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一千一十六章 誰人道冠如蓮花開 簡體中文

第一千一十六章 誰人道冠如蓮花開

本書:劍來  |  字數:7109  |  更新時間:2022-05-02 23:56:19

一路平安無事,青泥帶着那兩個好似裡邊撿來的怪人,順利返回小鎮,可能外人眼中的鬼祟污穢之地,在少女眼中便是可親的,等到回了小鎮,消瘦少女明顯就放鬆許多,腳步都輕靈了幾分,先前她跟着背劍少年走在荒野,青泥明顯身體有幾分僵硬,時時刻刻都是心弦緊繃起來,可能對在此土生土長的少女而言,熟悉的小鎮,與外邊的陌生天地,有晝夜之別。

年輕道士問道:“青泥小道友,小鎮有名字嗎?”

“豐樂。”

“昔年兵家干戈用武之地,如今四時之景無不可愛。”

這個頭戴蓮花冠的道士,穿着一件厚重的棉佈道袍,袍子才及膝,小腿上邊綁縛有布條,約莫是合歡山地界無官道坦途的緣故,綁腿布條上邊還沾着些荊棘、倒刺。

少女此刻更多擔心,還是害怕等會兒返回住處,周姐姐會生氣,別看周姐姐溫婉賢淑,平時說話都細聲細氣的,但是年復一年的朝夕相處,少女早就發現,其實劉伯伯他們這幫大老爺們,都很敬畏周姐姐。

七彎八拐,青泥帶着年輕道士和背劍少年,走入一條陰暗巷弄,路上她偶爾轉頭回望一眼,就看到那個道士賊頭賊腦,當是踩點嗎?

撐傘繡花鞋的周楸,她出現在兩條巷子的拐角處,微皺眉頭,“怎麼回來了?”

身材瘦弱的黝黑少女擰着衣角,抿起嘴唇,一路上想好了幾個蹩腳借口,等見着周姐姐,少女就不願說謊了。

所幸背劍少年幫忙開口解圍,解釋道:“先前在樹下,我收下錢那一刻起,這趟鏢就算接了,只是又沒說何時啟程趕路,周姑娘,我保證會把青泥帶出合歡山地界便是了,全須全尾,活蹦亂跳。周姑娘要是不信,我陳某人可以在這邊發個誓,青泥若是今夜在小鎮這邊少掉一根汗毛,我身邊這位號稱與我是摯友親朋的陸道長就砍掉自己的狗頭,與周姑娘謝罪,賠個不是。”

陸道長一臉茫然,“啊?”

周楸壓下一肚子怒氣,問道:“這位是?”

年輕道士趕忙轉過頭,輕輕咳嗽幾聲,潤了潤嗓子,再打了個稽首,朗聲道:“小道姓陸,精通測字和抽籤算卦,尤其擅長給人看手相,價格公道,童叟無欺,不準不收錢!”

周楸身後走出一個披甲漢子,手心抵住腰刀的刀柄,他看到這一幕,既捨不得罵那個傻丫頭,也不好當面說什麼,只得以心聲埋怨道:“周楸,你自己說說看,這算哪門子事嘛。”

周楸亦是一個腦袋兩個大,以心聲說道:“怪我,找錯人了。”

漢子問道:“實在不行,我就去找戚老頭幫忙?”

周楸說道:“等我跟他們聊過再說。”

漢子提醒道:“別拖太久了。”

周楸摸了摸少女的腦袋,“平時那麼聽話,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反而胡鬧上了。”

青泥小聲道:“家在這裏,周姐姐劉伯伯你們都在這裏,捨不得走。”

周楸苦笑無言,領着他們來到一棟宅子,簡陋卻潔凈,少女放下斜挎包裹,熟門熟路,去灶房那邊取出白碗,拿葫蘆瓢,從酒缸里勺出糯米酒釀,四人圍坐院內一張小桌,青泥端酒碗上桌后,她沒有上桌,給自己也倒了一碗糯米酒,就坐在灶房門口的門檻上邊。

佩刀漢子笑道:“我叫劉鐵。相信陳公子和陸道長都看出來了,早就不是陽間人了,兩位不計較這個,還願意同桌喝酒,先敬兩位。”

背劍少年和年輕道士都端起酒碗,劉鐵一飲而盡,周楸沒有喝酒,便將自己那隻酒碗推給披甲漢子。

陳平安問道:“劉老哥是哪裡人?聽口音,不像是青杏國這邊的人。”

劉鐵說道:“北邊來的。”

陸沉笑問道:“哪個北邊,大瀆以北?”

劉鐵搖頭道:“陸道長說笑了。那條大瀆以北,可就是大驪王朝了。”

陸沉讚歎道:“小道的境界興許不高,看人眼光卻是奇准,一看劉老哥就是個力能扛鼎的沙場猛將,戎馬倥忽,當過大官的。”

劉鐵愣了愣,周楸臉色如常。

門口那邊的少女疑惑道:“不是戎馬倥傯嗎?”

這個弔兒郎當的道士,是個不學無術的別字秀才嗎?

背劍少年微笑道:“約莫是念了個通假字?”

陸沉可沒有半點難為情,用拇指擦拭嘴角,“劉老哥如今在哪座山君府高就?小道聽說墜鳶、烏藤兩山,各自設有軍營,俱是兵強馬壯,以劉老哥的本事,不撈個校尉噹噹,都是兩府管事者的眼睛長在屁股上邊了。”

劉鐵笑了笑,“高攀不上。不說這些大煞風景的,我還有事,就不久留了。”

喝過了兩碗酒,劉鐵便告辭離去,周楸起身相送,出門到了巷子那邊,相識苦笑,本以為那個道士是個高人,若是能夠與那個四境武夫的陳仁相差無幾,有個洞府境修為,一個練氣士配合純粹武夫,護送青泥離開此地的把握就更大,不料這道士在小鎮呼吸凝滯,呼吸間濁氣頗重,顯然一時間無法適應小鎮這邊的陰煞氣息,定然不是中五境修士了。

周楸生前既是諜子,也是一位隨軍修士。所以劉鐵這十幾騎,生前也好死後也罷,都對周楸很服氣。

陳平安問道:“小姑娘真名是什麼?”

坐在門檻那邊的黝黑少女怔怔無言,自己是怎麼被看穿性別的?

周楸笑道:“倪清,反過來再取諧音。”

那位年輕道士就像個不通文墨的土鱉,問道:“姓什麼來着?”

周楸笑道:“陸道長是道門神仙,難道就沒有讀過那位道教至人的大宗師篇和秋水篇?‘不知端倪’的倪,知是非之不可為分,細大之不可為倪,別說是陸道長這種高功法師,好像即便是道教之外的修道之人,甚至是書香門第的凡俗夫子,都該知道這兩句話吧?”

陸道長急眼了,“小道只是沒讀過什麼篇什麼篇,怎就是假道士了,周姑娘是欺負小道自幼家境貧寒、讀書不多嗎?”

陳平安扯了扯嘴角,抿了一口糯米酒,滋味不如董水井家的酒釀。

周楸笑道:“道之高低不在背書多少,陸道長”

那道士唏噓道:“此人何德何能,竟能讓周姑娘如此熟稔……”

陳平安說道:“差不多點就得了。”

陸沉只得停下原本已經打好腹稿的一番自吹自擂,轉移話題,望向那個身材幹瘦的黝黑姑娘,微笑道:“倪清,好名字,巵言日出,和以天倪,秋氣強勁肅殺,清氣大至,草木凋零。其實青泥亦是好名字,青泥小劍關,風雪千萬山。真名倪清,道號青泥,真是絕了。”

周楸心中狐疑,因為單憑一句“巵言日出和以天倪”,這個姓陸的道士,就肯定讀過大宗師篇和秋水篇。

她看了眼那個落座飲酒便寡言少語的背劍少年,再看着那個喝了七八口都沒喝掉一兩酒的年輕道士,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好說大言,一個絮絮叨叨,嬉皮笑臉,好發奇談怪論。難怪倆朋友能夠湊一堆?

周楸說道:“陸道長。”

實在是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潑墨峰那邊亮起的虹光與劍光,就是在跟她打招呼。

年輕道士趕忙說道:“喊陸哥就行。”

周楸置若罔聞,說道:“這豐樂鎮是怎麼個地方,想必你們兩位大致有數,尤其今夜是合歡山招親婚宴的日子,魚龍混雜,兇險程度遠勝平常,我與劉鐵,有點私人恩怨要解決,但是勝算不大,知其不可而為之,自然是有不得不為之的理由,兩位不必追問,只因為註定照顧不到倪清,所以我先前才會找到陳公子,希望能夠將倪清帶出合歡山地界,遠離這處是非之地。我當年淪為鬼物后,就借住在倪清這處祖宅內,後來劉鐵他們也在這條巷子落腳,這麼些年,一些鬼物不宜做的事情,其實都是倪清在幫忙,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懇請兩位速速帶着倪清離開豐樂鎮,陳公子若是嫌棄錢少,不願押鏢,我可以多給一筆神仙錢。”

陳平安指了指陸沉,“我本來已經打算去往青杏國京城了,是他要回的,信誓旦旦說倪清返回小鎮,就有一樁機緣等着她。”

周楸望向那個道士。

不料道士早已側過身,面朝院門口那邊,不與周姑娘對視。

周楸無奈,只好等劉鐵那邊的消息了,請那位戚姓老人幫忙,讓這位金身境武夫宗師找人將倪清送出小鎮。

院內幾個,接下來就是干喝酒,不說話。

劉鐵很快就帶了一老人一女子來此,周楸站起身,拱手道:“戚前輩,呂姑娘。”

老人姓戚名頌,是天曹郡張氏的首席客卿,金身境武夫。

上次張氏修士在此碰壁,正是戚頌負責殿後,才免去更大折損,雙方鳴鼓收兵,唯獨戚頌獨自走到山腳小鎮,說是與合歡山耀武揚威也可以,趙浮陽和虞醇脂也不願與一個身負武運的老匹夫死磕到底,就由着對方在山腳住下,今年開春,又來了個戚頌的嫡傳弟子,雖是女子,卻是個極狠辣的武夫,在豐樂鎮多次出手,這個叫呂默的娘們,三十多歲,就已經是五境巔峰的武學境界,據說青杏國那邊都想要招徠她擔任禁軍教頭。

戚頌是個戟髯蛙腹的矮胖老人,笑眯眯的,瞧見了棉袍道士跟草鞋少年,故作疑問,“柳姑娘這邊有客人呢,不會打攪各位喝酒吧?”

年輕道士使勁招手,笑道:“來者是客,打攪什麼,家裡又不缺酒。”

那呂默,不似周姑娘那般身姿纖弱,體態豐腴,乍一看,真不像個練家子,更像是豪門大族裡邊養尊處優的貴婦人。

方才道士死死盯住院門口那邊,率先撞入眼帘的,可不是女子的側臉,本錢豐厚,可想而知。

道士朝劉鐵擠眉弄眼,嘿,原來劉老哥好這一口,喜歡吃肥瘦兼備的五花肉啊。

劉鐵如墜雲霧,只當沒看見那陸道長的古怪臉色,倪清從正屋那邊搬來兩條長凳,周姐姐和劉伯伯,師徒雙方,各坐一條。

周楸硬着頭皮說道:“陳公子,陸道長,我也不與你們兜圈子,劉鐵已經與戚前輩和呂姑娘談妥了,由呂姑娘親自出馬,護送倪清一路離開小鎮。”

陳平安點點頭,只會是說了個好字,然後就沒有動靜了。

陸沉覺得自己臉皮薄,只得小聲提醒道:“陳老弟,也沒半點眼力勁的,周姑娘在暗示你拿出兩袋子神仙錢呢。”

陳平安斜眼望去,“關你屁事。”

陸沉着急得差點摳腳,“別愣着啊,一袋雪花錢給戚宗師和呂姐姐當押鏢費用,一袋小暑錢歸還周姑娘。”

戚頌呵呵一笑,伸手輕輕撫摸着圓鼓鼓的肚子。

呂默微微皺眉,哪裡冒出這兩個騙子,那個姓陳的少年,當真有武夫四境?

周楸笑道:“陸道長興許是記錯了,那袋小暑錢,才是我與陳公子約定好的押鏢費用。”

“自家兄弟,這都騙?!先前不是說只掙一袋雪花錢嗎?”

年輕道士瞪大眼睛,隨即滿臉躍躍欲試,眼神炙熱,搓手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平日里腦袋拴在褲腰帶上,到處降妖除魔,才掙幾個雪花錢,一袋子小暑錢!這趟鏢,貧道接了!不勞呂姐姐大駕……”

呂默面無表情,端起酒碗,卻是輕輕擰轉鞋尖,霎時間那年輕道士連人帶板凳一起倒飛出去,她小有意外,道士如此弱不禁風?

她只得翻轉手腕,一陣罡風巧妙“墊”在道士與牆壁之間,年輕道士摔落在地,起身後一手叉腰,一手抬起,顫聲道:“沒事……哎呦,無妨,不能算無事,就是閃到腰了,小事,還是小事!”

背劍少年對此無動於衷,只是抬頭說道:“呂姑娘如此冒失試探,就不怕碰到硬釘子嗎?還是說天曹郡張氏的客卿武夫,脾氣都這麼沖?”

戚頌點頭笑道:“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呂默,趕緊給陸道長道個歉,陳小友說得對,出門在外與人為善,不要總覺得全天下都是心懷叵測的鬼蜮之輩。”

呂默起身抱拳道:“多有得罪。”

年輕道長拎着那條小板凳,踉蹌走回原位,咧嘴笑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打是親罵是愛,呂姐姐……”

嘴上說著不正經的言語,年輕道士驀然間神色變化,小娘皮敢跟道爺如此放肆,看鏢……一個箭步,將那板凳當做暗器砸向那呂默。結果被身形鬼魅的女子幾步繞過桌子,一手抓住那板凳,往地上一丟,再來到道士眼前,一記肘擊打在對方胸口,打得道士整個人雙腳離地,整個人懸空側摔入宅院正屋內,後背撞在那張八仙桌邊緣,嘎吱一聲,摔了個狗吃屎,趴在屋內泥地上,年輕道士咿咿呀呀半天起不來,含糊不清說著腰斷了,陳兄弟救我一救。

那背劍少年掏出兩袋神仙錢,隨手丟在桌上,“既然喜歡攬事就拿去。”

周楸瞥了眼桌上的兩袋錢,她柳眉倒豎,深呼吸一口氣,好不容易才強忍住,沒開口道破玄機,算了,少掉的那幾顆小暑錢,就當是這個陳仁護送倪清回到小鎮的路費。

呂默將那袋小暑錢收入袖中,再將另外一袋神仙錢拋給倪清,笑道:“小丫頭,我們可以動身趕路了。”

周楸說道:“劉鐵,護送一程。”

披甲漢子放下酒碗。

倪清欲言又止,見那周姐姐有生氣的跡象,只得重新拿起油紙傘和包裹,跟着那個女子一起離開宅子,回頭望去,周姐姐朝她點點頭,背劍少年板著臉喝酒,那個頭戴一頂蓮花道冠的道士,趴在正屋門檻那邊,朝她揮手,竟然還笑得出來。

走在小巷中,少女想起一事,勉強施展心聲手段,道:“劉伯伯,那個陸道長,頭上道冠好生奇怪,我在小鎮從無見過。”

聽周姐姐說過,有度牒的正經道士,衣冠都有講究,不可有絲毫僭越,否則一經發現,就會吃牢飯的,像那神誥宗祁天君的道冠,便是魚尾冠形制,一宗嫡傳數脈,只是那個姓陸的年輕道長,卻是蓮花道冠。小鎮這邊,也有些精怪出身的練氣士,喜好做那“道爺”裝扮,都沒有這種道冠。

劉鐵神色微變,笑問道:“怎麼說?”

倪清說道:“道冠如蓮花開。”

劉鐵停下腳步,神色複雜,一時間猶豫不決。

如果他沒有記錯,在這寶瓶洲,有資格頭戴蓮花冠的道士,除了神誥宗山上幾座籍籍無名、香火凋零的小道觀外,就只有舊大霜王朝的那座靈飛觀了,上任觀主仙君曹溶,只因為他是那位白玉京陸掌教的弟子,便是頭戴蓮花冠,一榮俱榮,道觀內的授籙嫡傳弟子,才有這種殊榮。這還是劉鐵從周楸那邊聽來的山上秘事。

最玄妙之處,在於劉鐵眼中的那個年輕道士,根本就沒有頭戴什麼道冠!

若說他看不穿障眼法也就罷了,周楸可是一位極有家學淵源的龍門境修士,她豈能看走眼?

那姓陸的,要麼是個膽大包天不知死活的山澤野修,要麼就是一位出身靈飛觀的譜牒道士?!

劉鐵心思縝密,繼續前行,看似隨口問道:“呂姑娘,看得出那道士的山上道統與根腳嗎?”

呂默笑道:“就是個窮酸騙子,不過確是個練氣士,會些強身健體的吐納導引術,我前邊在院內那兩下,用了巧勁,若真是中五境修士,不至於如此狼狽,要說假裝,不至於,以我師父的眼力,除了地仙,騙不過他老人家的。要說萬一真是位雲遊四方的陸地神仙,言行舉止,想必也不至於如此跌價。”

劉鐵又以心聲問道:“傳言程老真人的金闕派,有那清靜峰金仙庵一脈,香火鼎盛,歷來不輸垂青峰,而且與最南邊的那座靈飛觀,有些淵源?”

呂默大為驚奇,用上了武夫聚音成線的手段,笑道:“劉標長消息這麼靈通嗎,連這種山上內幕都曉得?我曾經聽師父說過,金仙庵所在清靜峰,是金闕派的祖山,那位開山祖師的真實道統,確實出自靈飛觀,只是不知為何金仙庵數百年來,一直不肯對外言說此事,照理說,能夠與靈飛觀,如今該稱呼為靈飛宮了,攀上關係,不說對外大肆宣揚,怎麼都不至於藏藏掖掖才對,師父猜測那位金仙庵的開山祖師,當年興許是某位被曹溶天君驅逐下山的棄徒,所以根本不敢提及此事。師父知曉這些,還是因為與天曹郡張氏老祖關係莫逆、無話不談的緣故。”

劉鐵攥緊刀柄,以心聲詢問身邊少女,“倪清,那位道長可有顯露身份的言語?好好想想,別放過任何線索。”

倪清說道:“都是些不靠譜的怪話,比如什麼神誥宗的祁天君熟悉他,他不熟悉祁天君,還說我要是跟他們兩個聯手,可以殺什麼十四境,嗯,按照那個道士的說法,就是十四個一境練氣士。”

劉鐵怔怔無言,吐了口唾沫,罵了句狗日的騙子,然後沉聲道:“走,我們速速離開小鎮。”

然後趕緊回去提醒周楸,一定要遠離那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道士,還有那個背劍少年,也要遠離才好。

不知為何,少女卻是心中空落落的。

那兩個才見面沒多久的怪人,雖說都沒個正行,卻也言語有趣。比如中途在一條河邊歇腳時,背劍少年撣去泥土,嚼着草根,看着河水發獃,那個陸道長便說天不生無用之人,地不長無名之草。見無人捧場,道士便轉頭主動與她搭話,問她曉不曉得為何一個人的左耳聽力要比右耳更好,又何謂面朝黃土背朝天……她沒有理睬,道士便自顧自解釋說是天地間有陰陽兩氣,天清地濁,地之穢者多生物,而左耳屬陽,故而天聽敏銳,右耳屬陰,地聽更好,此外男女有別……說到這裏,年輕道士笑着指了指河水,說了些讓從不怕鬼的倪清偏偏都覺得毛骨悚然的言語,說河內若是有漂浮溺死的屍體,哪怕被水浸泡得面目全非了,岸邊人依舊一眼就可以辨認出男女,男子以面為陰、後背為陽,故而屍體漂浮在水,定然是面朝水底背朝天的,此事亦是我們人在冥冥之中法天象地的一種端倪跡象,畢竟萬靈之首不是白叫的說法……

小院那邊,周楸將戚頌送到巷弄拐角處,老人輕輕拍打着腹部,笑道:“既然目的都是一致的,為何不幹脆與我們聯手?”

周楸搖頭道:“兩回事。”

老人嘆了口氣,“即便是為報私仇,只要周姑娘願意與青杏國柳氏泄露身份,何愁合歡山不肯交出那頭為蠻荒大帳通風報信的妖物?”

周楸淡然道:“沒有證據。”

戚頌暗示道:“證據?只要那頭妖物落在周姑娘手上,不就有了?”

周楸笑了笑,“依邊軍例,為了一己之私,濫用公器,按律當斬。”

戚頌見她心意已決,只得作罷,猶豫了一下,說道:“院內那兩位,來歷不明,你們還是要小心些。”

回到小院,周楸看着那個坐回原位揉着腰桿的年輕道士,還在那邊嘴硬,“周姑娘,別看你陸哥瞧着身體羸弱,骨架子不夠龍精虎猛,病病殃殃且活着呢。這就是道心堅韌魂魄定的‘神在’之天大好處了。只要周姑娘不嫌棄,貧道馬上傳授給周姑娘一門導引術,莫說是夜間打雷便會心悸,哪怕是白晝行走在陽光底下都無妨,來,容貧道先給周姑娘看個手相,貧道所學駁雜,需要對症下藥才能事半功倍……”

周楸擺擺手,“陸道長好意心領了,陳公子,別怪我下逐客令。”

陳平安說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那幾顆小暑錢,就當是陸道長為周姑娘排憂解難的報酬了。”

陸沉停下揉腰的動作,“啥?”

陳平安說道:“合歡山兩府趙浮陽,虞醇脂,他們可曾勾結蠻荒妖族?還有青杏國柳氏是否知情瞞報?別跟我說什麼證據不證據,你跟劉標長,只需心中有個猜測即可。”

周楸內心一震,眯起眼,緩緩道:“你到底是誰?!”

她方才與戚頌的對話,距離宅子頗遠,何況一個龍門境練氣士,一個金身境武夫,豈是院內兩人可以隨便聽見的?

年輕道長委屈道:“‘你們’,周姑娘,你少了個們字。貧道亦是一條鐵骨錚錚的英雄好漢呢!生平最是看不慣不平事。”

陳平安看了眼陸沉,“見錢辦事。”

陸沉放下酒碗,打了個酒嗝,先是嘀嘀咕咕,似與人竊竊私語,然後道士抖了抖袖子。

無奈也是無奈,只是見錢辦事,都不是拿錢辦事啊。

誰讓貧道與陳山主是一見面就可飲酒的摯友親朋呢。

周楸縮手在袖,驚疑不定,這個窮酸道士,是在裝神弄鬼作妖嗎?只是意義何在?

片刻之後,巷子那邊便憑空出現一個扎丸子髮髻的年輕女子,身材修長,露出高高的額頭,她望向院內背劍少年,笑道:“師父。”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