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二十三章 槐蔭 簡體中文

第二十三章 槐蔭

本書:劍來  |  字數:4339  |  更新時間:2017-06-25 21:44:44

說完這句話后,儒士自嘲一笑,如今齊靜春的弟子,有什麼金貴值錢的?坐滿一屋子的蒙學孩童,每人收取束脩,不過一年三百文錢,有些家境貧寒的孩子,不過是臘肉三條而已。

齊靜春望向堅持己見不願鬆手的少年,問道:“你在內心深處,其實不願意殺他,但問題是這個人,看上去無論如何都要殺你,所以是殺了他,一乾二淨,暫時保全自身性命,明日事明日了?還是希冀着息事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對不對?”

經常旁聽隔壁讀書種子朗誦詩文的少年,脫口而出道:“先生何以教我?”

齊靜春笑道:“陳平安,你不妨先鬆開右手試試看,再決定要不要隨我四處走走。有些事情我難辭其咎,必須要給你一個交代。”

陳平安猶豫片刻,鬆開右手五指后,赫然發現苻南華沒有絲毫動靜,眼神、髮絲、呼吸,悉數靜止。

在齊靜春運轉大陣后,小鎮重返止境。

齊靜春輕聲道:“跟緊我的腳步,盡量不要走出十步之外。”

衣袂飄飄、身軀空靈的中年儒士率先走向小巷盡頭,陳平安緊隨其後,期間低頭看了一眼左手手心,血肉模糊,可見白骨,但是那些肉眼可見的鮮血,偏偏不再流淌。

齊靜春走在前邊,微笑問道:“陳平安,你信不信,這世上有神仙精魅、妖魔鬼怪?”

陳平安點了點頭,“信的,小時候我娘親經常說些老故事,要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句話娘親說得最多,所以我記得很清楚,其它像小溪里會有拖拽小孩的水鬼,城北破祠堂那邊,有專門在夜間審案的冥官老爺,還說我們張貼的門神其實到了晚上,就會活過來,幫我們保護宅子。這些東西,我以前其實不太信了,但是……現在,我覺得多半是真的。”

齊靜春輕聲道:“她說的這些,有些真有些假。至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一說,則很難定論,因為對於善惡的定義,老百姓,帝王將相,和長生仙家,三者是各有不同的,所以各自得出的結論,會很不一樣。”

陳平安藏起瓷片,加快腳步,和儒士並肩而行,抬頭問道:“齊先生,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齊靜春好似看穿少年心思,平靜道:“這座小鎮,是世間最後一條真龍的葬身之所、埋骨之地。天底下不計其數的蛟龍之屬,都認為此地氣運最為鼎盛,註定要在某一天‘出龍’的,事實上三千年以來,出龍一事,遲遲不至,倒是這座小鎮出生的孩子,根骨、性情和機緣,確實要遠遠好過外邊的同齡人,東寶瓶洲許多大名鼎鼎的仙府道侶,他們結合生下的後代,也不過如此。當然了,也不是小鎮每個孩子都有驚才絕艷的天賦。”

齊靜春笑了笑,不在此事上深入解釋,大概是怕傷了孩子的心,轉換話題,“當初參与那場屠龍浩劫的前輩修士,幾乎無人不身負重傷,很多人便在此定居,結茅修行,可謂從容赴死,也有雙雙僥倖活下來的道侶,也有在並肩作戰後,水到渠成地結成良緣。小鎮經過三千余年的繁衍生息,便有了如今的規模,在大驪王朝版圖上,此地最先被稱為大澤鄉,後來被一位聖人親自提筆改為龍淵,再之後避諱某位大驪皇帝的淵字,又作修改……”

一直把話憋在肚子里的少年,終於忍不住了,輕聲打斷齊靜春的言語,雙手握拳,充滿渴望和期待,“先生,其實我想問的問題,是我爹娘……他們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齊靜春陷入沉思,“既然那遠遊道人,已經對你泄露了天機,我也可以順着他破開的口子,與你說些事情。在我的記憶里,你爹是個憨厚溫和的人,天資平平,不值得被人帶離小鎮,自然就成了某些人眼中的雞肋,被視為一筆虧本買賣,也許是一怒之下,也許是生活實在窘迫,總之小鎮外的買瓷人,便在你爹的‘本命瓷’上動了手腳,在那之後,不但他命途多舛,也連累你和你娘一起吃苦。後來他不知為何,無意間知曉了本命瓷的秘密,知道一旦被人開窯后帶離小鎮,就會一輩子淪為牽線木偶,他就偷偷砸碎了屬於你的那隻本命瓷器,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一隻瓷鎮紙。”

齊靜春沉聲道:“你要知道,小鎮每年出生的嬰兒,都有個存入密檔的代號,鎮上也專門有人,會以獨門秘術,抽取出一滴心頭血,灌注于日後燒制的那隻本命瓷當中,女孩本命瓷一燒就要燒六年,男孩的更久,窯火一日不可斷,持續燒九年。孩子的天賦如何,就像是普通燒窯的瓷器品相如何,只能聽天由命看運氣,但是押注後進行‘賭瓷’的出價,很大。雖然說如今你的資質同樣平平,但是在你爹毅然決然打碎那件瓷鎮紙的時候,小鎮外買瓷人的震怒,可想而知。”

“至於你娘親,是一位性情淑靜的女子。”

齊靜春說到這裏,突然笑了,“當時你娘親嫁給你爹的時候,小鎮好些同齡人都很鬱悶來着。不過說實話,真要我說你爹娘在世時的生活細節,是為難我了,來到這裏后,我除了教書授業,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少年嗯了一聲,輕輕扭過頭,用手胡亂抹了把臉,少年大概是忘記左手的糟糕情況,滿臉血污,又實在捨不得用衣袖擦拭。

兩人經過了十二腳牌坊樓。

齊靜春沒有看他,與少年打開天窗說亮話,“當年真龍隕落於此,四位聖人親自露面,在這裏訂立契約,規定每六十年,換一人坐鎮此地,幫忙看顧那條真龍死去后留下的殘餘氣數,其實當時是否斬草除根,也不是沒有爭執……不過與你說這些不可告人的天機,便是害你了。大體上,儒釋道三教中人,加上一個兵家,四方為主,其餘東寶瓶洲的諸子百家、洞天福地、仙家門第、豪閥大族等等,皆有一定的份額和機會,來分潤這裏的好處。說來可笑,百年內有無‘買瓷’的名額,幾乎成了界定一個宗門、世家是否一流地位的標誌。”

陳平安說道:“先生說這些,我聽不懂,但都記下了。不過今天知道我爹娘是好人,我就知足了。”

齊靜春笑道:“我也不奢望你當下能聽明白,只不過是些鋪墊,否則簡單勸你別殺苻南華,你肯定聽不進去。之所以要你別殺人,不是我齊靜春物傷其類,兔死狐悲什麼,更不是我對希望他苻南華和老龍城因此感恩,以後我好要些好處,不是這樣的。事實上正好相反,我儒家門生弟子,推崇入世,對於修行中人的肆無忌憚,最是抵觸,雙方明爭暗鬥了無數年,若我齊靜春是剛去山崖書院拜師求學的歲數,那截江真君劉志茂也好,老龍城少城主苻南華也罷,現在哪裡還有活命的機會,早給我一掌打得灰飛煙滅了。”

少年發現這個時候的齊先生,雖然說話語氣依舊溫和,走路姿勢同樣文雅,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判若兩人。

就像姚老頭喝酒喝高了,說我們燒出的瓷器,是給皇帝老爺用的,誰能比?

齊先生說一掌打得別人灰飛煙滅的時候,就跟那時候的姚老頭,語氣不同,但是神色一模一樣。

齊靜春皺了皺眉頭,抬頭望向泥瓶巷那邊,像是在聽着別人說話,雖然沒有流露出厭煩表情,但是眼神中的不悅,毫不遮掩。

他最後冷聲道:“速速離去!”

陳平安一臉茫然。

齊靜春解釋道:“是那說書先生,本名劉志茂,道號截江真君,其實是旁門裡的道人,修為尚可,品行低劣,蔡金簡、苻南華兩人與你的恩怨,大半是他在興風作浪,最後還在你心頭,種下了一道歪門邪路的符籙,那是一幅四字真言,將‘一心求死’四字,偷偷刻於你心田,手段極為歹毒。”

陳平安默默記住了劉志茂這個名字。

齊靜春嘆了口氣,問道:“你就不好奇,為何我不出手?”

陳平安搖頭。

齊靜春自顧自說道:“此方天地,如同風吹日晒三千年的老舊瓷器,支離破碎在即,你們終究是外人,又有大陣護持,如何作為,只要不要太過分,遠遠不至於讓瓷器崩碎,可我是那個手捧瓷器的人,我的任何舉動,都會牽扯到這件瓷器的裂縫,事實上不管我做什麼,只會讓那些紋路增加蔓延。若只是瓷器碎了,也就罷了,可是這小鎮五六千人今生來世的命運,盡在我手,我如何能掉以輕心?”

只是這些積鬱多年、不吐不快的言語,齊先生說得太小聲,陳平安豎起耳朵也聽不清楚。

齊靜春看着時不時用右手擦拭臉龐的少年,兩人已經走到杏花巷鐵鎖井附近,那邊有婦人正在彎腰汲水,齊靜春問道:“若有陌生人掉進水井,你若救人,就會死,你救不救?”

陳平安想了想,反問道:“我想知道,真的救得了那個人嗎?”

齊靜春沒有回答少年的問題,只是笑道:“記住,君子不救。”

少年愣了愣,疑惑道:“君子?”

齊靜春猶豫了一下,蹲下身,先幫草鞋少年正了正衣襟,然後用手幫他擦去血跡,柔聲道:“遇見不幸事,先有惻隱心,但是君子並不是迂腐人,他可以去井邊救人,但絕對不會讓自己身陷死地。”

似乎被這個問題勾起了心思。

少年認真問道:“先生,我現在還能活下去嗎?如果能,那麼我還能活多久?”

齊靜春仔細想了想,緩緩站起身,斬釘截鐵道:“你要是不怕前路坎坷,吃大苦頭,就肯定能活下去。”

少年頓時笑容燦爛,天經地義道:“我可不怕吃苦!”

齊靜春想着這一路行來,少年的泰然處之,便釋然了,“走,帶你去一個地方。雖然我齊靜春不能幫你什麼,但事已至此,讓你渡過此劫,絕不算破壞規矩,其實本來就該補償你一份機緣才對。”

少年懵懵懂懂。

兩人來到老槐樹下,不知為何,小鎮內外寂靜無聲,唯有這棵老槐像是唯一的例外,樹葉微晃,搖曳生姿。

齊靜春站定后,臉色凝重,作揖后,抬頭問道:“齊靜春能否向你們求一片槐葉,讓少年日後能夠安安穩穩離開小鎮,最少在三年內,不受那反撲而來的橫禍災厄?”

千年老槐,無聲無息。

齊靜春又問道:“齊靜春坐鎮此地五十九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難道還求不來一枚祖蔭槐葉?何況少年本就是你們小鎮人氏,諸位先賢,何以如此吝嗇?”

老槐仍是沒有迴響。

此刻的寂靜如同無聲的譏諷。

你齊靜春神通廣大,可到底是這天地方圓中的一個,更是主持大陣樞紐的那個可憐人,我們就是不願白白施捨這份香火情,能奈我何?

齊靜春臉色陰晴不定,最後唯有嘆息一聲,低頭望去,滿懷愧疚。

少年咧嘴一笑,反過來安慰道:“陸道長說我只要去小鎮南邊,找到一個姓阮的鐵匠,當他的學徒,就有希望活下去,齊先生,沒有這……槐葉,相信也沒啥問題的!”

齊靜春笑問道:“真心話?”

少年撓撓頭,靦腆道:“假的。”

齊靜春會心一笑。

突然。

一片蒼翠欲滴的鮮嫩槐葉,從樹冠極高處,飄然墜落。

少年只是伸出手掌,樹葉便自行落在他手心。

樹葉上,有一個金色字體,一閃而逝。

齊靜春有些驚愕,片刻之後,沉聲道:“此字為姚,陳平安,你可願意為姚家報恩,無論生死?!實不相瞞,哪怕沒有這片樹葉,你也未必沒有一線生機,這一點,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所以你千萬要想清楚!”

少年問道:“是姚師傅的那個姚字嗎?”

齊靜春點了點頭,“正是。”

少年雙手合十,將槐葉輕輕夾在手心,抬頭大聲道:“只要我活着一天,只要是跟你有關的姚姓人,就像齊先生之前所說,哪怕他墜入井中,哪怕救人必死,但我陳平安必救之!”

天籟寂靜。

齊靜春笑道:“走吧。”

帶着少年離去之時,悄然轉頭,望向槐樹最高處,齊靜春面露譏諷。

“姓陳”的槐葉並非沒有,事實上還不止一兩片,可是到最後,明知道此地即將崩壞,寧肯另尋宿主,哪怕不姓陳也無所謂,也仍是沒有一份香火祖蔭,願意看好泥瓶巷的草鞋少年。

齊靜春轉回頭,摸了摸少年的腦袋,打趣道:“如果是宋集薪、趙繇、顧粲這些人,像你之前那般發此宏願,說不定就要引發天地共鳴了。”

少年笑容陽光,“那我可管不着,我只做好自己的事情。”

齊靜春又問道:“這次是真心話?”

少年笑道:“是!”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