枪带棒,个个是无师自通的江湖高手。

石灵山这样出身桃叶巷的,至多只能算是这个门派的外门杂役弟子。

白发童子就敬这个年轻人是条汉子,竟敢这么跟自家隐官老祖说话。

即便时过境迁,小镇这边的福禄街和桃叶巷,与其它街巷留下来的当地人,如果抛开藏在幕后的那种仙俗之别,其实变化不大。

还是会有穿洁净长衣、念过书说子曰的人。

也会有指甲里总有泥垢、被烧炭熏黄的满手老茧、喜欢满口骂娘的人。

陈平安离开铺子,跨过门槛后,站在原地片刻。

之后路过那座螃蟹坊。

陈平安绕着牌坊楼缓缓绕了一圈,双手笼袖,始终抬头望去。

当仁不让,希言自然,莫向外求,气冲斗牛。

白发童子始终站在原地,没啥看头,四块匾额如今都没剩下丝毫道意了。

陈平安继续散步,街旁属于小镇最高建筑的那栋酒楼,真正主人是封姨,生意依旧很好,本地人每逢县城摆喜宴,无论是婚宴,还是庆功宴之类的,还是都喜欢来这边摆个阔。一些个在这边买了宅子当道场的练气士,也喜欢来这边小酌几杯,不过他们喝的酒,跟老百姓自然不一样。

一口铁锁井,早就被县衙那边圈禁起来,砌上了石围栏,老百姓再也无法挑着水桶来此汲水了。

老槐树更是没了。

沿着县城主街一路走去,就走到了小镇最东边的那栋黄泥房子,是郑大风的,自家落魄山的首任看门人。

再往外走去,就是昔年杂草丛生的神仙坟,可以绕路去北边的老瓷山,不过分别被大骊朝廷建造成了文武庙。

陈平安走到路边的木桩子坐下,对白发童子说道:“别跟着了,容易让人误会。”

白发童子故意装傻,高高举起手,比划了一下双方高度,“就咱俩,能误会啥?”

不过说实话,要是真能当上隐官老祖的闺女,想来是一件蛮幸运的事情吧?

看看裴钱,陈暖树,小米粒,就知道这家伙要是将来有个女儿,得是多宠了。

那你倒是与宁姚来个饿虎扑羊,赶紧生米煮成熟饭呐。怂包一个,活该打光棍。

陈平安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坐在木桩上,转头望向一直蔓延向远方的道路。

剑气长城,剑修如云,要说剑修之外的练气士,不宜在剑气长城修行,并不奇怪,那边剑气太重,沛然浩荡充斥天地间,对练气士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但是有件事,陈平安始终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觉得透着一股玄乎。

那就是剑气长城历史上的止境武夫,数量实在太少!甚至可以说少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

白嬷嬷,她曾是止境大宗师,只是在战场上受伤跌境,才是山巅境。

按照避暑行宫的档案记载,再往上追溯,剑气长城在极长一段岁月里,也只有一位止境武夫,而且同样是女子宗师。

就好像,剑气长城的武运,只为女子武夫,网开一面?

陈平安手指轻轻敲击膝盖,蹙紧眉头。

在金色长桥那边,她曾经一语道破天机,古星启明,又名长庚,其实就是那座古怪山巅所在。

纯粹武夫,肉身成神。

可惜那位兵家老祖未能真正走通这条大道。

剑气长城的三个官职,刑官,隐官,祭官。

按照最早设置三官的初衷,是刑官主杀伐,隐官主谋略,祭官职掌祭祀。

而上任祭官,按照避暑行宫绝密档案的记录,历代祭官的档案都极为详细,唯有只言片语的记载,剑修,玉璞境,战功寥寥,可以说毫不出彩。

记得宁姚说过,她第一次来小镇,曾经在杨家铺子,听那个杨老头主动提及一事,曾经有位过路剑仙,留下了一部山水游记。

按照老人的说法,是经常翻阅这本游记,所以知道了一些外边的事情。

与来自剑气长城的宁姚,提及一位剑修,老人却是用了个“剑仙”的称呼。

以前陈平安没怎么在意这个细节,现在就由不得陈平安不去深思了。

所以陈平安怀疑避暑行宫关于上任祭官的档案,都是刻意作假。

陈平安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于禄。

站起身,陈平安没有去神仙坟那边,而是原路折返,穿街过巷,再离开小镇,走向那座石拱桥。

白发童子还是跟在身后,大摇大摆,走上石桥后,指了指河畔的一片翠绿颜色,水草如笔管,一节一节的,她好奇问道是啥。

陈平安瞥了眼,说是蒌蒿,炒肉极清香,很好吃,但是属于时令野菜,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春风里,万物茂盛生长,好像什么都有,等到了冬天,好像什么都没有,挖冬笋其实并不容易,尤其是大雪满山的时候。

陈平安笑着说蒌蒿见之于诗,可能是最早是苏子的手笔,只需要三言两语,苏子就可以写出极动人的节令风物之美。

白发童子就问老厨子会不会炒这道菜,陈平安说我就会,白发童子只是哦了一声,却也没有想要去摘野菜的想法。

陈平安站在桥上,举目远眺,突然发现河里的鸭子好像又多了起来,对了,刘羡阳和圆脸姑娘都不在铁匠铺子那边。

难怪难怪。

白发童子走过桥面,一屁股坐在台阶那边,说道:“隐官老祖,我在这边等着啊。”

因为她知道陈平安要去做什么,很多事情都可以百无禁忌,但是在有些事情上,不该开玩笑。

陈平安转头笑道:“跟着就是了,又没什么讲究和忌讳。”

去坟头敬香和添土。

这趟桐叶洲之行,又去过好些山头,返回落魄山途中,在老龙城下船,跟宋前辈走了一段山水路程,道别后,陈平安其实又悄悄跟在老人身后,直到老人走向一处城门,突然抬臂挥挥手,默默跟随的陈平安这才笑着离开。之后又路过和驻足好些青山,有些犹有积雪。

陈平安敬过香添过土,再拿出一壶酒,蹲下身倒在坟头。

白发童子就蹲在远处远远看着。

陈平安转头望去,身后的坟头,遥遥对着一座远山,其中有双峰若笔架。

愣了愣,陈平安还是第一次察觉到此事,曾经年少无知,哪里知道这些门道。

后来离乡多次,懂了些望气、堪舆的皮毛,只是每次上坟,陈平安也从未看一眼远处青山。

陈平安就干脆坐在坟头一旁,默默望山。

由此可见,当年爹娘走后,坟头选在这里,是有讲究的。

可能是早年小镇懂这些的老人帮忙选的。

家乡小镇这边,年复一年,老人少了,年味就淡。

听裴钱和小米粒都说过,如今问夜饭都不热闹了。

有年陈平安不在家,还是小黑炭的裴钱几个在泥瓶巷祖宅守夜,一大清早就开门放爆竹。

要不是因为陈平安早就有过叮嘱,估计那会儿兜里已经有几个钱的裴钱,都能买下一整座铺子的爆竹。

小米粒曾经有个谜语,真是黑衣小姑娘自己想出来的,不是陈平安教给她的。

有次小米粒问,什么东西跑得最快,什么东西跑得最慢,却又都是追不上的。陈平安给了很多答案,小米粒都说不对不对,还真把脑子还算灵光的陈平安给难住了,把小姑娘开心坏了,乐得不行,高高兴兴给好人山主说出谜底,是昨天和明天!

好像就是这样的,所有的昨天都不可追回,所有的明天又都在明天。

白发童子一直没有打搅他。

山温水软,杨柳依依,草长莺飞,春暖花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