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 簡體中文
第二百零八章 去也
本書:劍來  |  字數:4345  |  更新時間:2018-01-18 17:37:19

陳平安轉過頭,看到一張熟悉的臉龐。

男人沒有斗笠了。

陳平安獃獃看着這個男人,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春水秋實兩位婢女嚇了一大跳,一時間有些惱火此人的不講規矩,太胡來了。

鯤船就是一座“小天地”,是有自己的規矩的,比如不可私鬥,若有糾紛,必須通報鯤船執事;不可擅自運用術法神通;若有凡俗夫子登船,不可隨意欺辱,等等。條條框框,稱得上是繁文縟節,只不過有實力購置鯤船進行跨洲商貿的門派,無一例外,都是名列前茅的山上勢力,每艘渡船一般都安排有高階修士和純粹武夫,同時雇傭大批擅長搏殺的散修,這才是重中之重,歸根結底,規矩是死的,拳頭是活的。

因此各條廊道之中,牆壁上有裝飾模樣的粉綠樹枝,棲息有一種名為光陰蟬的靈物,日夜不眠,能夠將捕獲景象儲藏起來,極其細微的氣機漣漪,都逃不過它們的感知,若是光陰蟬被人打死,會綻放出刺耳的凄切蟬鳴,所以鯤船用以監督蟊賊小偷。

要知道練氣士當中,也是魚龍混雜,況且修行一事,心湖漣漪被無窮擴大,若是野修散修,沒有上乘正統的法訣凝神靜心,往往會善惡皆極端,只憑喜好肆意行事。再加上修行本就是一個無底洞,金山銀山也要掏空,人無橫財不富,再來一個富貴險中求,自然不缺人心鬼蜮。

陳平安嘿了一聲,然後開心笑了起來。

他就是阿良。

男人風塵僕僕,光腳,袖子捲起,有些疲憊神色,但是眼神熠熠,鬥志昂揚。

這跟當時牽着毛驢腰佩竹刀的那個男人,很不一樣,那會兒自稱阿良的男人,弔兒郎當,說著不着調的言語,總給人喜歡吹牛、靠不住的無賴感覺。而此時此刻,男人沒了行走江湖的斗笠,沒了銀色養劍葫,甚至連竹刀都沒有了,當他突兀地出現在陳平安身前,二境的時候,陳平安看不出阿良的深淺,甚至會覺得朱河和阿良都能過過招。

但是二境到三境,只是純粹武夫的一境之差,再來看阿良,陳平安覺得眼前的阿良,比起竹樓內氣勢震撼的崔瀺爺爺,只強不弱,但是到底阿良強出多少,陳平安仍然看不出來。

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能夠這麼快就再次看到阿良,陳平安笑得……很想喝酒了。

阿良站在視野開闊的觀景台上,瞧見了春水謝實這一雙孿生姐妹,眼睛一亮,立即斜靠欄杆,擺出一個自認瀟洒絕倫的姿勢,伸手按住額頭,然後往上一抹,捋了捋頭髮,“姑娘,你們好,我叫阿良,我是一名劍客。”

春水性情沉穩,一言不發,妹妹秋實卻是潑辣一些的脾氣,而且是眼前男人違例在前,名為“秋實”卻身材纖細的苗條少女,底氣十足,皺着眉頭問道:“我不管你是誰,咱們這艘鯤船,除非在雲海之中遇見突髮狀況,否則不允許任何乘客使用術法,更不允許擅自闖入別人房間!”

說完這些,少女嗤笑道:“還阿良,怎的,你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那個大神仙呀,如果真是,你答不答應收我為徒弟?我求你啊。”

阿良壞笑道:“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還真沒收過一個真正的弟子,沒辦法,劍術高了點,確實容易讓人自慚形穢,連跟我拜師學藝的心思都生不出來,小姑娘,你是頭一個這麼直接開口的,我喜歡!”

秋實剛要出言譏諷,被姐姐春水一把輕輕握住胳膊,秋實到底是調教有序的天字號房婢女,雖然氣惱眼前男子的不守規矩和滿嘴油滑,但還是硬生生止住了跑到嘴邊的言語。春水比起秋實要心思縝密許多,眼前男子,好歹是貴客陳平安的朋友,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規矩一事,她們打醮山鯤船當然要講,但絕不會講得很生硬刻板,否則打醮山這筆油水十足的生意早就給別家搶走了,出門在外,和氣生財,是顛簸不破的道理。

春水先望向陳平安,笑問道:“公子,這位……阿良是你朋友吧?是住在鯤船別處房間的客人嗎?”

說到阿良的時候,春水心裏也有些彆扭。

至於說此阿良就是彼阿良,春水打死都不信,這就像滿是雞糞狗屎的一條市井巷弄,來了個與一洲首富同名的傢伙,有天走入巷子登門做客,誰會覺得他是那個高不可攀的首富?

陳平安只是說道:“是我朋友。”

發現春水還在等待另外一個關鍵問題的答案,陳平安靈光一閃,笑道:“他跟我們大驪北嶽正神魏檗也是朋友。”

壓在兩位少女心底的那個謎題,豁然開朗。

原來是寶瓶洲大驪王朝的北嶽正神牽線搭橋,難怪打醮山都要賣面子。

由於大驪吞併了整個寶瓶洲的北方疆域,展露出霸主之姿,便是俱蘆洲都多有聽聞,加上鯤船在大驪梧桐山設立渡口之前,也要經過大驪版圖的上方,春水秋實作為打醮山精心栽培出來的少女,更多不是在修行方面,而是作為打醮山的門面之一,用以滴水不漏地待人接物,廣結善緣,說不定哪天就會被哪位山上神仙相中,一旦收為美妾,雙方門派就有了一樁香火情,這也是打醮山的初衷之一。

所以春水對於大驪王朝的形勢,了解頗多。

對於大驪北嶽正神的分量,不但春水知道輕重,性子跳脫的妹妹秋實一樣清楚。

既然有這麼一層關係,那麼鯤船本就彈性較多的規矩,就可以更加鬆動了,春水拉着秋實施了個婀娜多姿的萬福,一起告辭去往正廳,把觀景台讓給陳平安和那個不速之客。秋實在跨出書房門檻后,輕聲問道:“姐,要不要給馬管事知會一聲?”

春水搖頭道:“不用。別畫蛇添足,如果馬管事覺得這份關係可以運作,肯定會大張旗鼓,那個男人如果真是大驪北嶽正神的朋友,跟船主老爺可能會相談甚歡,但是多半會嫌棄咱倆的不懂事,你想啊,誰喜歡背後嚼舌頭的人?”

秋實聽出了言外之意,悶悶道:“姐,你是不是想要離開打醮山啊?”

春水眼神溫柔,笑着擰了擰妹妹的精緻耳垂,“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以後自己出息了,才可以多報答一些宗門的養育之恩,否則成天給奇奇怪怪的人端茶送水、疊被洗衣,總歸不是個事。難道你忘了,我們也是練氣士啊。”

秋實滿臉發愁,趴在桌子上,哀嘆一聲:“姐,反正我聽你的,我懶得想那麼多。”

春水俯身在妹妹耳畔竊竊私語,不知是什麼難為情的言語,說得秋實立即滿臉通紅,羞得她直起腰,去撓姐姐的咯吱窩,姐妹二人便嬉戲打鬧起來,時不時轉頭望向書房那邊,以免被那位陳公子瞧見了她們的胡鬧,這雙姐妹哪怕是真情流露,仍是輕輕怯怯的,溫柔似水。

觀景台那邊。

阿良在門口探頭探腦,似乎在尋覓那對姐妹少女的誘人身影,過過眼癮也好嘛。

陳平安忍住笑意,問道:“跟人打架呢?”

阿良嗯了一聲,“對啊,一個臭不要臉的傢伙,是道教裡頭除了道祖,最能打的一隻老王八,我呸,仗着天時地利和護身法器而已,沒事,我這就回去還他一拳!”

陳平安積攢了一肚子的心裡話,全部被嚇回去。

阿良收回鬼鬼祟祟的視線,轉身走到欄杆旁,打量了一番陳平安,嘖嘖道:“小子,這才幾天沒見面,都快有我阿良千分之一的風采了!可以的可以的,厲害的厲害的!”

陳平安不知道說什麼,好不容易憋了一句客氣話,“有空常下來玩啊?”

阿良吃癟,沒好氣道:“你大爺啊……”

沒你小子這麼不看好我阿良的,咋的,在你心目中,就只有我阿良挨打的份?你是不知道那個身穿羽衣的臭牛鼻子老道,先前被我一拳打得撞死無數頭化外天魔,只是這些內幕,阿良沒好意思說,畢竟當下一拳是輸了,他阿良可不是那個老秀才,沒臉皮說這些有的沒的。一切等他打贏了對手再說!

到時候就跟這個小子只說一句,想當年我打得一位掌教老道屁滾尿流,陳平安,真不騙你,我阿良從不吹牛嘛。

話說回來,那個臭不要臉的老道人,還真笑納了“真無敵”稱號的道祖二弟子,他阿良看不慣歸看不慣,打起架來,那是真挑不出毛病,看他阿良沒帶劍,就也捨棄了那把四大仙劍之一的神兵利器,兩人就純粹以拳頭和道法過招,在青冥天下的更高處,一邊相互打架,一邊斬殺天魔,確實痛快!

遲早有天,他要打得那臭牛鼻子老道自認“真有敵”才行。

阿良瞥見陳平安腰間的朱紅酒葫蘆,哈哈笑道:“呦,如今還會喝酒啦?”

陳平安點了點頭,“還是不太能喝,每次只能喝一點。”

阿良瞥了眼天上,“陳平安,咱們還能聊一會兒,你挑重要的說。”

然後陳平安大致說了近況。

阿良伸出大拇指, “既然如此,就放心南下,這趟江湖,好好走着。趕緊變得更強,將來來天上玩,人間很好,天上的天上,強敵如林,也很精彩的!”

陳平安有些愧疚,“阿良,我雖然背着劍了,可我還沒開始正式練劍。”

阿良咧嘴笑道:“練拳到了極致,就等於是在練劍,莫着急!”

陳平安欲言又止。

阿良拍了拍陳平安的肩膀,“別這麼想,石拱橋老劍條一事,最早確實是齊靜春捎了消息給我,但是之後他又反悔,說另外選了一個比我更適合的人,我倒是不生氣,齊靜春什麼脾氣,天底下我最清楚,但是不生氣,我當然也奇怪啊,是何方神聖,能夠讓齊靜春這個榆木疙瘩開了竅,所以才有後邊我們那趟相逢,事後我也就釋然了,因為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恐怕就算我走到了你們小鎮那座石拱橋,她也不一定會選我,當時在小山坡上,我跟你說了‘囊中之物’四個字,是我阿良吹牛皮了!”

陳平安獃獃的。

阿良也會吹牛?

阿良笑得眯起眼,整張臉龐都擠在一起,像是把一團和煦陽光摺疊了起來,開懷大笑道:“怎麼,還不允許我吹牛一次啊?就像這次我給人一拳打落人間,丟不丟人?丟死人了!但我阿良還不是來見你陳平安?為啥?”

陳平安一頭霧水,“為啥?”

阿良指了指天上,“真正的強者不在於什麼無敵,而在於活着,輸得再慘都別死了,而是每次都能夠站起來,再次憤然出拳出劍!”

阿良指了指南方,笑呵呵道:“過了臭牛鼻子老道的倒懸山,在劍氣長城那邊,我阿良在那邊砥礪劍道很多年,你以為次次風光無限,所向披靡嗎?絕對不是的,給人攆得比喪家之犬都不如的次數,多了去!當然了,單對單捉對廝殺,我阿良不懼天下任何人,扛不住那些個大妖臭不要臉地圍毆老子嘛,我就該跑跑,該罵罵,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了,然後偷偷殺回去,摘了頭顱,揚長而去,把大妖腦袋往長城那幫小兔崽子面前一丟,都不用我阿良說什麼,一個個就已經嗷嗷叫了,你是不曉得那邊的小姑娘和漂亮婦人,那眼神能吃人哇!我怪難為情的……”

陳平安忍不住拆台道:“之前的,我都信。但是最後這個,我是不太信的。”

阿良尷尬道:“看破不說破嘛。”

一時間,有些沉默。

阿良抬頭望向西邊天幕破開的大洞,正在緩緩合攏。

陳平安突然高聲問道:“阿良,喝不喝酒?!”

阿良愣了愣,哈哈笑道:“先欠着!”

“那就先這樣,哪天等你走到了劍氣長城那邊,如果有兔崽子拿這樁糗事笑話我,你記得告訴他,就說阿良保證很快就會一拳打得那道老二,整個人砸入青冥天下!”

阿良輕喝一聲,“去也!”

鯤船劇震一下,緩緩下沉十數丈才好不容易止住下降勢頭。

上空傳出一陣轟隆隆作響,然後那抹虹光上升到了鯤船練氣士都望不見的頂點,爆發出一陣聲勢更加驚人的炸裂聲,以至於數百里雲海全部粉碎一空,阿良就這麼徹底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了寶瓶洲與中土神洲的海域上空,又一次巨響,便一鼓作氣掠過了中土神洲的東海之濱,以及那座巍峨通天的穗山,有盤腿坐于虛空之中的金甲神靈睜開眼:還有路過了黃河小洞天外的彩雲間白帝城,有一位魔道巨擘立於城頭,望向一閃而過的身影;

如此反覆,在天幕破洞下方,迅猛升起,在天幕併攏的前一刻,阿良來而復去,就此破空而去。

陳平安站在觀景台上,久久不願挪步。

阿良無敵不無敵,暫且不好說,瀟洒是真瀟洒。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