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靠山和幫手 簡體中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靠山和幫手

本書:劍來  |  字數:3284  |  更新時間:2017-11-09 21:48:55

一條瀑布當頭砸下。

白衣少年震驚之餘,這副皮囊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多少影響到崔瀺一部分心性,加上古井之內,身體往下沉入水底的速度,註定快不過劍氣臨頭,崔瀺早已退無可退,便沒有半點退縮,一手在身前掐訣,一手掌心朝向井口,祭出了一份可謂壓箱底的保命符。

只見少年潔白如玉的掌心出現一面鏡子,鏡面僅比井口略小一圈,鏡面之上,散發出一層淡淡的黃暈。

有些白虹劍氣順着鏡面邊緣,流瀉而下,井水瞬間蒸發乾凈。

整個鏡面則擋住絕大部分劍氣,一撞之下,鏡面綻放出絢爛的刺眼電光。

砰一聲。

白衣少年身形往下一墜,身形下落半丈有餘,整條手臂顫抖不已,然後被劍氣鎮壓得慢慢彎曲起來,最後手掌逐漸下降到與腦袋持平。

少年崔瀺腦袋開始歪斜,轉為肩頭扛起古鏡,同時用雙手使勁托住鏡子下方,腦袋可以歪斜,可若是鏡子傾斜,被劍氣澆灌一身的話,那麼就不只是被燒掉一副價值連城的無垢身軀,而是自己這個“少年崔瀺”,就此身死道消,世間只留下那個大驪國師崔瀺。

天然生就一副最上品“金枝玉葉”骨骼的身軀,所有關節都發出黃豆爆裂的沉悶聲響。

少年崔瀺臉龐猙獰,肩頭被鏡子底部磨出血痕來,臉色蒼白無色,井底的身形被一寸寸往下壓去,仍是嘶啞笑道:“老子也有今天?老秀才,齊靜春,你們兩個王八蛋,害人不淺!一個害我從十二境掉到十境,一個害我從十境掉到第五境!有本事就讓你們的徒弟和師弟,乾脆讓我崔瀺徹底淪為凡夫俗子!有本事就來啊!我不信一道武夫二境少年用出的劍氣,就能打破這一口雷部司印鏡!”

陸地劍仙一劍使出,往往氣沖斗牛,起於大地,光耀天空。

陳平安這一劍,因為是往水井底下使出,相對不顯山露水,可是井底通往大江的水道,已經遭了大殃,連累遠處江畔的大水府邸,都開始氣運搖晃。

身為寒食江水神的青袍男子,本以為今夜遭遇,是因禍得福,正在跟河伯文士隋彬、河神攔江蛤蟆兩位心腹喝酒慶祝,結果天降橫禍,來了這麼一下,“大水府”匾額三個金字,已經開始龜裂出一絲絲裂縫,害得青袍男子趕緊掠空來到大門口,伸手扶住匾額兩端,以免匾額金字就此崩碎,使得自己身上的一江氣運,隨之流蕩離散。

井底下,眉心有痣的俊美少年,以肩抵鏡,滿臉痛苦道:“陳平安!你這次要是殺不掉我,我崔瀺就算拼着半條命不要,上去后也要親手宰掉你!將你的魂魄一點一點剝離開來,讓你生不如死一百年!”

在小鎮上,姓崔的偷過了宋集薪家牆上的春聯,陳平安之後到了楊家鋪子後院,曾經跟楊老頭說起過綉虎、師伯這些稱呼,但是老人並未說話,陳平安便沒有刨根問底,只當是楊老頭對此不熟悉,或者完全不感興趣。

因為眉心有痣的少年,之前在牌坊樓下自報姓名的時候,少年說了兩字姓名,少年自己還說第二字很晦澀生僻,所以陳平安從頭到尾只確定了一個崔字。

後來陳平安想起一件事,寧姚姑娘曾經無意間說起過,大驪有一個綽號綉虎的傢伙,下棋很厲害,是唯一能夠讓大隋國手視為大敵的人物。

陳平安問過李寶瓶三人,可曾聽說過“綉虎”,三個跟他一樣在小鎮長大的孩子,俱是搖頭不知。陳平安後來還問過陰神這個問題,可是陰神分明知道答案,卻說自己有規矩要遵守,不能說,一旦違反那些約定,就會平地起陰雷,讓他魂飛魄散。陳平安當然不願強人所難,就將這個問題擱置起來。

陳平安看陰神對待崔姓少年的態度,從頭到尾,疏離而平靜,最少沒有把白衣少年當做敵人,陳平安就放心了一些,覺得崔東山也好,棋士綉虎也罷,不管貪圖自己什麼,終究是“兩人之間的捉對廝殺”,哪怕自己“下棋”輸了,大不了祭出劍氣,來個玉石俱焚,一縷不夠,就再來一縷,萬一兩縷劍氣用光,都殺不掉白衣少年,那陳平安就只能聽天由命。

但是當陳平安看出地圖上那一條線后,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很怕起始於衙署的這條線,其實還要更遠的源頭,有着陳平安無法想象的陰謀。比如好端端的齊先生,突然逝世,之後學塾的馬夫子,在帶領李寶瓶他們去往山崖書院的途中暴斃。而他陳平安最後反而成了小鎮最有錢的人,坐擁五座山頭!

姓崔的白衣少年,今夜進入水井之前,在屋子裡,親口說起過一方“天下迎春”印章,而陳平安手裡剛好有一枚齊先生贈送的“靜心得意”。

一定與齊先生有關。

一定與李寶瓶三人有關!

說不定就是會死人的局面。

陳平安在小鎮,就已經親身經歷過修行之人的冷酷無情。

陳平安實在無法想象,一旦可愛的李寶瓶、膽小的李槐和聰明的林守一,死在自己眼前身邊,而自己又無能為力,到時候自己心中會有多少悔恨?

陳平安下棋的水平,下得又慢又不靈氣,自認給林守一提鞋都不配。

他雖然最後也沒有梳理出完整的來龍去脈,但既然已經想到最壞的結果,那麼就絕無可能讓下棋厲害至極的“綉虎”,步步為營,到時候陳平安怕此人收網的時候,他哪怕身負兩縷劍氣,都無法改變結局。

如果只是謀划他陳平安身上的物件,或是林守一所謂虛無縹緲的大道,陳平安不會有這麼大的決心,先下手為強!

此時此刻,陳平安使出這一縷劍氣之後,劍氣棲息的那座氣府一掃而空,什麼都沒有了,於是身軀自己孕育的氣機乘隙而入,瘋狂湧入其中,這一去一來,帶動附近竅穴的氣血,一起出現劇烈動蕩,讓陳平安心口出現一陣絞痛,痛得少年跌坐在井口沿上,趕緊大口喘息。

由於受到古鏡的阻擋,劍氣虹光在水井內久久沒有散去。

陳平安死死盯住水井底下,趕緊調整呼吸,試圖強提起一口氣,失敗,再次嘗試,如此反覆,

少年兩眼通紅,兩耳嗡嗡作響,心臟有如擂鼓,體內所有經脈,像是暴雨過後的一條條江河溪澗,一同奔瀉起來,只剩下一個念頭的少年,搖搖晃晃站起身,在心中告訴自己:“再來,一定要再來一次,一定要讓最後這一縷劍氣,做到在氣府內蓄勢待發,要不然一旦那人猶有餘力反撲,會害死所有人的!我答應過齊先生,他們一個都不能出事情,我一定要說到做到……”

意識模糊的草鞋少年憑藉著一股執念,先是搖晃着站起身,然後一步跨上井口,緊接着是另外一隻腳。

不管少年上半身如何晃蕩,陳平安的兩隻腳如紮根井口之上。

可惜這一幕,無人得見。

少年雙指併攏作劍,顫顫抖抖,指向水井底下。

————

寶瓶洲西邊,一處大海之濱,有個窮酸秀才正打算離開寶瓶洲,返回極其遙遠的中土神洲,臨時感知到某處的情況后,無奈道:“你這娃兒,真是年紀越小越作死啊。教不嚴,師之惰,罷了罷了,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

“讓我看看在哪裡,黃庭國北邊,還沒到大隋,咦?距離那條江很近嘛,很好很好,之前湊巧去過那座打雷崖,可以省去很多時間。”

“本事太大,本領太多,也不好啊,做選擇的時候就是麻煩,容我想一想,嗯,就用道家縮地成寸好了。”

老秀才顛了顛背後行囊,唉聲嘆氣,伸出腳尖,在身前撮出一堆沙土,一番念念有詞,然後一腳將那個小沙堆踩平。

與此同時,老人身形消失不見。

轉瞬之間,那座寫有“天帝申飭蛟龍之辭”的古蜀國遺址,大崖之上一個老秀才踉蹌出現,前後腳輕輕踩在山頂,站穩后看了眼遠方,神色滿是自得,感慨道:“沒了這副皮囊當累贅,是要厲害一些。”

整座山崖轟隆隆搖晃起來,一條大江之水,更是宛如一根鋪在桌面上的綢緞,被人一手扯住使勁抖了幾抖,附近江水,每隔數十丈距離,就湧起高達數層樓的大浪頭,

老人不願因此壞了兩岸風土,趕緊伸手往下壓了壓。

如有惡蛟興風作浪的江水,一瞬間就安靜下來。

這個時候,老人才發現崖畔最邊緣的地方,有一老一小兩位儒士模樣的遊客,正瞪大眼睛望向自己,老秀才只得尷尬笑道:“月色不錯,月色不錯,我就不打攪你們欣賞風景了,你們就當我沒來過。”

老秀才隨即眺望遠方一眼,點點頭,“是那裡了,還好不遠。”

老秀才一腳剛要跨出,鞋底距離地面只差分毫,可就是這樣停在那裡,窮酸老人突然神色凝重起來,“咦?”

以這座江畔大崖為圓心,約莫十里之外的圓線之上,一縷縷一道道劍氣憑空出現,千絲萬縷,不知多少劍氣集結而成,凝聚成一座驚世駭俗的巨大圓形劍陣。

觸及劍氣絲毫者,必成齏粉。

這是觀湖書院崔明皇的第一感覺。

雷池絕對不可逾越。

這是從星河之中返回人間的老人,此時腦海里的想法。

然後兩人面面相覷,都是苦笑和驚疑。

都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可他們兩個已經算是貨真價實的山上神仙了,現在又算怎麼回事?

老秀才嘆了口氣,有些頭疼,嘀咕道:“這是弄啥咧。”

有女子嗤笑的嗓音響起,“怎麼,只准你們有幫手有靠山,就不許我家小平安也有啊?”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