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一千零六章 開戰 簡體中文

第一千零六章 開戰

本書:劍來  |  字數:14385  |  更新時間:2022-04-10 23:59:57

陳平安問道:“先前在禺州地脈深處那邊,具體是怎麼個情況?”

白景已經恢復成貂帽少女的模樣,答非所問,“當初那場水火之爭,大致緣由和過程都曉得吧?”

陳平安說道:“只聽說過些粗略的內幕,多是零零碎碎的隻言片語,勉強知道幾個重要節點而已。”

那場名副其實驚天動地的水火之爭,當然是最重要的導火索。

因為有靈眾生“供奉”的香火一物,能夠淬鍊神靈金身,導致同樣位列五至高的兩尊神靈,大道此消彼長,出現了不可調和的矛盾,可以稱之為一場亘古未有的大道之爭。

按照青同的說法,那場架的結果,就是導致“天柱折,地維絕”,整個天道隨之傾斜,繼而使得日月星辰的移動軌跡愈發明顯,而這就衍生出了後世的許多道脈。同時無數參戰神靈如流星般隕落大地,遍地火海燎原,生靈塗炭,人間水潦塵埃四起,原本極為完美無缺漏的天道,出現了諸多漏洞。這既是人間大地之上一切有靈眾生的浩劫,同時對於“道士”而言,又是繼“術法如雨落天下”之後的第二場大機遇。

白景顯然不信這套說辭,瞥了眼年輕山主,笑道:“真是這樣嗎?”

陳平安笑道:“容我先喘口氣,休歇片刻再趕路。”

天外御風,極其消耗練氣士的心神和靈氣,原本地仙修士置身其中,如同溺水,呼吸不暢,堅持不了多久。

所幸這片廣袤太虛,猶有一些散亂流溢的靈氣潮水可供陳平安汲取,不過以陳平安當下的御風速度,想要返回浩然天下,估計卯足勁,在自身靈氣儲備足夠的前提下,也得花費個把月的光陰。所以等到陳平安調節好體內的五行本命物和紊亂靈氣,還是需要白景開道、小陌搭把手才行。

三位劍修蹈虛而立,周邊這點靈氣潮水,白景根本瞧不上眼,就像一次撒網只能兜住幾條小魚,費那力氣作甚。

白景笑眯眯道:“這次被小夫子親自邀請趕赴天外,山主收益不大,出力不小。”

陳平安謙虛道:“沒有什麼功勞,只有些許苦勞,不值一提。”

白景試探性問道:“跟那白帝城鄭居中和符籙于玄借取的六百顆金精銅錢,當真要還嗎?”

小陌聞言揉了揉眉心。

陳平安沒好氣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哪有借錢不還的道理。”

白景很快就見風轉舵一句,“對對對,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是這麼個理兒。”

本來她還想好心好意與陳山主建言一番,那個白帝城城主,一看就是個難纏至極的主兒,這筆錢肯定得還,倒是那個符籙于玄,能拖就拖,反正沒有訂立字據,以後等他合道十四境再說,躋身了十四境,還有臉跟你陳平安提錢?多拖幾年,說不定就可以用穀雨錢折算了。

“落魄山泉府還有三百顆金精銅錢的盈餘,回頭就還給於老神仙,你要是願意帶着這筆巨款跑腿一趟,我就在這邊先行謝過。”

這麼一筆巨款,陳平安實在不放心通過飛劍傳信的方式寄往桃符山填金峰。

道場位於填金峰的符籙于玄,老真人作為桃符山的開山祖師,此山是目前浩然天下唯一一個同時擁有正宗、上宗和下宗的山頭。

總有些吃飽了撐着的野修,喜歡打傳信飛劍的主意。

歷史上有不少承載重要秘寶、書信的跨洲飛劍,就那麼泥牛入海,不知所蹤,因此牽扯起很多一筆糊塗賬的山上官司。

白景問道:“山主就放心我獨自遊歷中土?不怕我扯起落魄山的一桿旗幟,狐假虎威,在外邊惹是生非?”

陳平安笑道:“只看謝姑娘從北俱蘆洲入境,一路跨洲南遊至落魄山的所作所為,可以放心。”

白景看了眼小陌,要是小陌願意同行中土神洲,她不介意遠遊一趟,路上喝點小酒兒,醉醺醺,酒是色媒,嘿嘿嘿。

小陌說道:“如今公子受了點傷,我不會擅自離開大驪地界。”

陳平安突然問道:“方才疊陣所在青道軌跡區域,附近靈氣潮水還能剩下多少?”

白景立即恍然,難怪陳平安這麼烏龜爬爬晃悠悠御風,敢情是早有一記回馬槍的打算?

只等禮聖他們一行人離開,就好去打掃戰場,收拾殘局?

小陌給出一個大致答案,“歸攏歸攏,相當於一位仙人的靈氣儲備。”

白景搓手笑道:“就怕那個精通此道的老嫗去而復返,已經被她捷足先登了,山主,要去咱們就抓緊。”

陳平安點點頭,身形化作十八條白虹劍光,原路折返。

白景呲溜一聲,咂舌不已,半點不像受傷的樣子啊。

風馳電掣御劍途中,白景忍不住以心聲問道:“小陌小陌,你家公子先前瞧見了什麼,那麼生氣,竟然差點沒忍住就要一劍砍向蠻荒?”

“蠻荒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假的宗垣。”

“誰?”

“宗垣,他是繼老大劍仙之後,劍氣長城最有實力的劍修,如果不是戰死,宗垣早就是十四境純粹劍修了。公子猜測當初那場大戰,蠻荒妖族最終目的,就只有一個,殺宗垣,防止劍氣長城出現第二位十四境。宗垣在世的時候,口碑很好,公子很仰慕這位前輩。”

風雪廟劍仙魏晉,就得到了一部陳清都贈予、傳自宗垣的劍譜,而被老大劍仙視為繼承宗垣劍道最佳人選的魏晉,之所以遲遲無法獲得那幾縷上古劍意的“青睞”,就在於托月山百劍仙之一的年輕妖族劍修,在城頭煉劍時,劍修利用“陸法言”,或者說周密私下傳授的水月觀和白骨觀,試圖摹刻出一個嶄新的劍修宗垣。

不過因為老大劍仙的一番言語,再加上魏晉足夠劍心通明,蠻荒天下和劍氣長城,算是各有所得。

周密還是算計得逞,大功告成,人間重見“宗垣”。

魏晉則繼承了宗垣遺留下來的四條劍意,只說在飛升城的祖師堂譜牒,魏晉就屬於宗垣一脈劍修了。

真是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

那個手持拐杖的蠻荒老嫗,還真被白景說中了,在陳平安他們趕到青道舊軌附近,老嫗正在鯨吞方圓萬里的靈氣潮水,與此同時,老嫗還在收攏那一截在此崩碎“青道”的獨有道意,些許靈氣只是添頭,後者才是老嫗不惜涉險返回天外的關鍵。

白景二話不說,就是一劍斬出,漆黑蒼茫的天外太虛被瞬間撕裂出一條雪白長線,興許這就是遠古大妖相互間的打招呼方式了。

官乙憑空現身,擋在老嫗身前,伸手扯住那條白線,手掌晃動,劍光白線裹纏她整條胳膊,電光綻放,呲呲作響,最終劍光攪爛官乙的一條雪白胳膊,只是官乙肩頭微動,她又生出一條完整手臂。

白景疑惑道:“官乙,為了幫她撈取這點靈氣和道意,你一個外人,犯不着跟我結仇吧?你腦子都長在胸脯上邊了嗎?”

官乙苦笑道:“有事相求,不得不出手相助。”

但凡有點腦子的修士,都不願意跟白景這種貨色糾纏不清。

白景伸出一隻手掌,勾了勾手指,“一事歸一事,好商量。”

官乙沒有任何猶豫,朝白景拋出一根墜有綠芽的古老樹枝,這就是破財消災了。

那老嫗身形消散,官乙隨之失蹤,小陌轉頭俯瞰一處,陳平安搖頭道:“算了,對方是有備而來,不宜追殺。”

白景環顧四周,說道:“只是殘羹冷炙,沒剩下多少靈氣了。”

陳平安說道:“蚊子腿也是肉,就有勞謝姑娘幫忙了,能收回多少是多少。”

白景不太情願,只是想起剛剛得手一件寶貝,便換了一張燦爛笑臉,她抬起一條胳膊,如立起一桿幡子,使勁搖晃數下,靈氣便瘋狂湧來。

陳平安估算一下,這筆收益,相當於一位玉璞境修士的氣府家底,這些靈氣放入藕花福地,散入天地,對整個福地來說,可能不是特別顯著,可要是單獨放置在某一座道場仙府,例如高君的湖山派,某座大岳的山君府,或是贈予那位轉入山中修行的南苑國太上皇,就是一筆不小的入賬。

至於先前通過疊陣汲取的三股靈氣潮水,陳平安打算落魄山和青萍劍宗各占其一,最後一股則放入密雪峰上的長春-洞天赤松山。

白景將這股靈氣凝為一顆青杏大小的珠子,丟給陳平安,不算白跑一趟,陳平安將其收入袖中,之所以這顆寶珠會呈現出碧綠顏色,還是因為蘊藉青道軌跡的道意使然,比起一般被大修士以秘法凝為實物的靈氣靈珠,自然更為珍稀。

他們再次御風返回浩然,陳平安隨口問道:“謝姑娘,那截樹枝是什麼來路?”

白景笑哈哈道:“天曉得官乙這婆姨是從哪裡撿來的,值不了幾個錢。”

陳平安學那白景,伸出一隻手掌勾了勾。

按照約定,坐地分贓。

一路都在思索如何矇混過關的白景,只得高高抬起袖子,最終伸手從裡邊摸出三顆大如拳頭的碧綠珠子,靈氣和道意更為充沛“結實”,陳平安將三顆寶珠疊放在一起,手心輕輕掂量一番,轉頭望向白景,微笑道:“聽小陌提起過,謝姑娘在北俱蘆洲那邊的市井山市,經常擺攤做買賣,可惜就是每次生意不太景氣,掙不着幾個銅錢,不會是因為缺斤短兩的緣故吧?”

小陌難得幫着白景說了句公道話:“公子,白景沒有私自剋扣斤兩,相當於兩位尋常飛升境修士的靈氣儲蓄。”

由此可見,陳平安通過一座疊陣辛苦掙來的靈氣潮水,還不如白景隨便祭出幾件法寶撈取的分量。

陳平安滿臉意外,“說好了五五分賬,就是五五分賬。不曾想謝姑娘的包袱齋,還是童叟無欺以誠待人的路數。”

白景揉了揉貂帽,她可感動了,小陌今兒胳膊肘拐向自己哩。

其實陳平安就是故意有此一問,等於白給小陌一份人情。陳平安拋竿,小陌上鉤,謝狗咬餌,皆大歡喜。

陳平安遠眺一座“浩然天下”,日月循環之餘,猶有五顆輔弼星辰,其中就有那顆鮮紅色的熒惑星,軌跡路數最為不定,古稱“大火”。

日月加上五星,光亮皆照天下,故而合稱七曜。其中木曰歲星,體積最大,繞行一圈為十二年,與地支同,故名歲。

一場“共斬”之後的兵家初祖,就被囚禁在那顆象徵殺伐的星辰之內,自古以來,各朝各代欽天監的繁密記載,關於可駭、可疑的種種天象,多與此星有關,每一次出現熒惑守心的天文,對於人間世俗君主都是一場無形的大考。

陳平安說道:“先前謝姑娘跑題了,我們繼續聊。”

根據從長春宮水榭那邊旁聽而來的消息,禺州地脈深處,其餘大驪地支一脈六位修士,應該與白景碰頭了。

“鋪墊,怎麼能算跑題呢。”

白景笑着自我辯解,然後她從袖中掏出厚厚一大摞紙張,紙張極薄,故而數量極多,畫面內容,都是遠古歲月里的景象,每一頁都可謂孤本了。

若是將其編訂成冊,再飛快翻頁,挺像一本市井書肆賣給稚童們的小人書。

白景丟給陳平安,說道:“事先聲明,只是借閱。”

陳平安接過那摞繪畫有諸多天地異象的紙張,沒來由笑了笑。

其實更像是當年小黑炭去學塾讀書時的課本,在每張書頁的邊角空白處,繪畫出個小人兒。

老廚子曾經偷藏了一本,作為裴錢“讀書辛苦”的證據,再用另外一本書籍替換,而且還有意照着畫了些一模一樣的小人兒。

只是裴錢多人精,不知怎麼就給她發現不對勁了,那會兒她着急得團團轉,擔心不小心被師父瞧見,結果裴錢翻箱倒櫃都沒能找到那本“離家出走”的書籍,她便懷疑是不是有家賊犯案,於是她一手輕輕揪着騎龍巷右護法的耳朵,一腳重重踩住騎龍巷左護法的尾巴,讓他們兩個趕緊坦白從寬。

陳平安先一眼掃過所有在手中急速翻動的“書頁”畫面,然後從頭再看一遍,這一次就慢了。

其中一頁畫面,有兩個空白處,分別位於這張書頁的西北和東南,其中一處如火灼燒出個窟窿,另外一處則是被水漬漫漶浸透。

先前與青同那場閑聊,陳平安當時就用了個很土氣卻極其恰當的比喻,宛如後世田地的火燒和翻土,使得大地之上,經過濃郁充沛靈氣的浸染,從貧瘠之地轉為肥沃良田。因為散落各地的眾多神靈屍骸本身,又成為天地靈氣的源泉。

遇到大年份,年景就好,就有大收穫。不計其數的修道之士,置身其中,各有機緣造化,得以佔據一處處風水寶地,紛紛開闢道場,收攏天材地寶,人間大地之上,隨處都是“裸露”出來的道法脈絡,只說後世雷函這類原本秘不可顯的“天書”,更是數不勝數,只因為天庭水火兩部諸多隕落神靈的金身碎片之外,與此同時,權柄極重的雷部諸司神將,又不可避免地被這場內亂裹挾其中,說句不誇張的,在那段天才輩出、“道士”如雨後春筍湧現的歲月里,地上的機緣,簡直就是“俯拾即是,不取諸鄰”。

白景唏噓不已,“等到登天一役結束,人間修道之士,終於反客為主。”

“再就是那場分裂成兩個陣營的內鬥了。”

“落敗一方,慘兮兮啊,沒誰有好果子吃。”

她跟小陌這撥大妖,為何會沉睡萬年,還不就是那場架打輸了,必須躲起來養傷。

不過最慘的,當然還是那位作為一方領頭者的兵家初祖,原本他都是可以直接立教稱祖的,當初儒釋道三教祖師對此並無異議,只因為想要佔據那座遠古天庭遺址,然後結局就是那場共斬了。

不過白景還是極為佩服此人的,完完全全,當得起“大丈夫”一稱!

而且這位兵家初祖的野心勃勃,可是毫不掩飾的,直接攤開來,沒有玩弄任何陰謀詭計,掀桌子!

所以這次白景看似撂挑子,獨自離開蠻荒,尋找小陌結成道侶,當然是主要原因了,其實此外白景還藏着一份不可告人的私心,若是這位兵家初祖重新出山,再有類似的干仗,必須繼續算她一份!

“之後便是小夫子出手,絕地天通。”

但是為後世天下修士專門留下了一道無形大門,或者說是一條通道,進身之階。

就是練氣士除了煉日拜月之流,還可以通過自身命理和術法,牽引本是神靈浮遊天外屍骸的天外群星,從中汲取天地靈氣,不斷壯大各座天下的那個“一”。

而由道祖領頭,三教祖師在河畔,當年訂立萬年之期,就是道祖早早看到了這個一,在不斷擴張之後,他們三位身為十五境修士,在各自天下,最終會出現一種不可避免的“道化”。

準確說來,就是一種同化。

此後禮聖聯手“叛出”妖族的白澤,共同鑄造九鼎,又有了後世幾乎可以說是泛濫的搜山圖。

再後來,就是請三山九侯先生出山,共同制定新禮。

白景轉頭望向天外茫茫深處,唏噓不已,說道:“無垠的天外太虛中,其實懸浮着無數的日月,熒惑也一樣。”

陳平安點點頭。

白景繼續說道:“但同樣是日月之屬,是有品秩高低的,就像如今寶瓶洲各國境內,多如牛毛的胥吏。”

“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成為封疆大吏。”

“我相中的那輪大日,就是出身比較好,品秩比較高的,萬年之前,我就心心念念,開闢為道場,按照當年的規矩,就是屬於我的私人地盤了。”

小陌終於開口反駁道:“是想要將其煉化為本命物吧?”

白景的修行資質實在太好,以至於她在修行路上,從無貪多嚼不爛的顧慮,打個比方,同樣是一天的光陰,小陌一整天的專心煉劍,可能白景花費半天就有同樣的成效,然後剩下半天,白景可不會閑着,就跑去學蘭錡那般煉物,或者修行那些遠古地仙試圖躋身其中的旁門左道。

可能眼前的這個嬉皮笑臉的“謝狗”,就是白景故意剝離出來的那份……渣滓,貂帽少女才好像顯得每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白景哈哈笑道:“還是小陌懂我。”

然後她埋怨道:“小陌,別打岔啊。”

“這輪被我千挑萬選出來的大日,是有機會開竅鍊形成為一頭金烏的,我哪怕不吃掉它,當個寵物養在身邊,像那王尤物騎乘的那頭白鹿,不就是脫胎於一輪明月,修行之餘,逗逗樂子解個悶,也是極好極好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在那邊修道數百年之久,結果它還是給那場內戰波及到了,被道祖一袖子引發的那股磅礴道氣給遠遠砸中,啪嘰一下,就掉地上了,虧得我咬咬牙,壯着膽子,豁出性命不要,為它護道一程,才免去分崩離析的下場,早早與它約好了,以後有緣再會!陳山主,你是讀書人,來幫忙評評理,憑良心說,這輪大日,歸屬何人?!大驪朝廷憑啥跟我搶,就知道欺負一個背井離鄉、勢單力薄、弱不禁風的小姑娘,好意思?!”

陳平安說道:“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貂帽少女一臉懵懂,“啥個意思?是在夸人嗎?”

小陌見她故意裝傻,便幫忙解釋道:“公子在勸你少說廢話,言語精鍊幾分,多說點正事。”

陳平安笑道:“你們誤會了,其實是自省。”

白景使勁點頭,“曉得曉得,你們槐黃縣的風俗嘛,罵人先罵己,吵架贏一半。”

陳平安不計較她的譏諷,說道:“別跑題了,你如何處置那輪大日?”

白景說道:“還能如何,學陳山主,和氣生財唄,出門在外笑哈哈,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原來白景跟大驪宋氏做了一筆交易,算是她暫借給大驪朝廷的。所有權歸白景,使用權屬於大驪宋氏,被擱置在那座新福地內。

不過她可以在大日內開闢道場,其餘任何修士,都不得染指。

而這處“道場”的租賃期限,是一千年,每過百年結算一次。

第一筆定金與後續的利息,大驪朝廷都需要以一筆筆金精銅錢結算,得按時送到她手上,若是她不在落魄山,比如已經返回蠻荒,大驪宋氏同樣需要找機會與她私底下碰頭,反正不得逾期,否則就別怪她翻臉不認人。

陳平安說道:“謝姑娘要是不在落魄山,送給小陌不是一樣的,你有什麼不放心的,難道還怕小陌貪墨了去?”

白景抽了抽鼻子,委屈道:“又不是道侶,無名無分不清不楚的,攪和在一起,教人看笑話。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子。”

不搭理這茬,陳平安故作後知後覺的恍然模樣,“如此說來,謝姑娘豈不是手頭頗為充裕,隨隨便便拿出三五百顆金精銅錢,不在話下?”

來了來了。

白景伸手揉了揉貂帽,開始裝傻,甚至吹起了口哨。

只要我比陳山主更不要臉,陳山主你就拿我沒辦法。

其實有件事,白景故意忽略不計了,主要是擔心被小肚雞腸的陳山主秋後算賬。

過去的事情,就沒有舊事重提的必要了嘛,反正又沒掀起任何波瀾。

原來在那地脈深處,作為白景允許李-希聖打開匣子的“酬勞”,她當時提出了一個條件,既然這麼喜歡攬事上身,白景就讓那個自稱是跨越天下而來的年輕讀書人,接下她輕如鵝毛的一劍。

對方還真就傻了吧唧答應了。

不但如此,對方還真就毫髮無損地接下了那一劍。

雖說白景擔心自己傾力一劍下去,對方就完蛋了,她就得被陳平安聯手小陌將她趕出落魄山,可即便他沒有使出全力,但是一位飛升境圓滿的劍修的“隨手”一劍,一個才半百道齡的練氣士,接得住?不死也得掉半條命吧。

不料一劍遞出,見那李-希聖依舊活蹦亂跳的,這讓白景大受挫折,怎的隨便碰到個年輕人,就這麼扛揍?

難道她這個飛升境的劍術,在萬年之後,就已經變得如此不值錢了嗎?

還是說如今浩然天下的修士,隨隨便便就能獲得無境二字的真意?

所以在天外,一見到那個跟李-希聖差不多路數的離垢,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白景哪裡清楚自己所見的年輕儒士,與那位白玉京大掌教的關係。

用至聖先師的話說,寇名要是生在遠古歲月里,不說一定可以躋身遠古十豪之列,至少撈個候補是毫無懸念的。

而十豪與候補的分別,其實並不單指境界修為的高低,更多是一種“開闢道路”的功勞大小。

像那開創煉物一道的蘭錡,只說她廝殺鬥法的本事,雖然法寶堆積成山,其實是不如那幾位候補的。

但是這絲毫不妨礙她成為備受敬重的十豪之一。

陳平安問道:“謝姑娘,想好走哪條合道之路了?”

謝狗看了眼小陌,滿臉幽怨,委屈極了,這種事,你也對外說?誰是自己人誰是外人,小陌都分不清楚嗎?

陳平安自顧自說道:“一粒劍光,無限小,就註定繞不過找到那個組成天地的最小之‘一’,太難了,白玉京陸沉就是個反面例子,導致他至今未能找出一條在立教稱祖之外的十五境道路,所以我覺得追求無限大,可能成功的概率更大。”

不得不承認,在陳平安內心深處,陸沉其實要比那位真無敵,更有機會躋身十五境。

畢竟至今還沒有誰敢說自己,已經找到了萬事萬物的最小之一。

道祖可能已經找到了,但是道可道非常道,說即不中?

但是追尋無限大的廣袤天地,看似空泛,卻還是相對簡單,當然只是相對而言。

兩把本命飛劍,籠中雀和井口月,目前即是在走這條提升品秩的道路,至於未來能否開闢出新路,獲得某種嶄新神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陳平安笑道:“而且這條力求寬廣無量的劍道,與謝姑娘的性格是契合的。”

謝狗猶豫了一下,搖頭道:“陳平安,你還是想得太簡單了。”

“怎麼說?”

“很多很多年前,我曾經無意間步入過一座大殿,見過那種被具象化的‘想象’,那是一種根本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古怪境界,你只要敢想,好像就什麼都可以實現,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完全是顛倒的,不對,都不能說是顛倒,真實與虛幻,已經混淆不清,根本就沒有界限了,不知道有多少地仙被困其中,一顆道心如深陷泥潭不可自拔,就此漸漸腐朽死去。”

聽到這裏,小陌終於開口說道:“據說只有佛陀,能夠完全壓制此境,否則就算是道祖和至聖先師,都只能是全身而退。”

“佛陀唉,是唯一一位真正脫離所有‘障’的超然存在嘛,的的確確,厲害得不能再厲害了。”

謝狗滿臉羡慕神色,使勁點頭道:“據說佛陀的法相,多如恆河之沙,可以遍及以前,現在,未來。我們劍修再厲害,都是沒法比的。”

陳平安笑道:“謝姑娘,你好像還沒有說自己是如何離開那座大殿的。”

謝狗伸手撓撓臉,難得有幾分赧顏神色,“糗事一樁,不說也罷。”

之後陳平安便讓小陌幫忙,御風速度暴漲,期間路過歲星附近,強勁的湍流和磅礴的罡風,恐怕地仙修士一着不慎就會被牽扯過去撕成粉碎,卻是個止境武夫打熬體魄的絕佳地點,效果之好,如同“打潮”,只不過礙於文廟規矩,純粹武夫是不可隨便御風天外的,想必與那兵家初祖坐鎮熒惑有關係。

剛剛與這顆歲星遙遙擦肩而過,就在此時,陳平安突然察覺到一絲氣息,立即轉頭望去,依稀可見有一位儒衫男子的渺茫身形。

千古悠悠,不知何人吹鐵笛,清響破空冥。

陳平安立即讓小陌停下御劍,與那位不知名的儒家聖賢作揖行禮。

等到陳平安作揖起身,那道身形卻已經消散在天風漩渦中,沒有要與他們客套寒暄的想法。

在陳平安一行人繼續趕路后,禮聖現身歲星一處漩渦邊緣,有書生坐在漩渦中央,身前有一塊石台,擺放了兩摞書籍,分成和九本和十四本,最上邊兩本書籍,分別寫“流霞洲”和“翥州”,這位書生見到禮聖,沒有起身相迎,只是稱呼禮聖為小夫子。

書生問道:“下個十年,找好幫手了?”

禮聖點頭道:“下次就人手充裕了,還可以喊上一撥年輕人。”

書生看了眼遠處,說道:“萬年刑期即將結束了。”

禮聖說道:“”

禮聖笑問道:“打過照面了?”

書生點頭道:“不出所料,我們這位文聖一脈的關門弟子,不辭辛苦回了一趟天外撿漏,確實是塊做買賣的好材料。”

禮聖說道:“伏昇曾經提議讓陳平安秘密進入文廟,擔任一段時間的財神爺,發揮特長,專門負責調撥整個浩然天下進入蠻荒的物資,只是被老秀才罵了一通才作罷。”

此地訪客寥寥,儒家之外的練氣士,就只有皚皚洲劉財神,商家范先生。

臨近浩然,謝狗隨口說道:“陳山主,那位純陽真人,那幾手劍術抖摟的,瞧着相當不俗啊,跟誰學的本事?”

陳平安說道:“是純陽前輩自學,並無山上師傳。”

謝狗撇撇嘴,顯然不信,又問道:“你好像很怕那個姓鄭的?”

陳平安笑道:“我勸你一句,以後哪天跟落魄山撇清關係了,如果謝姑娘還能留在浩然天下隨便晃蕩,招惹誰可以,就是別去挑釁這位鄭先生。”

謝狗笑呵呵道:“十四境,誰敢招惹。”

小陌沉聲道:“白景,即便鄭先生只是飛升境,你同樣不可隨意啟釁。”

謝狗嫣然一笑,故作靦腆羞赧道:“小陌,我改名啦,以後喊我梅花就是了。”

不理睬這一雙萬年冤家的“打情罵俏”,陳平安突然說道:“我們繞路,換一處天幕大門,先走一趟中土神洲。”

小陌點頭而已,謝狗搓手道:“做啥子?”

砸場子?

記得先前那個道號純陽的真人,聯手于玄,順藤摸瓜,朝中土神洲那邊落下一劍。

莫非是要急匆匆登門討要說法去了?沒有隔夜仇?陳山主你這脾氣,差得可以啊。

陳平安笑道:“還能做啥子?我這個小小元嬰境練氣士,狐假虎威而已。”

看管中土神洲天幕之一的這位陪祀聖賢,是個身材魁梧的大髯老者,聽聞一行人要由此進入中土,也沒有說什麼,就打開大門。

年輕隱官抱拳致謝,小陌跟上,謝狗竟然拎起裙擺,施了個萬福。

老者只覺得彆扭,那個貂帽少女腳步輕靈,哈,自己真是賢淑,大家閨秀,有此良配,小陌真有福氣,自己有……艷福!

走入大門后,三道璀璨劍光皆一線墜落,直衝中土神洲的陰陽家陸氏。

三位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兩位飛升境劍修,一巔峰一圓滿,後者等於已經站在了門口,畢竟距離十四境,只差一步。

當然小陌也曾短暫躋身這種“圓滿”境地。

陳平安與小陌都是那種倒栽蔥的俯衝之勢,唯獨謝狗是雙臂環胸,抱住那頂剛剛摘下的貂帽,任由天風吹拂,頭髮就跟撐傘一般,露出光潔的飽滿額頭。

小陌問道:“公子,下邊的陸氏大陣?”

陳平安眯眼微笑道:“有陣破陣,有人打人。”

謝狗咧嘴笑道:“陳山主陳山主,我覺得你愈發對胃口嘞。”

陳平安調侃道:“我可是有家有室的人了,謝姑娘可別見異思遷,教小陌傷心啊。”

謝狗撓撓臉,“小陌,你放心,肯定不會的,我發過誓,最少還要喜歡你一萬年呢。”

小陌板著臉,置若罔聞。

約莫是心情大好的緣故,謝狗驟然間加快速度,直接以雙腳打破那座陸氏的層層大陣,空中響徹陣陣琉璃崩碎聲。

陳平安和小陌飄落在那座最高的陸氏禁地司天台之時,謝狗已經將原本就僅剩半座的司天台鑿出個窟窿,整個人傾斜釘入地面。

貂帽少女晃了晃肩頭,將雙腿先後拔出地面,然後哎呦喂一聲,一個後仰,倒地不起,雙手抱住膝蓋,扯開嗓子只喊疼,開始滿地打滾起來。

陳平安面無表情,沒來由想起早年遊歷壁畫城途中的那場“碰瓷”,再看看那個謝狗,同樣演技拙劣了點。

一襲青色長袍,雙手籠袖,站在半座司天台之上,俯瞰佔地規模大如一座王朝巨城的陸氏家族。

黃帽青鞋的小陌,手持綠竹杖,以心聲提醒白景別裝了,你能跟陸氏討要幾個醫藥費?

陳平安伸出一隻手,指向司天台附近一處,戒備森嚴,謝狗接連破陣,所有劍氣都被抵擋在外,“多半是那座芝蘭署了。”

陸氏先祖,曾是文廟六官之一的太卜。

儒教歷任太卜,其中一個極其重要的職責,就是看管那部號稱萬經之祖的經書。此外還有兩部秘不示人的輔經,一部放在功德林的麟台,經生熹平負責日常看管。另外一部大經,初刻初本,就藏在陰陽家陸氏的這處芝蘭署,憑藉這部經書,“鄒子談天,陸氏說地”的陸氏,才得以衍生出作為重要分支的地鏡一篇。又因為這篇地書,陸氏高人另闢蹊徑,與鄒子提出的五行相剋學說不同道路,以艮卦作為起始,人之命理如山連綿,潛藏在驪珠洞天多年的仙人陸尾,才能夠幫助家族以勘察三元九運、六甲值符的秘法,訂立某個將陳平安作為坐標的一幅完整堪輿圖,然後一小撮身份隱蔽的“陸氏觀天者”和“天台司辰師”,就可以通過陳平安的山川路線和成長軌跡來觀道。

陸氏司天台與芝蘭署相輔相成。

小陌笑道:“不知道那位陸前輩今夜會不會露面。”

陳平安說道:“在自家地盤,來這邊見兩箇舊友的膽氣,總歸還是有的吧。比起我,我們陸前輩肯定更不願意見你。”

確實,上次大驪京城皇宮一場敘舊,陸尾在小陌手上可謂吃盡苦頭。

被小陌一手劍術如一張雪白蛛網遍布整座京城,再勘破障眼法,成功將遁地的陸尾揪出,掐住脖子,將其放回桌邊。

陸尾還被小陌一手割掉頭顱,就那麼放在桌上。

之後陳平安才有了抖摟一手雷局的機會,將陸尾魂魄困住,仙人被迫心神凝為一粒,見到了不少光怪陸離的光陰長卷。

最終經受不住煎熬,徹底心神失守,陸尾原本一顆幾近無瑕的道心轟然崩碎,原本有望躋身飛升境的仙人就此跌境為玉璞。

小陌說道:“好像陸氏撤掉了幾座攻伐陣法。”

陳平安笑道:“不然要陸尾之流的陰陽家前輩們,與你們展開對攻嗎?”

小陌會心一笑。

也對,那個陸尾就是個紙糊的仙人,體魄孱弱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實在不堪一擊。

從芝蘭署內聯袂走出五人,來到司天台之下停下腳步。

這撥陸氏修士,相貌各異,氣質如一,都是冷冷清清的神態,形若青鶴。

這撥德高望重的陸氏高人,站成一排,身高卻是相差懸殊,高低不平如一條水紋。

居中一位,是輩分和境界都是最高的,少年姿容,他正是現任陸氏家主,陸神,道號古怪,“天邊”。

其中就有陸尾。

這個陸尾的脖頸處,還有一條不易察覺的青線。

再次見到那個面帶微笑的青衫劍客,陸尾看似神色平靜,實則心有大恨!

差點就被這個笑裡藏刀的年輕隱官,關押在那座別稱“天牢”的雷局煉獄之內磨滅魂魄。

謝狗坐在地上,可惜此地纖塵不染,否則滿身塵土,就顯得更可憐了,不賠償個百顆金精銅錢,休想打發了她,她又不是乞丐。

陸神抬頭拱手,淡然道:“貴客登門,有失遠迎。”

陳平安根本沒有理睬這位陸氏家主,只是隨便抖了抖袖子,身邊便多出一位妖族修士,銀鹿,仙簪城副城主,大妖玄圃的愛徒。

陳平安笑道:“銀鹿,你與陸道友,難得故友相逢,都不打聲招呼?”

之前陸尾心神,曾經來到一處沒關門的府邸門口,裡邊有個席地而坐的傢伙,正在持筆寫書,兢兢業業。

正是蠻荒仙簪城的副城主銀鹿,被年輕隱官拘拿了一魂一魄,真身跌境為玉璞,這份“分身”就被陳平安關在屋內,按照約定,不寫夠一百萬字,而且必須保證內容的質量,否則這輩子就別想“出門”了。

故而這段時日,這個“銀鹿”可謂絞盡腦汁,將家鄉天下的見聞秘史軼事都一一記錄在冊,好不容易才湊齊五十萬字。

由不得這位副城主每日長吁短嘆,寫書真是一樁難事。

銀鹿有模有樣打了個道門稽首,“陸道友,又見面了。”

難得出來透口氣,卻是如履薄冰,地上那撥練氣士,如果銀鹿沒猜錯,就是浩然中土陸氏的那些老不死了。

陸尾只能是裝聾作啞。

總不能真與那蠻荒妖族禮尚往來吧。

陸尾出身陸氏宗房,作為大驪地支修士之一的儒生陸翚,則非陸氏承宗的宗房嫡傳,只是後者與通過那串靈犀珠獲知真相的太后南簪不同,陸翚至今還被蒙在鼓裡。陸尾在驪珠洞天內,押注大驪宋氏,尤其是秘密扶植起了後來成為大驪中興雙璧的曹沆和袁瀣,正因為這一文一武,成為後來一洲門戶都會張貼的門神,使得陸尾得到一大筆源源不斷的“分紅”,仙人境瓶頸出現了一絲鬆動跡象,若非走了一趟大驪京城,要為陸絳當說客,不小心陰溝裡翻船,仙人陸尾本該功德圓滿,返回中土陸氏,閉關尋求飛升境了。

家醜不可外揚,陸尾當時在大驪皇宮,不管是心中積鬱已久,不吐不快,還是別有圖謀,都是與陳平安吐了些苦水的,按照這位仙人的說法,陸氏家族實在過於龐大,宗房跟幾個旁支之間,以及宗房內部,紛爭不斷。不單純是那種利益之爭,更存在着諸多微妙的大道分歧,所以陸氏家族的祠堂議事結果,與離開祠堂的各自行事,在霧裡看花的外人看來,往往是自相矛盾的。

好像被晾在一邊的陸神神色自若,只是繼續自顧自說道:“要與陳山主請教一事,不知那枚倒刻符字的六滿雷印,是否出自我家某位祖師之手?”

按照陸氏譜牒,像陸尾這樣的老人,都得稱呼陸沉一聲叔祖。

結果陸尾便是被這麼一枚極有可能是陸沉親手打造的法印拘押,差點魂飛魄散,只能通過一盞祠堂續命燈重塑肉身,從頭修行。

陳平安明知故問道:“某位祖師?陸氏族譜那麼厚,我一個首次做客陸氏家族的外人,怎麼知道陸家主是在說哪位?”

其中一位站在“少年”身邊的年輕女子,中人之姿,她竟是直接笑出聲。

雖是一個姓氏的同族,她真是半點面子都不給家主陸神了。

由此可見,陰陽家陸氏內部的山頭林立,各自為陣,不是虛言。

而她確實是有資格可以不賣面子給陸神的,因為陸氏有一條道脈,重要性半點不輸觀天者那一脈。

就是負責輔佐酆都,保證世間人鬼殊途,幽明異路。所以這一脈的陸氏“土地官”,與酆都以及天下城隍廟都是極有香火情的。

而她剛好就是這一脈的祖師。

陸神兩次主動言語,陳平安都沒有理會。

那個坐在地上的貂帽少女,還故意添油加醋,“這都能忍,老王八嗎?都說打人不打臉,被一個年輕晚輩如此欺辱,不得捲袖子狠狠-干一架啊。”

謝狗又哎呦喂連連出聲,才想起自己還身受重傷呢,她伸手揉着膝蓋,立即打了個顫,嚷着疼疼疼,瘸了瘸了。

一位相貌清癯的高瘦老者,心中憤懣不已,什麼時候我陸氏祖地,落到如此被外人兒戲和撒野的地步了?

就是那文廟教主、祭酒,來我陸氏做客,不一樣需要處處恪守禮儀,該有的尊重,半點不缺?!

陳平安挪步走到司天台邊緣,輕輕跺腳,將半塊青磚踩踏墜地,盯着那個陸氏家主,“如果不是朋友陸台,今天我肯定要去芝蘭署逛一逛,與你們借走幾本書才肯離開。”

上次陳平安提醒過陸尾,記得給中土陸氏捎句話,以後別打大驪的主意。

還與陸尾徹底打開天窗說亮話,你陸尾的出現,就等同於陸氏率先問劍,他陳平安和落魄山,則已經正式領劍。

對於山上修士而言,這其實就是徹底撕破臉皮了。

聽到一個外人提起陸台。

幾個老人都是神色不悅。

只因為陸台這個出身宗房的悖逆之徒、不孝子孫,差點給整個家族帶來一場滅頂之災。

導致整座司天台上空,出現了一口好似倒懸的古井,井口朝下,遮天蔽日,當時聚在司天台的所有觀天者,光是當場跌境者就有三。而每一位陸氏觀天者的珍稀程度,外界根本無法想象。如果不是天地異象之初,家主陸神第一時間就動用了供奉在祠堂內的兩件重寶,堪堪擋住了那口深井的下墜,恐怕連同司天台在內,絕對不許出現絲毫渾濁之氣的芝蘭署都會被殃及。

就像被揭了傷疤,那位高瘦老者忍不住厲色訓斥道:“豎子成名,好大胆,竟敢在此大放厥詞!”

謝狗一個蹦跳起身,“賊老兒,誰借你的膽,敢這麼跟我家小陌的公子如此這般的大言不慚?!”

剎那之間,陸神一捲袖子在身前畫了個圓,空中出現了一把神光燦爛的八卦鏡。

一道雪白劍光瞬間砸中這幅八卦圖,火光四濺,八卦鏡逐漸出現一道裂紋,鏡面龜裂聲響越來越大。

芝蘭署門口那邊,有個慵懶青年從彩繪門神當中一步跨出,沒睡醒似的,揉了揉眼睛。

結果被謝狗手持一劍洞穿腹部,釘入大門,謝狗則被那個任由長劍懶腰割斷身軀的青年反手按住腦袋,轉身按在門上。

少女咧嘴一笑。

青年看似得逞,卻突然身形倒退飛掠,雙指併攏掐訣,身前出現了一團團的綻放劍光,被壓縮在一丈之內,若非被秘法壓制下劍光的威勢,整座芝蘭署就算報廢了。

青年修士嘆了口氣,停下腳步,原來這具法相已經被無數條無形劍氣切成了碎片。

而他正是陸神的出竅陰神,虧得不是一副陽神身外身。

陸神問道:“陳山主,這是要開戰?”

陳平安將那“銀鹿”收回袖子,再與謝狗招呼一聲,“走了。”

蹲在芝蘭署牆頭上的貂帽少女,哦了一聲,化作劍光拔地而起,追隨小陌一道離開。

那個膽戰心驚的高瘦老者咬牙切齒道:“奇恥大辱!”

而那位好像唯恐天下不亂的女子點頭附和道:“是啊是啊,奇恥大辱,不過如此。”

陸神只是仰頭看着那座崩塌半數的司天台,神色凝重,輕輕嘆息一聲。

三人重返天幕途中,謝狗抱怨着手都沒捂熱,太不過癮。

小陌問道:“公子?”

因為小陌發現身邊公子,好像一直心不在焉。

陳平安搖頭笑道:“沒什麼,分神而已。”

萬年之前,那處山頂的篝火旁。

光是陳平安一粒遠遊心神認識、猜出身份之“道士”,就有至聖先師,道祖,佛陀。

人間第一位修道之士,蘭錡,那位鬼物,劍道魁首,巫祝,兵家初祖。

陳清都,禮聖,白澤,三山九侯先生。

一個神采奕奕的女子,她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一件剛剛鑄造成功的物品,“瞧瞧,等着吧,肯定有大用處的!”

一旁的青年修士伸出手,微笑道:“我看看。”

有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書生,雙手握拳撐在膝蓋上,閉着眼睛,或點頭或搖頭。

一旁坐着那位巫祝,言語似歌似吟,與那位後來的至聖先師,兩人一起商討音律。

小夫子,未來的禮聖,手持一截樹枝,在地上圈畫。

白澤蹲在一旁,單手托腮,看着小夫子的“落筆”。

一個少年模樣的道士,他腰懸一截葫蘆藤,一隻手掐指,不斷變幻,一隻手攤開掌心,仔細觀看掌心紋路。

一個神色嫵媚的女子,站在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身後,雙臂疊放在男子的腦袋上,下巴朝那少年抬了抬,笑眯眯道:“別總是招惹他啊,這個悶葫蘆,反而最小心眼,暴脾氣哩。”

男人笑聲爽朗,“怕他個卵,等我那門拳腳功夫大成,可以單手揍他。”

女子笑得花枝招展,少年只是扯了扯嘴角。

一個與所有人都坐得很遠的,雲遮霧繞,身形模糊,不見面容,此人只是橫劍在膝,輕輕屈指一彈,然後微微歪着腦袋,豎耳傾聽劍鳴聲響。

有個笑容溫和的年輕男子,他頭別簪子,正在往篝火堆添加木柴。

一個姿容極其俊美的少年,躺在地上,翹起腿,他眼神明亮,怔怔看着天上。

一旁是個粗眉大眼的青年劍修,用後世眼光來看,只算相貌周正吧,他不是那種調侃,而是用一本正經的語氣與那個躺在地上的少年說道:“你這模樣,難看了點,小心以後找不到道侶。”

年輕男人翹起大拇指,指向自己,“論相貌,得是我陳清都這樣的,你不行。”

俊美少年翻了個白眼,他從懷中摸出一卷刻字的竹編道書,高高舉起,仰頭觀看。

三位劍修,觀照,元鄉,龍君,與後來的托月山大祖,以及初升,幾個竟然聚在一起喝酒,而且看着關係都不錯。

龍君微笑道:“那個落寶灘的碧霄洞主,在這裏就好了,他釀造的酒水才好喝。”

托月山大祖忍住笑,伸手指了指那位少年道士,“別提了,無緣無故打了一架,沒打過咱們這位,聽說碧霄道友正在生悶氣呢,撂了句狠話,讓他等着。”

初升笑着打趣道:“能不打架就別打了嘛,學我們小夫子,講點道理。”

有人突然問道:“你們說以後,很久以後……比如一千年,兩三千年以後,是怎麼個世道?”

那個幾乎從不與人言語的劍道魁首,欲言又止,好像難得開口一次,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說什麼。

陳清都眯眼而笑,雙手抱住後腦勺,小聲呢喃道:“都會很自由自在吧,能夠上山修行的,保護那些不能修行的。”

未來的托月山大祖神采奕奕,突然挺起胸膛,“必須如此!”

那個身材魁梧的書生,朝他豎起大拇指。

一個始終閉目的中年男子,睜眼微笑道:“當為汝說如是我聞。”

聽到這句話,片刻寂靜之後,他們一同哄然大笑。

這就是曾經的人間大地。

而他們即將為整個人間與天庭開戰。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