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剑修如云 繁體中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剑修如云
本书:剑来  |  字数:9099  |  更新时间:2020-05-23 23:57:16

见着了那一行访客,金璜府君走下台阶,快步向前,重重抱拳,朗声笑道:“郑素见过恩公。”

虽然面容改变极大,从一个佩剑系酒壶的白袍少年郎,变成了眼前这个青衫长褂的成年男子,但是郑素还是一眼就确定了对方身份。

正是当年那个陌路相逢的少年剑仙,事了拂衣,不曾留名,十分风流。

何况眼前男子腰间还悬着那枚让郑素眼熟至极的朱红色酒壶,一如当年。

陈平安拱手还礼,笑道:“叨扰府君了。”

郑素立即侧过身,陈平安伸出手掌,最终两人并肩走向金璜府大门,郑素小声歉意道:“方才得知恩公光临寒舍,我就立即传信松针湖,不曾想拙荆有事脱不开身,暂时无法赶回府上。”

郑素其实心中颇为古怪,方才等人时,金璜府这边其实收到了松针湖水神庙那边的传信飞剑,竟然是一位身份隐秘的大泉供奉仙师,代为回信金璜府,甚至不是妻子柳幼蓉的手笔。这太不合常理,妻子绝不会随便离开水府,若是平时,郑素肯定就已经动身赶赴松针湖,妻子虽说身份殊荣,如今已经贵为大泉王朝的第二等江水正神,是整座松针湖的正统湖君,但妻子其实不过是相当于洞府境的金身和道行,她更不擅长与人斗法,这几年她硬着头皮的所谓修行,看得历来就精通厮杀的郑素是又好笑又心疼,到最后还是让她不要勉强了,打打杀杀这种事情,不适合她。以前是,如今是,以后还是。

陈平安以心声言语道:“晚辈曹沫,宝瓶洲人氏,这是第二次游历桐叶洲。”

这是来时路上打好的腹稿。

如果不是通过一系列细节,确定如今金璜府成了个是非之地,其实陈平安不介意坦诚相待,与金璜府告知真名。

一位能够开辟府邸的山神府君,哪里需要朝廷帮忙铺设一条官道,作为敬香神道,甚至专门在桥头设立界碑,表明此地是北晋山水地界?而且立碑之人,可不是什么郡守县令之类的地方父母官,界碑落款,是那北晋国的礼部山水司。至于之后行亭那边的异样,不过是确定了陈平安的心中设想,大泉刘氏……如今应该是大泉姚氏皇帝了,显然是想要借助金璜府、松针府的最终归属勘定,作为契机,在与北晋进行一场庙算谋划了。

郑素开怀笑道:“我们金璜府的兰花酒酿,在桐叶洲中部都是鼎鼎有名的好酒,路过金璜府,可以不见劳什子郑府君,唯独不能错过这兰花酿。”

落座后,陈平安有些尴尬,除了师徒二人,还有五个孩子,闹哄哄的,像一伙人跑来金璜府蹭吃蹭喝。

老气横秋的白玄,眼神一直在四处转悠的纳兰玉牒,很怕生的姚小妍,年纪不大个子挺高的何辜,略微斗鸡眼、说话比较耿直的于斜回。

一行七人,一个止境武夫,一位山巅境武夫。

六个半剑修。其中白玄和纳兰玉牒都是洞府境剑修,按照山上规矩,两个孩子如此小小年纪,就早早成为中五境剑修,都可以为被称呼为小剑仙了。

简单来说,行亭里边那位手捧拂尘的观海境老神仙,真要搏命,白玄和纳兰玉牒只要联手,说不定也就是各自一飞剑的事情。

郑素笑道:“我已经让府上准备饭菜,都是些山上野味和松针湖鲜,至多两刻钟,就能与曹仙师喝上兰花酿。”

这位府君自然是打破脑袋,都想不到这拨客人的路过做客,就已经让一座金璜府足可称为“剑修如云”了。

陈平安突然站起身,“有劳府君带我四处走走。”

郑素有些意外,仍是主随客便,点头笑道:“乐意之至。”

裴钱从椅子上起身说道:“师父,我看着他们就是了。”

陈平安以心声提醒道:“记得在金璜府用真名就可以了,别用‘郑钱’。”

裴钱点点头。

等到曹师傅和那一袭金袍的府君大人离开大堂,纳兰玉牒一个蹦跳起身加转身,摸着椅背上边的灵芝纹,“裴姐姐,啥木头做的椅子,瞧着可贵气老值钱哩。”

裴钱坐回位置,笑道:“不晓得,不过肯定值钱。记得瓶瓶罐罐的,不要乱碰,都是动辄几百年的老物件了,更值钱。”

纳兰玉牒笑嘻嘻道:“不小心碰碎了,就拿小妍赔,留在这儿当丫鬟。”

姚小妍始终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可怜兮兮道:“玉牒姐姐,别吓唬我。”

何辜是九位剑仙胚子里边个子最高的,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原来山神府也就这样嘛,还不如云笈峰和黄鹤矶。”

稍微有些斗鸡眼的于斜回,身体一滑,瘫靠在椅子上,长呼出一口气,“舒坦,以后我也要做几把这样的椅子。”

白玄刚要脱了靴子,盘腿坐在椅子上。

裴钱说道:“坐好。”

白玄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打消了念头。裴姐姐虽说习武资质平平,但是曹师傅开山大弟子的面子,得卖。

裴钱耐心解释道:“下山下水忌讳多,出门在外,要切记入乡随俗一个道理,我们又是客人,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白玄侧身趴在椅把手上,唉声叹息道:“规矩贼多,好烦人啊。”

裴钱将行山杖横放在膝,没理睬白玄的抱怨,开始闭目养神。

裴钱倒是真心没觉得白玄这孩子如何烦人,每当她回想一下自己的初次游历,裴钱就会觉得白玄其实已经算话很少、很懂事了。

只是再不烦人,也不是白玄被某部功劳簿遗漏的理由,按照目前这个情形,估计不等回到落魄山,裴钱就该为白大爷换一本新账簿了。

不过裴钱当下比较好奇一事,为何师父和小师兄,都故意让白玄始终误会一件事,而不去故意点破。

白玄好像早早认命了,他虽然目前境界最高,已经跻身中五境的洞府境,但是好像白玄肯定自己就是剑道未来成就最低的那个。孩子剑也练,熬得住吃得苦,只是心气却不高。

可按照师父和大白鹅关于九个孩子本命飞剑的大致阐述,再加上白玄自身的性情天赋,裴钱怎么看白玄,不敢说这孩子将来一定成就最高,但绝对不会低。事实上,如今九个孩子里边,白玄就已经隐隐约约成为了领头人。而这种无形中显露出来的气质,在如今的裴钱看来,既机缘不断又意外横生的修行路上,至关重要,就像……师父当年带着宝瓶姐姐、李槐他们一起游学大隋书院,师父就是那个自然而然成为保护所有人的人,而且会被旁人视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天经地义的道理。

假设师父和自己、小师兄都不在身边,白玄就会一下子脱颖而出,肯定会是那个置身乱局、一锤定音的人物。

裴钱犹豫了一下,聚音成线,只与白玄密语道:“白玄,你以后练剑出息了,最想要做什么?”

白玄眼角余光迅速一瞥,发现裴姐姐是在与自己单独聊天,就继续懒洋洋趴着,心声答道:“不想做啥啊,现在唯一的盼头,就是以后遇到那个白龙洞同龄人,然后他刚好走夜路落单了,一剑戳他半死就跑,小爷帮他长长记性,来无影去无踪,做好事不留名。”

裴钱没了继续说话的念头,难聊。

大概师父最早带着自己的时候不爱说话,也是因为这样?

裴钱转头扫了一眼五个孩子。

何辜和于斜回最投缘,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说那穿石榴裙的溪涧女鬼姐姐长得挺俊俏,一点都不吓人,确实是比裴姐姐好看些。

纳兰玉牒在直愣愣盯着金璜府大堂几幅名贵字画,姚小妍在勤勤恳恳温养飞剑,拥有异于常人的三把飞剑,总是让姚小妍有些手忙脚乱,有些烦恼。关键是姚小妍觉得自己太笨,胆子太小,飞剑又太多且无用,所以小姑娘担心在修行路上走着走着,自己就成了最没用惹人嫌的那个拖油瓶。

裴钱对姚小妍悄悄说道:“小妍,休歇的时候,不用这么刻苦练剑,不然一辈子都很累的,听裴姐姐的,以后专心的时候专心练剑,怎么专心都不为过,放心的时候放心游玩,怎么放心都别怕别人说你偷懒,因为对于练气士来说,一辈子很长的,我们先不急于求成。”

姚小妍闻言立即收敛心神,微微红了脸,赶紧与裴姐姐轻轻点头。

裴钱说完之后,哑然失笑,有些自嘲,是不是收了个阿瞒当不记名弟子的缘故,自己竟然都会与人讲道理了?就是不知道小哑巴似的阿瞒,以后能不能跟这帮孩子处得来?裴钱一想到这件事情,便有些忧心,毕竟阿瞒的身份就摆在那边,是山泽精怪出身,而这些剑仙胚子,又来自剑气长城,应该会很难融洽相处吧?算了,不多想了,反而有师父在。

白玄,本命飞剑“云游”,一旦祭出,飞剑极快,而且走得是换伤甚至是换命的蛮横路数,问剑如棋盘对弈,白玄极其……无理手,同时又十分神仙手。

纳兰玉牒,是九个孩子当中,唯一一个拥有两把飞剑的剑仙胚子,一把“杏花天”,一把“花灯”,攻守兼备。

姚小妍,则是唯一一个拥有……三把飞剑的下五境剑修,“春衫”,“蛛网”,“霓裳”,三把飞剑的本命神通,都极其相似,不重攻伐,擅长防御,可以视为小姑娘一天到晚,同时身穿了三件法宝品秩的法袍,自然能够天然反哺肉身,裨益剑修魂魄。照理说,姚小妍在先天二字上得天独厚,破境应该是最快的一个,只是姚小妍相对性情软糯,修行路上,被后天心性拖了后腿。

何辜,飞剑“飞来峰”。

于斜回,飞剑“破字令”。

尤其是白玄的那把本命飞剑,其实天生最适宜捉对厮杀,甚至可以说,简直就是剑修之间问剑的第一流本命飞剑。

这也是为何白玄会有那些“求你别落单”、“有本事单挑”的口头禅。

只是从进入玉簪子练剑,直到现在身在桐叶洲金璜府,白玄还是因为自己的飞剑,在避暑行宫档案中落了个“丙下”等,一直误以为自己的剑道资质,是九人当中最差的,极有可能是未来成就最低的那个人。

倒不是说隐官大人坐镇多年的避暑行宫,故意针对白玄这么个都没机会上战场的孩子,而是剑气长城是一处战场,一旦剑修置身于四面八方皆死敌的战场,白玄哪怕一剑功成,就极有可能需要立即撤离战场,而在剑气长城,厮杀惨烈,剑修数量与那蛮荒天下的攻城妖族,太过悬殊,白玄的本命飞剑,注定了他极其不适宜离开城头厮杀,甚至可以说白玄就天生不适合剑气长城,曾经的剑气长城。

所以在孩子的家乡,白玄的飞剑品秩,按照当年避暑行宫那种极为事功的评选规矩,只得了一个“丙下”。而且在剑气长城,白玄拥有如此一把飞剑,当真能够让这个孩子最终跻身金丹,甚至是元婴?说不定一场大战,至多几场大战过后,就已经飞剑毁弃了,连剑修都当不成了。

事实上,当年能够被外乡剑仙带回浩然天下的孩子,全部都是资质极好的剑仙胚子,比如皑皑洲剑仙谢松花带走的两位剑仙胚子,举形和朝暮,举形的那把“雷泽”,当年被避暑行宫评为乙中品秩,而小姑娘朝暮的两把飞剑,“滂沱”和“虹霓”,则被评为“乙下”和“丙上”。

除了类似剑仙吴承霈“甘露”在内,这拨屈指可数的甲等飞剑之外,其实乙丙总计六阶飞剑,在剑气长城都算品秩极好了。

不光是跟随谢松花的举形和朝暮,还有郦采带走的陈李和高幼清,所有比白玄他们更早离开家乡的剑仙胚子,飞剑其实也都是乙、丙。

所以当白玄从剑气长城来到了浩然天下,只要白玄到了落魄山后,能够给他一步一步熬到金丹境,一点一点稳固提升飞剑品秩,白玄就会是一个后劲极强、杀力极大的剑修。

裴钱挺期待这些孩子在落魄山的修行。

郑素带着陈平安闲逛金璜府,路过一座古朴茅亭,四周翠筠茂密,苍松蟠郁。

一路闲聊走到这里,陈平安开门见山道:“府君,我们今天拜访,有些不赶巧了。”

郑素没有藏掖,坦诚道:“曹仙师,实不相瞒,如今我这金璜府,实在不是个适合待客的地方,想必你先前路过亭子,已经有所察觉,等下咱们喝过了酒,我就让人带你们乘船游历松针湖,职责所在,我不便多说内幕,本来是想着先喝了酒,再与恩公说这些大煞风景的言语。”

陈平安点头笑道:“好的,帮不上忙,总比帮倒忙要好些。”

郑素松了口气。

如此最好。金璜府没理由让这位恩公,卷入一场云诡波谲的两国大势当中。

山水重逢,喝酒足矣,好聚好散,相信以后还会有重新喝酒、只是叙旧的机会。

陈平安和郑素步入茅亭落座。

陈平安问道:“那位姚老将军的身子骨?”

郑素叹了口气,此事根本不算什么秘密了,朝野上下都知道,没什么忌讳,“当年离开蜃景城之前,我还专门拜访过老将军,那会儿老将军就已经无法起身下床了,这些年想必就更是硬撑着。”

陈平安又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草木庵是大泉第一大仙家,那位徐仙师除了擅长雷法,还是位精通炼丹的医家高人,所炼丹药,好像可以延年益寿。”

事实上,草木庵仙师徐桐,早就死在了隋右边那把痴心的剑下。

但是以大泉王朝如今在桐叶洲的地位,以及姚家的身份,不管那位大泉女子皇帝与谁求药,都不会被拒绝。

只说那场缔结桃叶之盟的地点,就在距离蜃景城只有几步路的桃叶渡。

郑素摇头道:“曹仙师有所不知,那草木庵已经是大泉的老黄历了,这座仙府是代代相传的子承父业,早年先是上任主人徐桐突然闭关,让位给了嫡子,后来那场灾殃临头,疾风知劲草,草木庵竟然暗中勾结妖族畜生,差点就给草木庵修士打开了护城大阵,所以草木庵的丹药失传已久,不提也罢。这些年为了姚老将军,皇帝陛下四处求药,别说是金顶观,陛下甚至让人去了一趟玉圭宗神篆峰,向韦宗主求来了一枚珍稀丹药不说,据说连那远在宝瓶洲的青虎宫陆老神仙,陛下都已经派人专程跨洲远游,找过了。”

郑素见那曹沫神色平静,多半是先前那次游历桐叶洲,往北路过大泉境内,听闻过姚家边骑,而金璜府之所以能够重新崛起,郑素对姚家感恩最多,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由衷感慨道:“曹仙师应该也明白,凡夫俗子也好,纯粹武夫也罢,所谓的仙家灵丹妙药,作用有限不说,还难免犯冲,寻常时用以培本固元的药膳还好说,治病救命一事,一着不慎,就会是治标损本的下场。所以姚老将军的身体,我在这里说句难听的,真是大势已去、大限将至了。只不过老将军能够熬到这个岁数,接近百岁高龄,如今大泉王朝的国势,又蒸蒸日上,必然会崛起成为桐叶洲最强大的王朝之一,老将军算是寿终正寝,想必不会有太大的遗憾。”

其实对于一位岁月悠悠、开辟府邸的山水神祇而言,早已看惯了人间生死,若非对大泉姚氏太过念情,郑素不至于如此感伤。

陈平安双拳紧握放在膝上,轻轻松开,点了点头,问道:“看那北晋国先立碑、再拦路的架势,是要铁了心催促府君北迁了?你们大泉皇帝陛下那边是什么意思?会不会让府君太难做?”

金璜府只要是北迁,其实郑素就不会难做人,真正难做人的,是大泉朝堂决意让金璜府扎根原地,

郑素心中叹了口气,说了句含糊言语:“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不管皇帝陛下如何决断,都是我们这些山水小神的分内事,照做就是了。”

陈平安说道:“大泉和北晋,将一座松针湖对半分,是比较讲道理的。”

郑素神色无奈。

若是双方如此商量,就好了。北晋国力孱弱,尚且不愿如此退让,一定要整座金璜府都搬迁到大泉旧边境线以北,至于更加强势的大泉王朝,就更不会如此好说话了。从京城内的申国公府,到大泉边军武将,朝野上下,在此事上都极为坚决,尤其是专门负责此事的邵供奉,都觉得往北搬迁金璜府,但是依旧留在松针湖南端一处山头,已经让步够多,给了北晋一个天大面子了。

几次郑素私底下去往松针湖,陪同参加的边境议事,听那邵供奉的意思,好像北晋只要贪得无厌,胆敢得寸进尺,别说让出部分松针湖,就连金璜府都不用搬了。

或者搬就搬,往南搬!

北晋本就国力弱于大泉王朝,不然也不会被当年那支姚家边骑压得喘不过气,如今的北晋,更是虚弱不堪,一个东拼西凑的空架子,连那一国中枢所在的六部衙门,都是老的老,个个很上了岁数,老眼昏花,走路都不太稳当了,小的更小,升官却不快不行,京城朝堂尚且如此,更何谈大小军伍,鱼龙混杂,地方官府处处是滥竽充数的官场乱象。

一开始妻子升任松针湖水神,塑金身,建祠庙,纳入山水谱牒,以鬼魅之姿担任一湖府君,金璜府郑素当然大为欣喜,如今却让郑素忧愁不已。确实是自己小觑了那位皇帝陛下的驭人手段。

只不过这些内幕,却不宜多说,既不符合官场礼制,也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大泉能够如此厚待金璜府,不管皇帝陛下最终做出怎样的决定,郑素都绝无半点推脱的理由。

所以郑素笑着摇头道:“我就不与恩公聊这些了。”

这位府君还是担心连累曹沫,若只是那种与松针湖淫祠水神做大道之争的山水恩怨,不涉及两国庙堂和边关形势,郑素觉得自己与眼前这位外乡曹剑仙,意气相投,还真不介意对方对金璜府施以援手,反正赢了就饮酒庆贺,山不转水转,郑素相信总有金璜府还人情的时候,哪怕输了也不至于让一位年轻剑仙就此裹足不前,深陷泥泞。

年轻人毕竟是一位山上最为难缠的剑修,与人寻仇,几乎极少有什么隔夜仇,一剑破万法,可不是什么剑修自夸的说法,就算一剑杀不了人,两三剑下去,就立即御剑远遁,隔三岔五再来上这么一遭,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一座仙家门派难不成就此封山?再不谈什么弟子下山游历了?

而练气士想要与剑修寻仇,却是麻烦极多,剑修几乎少有是那山泽野修的,一个个山头背景底蕴深厚,以及那些个更加剑仙的祖师爷?

陈平安歉意道:“我离乡下山历练不多,至多懂些山水规矩,官场规矩就两眼一抹黑了,不该有此问的。”

郑素起身笑道:“不用多想,喝酒去,天底下没什么一壶兰花酿摆平不了的事。曹仙师能喝几壶是几壶,喝不了三壶,就多带几壶在路上喝。不过我看曹仙师不像是个不会喝酒的,三壶而已,不在话下。”

劝酒这种事情,金璜府君当下还不知道遇到了一位当之无愧的前辈高人。

只不过陈平安突然说道:“府君,酒可能要先余着了,我临时有事,需要远游一趟,大概需要两三天功夫,具体多久还不好说,我会尽早赶回金璜府。”

郑素愣在当场,也没多想,只是一时间不好确定,曹沫带来的那些孩子是继续留在府上,还是就此去往松针湖,当然是后者更加妥当安稳,但是如此一来,就有了赶客的嫌疑。

陈平安笑道:“我那弟子裴钱,还有几个孩子,就先留在府上好了,我争取速去速回。”

郑素点头答应下来,虽说是大泉、北晋两国边境,如今是暗流涌动的形势,可金璜山府和松针水府,山水相依,又有两位身份隐蔽的大泉供奉,就在,想必就算有事,还不至于护不住一拨外乡孩子。毕竟如今大泉和北晋,不管双方国力是否悬殊,行事都必须牢牢占据大义二字,不然在大伏书院那边就会输掉道理,而只要失去了书院的支持,可谓万事皆休。

陈平安走出茅亭,与郑素抱拳告辞,脚尖一点,身形拔地而起,转瞬即逝,而且悄无声息。

郑素心中大为震撼,自己可是一地山神府君,莫说是近在咫尺的灵气涟漪,便是方圆百里的山水气数流转,都尽在掌握中,曹沫的离去,又并非什么陆地神仙施展了缩地山河的神通,若非凉亭外地面的些许尘埃飘扬,郑素都要误以为是一位上五境大修士的隐匿术法了。

陈平安先去了一趟渡船,崔东山摇摇头,答案很简单,不成。

虽然知道会是这么个答案,陈平安还是有些伤感,修道登山,果然是既怕万一,又想万一。

让崔东山多照看着些金璜府,陈平安再一脚蹬地,瞬间离开渡船,独自御风远游大泉蜃景城,风驰电掣,却依旧隐匿本该去势如虹的惊人气象。

既然先生有命,崔东山就老老实实坐在栏杆上,瞪大眼睛看着那座金璜府,连同八百里松针湖一并收入仙人视野。

崔东山取出一把折扇,鸟瞰大地,随意施展望气神通,眼帘内,人间大地虽是白昼时分,却依旧如获敕令,同时亮起一盏盏大小不一、明暗不定的灯笼,有些飘摇不定,极其模糊,小如芥子,好像山风一吹就灭,有些灯火凝练,大如拳头,比如行亭那边的北晋国年轻武将,竟然还是个有武运傍身的将种子弟,与北晋皇帝和国祚也有些不小的纠缠,所以此人只要不惨遭横祸,遇上一些个大的意外,就注定会是一位扶龙之臣了。所谓的意外,就是好似蛟龙走水入池塘,掀起翻江巨浪,偏不躲避,反而迎头撞上,不死都难。

不过看那年轻人先前遇到自家先生和大师姐的表现,不太像是个早夭的短命鬼,因为惜福。倒是行亭里边那位观海境老神仙,比较像是个走路太飘嫌命长的。

至于那位在崔东山眼中一盏金色灯笼熠熠生辉的金璜府君,金身神位所致,这尊山神又将山水谱牒迁到大泉蜃景城内的缘故,所以与大泉国祚一线牵引,崔东山眼前一亮,一个蹦跳起身,摇摇晃晃站在栏杆上,缓缓散步走向船头,始终眯眼凝神望去,顺藤摸瓜,视线从金璜府去往松针湖,再去往两国边境线,最终落定一处,呦,好浓郁的龙气,难怪先前自己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竟然还有一位玉璞境修士帮忙遮掩?如今在这桐叶洲,上五境修士可是不常见了,多是些地仙小王八在兴风作浪。难不成是那位大泉女帝正在巡视边境?

就说嘛,金璜府与松针湖的飞剑传信往来,不太合情合理,不该让一位金丹符箓修士代为回信,原来是那位水神娘娘奉旨离开辖境,去秘密觐见皇帝陛下了。

至于什么拦截飞剑、偷看密信什么的,没有的事。

崔东山收起视线,往南移去,因为远处有一队浩浩荡荡的车驾远道而来,有一位金丹剑修坐镇其中,附近马车上还有个身负文运的官员,北晋礼部衙门出身无疑了,如果不是一位才华横溢、自身文气过于出彩的读书人,那么就该是礼部侍郎的官衔,官品太高,显得北晋皇帝色厉内荏,太低,又太打大泉朝廷的脸,那么管着一国山水谱牒的礼部左侍郎,来谈金璜、松针山水两府的搬迁事宜,正好合适。

只不过北晋那边一定没有想到大泉决心如此之大,连皇帝陛下都已经亲临两国边境了,所以吃亏是在所难免了。

崔东山轻轻摇晃扇子,神色玩味,好像先生和大师姐,当年是遇到过那位大泉女帝的,好像关系还不错?而且崔东山通过与小米粒的闲聊,得知在裴钱眼中,“姚姐姐对我可大方嘞”?不过裴钱这话,最少得打个八折,毕竟是裴钱小时候与一位名叫隋景澄的北俱芦洲仙子姐姐,一起逛荡游玩的时候,给裴钱“无意间说起”的。如果没有例外,裴钱拿到手了隋景澄的礼物后,最后肯定还会补一句,类似“那个姚姑娘吧,大方归大方,长得也真是好看,可还是不如隋姐姐你好看呢,天地良心”。

不难猜的。真相肯定差不多这样了。

所以说没长大的大师姐,真是浑身的机灵劲儿。

就好像嗖一下,随便一个蹦跳,还能如何,落地后就长大了。

金璜府那边,宴席饭菜依旧,裴钱对于师父的突然离开,也没说什么,带着一帮孩子混吃混喝呗,只能尽量让那白玄和何辜吃相好些。

郑素询问那个名叫裴钱的年轻女子,会不会喝酒。

裴钱如临大敌,赶紧说自己不会喝,就没喝过酒。

郑素总不好对一个年轻女子如何劝酒,这位府君只好独自饮酒,小酌几杯兰花酿。

裴钱突然低头就近夹一筷子菜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郑素也有些不悦神色。

不是酒桌上孩子们如何闹腾,其实都很安静,而是郑素察觉到金璜府外边,来了一拨来者不善的不速之客,在郑素的意料之外,知道会来,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关键是其中有一位北晋国地仙,虽未在马车内露面,但是一身剑气沛然纵横,气势汹汹,分明是摆出了一言不合就要问剑金璜府的架势。

郑素因为分心府外动静,所以没有发现,饭桌上先是那两个名叫白玄和纳兰玉牒的小孩子,最早对视一眼,然后所有孩子都停了停筷子。

裴钱聚音成线与所有孩子说道:“吃饭。”

五个剑仙胚子这才继续动筷子。

白玄心声问道:“裴姐姐,有人砸场子来了,咱们总不能白吃府君一顿饭菜吧?”

裴钱笑道:“那是一位金丹剑修,你们几个凑一起,都不够看。”

白玄愣了愣,疑惑道:“在你们这儿,一个金丹剑修就这么牛气冲天啊,吓唬谁呢?搁在曹师傅的酒铺,别说金丹和元婴,就是上五境剑修,只要去晚了就没座儿的,哪个不是蹲路边喝酒,想要多吃一碟咸菜都得跟铺子伙计求半天,还未必能成呢。”

裴钱无言以对。

总不能说在浩然天下有些个洲,金丹剑修,就是一位剑仙了吧?

而在白玄他们的家乡,好像除了飞升境和仙人境,连那玉璞境剑修,如果路上被称呼一声剑仙都像是在骂人。

裴钱看了看这些孩子,眼神温柔,聚音成线,再次与他们重复说了句:“吃饭。”

你们安心吃饭,什么都不用管。

师父不在,有弟子在。

一样可以照顾好你们这些远游离家的孩子。

郑素根本不清楚裴钱在内,其实连那些孩子都知道了一位“金丹剑仙”的显摆身份,这位府君只是放下筷子,起身告辞,笑着与那裴钱说款待不周,有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访,需要他去见一见。

裴钱起身说府君大人只管忙正事去。

纳兰玉牒和姚小妍跟着裴钱一起放筷起身,目送府君离开,其余三个小兔崽子,白玄在直勾勾眼馋那壶还剩下不少酒水的兰花酿,何辜在使劲啃鸡腿,于斜回在低头扒饭。

裴钱落座后,也不着急与他们仨说那些酒桌上的人情世故,至于两个乖巧懂礼数的小姑娘,多半是在家乡耳濡目染,所以懂得更多。

白玄问道:“裴姐姐,真不用咱们帮着金璜府助阵啊?”

裴钱说道:“不用。”

姚小妍小声问道:“裴姐姐,曹师傅呢?”

纳兰玉牒也眨着眼睛。

对于这拨孩子来说,那位被他们视为同乡人的年轻隐官,其实才是唯一的主心骨。

裴钱笑道:“师父有点事情,很快就回。”

白玄说道:“不打紧,小爷在此,到时候打起架来,你们都躲我身后。”

纳兰玉牒恼火道:“白玄,不是闹着玩的,你给我老实一点!”

何辜唉声叹气,摇头晃脑。

于斜回嘿嘿笑道:“愁啊。”

白玄双手抱胸,嗤笑道:“别给小爷出剑的机会,不然小小隐官的生平第一战,就是这金璜府了,说不定以后府君大人都要在大门口立块碑文,刻下五个大字,‘白玄第一剑’,啧啧啧,那得有多少人慕名而来?”

裴钱揉了揉眉心,看来自己得找个由头了,让这家伙早点学拳才行。

一袭青衫往北远游,掠过曾经的狐儿镇客栈,埋河,骑鹤城,桃叶渡和照屏峰,最终来到了大泉京城,蜃景城。

哪怕大战已经落幕多年,依旧有那山水大阵庇护这座大泉首善之地,此举会消耗不少大泉姚氏的国库神仙钱。

陈平安顾不得太多,视线游曳,直接以一身拳意破开阵法,落在城内一处府邸,甚至都不是府邸大门外。

一个浑身酒气的邋遢汉子,满脸络腮胡,原本趴在石桌上,与一位满脸怒容的佩刀妇人,姐弟双方正在有一搭没一搭闲聊,那汉子和妇人都猛然起身,看着那头别玉簪一袭青衫的男子,妇人一脸匪夷所思,轻轻喊了声陈公子,好像还是不太敢确定对方的身份,担心认错了人。而那个肩头有些歪斜的独臂汉子,一手撑在石桌上,瞪大眼睛颤声道:“陈先生?!”

陈平安轻轻点头,微笑道:“仙之,姚姑娘,好久不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