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三十章 暗室 簡體中文
第三十章 暗室
本書:劍來  |  字數:4155  |  更新時間:2017-07-03 18:23:50

陳平安很熟悉這種眼神,就像自己小時候看待劉羡陽是一般無二的,那會兒的劉羡陽,是杏花巷泥瓶巷這一帶的孩子王,抓蛇捕鳥撈魚,好像天底下就沒有劉羡陽不會的事情。到後來,原本跟在劉羡陽屁股後頭當跟班的同齡人,有些也去了龍窯當學徒,更多是散入小鎮各個雜貨鋪子當夥計,或是給親戚幫忙管賬,也有如宋集薪所說,最沒出息的人,才會去莊稼地里刨食吃,最後還跟劉羡陽混在一塊的,就只剩下他了。

陳平安將送給少女的三條石板魚,用幾根狗尾巴草穿過魚鰓串在一起,遞給少女。她接過這串魚,拎了拎,有些輕,感覺不像是能湊足一碟青椒炒魚,她便歪頭瞥了眼小溪水坑,滿是期待。陳平安心領神會,歉意道:“接下來抓起的魚,我要熬湯給朋友補身體,不能送給你了。”

少女指了指不遠處那隻打開的包裹,示意可以用那些糕點來換魚,陳平安搖頭笑道:“不行,糕點好吃,也能填飽肚子,但是不如魚湯養人。”

少女點點頭,沒有強人所難,默默坐回原位,小心翼翼將魚放在腳邊,然後繼續她“坐吃山空”的大業。

陳平安雖然好奇她的身份,但也沒有多嘴詢問,看她穿着打扮,不像是福祿街桃葉巷那邊的大家閨秀,倒是有些像是隔壁鄰居的稚圭,秀里秀氣的,也不愛說話。陳平安突然有些擔心,她不會是偷了家裡東西出來吃的小丫鬟吧,聽說那些大宅里的規矩厲害得很,劉羡陽和宋集薪兩人總喜歡反着說話,唯獨在這件事情倒是例外,只不過劉羡陽的說法很嚇人,說是丫鬟婢女在那些院牆高高的宅子裡頭,一個走路姿勢不對,就會被眼睛跟捕蛇鷹一樣好的管家派人打斷腿,丟到牆外的街上等死。宋集薪則說劉羡陽以訛傳訛,才沒那麼誇張,只不過大家門戶里的丫鬟嬤嬤,確實走路都跟貓似的,聽不着半點聲音。當時劉羡陽瞥見一旁偷着樂的婢女稚圭,立即就惱羞成怒了,大罵宋集薪鵝什麼鵝,你家的鵝能說話啊?

陳平安最後抓上來七八條石板魚,竹簍被它們撞得搖搖晃晃,臉色慘白的少年知道自己差不多極限了,春天的水冷,是往骨子裡鑽的那種,最主要當然還是受傷的左手經不住,陳平安最後一次上岸后,快步跳下青色石崖,鑽入溪畔草叢裡,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沒過多久就拔出三四樣草,不少草根帶着泥土,一大把握在手心,撿了塊普通石子,回到石崖后,找到石崖一處手心大小的天然小坑窪,擦乾抹凈后,開始輕輕搗捶草藥,很快就變成一團青色的漿糊,汁水散發出春季水畔野草的獨有芬芳。

背對着少女,陳平安深呼吸一口氣,咬緊牙關,開始拆解左手棉布,額頭很快滲出汗水,一下子覆蓋了從頭髮滑落的冰冷溪水。血肉模糊的傷口,雖然比起包紮前的白骨可見,已經好上一些,但仍然稱得上觸目驚心。陳平安來時並沒有想到左手會觸碰溪水,所以沒有準備棉布條,之前滿腦子都是蛇膽石可以掙錢以及抓魚燉湯兩件事,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大錯,少年正有點懵,突然一隻手掌出現在眼前,攤放着幾條幹燥潔凈的布條,原來是青衣少女不知何時撕下了一截袖管,陳平安慘然一笑,顧不得跟少女客氣,往手心傷口塗抹上草藥后,靠近嘴邊,用牙齒咬住一端,右手扯緊,圍繞手背兩圈后打結,一系列動作,有條不紊,又如蝴蝶繞枝,讓旁觀者眼花繚亂。

綁紮完畢后,陳平安緩緩抬起右臂擦拭滿臉汗水,兩條胳膊顫抖不止,根本不受控制。

蹲在附近的青衣少女,朝陳平安伸出一根大拇指,滿臉你很厲害的表情。

陳平安右手指了指自己眼睛,苦笑道:“其實痛得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少女轉頭瞥了眼少年自己編織的大籮筐和青竹魚簍,有些疑惑。

陳平安神色尷尬,“那些石頭能掙錢的,而且抓魚也很重要。”

少女懵懵懂懂,但仍是沒有開口說話,兩眼有些放空,扭頭怔怔望着波光粼粼的溪水。

潺潺溪水摩挲着那些露出水面的石頭,嘩啦啦作響。

那一刻,星空璀璨,天地寂寥,人間好像唯有一雙少年少女。

陳平安的身體逐漸安靜平穩下來,原先急促的呼吸,開始下意識放緩,轉為悠長綿綿。

就像從山洪暴發的小溪,變成了春秋枯水的溪水。

這種悄然轉變,少年自己根本沒有在意,渾然天成,水到渠成。

陳平安知道一身濕漉漉的,不能被初春的冷風吹太長時間,得趕緊回到小鎮換身衣衫去。少年自然不會懂醫書上的那些養生和病理,但是這輩子最怕生病一事的少年,對於四季節氣變換和自身身體的適應,早就培養出一種敏銳直覺。所以很快穿上草鞋,在腰間繫上魚簍,背起籮筐,跟青衣少女揮揮手,笑道:“我走了,姑娘你也早些回家。”

陳平安一邊走下石崖,一邊忍不住轉頭提醒道:“廊橋那邊水特別深,千萬小心別腳底打滑啊。回家的時候,最好靠着水田這邊一側,哪怕摔倒了,一身泥總好過掉溪里去……”

陳平安說著說著,突然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吉利,聽着不像是好話,反倒是泥瓶巷顧粲他娘,最擅長的那種咒人的混賬話,陳平安很快就閉上嘴巴,不再嘮叨了,加快腳步,向北跑向小鎮。

籮筐很沉。

可是草鞋少年格外開心。

解開那個近乎死結的心結后,陳平安第一次覺得自己要好好活下去,好好的。

比如說要有錢!

能買得起帶着獨特墨香的春聯,彩繪門神,吃得上毛大娘家鋪子的肉包子,最好再買一頭牛,像隔壁宋集薪那樣能養一窩雞……

青衣少女依然還在孜孜不倦地“挖山”,神色認真嚴肅,每次拿起一樣新糕點,都像是在對付一位生死大敵。

她正在跟一塊桃花糕較勁的時候,突然身體僵硬,意識到大事不妙后,不是逃跑,而是張大嘴巴,囫圇吞下大半塊糕點,然後拍拍雙手,坐在原地束手待斃。

不知何時多出一個漢子,身材不高,但給一種敦厚結實的感覺,可也不會讓人誤以為是個村夫莊稼漢,因為男人的眼神實在太過刺眼,讓人不敢正視。

男人看着只剩下“山腳”的那個碎花紋包裹,滿臉無可奈何,想要開口教訓兩句,又捨不得,默默看着自家閨女那種我犯錯就認罰的倔強模樣,他更是心疼得一塌糊塗,好像自家才是犯錯的那個人。

男人很想說些緩和氣氛的話,比如閨女你餓了,就在劍爐茅屋那邊吃便是,吃完了明天爹再給你去小鎮買。

可是話到了嘴邊,生性內斂的男人又說不出口,彷彿一字千鈞,死死壓住了舌頭,如何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女兒。

這一刻,男人覺得自己還不如那個草鞋少年有本事,好歹女兒不用那麼緊張兮兮。

青衣少女突然抬起頭,問道:“爹,當時為啥不收他當學徒?”

閨女主動說話,讓男人如釋重負。

男人雖然板著臉,但已經一屁股坐在女兒身邊,解釋道:“那娃兒後天性情挺好,但是根骨太差了,就算爹收下他,他也會一下子就被師兄弟們拉開距離,再努力,也只能眼睜睜看着差距變大,萬一到時候又要多出一個柳師兄來,何必。”

青衣少女臉色黯然,不知是聽到那個“柳師兄”的緣故,還是草鞋少年的擦肩而過。

男人猶豫了一下,還是不打算藏掖,以免她誤入歧途或是壞了聖人謀划,“再者,這個少年太平凡了,在小鎮上,反而顯得很特殊。秀兒,你大概不不知道,這娃兒的本命瓷器很早被人打碎,所以就成了孤魂野鬼一般的貨色,不受祖蔭的蔭庇,與此同時,又會有種種不易察覺的怪事發生,這也是宋集薪和那女子選擇做他鄰居的原因,要不然以宋集薪的身份,會連福祿街也住不得?顯然是不可能的。”

少女認真思考了一番,“爹你是說他有點像是魚餌?”

男人摸了摸她的腦袋,“差不多。”

然後他笑道:“若我們父女二人,不是天底下最不講究外物、機緣和氣數的劍修,說不得爹也會讓他留在身邊,看能否讓你多一些好處。”

青衣少女有些悶悶的,心情不太好。

男人感慨道:“秀兒,爹話糙理不糙,別嫌不好聽。”

青衣少女還是病懨懨的模樣,提不起精神。

男人想了想,指向遠處如黑龍橫溪水之上的廊橋,“那座廊橋的建造,是大驪王朝耗費無數心血的大手筆,為只為鎮住那柄不起眼的鐵劍。試想一下,三千年後,一柄元神殘破、流逝殆盡的無主之劍,在整整三千余年後,為了壓制它僅剩的那點威勢,一座王朝仍是需要付出那麼巨大的代價,所求之事,仍然不過是讓它休憩片刻……”

少女哦了一聲,耷拉着腦袋,眼睛餘光一直瞥那座山腳,心不在焉地附和道:“厲害的厲害的。”

男人哭笑不得,揉着額頭。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可是孩子他娘也不是這樣的女子啊,那麼這閨女到底是隨誰的性子?

男人拍了拍女兒的肩頭,柔聲道:“爹去見個人,你自己吧,慢些吃,沒人跟你搶。”

少女猛然抬起頭,抓住男人手臂,她手腕上一隻赤紅手鐲,熠熠生輝,呈現出頭尾銜接的蛟龍之姿。

如一條鮮活的火焰小蛟纏繞于少女手腕。

男人欣慰道:“總算還有點良心,行了,別擔心,爹是去見齊先生。”

少女鬆開手,立即抓起糕點,狼吞虎咽。

男人氣不打一處來,千辛萬苦忍到現在,終於忍不住嘀咕道:“吃吃吃,姓劉的兔崽子欠揍不假,可是還真沒有說錯話,遲早有天要吃成一個肥嘟嘟的胖妞!到時候誰敢娶你當媳婦!難道爹還要搶個上門女婿不成?”

少女停下吃東西,雙手捧着糕點,泫然欲泣。

男人落荒而逃,背對自己閨女的他不忘給自己一巴掌。

次次都是這樣,功虧一簣。

————

大半夜的,陳平安一路跑回到劉羡陽家的宅子,開鎖的時候,就能聽到那傢伙打雷一般的鼾聲。

心真大。

換成是他陳平安的話,今夜絕對睡不安穩。

先將籮筐和魚簍都放到搭建在院里的灶房,去到劉羡陽倒騰出來給他的右邊偏屋,陳平安趕緊換上一身衣服后,這才回到院子灶房,開始對付那些石板魚,開膛剖肚,洗乾淨後放在一隻乾淨瓷碟里,再用另外一隻碟子覆上,以免勾引來蛇鼠蟲。

陳平安又從籮筐里,挑出五六顆最有眼緣的蛇膽石,搬到自己睡覺的偏屋裡。

之前順便看了眼寧姑娘放在柜子上的那把長劍,還在那兒安安靜靜橫躺着。

做完這一切后,陳平安終於能夠躺在被窩裡,身體漸漸溫暖起來,但是少年兩眼發亮。

一方面是左手刺疼,一方面也是沒有睏倦睡意。

但是真正的原因,還是陳平安比劉羡陽,更知道那些外鄉人的“不講道理”。

少年不敢睡死過去。

於是陳平安一宿沒睡,始終留心院門和屋門兩個地方的動靜。

到了拂曉時分,陳平安起床來到灶房,挑起擔子,準備去杏花巷的鐵鎖井那邊挑兩桶水回來。

睡眼惺忪的劉羡陽躲在被窩裡,只露出一顆腦袋,聽到輕微聲響后,迷迷糊糊喊道:“陳平安,起這麼早?你幹啥去?”

陳平安沒好氣道:“挑水!”

劉羡陽又喊道:“要是碰到稚圭,替我問一聲好。”

陳平安懶得理睬這傢伙。

正要走出小院,陳平安突然聽到劉羡陽說道:“陳平安,你只要肯幫忙,回頭我就幫你去水坑摸石頭!”

陳平安燦爛一笑,“好勒!”

劉羡陽翻了個白眼,連腦袋都縮進被子,嘀咕道:“沒義氣的傢伙,就知道這招才管用。”

————

廊橋石階上,獨自坐着一位中年儒士,他枯坐到天明。

當天開青白出現第一縷曙光,他抬頭望去,輕聲笑道:“千年暗室,一燈即明。”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