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七百三十一章 仰天大笑,夫复何言 繁體中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仰天大笑,夫复何言
本书:剑来  |  字数:10021  |  更新时间:2020-04-02 23:57:04

中土穗山。

坐在台阶上的金甲神人突然站起身,神sè肃穆,与来者抱拳致敬。

能够让穗山大神如此由衷礼敬之人,当然不是那个贼眉鼠眼笑嘻嘻的老秀才,而是老秀才身旁那……白也,如今成了一个头戴虎头帽的孩子。

人间最得意,仗剑扶摇洲,一斩再斩,若是加上最后出手的周密与刘叉,那就是白也一人手持四仙剑,剑挑八王座。

只是这会儿的孩子,白衣大红帽,眉眼清秀,略带几分疏离冷淡神sè。见到了穗山大神,孩子也只是轻轻点头。

老秀才一把按住虎头帽,“怎么回事,孩子家家的,礼数少了啊,瞧见了咱们堂堂穗山大神……”

孩子抬手,拍了拍老秀才的手,示意他差不多就可以了。

老秀才装模作样帮着扶了扶本就不歪的虎头帽,“山上风大,怕你着凉不是?”

白也如今到底神魂孱弱,需要一物帮忙遮掩天机,免得被那个不太脚踏实地的托月山大祖纠缠不清,所以老秀才与至圣先师求了一件文庙至宝,至圣先师从文庙取来礼器后,老秀才好说歹说,才说服了至圣先师帮着顺手炼化一二,最终样式就成了白也年幼时在家乡经常戴的这种虎头帽。

穗山大神是真心替白也打抱不平,以心声与老秀才怒道:“老秀才,正经点!”

老秀才悻悻然收手,与孩子笑问道:“咱俩是徒步走去山巅,还是劳驾穗山大神帮忙捎一程?”

孩子已经率先挪步,懒得与老秀才废话半句,他打算走到穗山之巅去见至圣先师。

白也此生入山访仙多矣,但是不知为何,种种yīn差阳错,白也几次路过穗山,却始终未能登临穗山,所以白也想要借此机会走一走。

老秀才跟在那虎头帽小白也的后边,转头看着那个想要重新坐地的傻大个,笑骂道:“你是屁股底下能给孵出一窝鸡崽子出来啊,还是在这儿当门神能从老头子那边收钱啊,还不赶紧护驾?麻溜的!穗山罡风嗖嗖的,不小心吹飞了这顶虎头帽,别怪我不念兄弟情谊,到了老头子那边,先告你一状……”

金甲神人自动忽略掉老秀才的碎碎念叨,默默跟随两人身后,一起拾级而上。

穗山的崖刻石碑,无论是数量还是文采,都冠绝浩然天下,金甲神人心中一大憾事,便是独独少了白也手书的一块碑文。

只是当下的虎头帽孩子,大概能算一位名副其实的谪仙人了。

老秀才转头说道:“白也诗无敌,是也不是?你们穗山认不认?”

金甲神人点头道:“当然认。白先生诗篇,虎视何雄哉。”

事实上,穗山之巅,金甲神人专门留下了一块空白石崖。

需知世间名山,往往山上仙师和文人骚客崖刻极多,这就是所谓的自古名山待圣人,尤其是大岳山头,万年以来,只说山巅之地,能够留给后人崖刻,或是立碑的,几乎连那巴掌大小的空地都留不住。于此足可见穗山大神的诚意,再者这位“中土山神首尊”不是老秀才那种人,明明有此心思,却从不与人宣扬,白也不来登山,就留着,不来,就一直留着。不然就老秀才那德行,都能主动带上笔墨纸砚堵白也的大门去。

老秀才干脆转身,跳脚骂道:“那咋个偌大一座穗山,愣是白也诗篇半字也无?你怎么当的穗山大神。”

金甲神人说道:“不愿打搅白先生闭关读书。”

老秀才呸了一声,“你就是诚意不够,你与白也半点不亲,很正常,天底下有几个人能与白也称兄道弟,甚至沾自家弟子的光,隐约还要高出半个辈分的?!但是你与我什么交情,怎不见你求我半句?求不求人是你的事,答不答应是我的事情,先后顺序要不要讲一讲?”

金甲神人一阵火大,以心声言语道:“不然留你一个人在山脚慢慢絮叨?”

虎头帽孩子对身后老秀又开始施展本命神通的拱火,置若罔闻,孩子乐得独自缓缓登高,欣赏穗山风景。

老秀才立即变了脸sè,与那傻大个和颜悦sè道:“后世书生,大言不惭,说白也瑕疵,只在七律,不严谨,多有失粘处,所以传世极少,什么长腰健妇蜂扑花,按了一个蜂腰体的名头在白也脑袋上,比这虎头帽真是半点不可爱了,对也不对?”

金甲神人神sè疑惑,莫不是老秀才难得良心一次,要让白也留下一篇七律,崖刻穗山?

老秀才以眼神示意傻大个你懂的,见那穗山大神似乎不开窍,背对白也的老秀才便抬起一手,轻轻搓动手指。

金甲神人还真心动了。只要老秀才让那白也留下一篇七律,万事好商量。给老秀才借去一座支脉山头都无妨。以两三百年功德,换取白也一首诗篇,

老秀才停步不前,抚须而笑,以心声咳嗽几句,缓缓说道:“竖起耳朵听好了……诗词律例,古板规矩,拘得住我白也才怪了……”

不曾想独自登高数十步外的虎头帽孩子说道:“七律确实非我所长。如果穗山大神听了某篇七律,肯定是老秀才的托名之作。”

老秀才哀叹一声,屁颠屁颠跟上虎头帽,刚要伸手去扶帽,就被白也头也不转,一巴掌打掉。

穗山大神一直护送两人到山巅,与那盘坐翻书的老夫子一抱拳,就重返山脚。

白也虽然再不是那个十四境修士,只是脚力依旧胜过俗子香客许多,登山所耗光yīn不过半个时辰。

老夫子转头与那虎头帽孩子笑道:“有点忙,我就不起身了。”

孩子与至圣先师作揖。

看得老秀才乐呵不已,本就个儿不高了,还弯腰。

穗山之巅,风景壮丽,半夜四天开,星河烂人目。

老秀才感慨道:“天意从来高难问,不得不问。人间鼻息鸣鼋鼓,岂敢不听。”

只见那天幕各处,如有巨石砸湖,阵阵涟漪,激荡不已,正是那蛟龙沟上方灰衣老者的开天手笔,试图将天外的远古神灵余孽引入浩然天下。

而至圣先师就负责缝补天幕,免得让礼圣太过艰辛。至于托月山大祖一些落在人间山河的术法神通,同样会被至圣先师一一打消。

一把太白剑鞘蓦然悬在虎头帽孩子身旁,正是符箓于玄送返穗山。

白也轻轻握住,欲言又止。

老夫子点头道:“去吧。不管是在浩然天下,还是青冥天下,人间不还是人间,白也不还是白也。”

白也再次作揖,与至圣先师请辞远游别座天下。

亏欠孙道长太多,白也打算远游一趟大玄都观。

当时白也身在扶摇洲,已经心存死志,仙剑太白一分为四,各自送人,既然如今得以重新涉足修行,白也也不担心,自己还不上这笔人情。

等到了大玄都观,给他至多百年光yīn就可以了。

老秀才蹲下身,双手笼袖,轻声道:“天地逆旅,秉烛夜游,我行忽见之,长天秋月明。”

虎头帽孩子一手持剑鞘,一手按住老秀才的脑袋,“年纪轻轻的,以后少些牢骚。”

事实上,除了至圣先师称呼文圣为秀才,其他的山巅修道之人,往往都习惯称呼文圣为老秀才,毕竟人间秀才千千万,如文圣这般当了这么多年,确实当得起一个老字了。可事实上真实的年龄岁数,老秀才比起陈淳安,白也,确实又很年轻,相较于穗山大神更是远远不如。但是不知为何,老秀才又好像真的很老,容貌是如此,神态更是如此。没有醇儒陈淳安那么相貌清雅,没有白也这般谪仙人,老秀才身材矮小瘦弱,脸上皱纹如沟壑,白发苍苍,以至于昔年陪祀于中土文庙,各大学宫书院亦会挂像,请那一位与关系莫逆的丹青圣手绘制画像,老秀才本人都要咋咋呼呼,画得年轻些俊俏些,书卷气跑哪里去了,写实写实,写实你个大爷,他娘的你倒是写意些啊,你行不行,不行我自己来啊……

老秀才站起身,说道:“游子归乡,天经地义,哪怕他乡再好,也要记得回家。”

白也点头道:“会的。”

手中太白剑鞘一闪而逝,归入一处本命窍穴当中。

老秀才忧心忡忡道:“听说大玄都观的素斋不太好吃。”

远处老夫子嗯了一声,“听人说过,确实一般。”

老秀才与白也说道:“你听听你听听,我会瞎说,老头子会胡扯吗?真不好吃!”

昔年亚圣远游青冥天下多年,正是中土文庙对白玉京的礼尚往来。

白也伸手扶了扶头上那顶鲜红颜sè的虎头帽,仰头望向天幕,再收回视线,多看一眼李花年年开的家乡山河。

————

青冥天下,大玄都观大门外,一个头顶莲花冠的年轻道士,不着急去找孙道长聊正事,斜靠门房,与一位女冠姐姐微笑言语。说那师兄道老二借剑白也一事,仙剑道藏一去千万里,是他在白玉京亲眼所见,春辉姐姐你离着远,看不真切,至多只能见那条溟蒙道气的随剑远游,小小遗憾了。

那位背剑女冠笑道:“陆掌教你与我闲聊再多,也进不去大门啊,祖师爷发话了,路上一条狗摇尾巴都能入门,唯独陆沉不得入内。”

陆沉笑哈哈道:“孙道长对我还是最为刮目相看啊,进不去没关系,我这趟登门拜访,一半心意,就是奔着春辉姐姐来的。见着了春辉姐姐,就已经不虚此行。”

道号春辉的大玄都观女冠,略显无奈道:“陆掌教,我真不会去那紫气楼修行,当什么千古无人的姜氏外姓迎春官领袖。”

陆沉可怜兮兮道:“不当那迎春官,去青翠城也成啊,刚刚返乡的姜云生听说过没?娃娃脸一孩子,活泼又可爱,还是我大师兄离乡远游时钦定的琢玉郎,只要春辉姐姐你点头,明儿我就让青翠城多出一桩喜事来!聘礼极多,白玉京姜氏和青翠城各一大份,大玄都观半点嫁妆都不用给的……”

背剑女冠有些羞恼,“陆掌教,请你慎言!”

陆沉眨眨眼,试探性问道:“那我让姜云生认了春辉姐姐做干娘?都不用欺师叛祖去那啥青翠城,白得一儿子。传出去也好听,大涨大玄都观剑仙一脉的威风。”

年轻容貌的玉璞境女冠,眯起一双丹凤眼眸,“陆掌教!”

陆沉无奈道:“罢了罢了,小道确实不是一块当月老的料,不过实不相瞒,昔年远游骊珠洞天,我苦心精研手相多年,看姻缘测福祸算命理,一看一个准,春辉姐姐,不如我帮你看看?”

一位高瘦老道人出现在大门口,笑眯眯道:“陆掌教莫不是给化外天魔占据了魂魄,今儿很不死皮赖脸啊。以往陆掌教道法高深,多行云流水,如那白露雨水走一处烂一处,今儿怎的转性了,好心好意当起了牵红线的月老。春辉,认什么姜云生当干儿子,眼前不就刚好有一位现成送上门的,与客人客气什么。”

当下这位孙道长的穿着打扮,很念旧,背着一把桃木剑,腰系一串铜铃铛,身穿一件寻常丝绢材质的道袍法衣,暗摆十二幅,对应一年十二月。

若是被昔年某位同道中人瞧见了,定要暗赞一句老道长好仙风真道骨。

陆沉笑嘻嘻道:“哪里哪里,不如孙道长轻松惬意,老狗趴窝守夜,嘴动身不动。一旦挪窝,就又别具风采了,翻潭的老鳖,兴风作浪。”

孙道长微笑道:“走,咱哥俩进门说去。”

陆沉使劲点头,一脚跨过门槛,却不落地。

孙道长始终神sè慈祥,站在一旁。

但是那位玉璞境的背剑女冠,却已经额头渗出汗水。

不是她胆子小,而是一旦陆沉那只脚触及大门内的地面,祖师就要待客了,绝不含糊的那种,什么护山大阵,道观禁制,外加她那一大帮师兄弟、甚至是许多她得喊师伯太师叔的,都会瞬间分散道观四方,拦截去路……大玄都观的修道之人,本来就最喜欢一群人“单挑”一个人。

陆沉一个蹦跳,换了一只脚跨过门槛,依旧悬空,“嘿,小道就不进去。”

背剑女冠没有觉得有半分趣味,始终如临大敌,虽然担心自己被一位天下第三和一位天下第五的神仙打架,给殃及池鱼,但是职责所在,大玄都观又有输人不输阵的门风习俗,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她双手藏袖,已经默默掐诀。争取自保之余,再找机会往白玉京三掌教身上砍上几剑,或是狠狠砸上一记道诀术法。

孙道人转身走向道观大门外的台阶上,陆沉收起脚,与春辉姐姐告辞一声,大摇大摆跟在孙道人身旁,笑道:“仙剑太白就这么没了,心不心疼,我这儿有些盐巴,孙老哥只管拿去烧饭做菜,省得道观斋菜寡淡得没个滋味。”

孙道人走下台阶,不过一脚跨过最后一级台阶时,等到脚底板触及街面,老道人就带着陆沉一并现身在数万里之外。

孙道人喜欢清静,在大玄都观辖境外,开辟有一座避暑别业,不算什么风水形胜之地,也没什么禁制讲究,唯一能拿出手的待客风景,就是一棵古意仿佛苍翠欲滴的万年古松。

松下有白衣童子正在煮茶,还有一位紫髯若戟、头顶高冠的披甲神灵站在一旁。

古松枝叶间,挂有一个莹莹可爱的“白玉盘”,好似镶嵌入古松绿荫间的一件文房清供。

除此之外,在古松南北两侧地上,有孙道人与师弟昔年分别以仙剑太白篆刻的两个词汇,北酆,南斗。

松下有石桌,老道人孙怀中落座后,陆沉脱了靴子,盘腿而坐,摘了头顶莲花冠,随手搁在桌上。

陆沉开门见山道:“我来这里,是师尊的意思。不然我真不乐意来这边讨骂。”

孙道长微微皱眉。

除去天地初开的第五座天下,其余天地有序、大道森严的四座,不管是青冥天下还是浩然天下,每座天下,修士打架一事,有个天大规矩,那就是得刨开四位。就比如在这青冥天下,不管谁再大胆,都不会觉得自己可以去与道祖掰手腕,这已经不是什么道心是否坚韧、无所谓敢不敢了,不能就是不能。

只是道祖连那白玉京都不愿多去,由着三位弟子轮流执掌白玉京,哪怕是孙道长,不管对道老二余斗如何不顺眼,对那道祖,还是很有几分敬意的。

陆沉笑道:“白也是个不愿欠人情的,所以意外不大的话,多半会来大玄都观偿还人情,文庙那边也不会阻拦。我今天来见你,就是打个招呼,白玉京与大玄都观以往如何,以后依旧如何,白也在此潜心修行就是了,白也不管入不入大玄都观的祖师堂谱牒,都会被白玉京只是视为白也,所以孙观主忧心万事,都不用忧心此事。”

孙道长点点头。

陆沉单手支腮,斜靠石桌,“一直听说孙老哥收了几个好弟子,很是良材美玉,怎么都不让小道瞧瞧,过过眼瘾。”

孙道长问道:“白也如何死,又是如何活下来?”

陆沉叹了口气,以手作扇轻轻挥动,“周密合道得古怪了,大道忧患所在啊,这厮使得浩然天下那边的天机紊乱得一塌糊涂,一半的绣虎,又早不早晚不晚的,刚好断去我一条关键脉络,弟子贺小凉、曹溶他们几个的眼中所见,我又信不过。算不如不算,听天由命吧。反正暂时还不是自家事,天塌下来,不还有个真无敌的师兄余斗顶着。”

孙道长嗤笑道:“道老二愿意借剑白也,差点让老道把一对眼珠子瞪出来。”

陆沉懒洋洋道:“余师兄还是很有豪杰气的嘛,孙老哥身为半个自家人,莫要说气话,容易伤感情。”

孙道长和陆沉几乎同时抬头望向天幕。

孙道长站起身,放声大笑,双手掐诀,古松枝叶间的那只白玉盘,熠熠莹然,光彩笼罩天地。

陆沉则赶紧穿上靴子,走了走了,溜之大吉。

等到陆沉离去,光芒收敛,孙道长眼前站着一老一小,孙道长瞪大眼睛,疑惑万分,不敢置信道:“白也?”

那个头戴虎头帽的孩子点点头,取出一把剑鞘,递给老道长,歉意道:“太白仙剑已毁……”

老道人大手一挥,喊了句去他娘的,屁大事情何须多说,老人快步走到孩子身边蹲下,打趣道:“哪家小娃娃,这粉雕玉琢的,大玄都观以后那些年轻女子,还不得每天无心修行,光顾着跑来捏小脸了,我这个当祖师爷的,都不好多说什么……”

白也面无表情,只是扯了扯脖子上的虎头帽系带。

孩子此刻心情,应该是不会太好的。

来时路上,老秀才言之凿凿,说至圣先师亲口提醒过,这顶帽子别着急摘下,好歹等到跻身了上五境。

白也都无法想象自己在玉璞境之前,一直头戴虎头帽到底是怎么个光景。

一旁老秀才,双指捻住一张青sè材质的远游符,一点点缓缓消逝,等到符箓燃烧殆尽,就是老秀才返回浩然之时。

孙道长站起身,打了个道门稽首,笑道:“老秀才风采无双。”

老秀才作了一揖,笑眯眯赞叹道:“道长道长。”

双方心照不宣,对视而笑。

久闻不如见面,果然这才是自家人。

然后老秀才一手捻符,一手指向高处,踮起脚跟扯开嗓子骂道:“道老二,真无敌是吧?你要么与我辩论,要么就爽快些,直接拿那把仙剑砍我,来来来,朝这里砍,记住带上那把仙剑,不然就别来,来了不够看,我身边这位侠肝义胆的孙道长绝不偏帮,你我恩怨,只在一把仙剑上见真章……”

白玉京最高处,道老二眯起眼,袖中掐诀心算,同时瞥了眼天幕。

白也突然说道:“仙剑道藏,只会在你符箓消失之前返回青冥天下。”

虽然境界没了,但是眼界还在。

老秀才呵呵一笑,神sè自若。

只是持符之手立即下垂,轻轻晃荡起来。

片刻之后,干脆抬起手,使劲吹了起来。

都是自家人,面儿什么的,瞎讲究什么。

老秀才穷归穷,从不穷讲究。

孙道长笑道:“文圣不用着急返回,道老二真敢来此地,我就敢去白玉京。”

老秀才将那符箓攥在手中,搓手笑道:“别别别,总不能连累白也初来乍到,就惹来这等纷争。”

孙道长突然皱眉不已,“老秀才,你去不去得第五座天下?”

老秀才摇头道:“暂时去不得。”

孙道长提醒道:“最好去得。”

老秀才瞬间了然,摊开手,孙道长双指并拢,一粒灵光凝聚在指尖,轻轻按在那枚至圣先师亲自绘制的远游符上。

老秀才转头望向那个虎头帽孩子。

应该放心才对,却又实在是放心不下。

终究如今白也就只是个需要重新问道的孩子,不再是那十四境的人间最得意了。

白也说道:“你先管好自己。以后找你喝酒。”

老秀才点点头,突然感伤不已,轻声问道:“仰天大笑出门去的那个白也,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到底是怎么个白也。”

老秀才其实就是随口一问,白也有无答案,不重要。

头戴虎头帽的孩子想了想,双手环胸,微微垫脚,高高仰头,张了张嘴巴又合上,期间好似背书一般迅速说了三个字,几乎没什么语气起伏,“哈,哈,哈。”

比较敷衍了事。

一旁孙道长饶是见惯了风浪,也觉得今儿算是长见识了。

老秀才笑得合不拢嘴,整张脸庞都皱在一起,最喜欢絮絮念叨的老人却不再多说什么,随着符箓消失,身形一闪而逝,天幕大门一开,重返浩然天下。

————

宝瓶洲,崔瀺法相手托一座仿白玉京,崔瀺真身今天破例没有讲学,而是待客两位老熟人。

两个老朋友都不以真身跨洲远游至此,山上手段多,越玄妙的术法往往越吃钱,不过根本无需崔瀺担心此事。

当崔瀺落在人间,行走在那条大渎畔,一个身材臃肿的富家翁,和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男人,就一左一右,跟着这位大骊国师一起散步水边。

一个皑皑洲财神爷的刘聚宝,一个中土玄密王朝的太上皇郁泮水,哪个是会心疼神仙钱的主。

在家族书房让一个年轻后生林君璧头疼不已的郁泮水,这会儿溜须拍马得厉害了,“崔老弟大手笔,委实是改天换地的大手笔啊。浩然锦绣三事哪里够,得加上这么一桩。”

刘聚宝倒是没郁泮水这等厚脸皮,不过望向一条大渎之水,难掩激赏神sè。

只不过刘聚宝眼中所见,不止是大渎滚滚流水,更是源源不断的神仙钱,只要一个人本事够大,就如同在那大渎入海口,张开一个大钱袋子。

崔瀺笑问道:“郁老儿,如今棋术如何?”

郁泮水埋怨道:“明知故问,还是强啊。”

郁泮水的棋术怎么个高,用当年崔瀺的话说,就是郁老儿收拾棋子的时间,比下棋的时间更多。

棋风霸道,杀伐果决,一往无前,所以下得快,输得早。崔瀺很少愿意陪着这种臭棋篓子浪费光yīn,郁泮水是例外。当然所谓下棋,落子更在棋盘外就是了,而且双方心知肚明,都乐在其中。三四之争,文圣一脉惨败,崔瀺欺师灭祖,叛出道统文脉,沦为人人喊打的丧家犬,但是在当时看似鼎盛的大澄王朝,崔瀺与郁泮水在瘿柏亭一边手谈,一边为郁老儿一语道破花团锦簇之下的衰败大势,正是那场棋局后,稍稍举棋不定的郁老儿才下定决心,更换王朝。

崔瀺有一点好,最让郁泮水佩服,因为大异于世间读书人,但凡是知晓诸多弊端却依旧无解之事,崔瀺就会老老实实烂在肚子里,绝不故作高深语,简而言之,崔瀺只做力所能及的实在事,敢做肯做能做,所以当时崔瀺离开郁家,除了一场毫无悬念的棋盘胜负,还留给了郁家改朝换代的一本册子,只说是尽量帮着郁老儿梳理脉络,双方策略,以此相互佐证。

郁泮水当时送到凉亭台阶下,只问了一句,“绣虎何所求?”

崔瀺答道:“以后我与郁家借钱,你郁泮水别含糊,能给多少就多少,赚多赚少不好说,但是绝对不亏钱。”

郁泮水这个出了名的臭棋篓子,在权术谋略上,却是绵里藏针,不过而立之年,就已经身为大澄王朝国师,先后扶植起数位傀儡皇帝,有那斩龙术的美誉。关于“肥郁”,在浩然天下的山上山下,一直毁誉参半,其中就有众多宫闱香艳秘闻,山上流传极多。与姜尚真在北俱芦洲亲笔撰写、再自己掏钱刊印的群芳野史,并称山上双艳本。

崔瀺转去与刘聚宝问道:“刘兄还是不愿押狠注?”

刘聚宝说道:“挣钱不靠赌,是我刘氏头等祖宗家规。刘氏先后借给大骊的两笔钱,不算少了。”

谷雨钱。万。先后两次,各一百。

崔瀺笑道:“赌?刘兄是瞧不起我宝瓶洲的守势,还是瞧不起蛮荒天下的攻势?”

刘聚宝笑了笑,不说话。

跟这头绣虎打交道,千万别吵架,最没劲。

至于刘聚宝这位皑皑洲财神爷,手握一座寒酥福地,掌管着天下所有雪花钱的来源,中土文庙都认可刘氏的一成收益。

是有过黑纸白字的。结契双方,是礼圣与刘聚宝。

而那条雪花钱矿,储量依旧惊人,术家和yīn阳家老祖师曾经一同堪舆、演算,耗费数年之久,最终答案,让刘聚宝很满意。

也就是说皑皑洲刘氏不但现在有钱,未来还会很有钱,所以皑皑洲刘氏,又有那“坐吃山不空”的赞誉。

就连那位商家老祖范先生,都说刘财神是真有钱。

刘氏供奉当中,武夫有皑皑洲雷公庙沛阿香。作为一洲武道第一人,供奉排名仅是第三。术家总计三位祖师爷,其中两位都是皑皑洲刘氏的供奉。

崔瀺问道:“谢松花还是连个刘氏客卿,都不稀罕挂名?”

刘聚宝坦然承认此事,点头笑道:“钱财一物,终究不能通杀所有人心。如此才好,所以我对那位女子剑仙,是真心钦佩。”

刘氏一位家族祖师,如今正在辛苦说服女子剑仙谢松花,担任家族客卿,因为请她担任供奉是不用奢望的。谢松花对家乡皑皑洲从无好感,对财大气粗的刘氏更是观感极差。

所以只要谢松花点个头,她这辈子非但不用去刘府走个过场,更不会让谢客卿做任何事情,祖师堂议事,谢松花人可以不到,但是只要把话带到,一样管用。除此之外,谢松花的两位嫡传弟子,举形和朝暮,跻身上五境之前,关于养剑和炼物两事,一切所需天材地宝、神仙钱,皑皑洲刘氏全部负责了。

可哪怕如此,谢松花还是不肯点头。从头到尾,只与那位刘氏祖师说了一句话,“如果不是看在倒悬山那座猿蹂府的面子上,你这是在问剑。”

皑皑洲刘氏当然不是真缺一位剑仙坐镇,只是皑皑洲刘氏家主发话了,让那位家族长辈务必达成此事,而且还要好好说话,对谢剑仙要多多礼敬尊重,不然回了祖师堂,他刘聚宝就不好好说话了。

崔瀺笑道:“生意归生意,刘兄不愿押大赚大,没关系。之前借钱,本金与利息,一颗雪花钱都不少刘氏。除此之外,我可以让那谢松花担任刘氏供奉,就当是感谢刘兄愿意借钱一事。”

况且刘聚宝做人不忘本,光是为了皑皑洲武运和剑道气运一事,暗中开销无数,崔瀺都看在眼里。

天底下的有钱人,来来去去,不管新人旧人,总归是有人坐在有钱人的那个位置上的,那么谁理当有钱,就是大学问了。

天下事,兜兜转转,不还是人与人打交道。

刘聚宝说道:“接下来蛮荒天下就要收拢战线了,哪怕周密将大部分顶尖战力丢往南婆娑洲,宝瓶洲还是会很尴尬。”

崔瀺冷笑道:“聚蚊?”

刘聚宝哑然。

一旁以心大著称于世的“肥郁”,仍是听得眼皮子直打颤,赶紧拍了拍胸脯压压惊。

大骊王朝励精图治百余年,国库积攒下来的家底,加上宋氏皇帝的私产,其实相对于某个寻常的中土大王朝,已经足够丰厚,可在大骊铁骑南下之前,其实光是打造那座仿白玉京,以及支撑铁骑南下,就已经相当捉襟见肘,此外那些浩浩荡荡悬空列阵的剑舟,迁徙一支支边军在云上如履平地的山岳渡船,为大骊铁骑量身打造“人马皆甲”的符箓甲胄,针对山上修道之人的攻城器械、守城机关、秘法炼制的弓弩箭矢,打造沿海几条战线的阵法枢纽……这么多吃钱又不计其数的山上物件,哪怕大骊坐拥几座金山银山,也要早早被掏空了家底,怎么办?

借钱。

绣虎崔瀺,与商家范先生借,与郁泮水借,与皑皑洲刘氏借,与墨家巨子借,暗中与诸子百家借。

一部分通过大骊铁骑南下,一洲即一国,不断整合一洲山河带来的巨大收益,来偿还一部分欠债。

在这之外,崔瀺还“预支”了一大部分,当然是那一洲覆灭、山下王朝山上宗门几乎全毁的桐叶洲!

刘聚宝却摇头道:“无需如此,不清爽。”

崔瀺转头笑道:“谢松花主动要求担任刘氏供奉,你舍得拦着?翻脸不认人,你当是逗一位脾气不太好的女子剑仙玩呢?”

刘聚宝无奈道:“算你狠。”

郁泮水幸灾乐祸,大笑道:“看刘财神吃瘪,真是让人神清气爽,好好好,单凭绣虎此举,玄密国库,我再拿出一半来!”

崔瀺微笑道:“无需谢我,要谢就谢刘财神送给郁氏挣钱的这个机会。”

郁泮水啧啧道:“天底下能把借钱借得如此清新脱俗,当真只有绣虎了!”

刘聚宝突然停下脚步,说道:“我只确定一事,你崔瀺是否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我就押注,即刻起!”

郁泮水跟着停步,竖起耳朵,这也是他这位郁氏家主最想要知道答案的一件事,一旦确定,别说玄密王朝的剩余半座国库,郁泮水都能将十六藩属国翻个底朝天,也要陪着绣虎和刘财神一起干他娘的做成一桩壮举,敢造反?嫌我玄密王朝地盘不够大吗?

崔瀺却摇头道:“人心两不同。让你们失望了。”

言下之意,人无退路,心有安放,仅此而已。

崔瀺算计人事、国运、大势极多,但绝不是个只会靠城府耍心机、抖搂下作手段的谋划之人。

刘聚宝使劲揉了揉脸颊,然后破天荒骂了几句脏话,最后直愣愣盯住这头绣虎,“一旦刘氏押大注,到底能不能挣那桐叶洲山河钱,关键是挣了钱烫不烫手,这个你总能说吧?!”

郁泮水小声嘀咕道:“你个聋儿,绣虎不一直说能赚钱,非要讨骂才开心。崔老弟这般英雄豪杰,若是一心想要挣钱,皑皑洲别说丢了个‘北’字,你刘聚宝也要少掉一个财神头衔。”

崔瀺望向刘聚宝,微笑道:“能帮朋友挣钱,是人生一大快事。”

刘聚宝神sè复杂,抬起一只手,崔瀺犹豫了一下,轻轻与之击掌。

刘聚宝撤去术法神通,身形消散,撂下一句,“钱有点多。”

郁泮水却没有离去,陪着崔瀺继续走了一段路程,直到遥遥可见那座大渎祠庙,郁泮水才停下脚步,轻声道:“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我舍不得人间少去个绣虎。”

崔瀺笑道:“还好。”

郁泮水叹息一声,一闪而逝。

崔瀺坐在大渎水畔,转头看了眼远处齐渡大门,收回视线,面带笑意,双鬓霜白的老儒士,轻声喃喃道:“夫复何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