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来 > 第七百八十八章 问剑去 繁體中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问剑去
本书:剑来  |  字数:8373  |  更新时间:2020-08-12 23:58:23

最后河畔现身的不速之客,有两位。

其实是一位。

那些已在众山之巅屹立多年的十四境大修士,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两者大道相契,只是一分为二。

当身材高大的白衣女子,与披挂金甲者的“侍从”一同现身后,所有修士都对她,或者说她们,它们?纷纷投以视线。

一颗头颅,与那副金甲,都是战利品。

传说中的远古持剑者,五大至高神灵之一。

除了礼圣,还有白泽,东海观道观的老观主,老瞎子,都对她不陌生。

但是哪怕道老二余斗,三掌教陆沉,斩龙之人,吴霜降等人,更多参与今天河畔议事的十四境大修士,都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位“杀力高过天外”的神灵。

万年之前的登天一役,人族最终登顶成功,抛开人族先贤的舍生忘死,慷慨赴死,此外持剑者问剑披甲者,水火之争的那场内讧,还有神灵对人性的蔑视,都是关键。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人族的下场都会极为凄惨。

万年之前,大地之上,人族的处境,可谓水深火热,既沦为神灵饲养的傀儡,被当做淬炼金身不朽大道的香火来源,还要被那些大地之上横行无忌的妖族肆意捕杀,视为食物的来源。早先的人族实在太过弱小,高高在上的神灵,通过两座飞升台作为道路,越过无数日月星辰,降临人间,征伐大地,往往是帮助圈禁起来的孱弱人族,斩杀那些桀骜不驯的越界大妖。

在这之外,先有剑落人间,才有后来问剑于天和随之的术如雨下,人族开始修行剑术、术法,便是登山之始。

这也是为何独独剑修杀力最大、又被天道无形压胜的根源所在。

余斗,头戴鱼尾冠,背着一把仙剑道藏,一身道气与剑匣剑气皆起涟漪,好像连这位“三教祖师之外我无敌”的道老二,都无法压制一把仙剑的汹汹剑意。

当然也可能是余斗一种随心所欲的问剑姿态。

而负责为道祖坐镇白玉京五城十二楼的三位嫡传,失踪已久的道祖首徒,余斗,陆沉,其实三位都未曾参加万年之前的那场河畔议事。

陆沉头顶莲花冠,肩头站着一只黄雀,与师兄笑嘻嘻道:“作为晚辈,不可无礼。”

陈平安没有说话,因为有些神色恍惚。

眼前那位手中拎头颅者,身穿白衣,身材高大,面容熟悉,面带笑意,望向陈平安的眼神,异常温柔。

但是陈平安反而会觉得陌生。

而那位身披金色甲胄、面容模糊融入金光中的女子,带给陈平安的感觉,反而熟悉。

就像一位剑主,身边跟随一位剑侍。

陈平安真正认识的,就是后者。好像前者只是窃取了后者的姿容相貌,两者又像是修道之人真身与阴神的关系。

连心性坚韧如陈平安,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陈平安只是看了眼白衣女子,便久久望向那个披挂金甲者,好像在向她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率先开口说话的,却是那位近在眼前却好像远在彼岸的白衣女子,笑道:“不过是出了趟远门,主人就不认识我了?”

身披金甲的剑侍,横移两步,与白衣女子重叠为一,然后穿白衣、披金甲的她,随手将那颗头颅丢入光阴长河当中,以至于整条长河都瞬间变成金色。

她笑问道:“现在呢?”

陈平安欲言又止,最终默不作声。

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沉看到光阴长河流水泛金这一幕后,轻轻感叹了一句人间福祉,泽被苍生。

于是陆沉转头与余斗笑问道:“师兄,我现在学剑还来得及吗?我觉得自己资质还不错。”

道老二懒得说话。

老秀才破天荒没有捣浆糊,交由关门弟子自己去处置这桩复杂至极的因果。

剑灵是她,她却不只是剑灵,她要比剑灵更高,因为蕴藉神性更全。不单单身份、境界、杀力那么简单。

这其中涉及到了神性。

如果文庙这边的推衍,无太大偏差,那么简单来说,就是她剥离了一部分神性给后来者,同时对后者的记忆进行了删减、篡改,

以一种相对孱弱的剑灵姿态,在骊珠洞天里边,瞌睡万年,偶尔醒来,看几眼人间。她也会偶尔重返古老天庭遗址。

这与斩龙之人与那道士贾晟、车夫白忙的关系,有点相似,却不完全等同,要更加复杂,纯粹。

杨家药铺的那个老人,作为掌管两座飞升台之一的青童天君。

虽然神位不如她高,只是远古十二高位神灵之一,可其实杨老头作为昔年最早人族成神之一,手握一条天下所有男子地仙的“成神”之路,权柄极大。所以杨老头在家乡药铺,哪怕面对阮秀和李柳这两尊至高神灵的转世,依旧没有半点好脸色给她们,甚至还能直接训斥一句,天庭覆灭,你们罪莫大焉。

而且远古神灵,也有派别,各有阵营,各司其职,存在各种分歧和大道之争。比如后来的宝瓶洲南岳女子山君,范峻茂,面对恢复一半持剑者姿态的她,就显得极其敬畏,甚至将死在她剑下作为莫大尊荣。而披甲者一脉的诸多神灵遗留,或是赊月,或是水神一脉的雨四之流,就算能够遇到她,哪怕各自心存畏惧,却绝不会像范峻茂那般心甘情愿,引颈就戮。

她有一双浓郁金色的眼眸,象征着天地间最为精纯的粹然神性,满脸笑意,打量着陈平安。

对于神灵来说,十年几十年的光阴,就像凡俗夫子的弹指一挥间,短暂风景,只是浩瀚光阴长河飞快溅起又落下的一朵小浪花。

老秀才看着神色轻松,实则紧张万分。

先前这位神仙姐姐的现身,故意剑主剑侍,一分为二示人。

不管这位“神仙姐姐”的初衷是什么,是想要第一次以持剑者的真实身份,展现给陈平安。还是天外一场大战落幕,她不得已为之,必须披挂金甲,稳固一部分神性身形。

其实杀机重重。

山下有那虚岁与周岁的区别,按照山上的讲究,“元神诞生已是人”。

而山顶修士的兵解转世一事,关键之处,其实就在于能否凑齐魂魄,恢复前身前世的记忆。

简而言之,修道之人的转世“修真我”,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一个“恢复记忆”,来最终决定是谁。

到底是前世记忆,覆盖掉今生记忆,继续修行,还是今生之我做主,只是吸纳了前世记忆,重新修心。

比如佛家许多禅子,年幼时都会有那遇像即礼的本能,或者翻阅某本经书,如目睹旧物。

水神李柳的生而知之,之所以可贵,就在于不存在这种大道冲突,层层叠加,生生世世,相互衔接,都是“一人”,只是换了一副副修道皮囊而已。

老秀才起先那番插科打诨,看似叙旧攀近乎,其实是想为陈平安赢得一瞬的时机,以防万一心神失守,好赶紧调整心态。

陈平安对她的认知,一直是一位无主剑灵。

而持剑者也一直有意无意,始终误导陈平安。就像她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那么当剑灵的上任主人,莫名其妙出现之后?作为新一任主人的陈平安,会用怎么样的心境看待陌生的剑主,以及那位随侍一旁的熟悉剑灵?

老秀才终于松了口气。

好像神仙姐姐没生气,反而还有些开心。

这算不算是她的第二次试探了?

第一次是在陈平安剑劈穗山之后。

当时与宁姚有关。这一次,陈平安的本心,选择了那个自己熟悉的剑灵。

她突然一把抱住陈平安。

哪怕陈平安已经不再是少年,身材修长,在她这边,还是矮了不少。

陈平安有些无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示意别这样。

老秀才唏嘘不已,不愧是神仙姐姐,豪迈与柔情兼备。

她终于放开陈平安,后退两步,笑眯起眼,“在天外这段时日,很是想念主人。”

老秀才抖了抖衣襟,没办法,今天这场河畔议事,自己辈分有点高了。

礼圣蹲下身,掬起一捧呈现出璀璨金色的光阴流水,仔细勘验分量。

礼圣没有开口议事,所以万年之后的第二场议事,真正的言语开篇,显得极为闲适有趣,气氛半点不凝重。

因为都是冲着一个货真价实的年轻人去的,实在是太年轻了,四十岁出头,好像不拿来调侃几句,就是暴殄天物,太可惜了。

白泽率先开口,微笑道:“陈平安,又见面了。”

早年双方在宝瓶洲大骊边关相逢,是在风雪夜栈道。当时陈平安身边跟着一位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一个出身陋巷的草鞋少年,返乡路上,却与精怪融洽相处。

白泽后来看过书简湖那段过往,对这个年纪轻轻的账房先生,当然很不陌生。

移风易俗,人心向善,即是补天缺。

这就是齐静春当年赠送一幅光阴长河图,真正希望白泽看到的结果。恰恰是竭尽全力,依旧未能得偿所愿,可世道大方向,终究是被逐渐扭转,所以反而更加能够让旁观者动容。

陈平安与白泽作揖行礼。

吴霜降调侃道:“外甥狗,吃完就走。”

陈平安置若罔闻。

这位青冥天下的岁除宫宫主,当然按律是道家身份,青冥天下的一教独尊,几乎没有给其它学问留有余地,所以要远远比浩然天下的独尊儒术,更加纯粹单一。青冥天下也有一些儒家书院、佛门寺庙,但是地位低微,势力极小,一座宗字头都无,相较于浩然天下并不排斥百家争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象。

吴霜降是毋庸置疑的道官身份,可他的修道根脚,却是兵家修士。

吴霜降,谐音无双将。姓吴,炼化道侣心魔,凭此合道十四境。

夜航船渡船之上,提及岁除宫守岁人的白落,吴霜降用了一个“起起落落”的说法,两个“起”字。其实是一语双关,说破了白落的根脚,也一并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道破了。

浩然武庙十哲,本就有两“起”。只是因为功业有瑕,陪祀位置,都曾起起落落,可如果只说功业,不谈功德,天下名将前五,双“起”,都可以稳稳占据一席之地。

至于吴霜降如何去的青冥天下,又如何重头来过,投身岁除宫,以道门谱牒身份开始修行,估计就又是一本云遮雾绕玄之又玄的山上老黄历了。

而吴霜降的修道之路,之所以能够如此顺遂,自然是因为吴霜降修道如练兵,熔铸百家之长,好似名将带兵,多多益善。

曾是目盲老道士“贾晟”的那位斩龙之人,打趣道:“山主真是好福缘,这都遇得上,还能抓得住,我在小镇那几年的记名供奉,当得不冤。”

骑龙巷。草头铺子。

斩龙如割草芥,一条真龙王朱,对与曾经斩尽真龙的男子而言,不过是一条草龙之首,要斩随便斩,要杀随便杀。

陈平安抱拳致礼。

老瞎子笑道:“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看架势,将来再有一场议事,隐官大人还要现身一次?”

东海观道观的老观主,点头道:“争取下次再有类似议事,好歹还能剩下几张老面孔。”

关于祥瑞一事,三教老黄历的最前边几页,曾经记载了两大典故,一个是儒家至圣先师诞生时,曾有麒麟登门,口吐玉书。

再就是这位“天下臭牛鼻子老祖师”的老观主,曾经被道祖称为“逢天下将盛,而现世出,遇天下将衰,则隐世去”。

此外,就是那位与西方佛国大有渊源的君倩了,只驱龙蛇不驱蚊。

礼圣好像也不着急开口议事,由着这些修道岁月悠悠的山巅十四境,与那个年轻人一一“叙旧”。

至于吴霜降和余斗,对视一眼都没有。

吴霜降倒是与身边一位青冥天下的女冠,小聊了几句。

青冥天下的十人之列,怎么来的,其实再简单粗浅不过,跟那位“真无敌”打过,次数越多,名次越高。

玄都观孙怀中,被视为雷打不动的第五人,就是因为与道老二切磋道法、剑术多次。

而吴霜降身边这位女冠,曾经是青冥天下历史上的第四人。

不过她如彗星崛起,又如流星一闪而逝,很快就消失在众人视野。

后世只知道她早年与余斗有过一场同境之争。双方打了个平手。

当时余斗刚刚跻身上五境,她亦是。

但是那一场问道,余斗的的确确祭出了那把仙剑道藏。

老秀才与一旁的亚圣轻声问道:“我这关门弟子的长辈缘,如何,善不善?”

当然是只捡取好的来说。

陆沉在小镇那边的算计,在藕花福地的险象环生,在夜航船上边,被吴霜降守株待兔,问道一场,以及关门弟子与那位白玉京真无敌牵来绕去的恩怨……

亚圣一笑置之。

礼圣缓缓起身,说道:“我与余斗,神清,拦下披甲者在内十数位返乡神灵,持剑者剑斩披甲者。”

礼圣,白玉京二掌教,鸡汤老和尚。三人联袂远游天外,拦截披甲者为首神灵,重归旧天庭遗址。

三教圣人,需要防止这位远古至高神灵之一,与周密汇合。

最终披甲者被持剑者斩杀。

虽然高大女子先前手中所拎头颅,以及那副金甲,都早已证明此事。

但是从礼圣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哪怕议事之人都是道心无垢的山巅十四境,还是难免有些心神摇曳。

“持剑者最近几十年内,暂时无法继续出剑。”

礼圣说道:“何况我们也没理由继续劳烦前辈。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高大女子摆摆手,示意礼圣不用客气。

她坐在了光阴长河之畔,身上金甲已经消逝不见,恢复白衣姿容。不过她身边多出了一把长剑,并且多出了一把金色剑鞘,被她随手钉入身边地面。

她将双脚伸入河水中,然后抬起头,朝陈平安招招手。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没有刻意保持站姿参与议事,反正自家先生说了,听听就算。

于是陈平安就盘腿坐在她身边。无所谓什么礼数不礼数,相信礼圣也不会计较这点繁文缛节。

她指了指那把多出剑鞘的长剑,轻声笑道:“以前是它开口说话,我听着看着,好玩不好玩?”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只是伸手掬起一捧光阴流水。

她笑道:“呦,寻常玉璞境修士,可掬不起这些光阴-水,仙人掬水,都要被消磨道行,世间飞升境,则拼了命都要避开光阴长河,主人倒好,一门心思,想要一探究竟。”

以前陈平安是走过几次光阴长河,不过都需要小心翼翼绕道避开“水深处”,如今修道小成,其实能够成功掬水在手,陈平安自己也很意外。

陈平安悻悻然收手,主要是一个没忍住,掂量流水分量,再顺便掂量一下,值不值钱。

如果按照以往行事风格,一个不小心也就顺手入袖了。

陈平安小声问道:“受伤很重?”

她说道:“争取不耽误甲子之约就是了。只不过如此一来,也就只能老老实实遵循约定,我必须重返天外,找到几处遗址,浩然已经不适宜炼剑。早知道就不理睬那头绣虎了。”

她指了指远处正在议事的礼圣,“披甲者早先与礼圣打过一架,其实受伤不轻,加上披甲者又非要往老地方去,不然没那么好杀。其实这件事,利弊都有,因为披甲者一死,老地方那边,就等于完完全全让出了一个高位,不过某个补上位置的新神灵,金身不稳,暂时是不敢擅自离开那处遗址的,一露面就死,没什么悬念。”

她的言下之意。

她对上披甲者,杀是能杀的。

就只是不好杀而已。

周密登天,占据古天庭遗址的主位。

火神归位,地位与之并肩,双方并无高下之分。

此外哪怕蛮荒天下的那个雨四,也就是曾经的绯妃主人,年轻剑修虽然顶替了李柳的水神之位,但是相较于前两者,还是要远远逊色,何况万年之前,水神就不是火神的对手,万年之后,更是火神馈赠给他一份水神的大道神性,说不定此后千年万年,双方打都不用打,只会被重归王座的火神随便碾杀。

新任披甲者,是那离真,万年之前剑气长城的剑修观照。

至于新天庭的持剑者,不管是谁补缺,都会反而变成杀力最弱的那个存在。

原本应该是周密相中的斐然,继任持剑者,只是最终周密改变了主意,选择将斐然留在人间,成为了蛮荒天下共主。

其实斐然,宁姚,一位蛮荒天下共主身份,一位五彩天下的第一人,虽然两者都没有跻身十四境,暂时还是飞升境剑修,都是有资格参加的议事的。

更不谈萧愻,以及那位开辟出古井的拄杖老者,这两位蛮荒天下的十四境大修士。

只不过今天议事内容,不宜牵扯五彩天下,更不会将蛮荒天下拉进来,因为这场河畔议事,本就是针对那座天庭遗址,准确说来,是针对那个登天离去的文海周密,针对那拨崭新天庭的崭新神灵。

陈平安是第一次“神清”这个名字。

对于鸡汤老和尚,当然不陌生。学生崔东山那边,有聊过。但是崔东山好像从头到尾,都称呼为鸡汤老和尚,没有谈及“神清”这个佛门法号。

老秀才以心声解释道:“这位得了个鸡汤和尚绰号的老僧,其实法号神清,在佛书上记载不多,因为咱们浩然天下,如今多是南禅各家门户的典籍流传,再往上的老黄历,比较少,其实这个老和尚,学问了不得。”

老秀才感慨道:“神清和尚,不是浩然本土人氏,之所以落脚浩然多年,是因为神清曾经护送一位僧人返回中土神洲,一起翻译佛经,负责校定文字,勘验疑难,兼充证义。这个神清,擅长涅槃华严楞伽等经,精通十地智度对法等论,精研《四分律》等律书。参加过首次三教争辩,故而又有那‘万人之敌’、‘北山统摄三教玄旨,是为法源’等诸多美誉。吵架本事,很厉害的。”

能够被老秀才说一句吵架厉害,足可见神清的佛法高深。

老秀才继续道:“最早佛法西来,僧人往往随缘而住,独来独往的头陀行,近似云水生活。僧人自己都来去不定,佛门弟子学生,自然就难授受。直到……双峰弘法,择地开居,营宇立像,打破不出文记、不立文字的传统,同时开创道场,造寺院立佛像,正法住世,接受天下学众。在这期间,神清和尚都是有暗中护持的,再然后,就是……”

说到这里,老秀才突然止住话头。

陈平安其实清楚先生本该说什么,是说那东山法门。

双峰山也名为破头山,距离双峰不过几十里路的凭墓山,也叫……东山。

而陈平安年少时,当那窑工学徒,多次跟随姚老头一起入山寻找瓷土,曾经登上披云山后,遥遥见到东边有座高山。

东山。

崔东山。

古蜀蛟龙皮囊。佛门八部众。

极有可能,崔东山,或者说崔瀺,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一旦王朱扶不起,无法成为那条世间唯一的真龙,崔东山肯定就会顶替她,成功走渎后,难道最后还会……皈依佛门?

陈平安叹了口气,都是些无法想象的深远谋划,至于真相如何,以后可以问问那个学生。

又比如姚老头,到底是谁?

可能是姚老头言语不多的缘故,所以每次开口说话,死活当不成正式徒弟的学徒陈平安,反而记得十分清楚。

清清楚楚记得一次入山,走在前头的姚老头曾经随口讲过一番言语,脚底下那些最不起眼的泥土,离了地,最后是塑成泥菩萨,吃那香火,还是烧造成瓷器,送进了皇帝家里,或是成了老百姓家里的破瓶烂罐,难逃火烤水浸,都是有其根脚的,各有各命,与人相似……

当时老人和少年,一起脚踩真珠山,姚老头跺了跺脚,对着当时正在扒土的窑工学徒,说了句这里土味最全,就是地方小,跟人缩在墙角差不多,伸头就碰头,伸腿也磕脚,老话就是螺蛳壳。

姚老头还说山中那些不起眼的老树墩子,有可能是山神的座椅,坐不得。说天底下的大山小山,一脉相承,不过有祖孙之分。

真佛只说平常话。

所以哪怕老人是在说些神神道道的事情,哪怕陈平安当时只是个没念过书的陋巷少年,却都能听懂,并且牢牢记住。

后来陈平安之所以会用一颗金精铜钱,果断买下真珠山,除了“一颗钱就能买下一座山头”的财迷心性作祟,姚老头所说的“土味最全”,其实也是一个重要理由。那会儿的草鞋少年,脑子里所想,当然是先买下山头,再挣了更多钱,就再买下一座龙窑,自己当那窑口师傅,或是让刘羡阳帮忙,两人凭手艺烧瓷赚钱,细水流长,自己什么样的大宅子买不起?刘羡阳什么样的媳妇娶不着?

而且后来出门远游,跋山涉水,陈平安即便没有真正修行,却始终礼数最足,在无人处,依旧恪守规矩。

积土成山,积水成海,一处处谨慎的循规蹈矩,就演化成了一份自然而然的礼敬天地。

后来还潜移默化,影响到了一个跟随陈平安一起离开藕花福地的黑炭小姑娘,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吃苦的裴钱。

再后来,等到裴钱独自行走天下,始终对佛门寺庙心怀敬畏。

老秀才转移话题,笑道:“再后来,就是中土的那场禅分南北了,‘法是一宗,人分南北’这句话,大体上还是公允之说。平安,你觉得当时得以佛法广布的契机,是什么?”

陈平安不再分心想那些陈年旧事,用心想了想,答道:“法门大启,根机不择。同时提出几大方便、次第。比如其中就有依一行三昧,念佛心即佛。”

老秀才点点头,转头看了眼那个鸡汤老和尚,唏嘘不已,“只是岁月悠久杀猪刀啊,不止名将美人不放过,竟是连这么一位得道高僧都没放过,书上记载那个‘清貌古奇,晰白光莹’的僧人,粹采多奇,殊姿特茂,绝对是美男子一个,唉,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个骨瘦如柴的老和尚。我当年带着你师兄,第一次去拜会神清的时候,见了面,都没敢认。”

陈平安说道:“可能是这位佛门老前辈,利济天下瘦法身。”

老秀才抚须而笑,“有道理,有道理。”

胖去容易瘦回难。

身形是如此,人心更如此。

老和尚突然低头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陈平安神色尴尬,转过头,一脸疑惑望向自己的先生。

老秀才一脸坦诚道:“神清和尚,辩才无敌,佛法可不是一般的高深啊,咱们聊什么,估计都被听了去,很正常的。”

陈平安只得硬着头皮站起身,单手竖掌在身前,与那老僧恭敬行礼。神清和尚还了一礼。

那位道门女冠突然有一问,“礼圣,都一万年过去了,三教祖师对那座天外遗址,如今到底有无破解之法?”

如果没有,她不觉得这场议事,他们这些十四境,能够合计出个行之有效的法子。如果有,河畔议事的意义何在?

礼圣笑道:“我也问过至圣先师,只是没有给出答案,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女冠点点头,“若是这般,那就是三教祖师依旧会觉得为难了。没关系,如此一来,事情反而简单了,既然避无可避,那就迎难而上,咱们一起走趟天外,世间事全部交给人间人自己闹去,已在山巅只差一步登天的我们,就去天上往死里干一架。哪怕做不掉周密,好歹保证那座天庭遗址无法扩张分毫。如果人数不够,咱们就各自再喊一拨能打的。”

礼圣笑着摇头,“事情没这么简单。”

女冠微微皱眉道:“如此不爽利?”

吴霜降突然说道:“那座托月山,既会是陷阱,也会是机会。”

亚圣点点头,显然认可此说。

余斗说道:“如果可行,贫道开路便是。”

神清和尚说道:“贫僧护法一程。”

那位斩龙之人,微笑道:“礼圣,我出剑天外之时,人间这边,可别坏我大道。”

礼圣笑道:“理所当然。”

这就是河畔议事。

白衣女子笑问道:“主人不跟着砍上一剑?”

陈平安疑惑道:“能行?”

她笑着点头道:“递一两剑,问题不大。”

陈平安试探性问道:“如果是剑挑托月山?”

说实话,出剑天外,陈平安没有什么信心,可要是跟那座托月山较劲,他很有想法。

早就想做了。

她站起身,双手拄剑,说道:“愿随主人搬山。”

————

————

帮忙推荐耳根《一念永恒》的改编动画,已经在腾讯视频正式开播。8月12日晚上十点上线,首播三集,之后每周三播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