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他有春葉夏雷秋風冬雪 簡體中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他有春葉夏雷秋風冬雪

本書:劍來  |  字數:3264  |  更新時間:2017-12-20 23:56:29

臨近年關,天寒地凍,泥瓶巷的狹窄泥路,變得十分堅硬。

陳平安深呼吸一口氣,望向那個高大背影,輕聲喊道:“李大哥。”

李希聖沒有轉身,微笑道:“不用擔心,我能夠應付。就算我不是他的對手,小鎮有小鎮的規矩,不會由着他亂來。”

自稱曹峻的年輕劍客笑呵呵道:“你是說大驪朝廷,還是兵家阮邛?如果是前者,我勸你們死了這條心,大驪宋氏如果真有骨氣,就不會當縮頭烏龜。如果是阮邛,哈哈,容我先賣個關子,你們大可以拭目以待。”

曹峻看着那位貌如冠玉的青衫書生,相比自己的貌似年輕,對方是貨真價實的年紀輕輕,這讓曹峻有點不爽快,他拇指抵住腰間短劍劍柄,“真要打?有些虧,認了就認了,說不定事後發現因禍得福。”

李希聖微笑道:“既然你說你的的道理,全在劍鞘里,那我可以聽聽看。”

“聽聞驪珠洞天之前術法禁絕,如今洞天破碎下墜,才一年功夫,你就已經躋身中五境,很不錯了。”

曹峻目露讚賞,但是很快搖了搖頭,嘖嘖道:“可惜了。”

李希聖伸出一隻手掌,“請。”

曹峻忍俊不禁道:“井底之蛙,不知天高。既然咱們不算生死之戰,那我就把境界壓一壓,省得你的生平第一戰,輸得太過不甘心。”

李希聖笑而不言。

“等你以後出了井口,就會發現我這樣的人物,當得起……”曹峻腳尖一點,彎腰前沖,大笑出聲,一旦選擇出手,這個笑意吟吟的年輕劍客,氣勢驟變,狹窄逼仄的巷弄回蕩起後續言語,“厚道兩字啊!”

一道絢爛白光爆炸開口,瘋狂四散的劍氣,瞬間瀰漫整條巷弄,加上曹峻的身形太過迅猛急速,使得他的模糊身影融入其中,不易察覺,讓人錯以為像一條暴雨過後的山澗洪水,以巷弄為河床,瘋狂湧向處於下游的李希聖一行人。

白茫茫一片,氣勢洶洶的劍氣流水之中,依稀可見一抹更加凝聚的雪白光彩,如一尾白魚悄然遊走于溪水。

流水停滯。

李希聖看似不急不緩,側過身,抬手揮袖,伸向那尾彷彿白魚的雪亮短劍。

然後輕輕精準握住了曹峻的持劍手腕。

曹峻微微一笑,鬆開手指,距離李希聖胸膛尚有兩三尺的短劍,嗖一下,直刺李希聖心口。

李希聖神色從容,左手雙指併攏于身前。

竟是在千鈞一髮之際,剛好夾住了那條白魚。

白魚翻身滾動。

劍刃隨之擰轉。

李希聖只得後退,曹峻欺身而近,持劍之手已經出拳,直擊李希聖脖頸。

李希聖以手肘抵住曹峻拳頭的同時,那尾白魚已經激射而至,李希聖抖了抖另外一隻手的手腕,大袖搖晃。

那尾白魚,自投羅網。

曹峻嗤笑一聲,一腳踹中李希聖腹部,踹得青衫書生後退四五步。

他沒有趁勢追擊,大大方方站在原地,一手負后,一手瀟洒絕倫。

李希聖止住後退頹勢,臉色微白,曹峻雖是劍修,可這一腳勢大力沉,絲毫不遜色五境巔峰的純粹武夫,這本就是劍修和兵家修士的恐怖之處,鍊氣淬體兩不誤,所以李希聖挨了這麼一下,並不好受,體內氣機的流轉必然受到一定程度的波及。

李希聖那隻兜住曹峻飛劍的大袖之內,砰砰作響,連綿不絕,然後發出細微的絲帛撕裂聲響,之後絲絲縷縷的雪白劍光,從縫隙之間滲透而出。

袖有乾坤的李希聖那隻手,五指或彎曲如弓,或筆直如劍戟,飛快掐出一個道家法訣,在心中默念一個字:“鎮!”

原本已經鼓盪緊繃、紛亂異常的袖口,頓時安靜下來。

飛劍疾速撞擊衣袖的聲響,變作微微顫抖的嗡嗡嘶鳴。

曹峻對此毫不意外,笑道:“七。”

李希聖整隻袖口,自手肘以下,瞬間破碎,手腕附近,劍光大震。

好似月光滿手的絕美風景,卻蘊含著莫大的兇險殺機。

李希聖掐訣的五指隨之變換,成為名副其實的握訣,在所有人看不見的手心,掌紋如水流微微晃動,改變軌跡。

李希聖這條胳膊瞬間煥發出一陣霧蒙蒙的青紫光彩。

劍鋒瘋狂縈繞李希聖手臂的那條白色游魚,它帶起的劍氣跟李希聖的散發出的青紫之氣,相互敲擊出清脆的金石聲,密集攢簇,震人耳膜。

以至於泥瓶巷一側的高牆,和另一側老宅的院門矮牆,不斷有灰塵泥屑簌簌而落。

曹峻原本細眯如縫的那雙丹鳳眼眸,睜開些許,調侃道:“有點意思,道家法訣號稱千千萬,我見識過就不下兩百種,還真沒見過你這麼簡單又好用的。姓李的,你這六境修為,也太厚實了些,從來只有六境劍修欺負七境練氣士,哪裡有你這種六境練氣士硬扛七境劍修的道理,傳出去,我曹峻豈不是要被全天下的劍修笑話啊。”

李希聖在經歷過初期的生疏之後,當下已經顯得猶有餘力,甚至還可以開口笑道:“可能是你的道理還不夠……高?”

曹峻點點頭,深以為然,所以滿臉笑意地說出一個字,“八!”

宛如靈活白魚的飛劍,往主人曹峻那邊倒掠回去,然後靜止懸停,飛劍瞬間黯淡無光,短劍就只是短劍,沒有絲毫劍氣流溢,再沒有之前的煌煌氣勢。

之前給人詭譎感覺的陰冷劍意,搖身一變,變得光明正大。

飛劍剎那之間憑空消失。

兩人之間的小巷一處院牆上,出現極其細微的痕迹,不過是丁點兒粉末碎屑飄落。

李希聖右手伸出雙指,試圖再次握住那柄繞出一個弧度的短劍。

李希聖突然一扭頭。

下一刻,飛劍在李希聖左側高牆上鑽出一個窟窿。

飛劍再度消失。

但是李希聖左側臉頰上,開始出現一粒血珠,然後逐漸擴大為一條寸余長的血痕。

果然是如傳聞一般,與劍修廝殺,生死只在一線之間。

李希聖心中默念,“原來這就是八,確實厲害。”

劍修之戰力,之所以能夠被公認冠絕於百家練氣士,就在於一把溫養得當的飛劍,凌厲之處在於“點”,以及最多就是一條線。

不管一座山嶽如何巍峨,何等雄偉,如果想要在峭壁之上釘入一顆釘子,或是鑿出一條溝壑來,其實不難。

同樣是練氣士當中的異類,即便是既修體魄、又修神魂的兵家修士,都不如劍修與人廝殺,來得乾脆利落。

任你法寶萬千,任你神通廣大, 我劍修追求一擊致命,一劍破萬法。

曹峻始終保持一手負后的自負姿勢,一手輕拍長劍劍柄,“你這樣的修道天才,肯定是家族寄予厚望的存在,就沒有幾件防身的寶貝?我可不信。事先說好,不管你出於何種目的,如果繼續藏藏掖掖,不願公之於眾,會真的死人,因為我怕自己一不小心打得太高興了,收不住手,到時候你肯定要死不瞑目。”

面對敵人的冷嘲熱諷,李希聖並不生氣,嗓音依舊溫醇柔和,“陳平安,可能需要麻煩你們再後退一些,如果能退到四五丈之外,是最好。”

曹峻抬手使勁一拍額頭,滿臉委屈道:“大敵當前,還有閒情逸緻說廢話,我很生氣。”

年輕劍修的談笑之間,暗藏殺機。

在曹峻手拍額頭髮出聲響的同時,飛劍已經在那點聲響的遮掩之下,真正做到了悄無聲息,殺到了李希聖的後背心。

叮!

一聲空靈悅耳的響動,響徹泥瓶巷。

曹峻愣了一下,隨即大笑道:“這也行?那我可就真不客氣啦。”

李希聖背後浮現出一片青翠竹葉,抵擋住了飛劍的刺殺。

叮叮叮叮……

小巷內,李希聖四周響起一大串類似動靜。

除了一張張竹葉,還有桃葉,柳葉,槐葉……

各種樹葉皆青綠。

曹峻眯眼凝視那處戰場。

李希聖巋然不動,四周全部是高高低低、飄蕩起伏的樹葉,名為白魚的短劍則穿梭其中,不斷破陣,但是次次無功而返。

雖然不斷有綠葉墜地,瞬間枯黃,可是曹峻着實有些無奈,因為粗略估計那個讀書人的樹葉,最少也該有百余張。

所以曹峻心情不太好。

你這傢伙的家裡,是賣樹葉的啊?就算賣,有人買嗎?

曹峻不願就此打退堂鼓,他就不信一個小小的六境練氣士,能夠支撐到最後。同時駕馭這麼多張樹葉,本來就不簡單,練氣士需要耗費的心神,極其可觀。於是曹峻暗中告訴自己,雖然勝之不武,可勉強當做是一場砥礪劍鋒的蠢笨氣力活好了,他倒要看看那個讀書人能夠支撐多久。

那柄短小卻凌厲的飛劍,開始肆無忌憚地橫衝直撞。

小巷內,落葉紛紛,墜地之後便由綠轉黃。

李希聖突然出聲提醒道:“咱們如果只是這麼打下去,能夠打到明年。不然你說過了這把劍的道理,再說說另外那把的?如果可以的話,一併祭出本命飛劍好了。不管如何,好歹先分出個勝負。因為我朋友還要趕路。”

曹峻驀然瞪大眼睛,終於不再笑臉示人,“你不吹牛會死啊?”

李希聖嘆了口氣,不再說話。

他只是抖了抖那隻僅存的袖子,從袖子里抖落出了一大堆匪夷所思的玩意兒。

有所剩不多的春葉,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一粒粒指甲蓋大小的夏雷,有一縷縷長不過手指的秋風,有一片片鵝毛大小的冬雪。

對手有一劍可破萬法。

怎麼辦?

我是不是可以積攢出一萬零一法?

於是這個名為李希聖的年輕書生,哪怕他如今不過是剛剛躋身中五境,卻已經有了春葉夏雷秋風冬雪,更何況他還有其它,而且很多。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