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 簡體中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來個能打的

本書:劍來  |  字數:6292  |  更新時間:2017-12-02 23:57:51

(發布一個群號,烽火連天共逐鹿,群號是20161655,有興趣的好漢女俠,可以加群聊書討論。)

一前一後到了山頂,茅小冬神情凝重地站在涼亭外。

整個東寶瓶洲,九境武夫比十境練氣士少得多,這也是為何大驪出現一個宋長鏡,就能夠震懾群山的理由。

九境武夫幾乎已經將體魄淬鍊到人間極致,號稱萬法不侵,茅小冬雖然知道沒有外界傳聞這般誇張,畢竟還有那些上五境修士,神通廣大,力可搬山,氣能倒海。可是單看躋身八境之後的藩王宋長鏡,那幾場與頂尖修士的生死廝殺,確實當得起這個評價,畢竟如神龍隱於雲霧的上五境修士,何其罕見。

崔東山笑呵呵介紹道:“這位老夫子名叫茅小冬,以前是齊靜春的師弟,如今是山崖書院真正管事的副山主。”

原本李二瞧也沒瞧一眼腰間懸戒尺的高大老人,聞言后立即主動笑道:“茅夫子,我是李槐他爹。”

老人驚訝,崔東山一樣奇怪。以李二那種直愣愣一根筋的臭脾氣,對山崖書院哪怕沒怨言,肚子里應該還算有些怨氣的,畢竟書院在這次風波里什麼都沒做,看似中立公正,其實是有些不近人情的,別說李寶瓶這伙當事人,就連當時追隨茅小冬一起離開大驪的書院學生,都覺得不理解,為何老先生沒有仗義執言,跟大隋朝廷討要一個說法。

就像當初坐鎮驪珠洞天的齊靜春,深陷死局,絕無活着離開的可能了,大驪宋氏皇帝雖說沒有對齊靜春本人落井下石,可也沒敢對那些勢力提出任何異議,事後讓許多老山崖書院走出去的讀書人,都感到失望不已。

李二洒然笑道:“在小鎮那邊,齊先生有次找我喝酒,就提到過茅老先生,齊先生認可的讀書人,我李二就覺得肯定是真正的讀書人,所以這次的事情,我相信老先生管着這麼大一座書院,肯定有自己的難處,我李二沒讀過書,但是這點道理還是懂的。”

看來不在家裡,這個粗朴漢子不是真的悶葫蘆。

估摸着是能夠讓他開口說話的外人,不多而已。

而茅小冬顯然是沾了師兄齊靜春的光。

高大老人喟嘆一聲,無奈道:“愧不敢當。”

李二客套話說完之後,便開始環顧四周,凌厲視線如潮水一般涌去,隨着水流涌去,偶有幾點浪花激蕩而起,如江水之中的砥柱石頭,但是很快就紛紛心存驚駭地迅速沉寂下去,避其鋒芒。距離東華山最近處一位名為蔡京神的十境練氣士,亦在此列。

李二找到了那座佔地廣袤的宏偉建築,紅牆綠瓦,龍氣濃郁,典型的皇家氣派。

茅小冬問道:“你是想要找人理論?”

李二原本已經準備離開這座山頭,老人開口后便停下體內氣機運轉,點頭道:“直接找大隋皇帝,他如果好說話,就讓他把什麼楠溪楚家、上柱國韓家、懷遠侯請出來,我不欺負人,可以答應讓他們各自家族最能打的人出面,是一個一個上,還是一起上,隨他們高興。”

矮小壯實的漢子臉色沉靜,語氣平淡無奇。

崔東山嘖嘖稱奇,他這個看熱鬧的,不怕老天被捅出個窟窿。

茅小冬一陣頭大,剛要勸說什麼,那漢子咧了咧嘴,露出雪白森森的牙齒,“如果大隋皇帝不好說話,那就更簡單了,講道理有講道理的打法,不講道理有不講道理的打法。我李二今天不拆掉半座大隋皇宮,以後就跟高氏皇帝姓。”

崔東山一肚子壞水蕩漾,在旁邊居心叵測地“善意提醒”道:“大隋京城的那座護城陣法,雖然強在防禦攻城外敵,對內平平,威力更遠遠比不得大驪那座攻守兼備的白玉京樓,可這裏畢竟是大隋版圖的中樞重地,皇宮更是重中之重,哪怕你是九境之巔的純粹武夫,一旦陷入圍攻之中,但未必能夠全身而退啊。”

李二扯了扯嘴角,眼神陰沉地盯住白衣少年,“那是我該擔心的事情,你不用在我李二耳邊吹這邪風,你又不是我媳婦,她可以吹枕頭風,你算個什麼東西。醜話說前頭,我是不在乎你們那些狗屁倒灶的謀划,但這不意味着你可以當我傻子。”

崔東山笑眯眯道:“得嘞,好心當成驢肝肺,李二大爺你怎麼心情好怎麼做,我是不管了。”

李二笑道:“不過還是要勞煩你跟李槐說一聲,就說他爹出去給他們娘仨買點東西,晚點回書院。”

茅小冬憂心忡忡道:“慢行一步,實不相瞞,這次風波,我確實別有用心,希望藉此機會,真正給孩子們一個安心求學的環境,不願意大驪和大隋之間的爭鬥,波及山崖書院,人心百態,我本打算近期就會親自走一趟皇宮,跟高氏皇帝來個一錘定音……”

李二擺手道:“老先生,那是你們書院的事情,我管不着,我這次去皇宮,是我李二家的家事,反正我答應絕不會給書院帶來麻煩,這一點,老先生你可以放心。”

茅小冬苦笑道:“說句難聽的,你在皇宮那邊鬧得越大,其實對書院反而越好,但是單槍匹馬殺入一座王朝的皇宮,實在太過兇險,如無必要,不完全用這麼強硬蠻幹,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讓我這個當書院副山主的,去親自跟大隋皇帝說清楚,讓他給那些家族施壓,如果到時候你李二還不滿意,再出手不遲,如何?”

李二搖頭道:“老先生的好意,我李二心領了。但是我方才說了,這是我家的家事,作為一家之主……”

李二趕緊打住,改口道:“作為家裡的男人,李槐他爹,我靠拳頭能夠解決的事情,就自己解決掉,不去想那麼多。”

茅小冬不得不對那白衣少年使眼色,希望這個巧舌如簧的傢伙能夠周旋一二,別把局勢走到死局的尷尬境地,只可惜那傢伙打定主意坐在山頭看大水。高大老人嘆了口氣,只得換了一個話題,問了一個他一直確實好奇的問題,“齊靜春在小鎮教書,成天對着一群蒙學孩子,過得如何?”

李二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老人會問這個,略作思量,“還行吧。齊先生去過我家一趟,聊的不算太多,但是齊先生,我是很佩服的,便是我家婆娘那麼潑辣……那麼不太好說話的人,對齊先生都讚不絕口,開玩笑說她要是再年輕個二十歲,保管改嫁,後頭又可惜我家閨女年紀太小來着。”

說到這種糗事,漢子竟然還笑得挺開心,補充了一句,“我覺得李槐有齊先生這樣的先生,才是最大的福氣。”

由此可見,對於讀書人齊靜春,李二是發自肺腑的推崇。

那次媳婦給人撓得滿臉是血,而那個家族在外邊,恰好又是有山上神仙做老祖宗的,李二一怒之下,背着家人偷偷離開驪珠洞天,去了一趟外邊,從山腳打到對方的祖師堂,一路拆上去,連祖師堂都給拆得稀巴爛,最後那個從頭到尾就一個字都沒說、連名字都沒報的瘋子,揚長而去,那一場架,打得半座寶瓶洲都側目咂舌。

在李二返回驪珠洞天的小鎮后,齊靜春登門了。

因為想要離開驪珠洞天,必須經過聖人齊靜春的同意,作為李槐的先生,李二對齊靜春本來就尊重,所以事先打過招呼,事後齊靜春的登門拜訪,李二其實有點不知所措,就怕這位學塾先生從此對李槐的印象不好。當時家裡有點散酒,差勁得很,李二都沒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

結果齊靜春主動要喝酒,兩人就在院子里一人一碗,各自坐在小板凳上,所謂的“桌子”,其實還是一張椅子將就的,上邊隔着一碟自家腌制的醬菜,和一碟鹽水花生。

齊靜春聊過了李槐的課業情況,笑道:“強者拔刀向更強者,你跟我一個兄長朋友很像。”

漢子是個不會聊天的,悶悶道:“我沒刀。”

齊靜春喝了口酒,道:“那就是強者出拳向更強者?”

漢子當時那是真的緊張,不單單是什麼坐鎮此地的儒家聖人身份,也不僅僅是兒子先生的身份,而是自己師父六個字的評價,“有望立教稱祖”。李二那種緊張,並非畏懼,而是誠心誠意的佩服,天大地大,武道越高,修為越高,就會發現更高處的某些人,行走得何等了不起,對於這些形單影隻的偉岸背影,李二哪怕不怕天不怕地,一樣願意拿出足夠分量的敬重。

所以李二那個時候只得有什麼說什麼,“這個勉強沾點邊……孩子打架,我總不能出手,可是找一找他們身後的老祖宗掰扯掰扯,不難。”

齊靜春拿碗跟漢子碰了一下,笑問道:“這次出門,感覺如何?”

李二搖頭道:“名頭蠻大,聽上去咋咋呼呼的,結果就沒一個能打的。”

說到這裏,李二訕訕笑道:“酒不好,齊先生,對不住了啊。”

齊靜春卻是一口喝光了碗里劣酒,望向遠方的夜色,神色恍惚,眯眼笑道,“好喝,我年輕那會兒,經常喝這樣的酒水,而且脾氣比你可差多了。”

最後李二知道,哪怕齊先生是真的想喝酒的,仍是故意給他留下了半壺,執意起身,對他說道:“我不敢說把李槐教得多有學問,但是一定會讓他做個好人,心性不比他爹差。這點李二你可以放心。”

李二跟着起身,“齊先生,這就足夠了!”

李二將齊靜春送到家門口,那位儒衫男子獨自行走在巷弄,背影落寞,孤孤單單的。

最後一次見到齊先生,是李二偷偷躲在楊家鋪子側房,那天小街上下着雨,那一次,齊先生撐着傘,跟人並肩同行,傘本來就不大,還傾斜給了那個叫陳平安的泥瓶巷少年,兩人聊着天,少年側身仰起頭,笑着說好,先生則側身低下頭,滿臉笑意。

李二從來沒有見過那麼不……孤單的齊先生。

此時此刻,在異國他鄉的東華山之巔,李二看了看身邊少年和那位老先生,笑了笑,說道:

“天底下的讀書人,就沒一個比得過齊先生。”

李二想到齊靜春,想到了陳平安,最後想到了自己兒子李槐。

這個男人心胸之間,激蕩不已,只覺得有些話不吐不快,可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既然如此,那就打!他自己也不知為何,就是覺得當年欠齊先生半壺酒,得痛痛快快跟人打一架,再喝!

李二並不高大的身形在東華山這一邊暴起,轟然掠空而去,劃出一道巨大的弧度,橫跨半座京城,落在大隋皇宮之中!

————

大隋皇宮,素雅簡樸的養心齋,大隋皇帝再次召見了禮部尚書,皺眉問道:“書院那邊還是沒有動靜?”

矮小老人搖頭道:“茅老只說會給陛下一個交待,不曾說何時入宮。”

身穿龍袍的儒雅男子無奈道:“是我大隋給他們書院一個交待才對吧。可是茅老不來,寡人總不能催着書院來討要公道啊。”

矮小老人小心措辭,打好腹稿后,字斟句酌道:“若說李槐與學舍孩子之間的衝突源頭,是孩子之間的矛盾,可以理解,是咱們大隋這邊有錯在先,之後一路的大小風波,則是對錯五五分,最後那個名叫于祿的少年,出手就確實有些沒分寸了。關鍵是這個少年不但出手狠辣,而且心機深沉,按照那位劍修的說法,于祿數次出手,分別是四境武夫,五境和六境的實力,之後始終壓在六境修為上,最後一次才以七境修為悍然出手,重創了劍修。”

大隋皇帝點了點頭,其實門外那位蟒服貂寺早已解釋過,少年于祿應該是武道六境巔峰修為,但是在那場書樓大戰之中,將觀海境劍修當做了磨刀石,藉此一舉成功破境,根骨,天賦,心志,無疑皆是上上之選。

這個坐龍椅的男人,他眼中所看到的人和事,無論是人的好壞,但是事情的發展態勢,和這位戰戰兢兢的禮部天官都是不一樣的。

門外老宦官突然來到大隋皇帝身邊,禮部尚書只覺得眼前一花,就看到一襲大紅蟒服擋在了大隋皇帝身前,全然不顧什麼君臣禮儀。

大隋皇帝只是有些好奇,並不生氣,更無驚懼。

然後整座皇宮就傳來一陣宛如地牛翻身的劇烈震動。

只聽有人朗聲問道:“大隋皇帝何在?”

大隋皇帝站起身,笑問道:“這傢伙膽子真大,到底有多強?”

年邁貂寺沉聲答道:“九境武夫,甚至有可能不是尋常的武道九境,可以說是厲害至極。”

大隋皇帝點點頭,“就像我們棋待詔之中,九段國手也分強弱,強九與弱九,看似段位相同,其實差距很大。”

男人在那位大隋京城守門人之一的宦官護送下,走出養心齋,緩緩道:“本該有十段一說,只因為傳說中土神洲的白帝城內,有那位大魔頭自稱十段,城頭上還樹立起一桿旗幟,‘奉饒天下棋先’,於是沒有哪個王朝,有膽子為國內棋士賜下十段稱號了。說實話,大隋天才棋士輩出,冠絕寶瓶洲,可大隋亦是不敢破此例,寡人是真想去那白帝城親眼看看啊。”

宦官說道:“先讓宮內高手試試看深淺,陛下再現身不遲。”

大隋皇帝和蟒服貂寺才剛剛走出廊道,就有一位白髮蒼蒼的練氣士過來稟報戰況。

武英殿外的廣場上,一位身為七境武人的御林軍副統領,已經給那人一拳打暈了過去,暫時沒人敢過去抬走副統領。

三人走出百餘步,又有一位身披金甲的魁梧武將過來稟報。

一位常年守護在宮外附近的十境練氣士宗師,火速入宮后,才剛剛祭出了法寶,就給那人一拳硬生生打掉了法寶,打得直接砸飛出了皇宮,又是一拳將那名宗師給打得撞入城牆,這次沒暈死過去,但已經無力再戰。

大隋皇帝嗯了一聲,問道:“宮中陣法已經開啟了吧?”

金甲武將點頭道:“已經開啟!隨時可以動用,京城內外的武道宗師和大練氣士,如今都已經趕往皇宮。”

大隋皇帝問道:“那人可曾主動出手?”

武將搖頭道:“不曾,只說是來見陛下,若非我們主動出手,他就站在原地不動。”

大隋皇帝自言自語道:“事不過三。”

蟒服宦官笑道:“陛下這個時候就莫要講究這些了,容我去會一會他,若是依舊輸了,陛下再露面即可。”

大隋皇帝打趣道:“你們同樣是走武道路數的人,可別輸得太難看。”

老宦官地位超然,先後侍奉過大隋三任皇帝,笑道:“不到萬不得已,咱家是不會借用京城龍氣的。”

老宦官腳尖一點,瞬間掠過了一座宮殿的屋脊,在空中蜻蜓點水,御風而行,如仙人逍遙遊。

世間武人境界,第八境羽化境,就能夠虛空懸停,御風遠遊,故而又有遠遊境的說法。

而世俗江湖眼中的止境,第九境山巔境,就已經是止境大宗師,意思是腳下武道已到盡頭。肉身之強橫,猶勝佛家羅漢金身。中五境練氣士,除去十境修士,一旦被其靠近,十丈之內,一旦沒有極高品秩的法寶護身,幾乎是必死的下場。

一襲大紅蟒服的老宦官,飄然落在武英殿外的廣場上,跟那個其貌不揚的漢子,隔着二十余丈距離。

在這位大貂寺出現之前,整座皇宮的地面、屋脊、牆壁都出現了一層金光,如同金色流水滾滾而動,遮覆大地的薄薄一層金水之中,隱約之間有蛟龍模樣的虛幻畫面出現,張牙舞爪,氣勢驚人。

大隋皇宮這座陣法,名為龍壁。

大隋王朝承平已久,龍壁已經百余年不曾動用。

當這座陣法開啟之後,整個皇宮煥發出金色的光彩,親身經歷過那次慘烈大戰的老宦官,百感交集。

“沒想到咱們又見面了。”

宦官一手負后,一手握拳放在腹部,“互換三拳,你如果贏了,就可以見到我們陛下。”

當初在驪珠洞天,正是這個漢子一手提着龍王簍,想要將裡頭的金色鯉魚賣給一位陋巷少年。

然後被老人和皇子高煊給半路截獲了兩份大機緣。

那個時候漢子隱藏極深,加上驪珠洞天的術法壓制,所以老人都看不出對方,是位武道大宗師。

那漢子面無表情,根本不跟蟒服宦官套近乎,用略顯蹩腳的寶瓶洲洲正統雅言說道:“我先讓你打上兩拳便是。”

老宦官一挑眉頭,“好!”

漢子不再說話,氣沉丹田,並無任何動作,武英殿外的廣場,就開始傳出崩裂聲響,漢子如一座山嶽巍峨屹立於大隋皇宮。

以他為圓心的十丈之內,地面上的金光瞬間黯淡下去。

老宦官深呼吸一口氣,開始以寸步向前,之後每一步都越來越大,最後一步掠出兩丈,氣勢如虹,來到男人身前後,一拳砸向他的胸膛。

一聲轟然巨響。

如洪鐘大呂響徹皇宮。

一條原本游曳在武英殿廣場地面上的金色蛟龍,被這股磅礴洶湧的氣機一撞,在那層金色流水中瞬間向後翻滾而退,蜷縮在遠處高牆的牆角,死寂不動。

漢子倒退出去三四步,淡然道:“還有一拳。”

老宦官一言不發,一襲鮮紅蟒服獵獵作響,一步踏出,怒喝一聲,又是一拳遞出,此次砸在了漢子的額頭。

這一拳,無論是出拳,還是擊中對方的額頭,無聲無息。

但是大隋皇宮內,無數御林軍和宮女宦官都遭受了巨大的衝擊,前者有修為底子,只覺得耳膜劇震,氣血難平,但是後者當中,許多人當場倒飛出去,倒地后,雙耳都滲出了觸目驚心的猩紅血絲。

男人被這老宦官傾力一拳砸飛出去,整個人被砸入高牆之中,但是很快他就雙手撐在邊緣,將自己從牆內拔出,輕輕落地,走向那個出過兩拳的年邁宦官,面不改色道:“你還有一拳,只管出手,但是我也要出手了。”

從之前的七境武人,到之後的十境練氣士,再到這位大隋京城的守門人之一,說到底,漢子只出一拳。

就一拳。

漢子還真是老實憨厚,不願意欺負人。

年邁宦官深呼吸一口氣,“請賜教!”

漢子開始衝刺,質樸簡單的筆直一拳,砸在老宦官的胸口。

武英殿廣場上便沒了這位大隋貂寺的身影,只是高牆那邊多出一個大窟窿,漢子等了片刻,不見有人從那邊走出來,他這才說道:“大隋皇帝,你要麼繼續躲着,要麼就再來個能打的,實在不行,讓所有人一起上!”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