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 簡體中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頭太硬,罰酒好喝
本書:劍來  |  字數:8256  |  更新時間:2018-07-11 19:36:03

神人擂鼓式的精髓,就在於兩拳之間的罡氣牽引,如天空上的日落月升,世人的生老病死,規矩極大,必然而至。

躋身第五境的陳平安,經過藕花福地的牯牛山一戰,已經能夠做到魂魄分離,一分為三,可惜只能堅持一口氣的光陰,不過配合很不講道理的神人擂鼓式,只要遞出一拳就足夠,就顯得綽綽有餘。

一拳擊中宦官后,如沙場擂鼓聲,瞬間就是十數拳,拳拳到肉,沉悶響起。

魂魄兩位陳平安重新歸位。

畢竟不是正統練氣士,魂魄離體,時間太久,會傷及本元。

反觀蟒服宦官的第一次出手,九娘和姚嶺之這些人,除了震撼于這位大宦官的修為之高,竟然能夠同時陰神出竅,陽神遠遊,這分明是地仙修為,其實這些姚氏人,還有一層匪夷所思的意味,不是說好了這位大泉守宮槐,是那武學大宗師嗎?怎麼變成了修道長生的山上神仙?

這位大泉王朝的御馬監掌印太監,錯算了一招,就是沒有想到陳平安身上那件袍子,品相如此之高,竟然硬生生擋住了自己那尊陰神,伸臂剮心的殺手鐧,大泉江湖有數位大宗師,就死在這一手上,不會真正出現鮮血淋漓的畫面,但是會使得一個人的“心田”乾裂,瞬間扯斷心脈與所有竅穴的聯繫,斃命之後,人死如腐朽枯木,有點類似一拳打斷長生橋的手段。

宦官被視為武道大宗師,並非什麼拙劣的障眼法,故意蒙蔽對手,而是此人擁有一具名副其實的宗師身軀,氣血強壯,筋骨堅韌,足以媲美純粹武夫的六境巔峰。

所以無論是近身搏殺,還是以山上術法對峙、法寶遠攻,蟒服宦官兩者兼備,故而最不怕與人換命。

但是挨中第二拳后,宦官就意識到不對勁,不是對手的拳罡如何了不得,而是不該躲不掉。

五拳之後,宦官心中瞭然,大致梳理出了此人這一拳的拳理脈絡。

十拳之後,宦官似乎完全放棄了躲避的念頭,沒有避戰。

而是選擇了以傷換傷。

在這期間,飛劍初一和十五各自盯上了宦官的陰神和陽神。

一位貌似純粹武夫、實則練氣士的蟒服宦官,一位貌似劍修、其實是純粹武夫的陳平安。

兩人在方寸之地,兩臂之間,這場架打得十分粗鄙,相較於二樓隋右邊的馭劍迎敵,盧白象和許輕舟之間的刀光森森,客棧門外魏羡更是打得蕩氣迴腸,四周全是流光溢彩的法器,氣象萬千。

陳平安和大泉宦官的廝殺,除了一個快字,就沒有其它,枯燥乏味,卻兇險萬分。

兩桌扈從已經躲到了樓梯口那邊,他們深知客棧內這場亂戰,他們連插手的資格都沒有。

對此唯一閑着的朱斂,沒有出手阻攔,連正眼都沒有看一下。

姓鍾的書生斜靠櫃檯,望向陳平安。

他雲遊四方,從未見過能夠把一種拳架打得這麼……行雲流水的純粹武夫。

既然年紀不大,那麼就得走過很遠的路,看過很多高山大水才行吧?

殺氣,戾氣,兇悍之氣全無,甚至就連爭勝之氣都不重。

但氣勢偏偏還很足。

書生有些好奇,這個年輕人的拳法宗旨,到底是什麼。

不過人力有窮盡時,自身體魄所能承載的拳意反撲,本就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路數,對上這個大名鼎鼎的大泉守宮槐李禮,年輕人如果拳法止步於此,哪怕拼着受傷,最後一拳成功“打殺”了李禮,還是不夠,遠遠不夠。

純粹武夫不為世人所重,不被廟堂敬畏,反而頂禮膜拜那些修道之人,是有理由的。

萬千術法,一劍破之。

這句話在山上流傳很廣,很多人都覺得是在忌憚劍修的殺力,其實不全對,萬千二字,早就說出了修行之人的厲害之處。

陳平安最後一拳神人擂鼓式,果真將蟒服宦官一拳打得粉碎,甚至就連那一襲朱紅蟒服都像是虛無之物,

但是當陳平安發現並無半點鮮血濺射,就心知不妙,立即以劍術正經中化用為拳的鎮神頭式,採取防禦姿態,一退再退,所幸一刺莫名其妙落空的初一,已經出現在身前,加上身上的法袍金醴,應該可以爭取到一口氣嶄新的純粹真氣。

浩然天下不是藕花福地,在這裏,同輩武夫,以及所有練氣士都會死死盯住一名純粹武夫的換氣瞬間。

宦官李禮此舉,像是飛鷹堡外那名陣師的替死符,異曲同工,只不過李禮是以一尊陽神的毀棄消散,替換了真正身軀,轉移去了飛劍初一對峙的位置上,陳平安這一通毫無留力的神人擂鼓式,已經是強弩之末。

而陽神消散,不過是讓李禮那顆尚不完整的湛然金丹,光彩稍稍暗淡幾分。

那尊陰神,再次以挖心手段,五指如鉤,一探而入,如拳砸紙,法袍金醴就像韌性極佳的宣紙,使得陳平安的魂魄不至於被一下打得潰散,護住了心田,可是金醴也因此被牽制住。不但如此,擋在陳平安身前的飛劍初一,卻深陷泥濘,被禁錮在陰神體內。

李禮已經出現在陳平安身側,一掌拍散鎮神頭的拳意,一步向前,雙指併攏,戳中陳平安太陽穴。

陳平安整個人橫滑出去。

李禮的強大,不在於踩在金丹境界門檻上的半個地仙,而是他不依仗外物的攻防兼備。

至於李禮到底有沒有壓箱底的法寶,更是難說。

李禮沒有趁勝追擊,站在原地,先前打散鎮神頭的手掌早已握拳,再迅速鬆開,等到手心攤開之際,上邊的掌心紋路開始蜿蜒靈動,絲線鮮紅,最終就像是變成一張朱紅符籙,戳中陳平安太陽穴的併攏雙指,在手心一抹而過,李禮心中默念“開符”二字。

剛要竭力換氣的陳平安只覺得山嶽壓頂,那件法袍金醴之上,雙袖和肩頭各處,出現一張張靈光綻放的符籙。

陳平安太陽穴處,鮮血直流。

“我也有一拳,就當是我大泉王朝的待客禮數了。”

李禮微笑前行,在說這句話期間,蟒袍大袖飄蕩不已的老宦官,腦袋歪斜,躲過刺向後腦勺的初一,以手指夾住這把飛劍,輕輕丟出,恰好砸中不遠處的十五。

一步就來到陳平安身前。

李禮那隻掌心有符籙的左手,看似輕描淡寫放在了陳平安心口,右手一拳砸在自己手背上。

如重鎚砸釘,死死釘入法袍金醴之中,勢大力沉。

陳平安倒退數步。

李禮如影隨形,依舊是以拳打掌,又一拳砸下。陳平安身上那件法袍金醴劇烈飄蕩,袖內山水靈氣與武夫罡氣一同崩碎四濺。

陳平安一退再退。

李禮這一次沒有跟上,只是伸出手指,捻住脖子上一條憑空出現的金色繩索,使勁一扯,帶起脖頸間一條血槽,李禮對這些傷勢渾然不覺,任由那條應該是縛妖索的金色繩索纏繞手腕,蟒服袖口已經被撕扯破碎,在手臂上勒出一道道鐵青色印痕,李禮嘖嘖道:“身上好東西倒是多,又是一件法寶吧,只可惜你既不是劍修,也不是練氣士,用得差了,不然我第三拳,是沒有機會這麼快送你的。”

原來李禮右手被金色縛妖索纏住后,畫有符籙的左手重新握拳,對着陳平安額頭,遙遙指了指而已,陳平安眉心處就如遭重擊,皮膚崩裂,滲出鮮血,腦袋向後倒去,只是陳平安一步步重重踩踏在地上,硬是沒有讓自己後仰倒地。

李禮眼神深處,閃過一道陰霾,身後,就是初一和十五兩把飛劍,與自己那尊出竅陰神的糾纏不休。

李禮冷笑道:“兩個小東西,倒是跟姚氏一般忠心,可惜你們貌似不是本命之物,威力大減,若是能夠抹掉你們的靈性,說不定可以為我所用,可謂意外之喜。”

陰神竟是剎那之間生出三頭六臂來,面目全非,也不再是李禮“中年宦官”的模樣,而是三位大泉王朝武廟神靈的臉龐,分別是大髯壯漢,文雅儒將,和一位木訥老者,三雙手臂,分別持有香火瀰漫而成的一對鐵鐧,雙斧和一桿鐵槍。

李禮雖然稍稍分心去關注陰神與兩把飛劍的“磕碰”,卻不妨礙他對陳平安的戒備。

這位享譽桐葉洲中部諸國的大泉守宮槐,雖然失了先手,之後卻穩佔上風,但是他沒有想到那小子挨了這麼多拳,太陽穴那邊現在還在流血不已,仍像是個沒事人一樣,受傷極重,比一身拳意更玄妙的那股精神氣,不但沒有跌入谷底,反而還在上漲?

不過沒關係,李禮還是可以鈍刀子割肉,慢慢耗去這個年輕人的底子就行了,哪怕年輕人再來一通亂拳,大不了就是暫時失去陰神,可是年輕人的身軀和魂魄,都絕對支撐不住。李禮不是不想速戰速決,實在是沒有辦法一錘定音,尋常七境武夫,或是龍門境修士,早就可以被他宰掉兩回了。

盧白象在與許輕舟的交手中,處於劣勢。

一來盧白象不比魏羡,是剛剛走出畫卷,尚未適應浩然天下的靈氣倒灌,二來許輕舟身披金烏經緯甲,若非手中那把狹刀停雪,是太平山已逝元嬰地仙的遺物,恐怕盧白象就會毫無還手之力。

只是盧白象胸口和肩頭都有可見白骨的刀傷,這位藕花福地魔教的開山鼻祖,依舊神色自若,好像他對於大泉武將許輕舟刀法的興趣,遠遠多於戰勝此人。

隋右邊與草木庵徐桐的捉對廝殺,雖然她是武人出身,卻更像是兩位練氣士之間的較量。

徐桐顯然將這名女子當做了劍師,即便棘手,可只要不是溫養出本命飛劍的劍修,那就無妨。

門外魏羡那邊打得酣暢淋漓。

一身源源不斷的雄渾罡氣,加上陳平安贈予的甘露甲,至於漏網之魚帶來的一點點小傷,不痛不癢。

雙方廝殺,其實都時刻留心宦官李禮與陳平安的勝負。

隋右邊率先開口問道:“公子?”

傷痕纍纍的陳平安只能搖搖頭,並未說話。

一口純粹真氣只能始終吊著,不敢轉換。

李禮笑問道:“怎麼,就這麼點伎倆?”

陳平安如果不是身穿金醴,不然一身血腥氣,早就讓整座客棧都聞得到了。

李禮將手心符籙狠狠“釘入”陳平安心口,金醴只擋住大半,仍有小半滲入心口。

無異於剖心之痛。

額頭冷汗,加上臉上的血水,混在一起,沿着年輕人的臉龐,點點滴滴,落在地上。

李禮心中殺機更濃。

李禮就在等陳平安真氣竭盡之時,若說身軀傷勢疼痛,眼前年輕人可以靠着毅力強行壓下,可只要真氣渙散,李禮的機會就來了。他等得起,陳平安等不起。所以李禮沒有得寸進尺,繼續跟陳平安近身廝殺,何況駕馭陰神陽神一同離開氣府,並不輕鬆,如果不是半顆金丹,使得李禮靈氣底蘊,遠超同境修士,身後那尊陰神,別說是維持住三頭六臂的武聖人姿態,掣肘初一、十五兩把飛劍,可能早就自行消失,重返李禮真身。

李禮眼角餘光瞥了眼蹲在二樓欄杆上的老人。

有些納悶,為何此人從頭到尾都要袖手旁觀。

在李禮往武瘋子朱斂投去視線之際,陳平安好似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開始要強行換氣。

李禮心中冷笑不已,垂死掙扎,你這次可要賭輸了。

陰神一閃而逝,來到陳平安身前,六條胳膊持有五件兵器,一頓亂砸,朝着他當頭落下。

李禮則親自對付兩把飛劍,從朱紅蟒服上流瀉-出無數條雪白靈氣,像是張開了一張巨大蛛網,徹底擋住初一十五救援主人的路線,雖然這些雪白蛛絲困不住飛劍,可只要稍稍滯緩速度,李禮就能夠出現在飛劍附近,或屈指輕彈,或一揮袖子,擊飛兩把飛劍。

李禮覺得有些好笑。

這個年輕人,不知死活,原來根本就沒有換氣,應該是誘騙自己靠近而已,可是有何意義?今夜冒冒失失為姚氏出頭是如此,當下抖摟的小機靈,還是如此。大概是年輕人出身太高,又有高手扈從,這輩子一直順風順水,所以不知天高地厚。

不過這種背景肯定驚人的對手,既然已經結仇,就應該斬草除根,一旦放虎歸山,說不定整個大泉王朝都要有天大麻煩。

比起先前陳平安和李禮的拳拳到肉,現在與陰神的互相捶打,更加驚心動魄。

好在陳平安對此並不陌生,當初在牯牛山,對峙丁嬰金身法相,不也是這般山崩地裂的氣象?

只是上次陳平安只能硬扛着,並無還手之力,一座牯牛山被丁嬰金身打得山頭炸碎。

現在陳平安卻是在與這“小小”陰神互捶,雙方皆是絕不躲避。

法袍金醴已經從障眼法的雪白色,被打出了原形金色。

陳平安十拳神人擂鼓式之後,李禮眼神有些晦暗,不過仍是沒有理睬,任由那個年輕人拳拳累加。

三頭六臂、武廟聖人姿態的陰神,煙消雲散,靈氣流溢四方。

而金醴法袍也出現一條條破碎划痕,暫時無法複原,亦是有絮亂靈氣散亂開來。

李禮一把扯掉破碎不堪的朱紅蟒服,看着那個胸口劇烈起伏的年輕人,雙手的手心手背,都已經血肉模糊,竭力睜開雙眼,一張鮮血流淌的臉龐,像是只剩下那雙清澈的眼眸了。

李禮笑道:“只可惜你是純粹武夫,這意味着與桐葉洲、玉圭宗沒什麼關係,不然我還真不敢殺你。”

陳平安閉上一隻眼睛,沙啞說道:“你這兩具分身不經打,才十七八拳就碎了,比不得丁嬰。”

李禮微笑道:“然後?”

陳平安含糊不清道:“然後我只要第三次出拳,可以跟你換命了。你怕不怕?”

李禮報以冷笑,顯然不信。

再者他身為大泉守宮槐,金丹半結,怎麼可能沒有後手,只是代價太大罷了。

代價之大,比他的生死還要大。

兩兩沉默,片刻之後,李禮突然皺眉,厲色道:“你一個純粹武夫,為何反其道行之,偷偷摸摸汲取靈氣?!”

李禮後退數步,認為此人是故意打開一座座氣府大門,任由靈氣倒灌,是這小子想要為自己贏得玉石俱焚的機會。

真是失心瘋了。

鍾姓書生輕輕點頭,又搖頭。

純粹武夫以靈氣淬鍊魂魄,膽識很大,但是危險也大。

那第三拳,是有機會遞出去的。

如果李禮掉以輕心,還要再吃個大虧。

年輕人這場架沒白打,五境武夫,正是苦苦尋覓一顆英雄膽的時候,這位大泉守宮槐的古怪陰神,剛好是觀想三位武廟聖人而成,不過此等觀想,是旁門左道,有褻瀆神祇之嫌,而且有損武運,是李禮公器私用了,相信大泉朝堂未必有人知曉真相。年輕人與陰神一戰,勝而碎之,冥冥之中,三位劉氏王朝的武聖人,便會有感應,將來年輕人如果有機會去往大泉京師,進了那座武廟,相信必有厚報。

但一切的前提是,年輕人和他的古怪扈從們,能夠活着離開這座客棧。

他答應可以收拾殘局,卻不是說要袒護那個年輕人。

宦官李禮環顧四周,走了十數步路,走到一張酒桌旁,拿起酒杯,喝了口酒,輕輕放下酒杯,看了樓梯口那些年輕扈從,其中有一位小侯爺,有一位龍驤將軍子弟,其餘也算是前程似錦的禁軍精銳。

許輕舟這個廢物,不但沒有拿下那個用刀的,甚至淪為喂招之人還不自知。

草木庵的徐桐還沉浸在一手旁門雷法的狗屁威勢之中,自以為勝券在握,卻不知那個根本不是劍師的娘們,心中劍意生髮,如春草勃勃,對方資質之好,簡直就是個劍仙胚子。

至於門外那邊,打得倒是熱鬧,雙方你來我往,可也就只是熱鬧而已。

李禮最後望向婦人和老駝背,沒有半點興趣,倒是那個落魄書生,李禮覺得有些吃不準,不過無所謂。

客棧之內,無論敵我,所有人都要死。

李禮一揮手,客棧大門砰然關上。

朱斂緩緩道:“小心。”

李禮伸手覆在丹田外的腹部,開始大口呼吸。

每一次吐納,都會有猩紅氣息噴吐而出。

陳平安默然前沖。

第三次神人擂鼓式。

一拳砸在宦官貼在腹部的手背上。

李禮一拳砸在陳平安心口。

簡簡單單的第二拳已至。

李禮煩躁不已,好似心性再不是那個深居宮內、看護京城的御馬監地仙,臉色變得猙獰,雙眸通紅,一巴掌橫拍在陳平安太陽穴上。

陳平安上半身飄來盪去,唯有雙腳紮根,為的就是遞出下一拳。

一拳比一拳更快。

李禮更是一拳比一拳聲勢如雷。

飛劍初一和十五在穿入此人身軀后,竟然好似身陷迷宮,在那些氣府之間亂撞,始終不得其門而出。

陳平安體內傳出一陣陣骨頭碎裂聲。

李禮保養如中年男子的臉上,浮現出一條條絲線,有的地方高高鼓脹,有的地方凹陷下去,彷彿這張臉皮是假的。

那顆半結金丹,砰然碎裂。

只是碎裂了外邊一層,就像李禮先前隨手撤掉披在外邊的大紅蟒服。

朱斂心中嘆息一聲,腳下欄杆粉碎,地板亦是跟着破開,整個人落在一樓,速度之快,可謂風馳電掣,看似隨隨便便跨出兩三步,就已經來到李禮身側,腳尖一點,身形躍起,一肘擊在那名九十歲高齡的老宦官腦袋上,另外一隻手閃電抽出,以手刀姿勢,從李禮脖子插入,一穿而過。

本該必死無疑的李禮,依舊對着陳平安出拳,一拳過後,陳平安雙耳淌血如泉涌。

而朱斂轟然倒飛出去,直接砸中遠處的牆壁,破開牆壁,摔在外邊。

半截脖子的李禮神色漠然,一心想要先殺死眼前年輕人,其餘人等,在他現出真身後,都算不上一合之敵。

朱斂摔入外邊一隊精騎之中,突然飛出一個人,嚇得他們心頭一顫,正要圍殺此人之時,朱斂已經吐出一口血水,向後翻滾,起身如猿猴在山林間輾轉騰挪,而武瘋子的暴戾,開始展露無遺,雙手扯住一名下馬騎卒的雙臂,往外一拽,直接將兩條胳膊撕下。

一掌拍在一名騎卒頭顱上,砰然而碎。

一拳捶胸,直接穿透身軀,嫌棄屍體礙眼,一記手刀傾斜劃去,從肩頭斜到腹部,被這位佝僂老人當場分成兩截,一掛掛鮮血肚腸灑滿地面。

客棧內。

不約而同,徐桐和許輕舟,隋右邊和盧白象,雙方各自停手。

因為宦官李禮的變化,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他們在隱約之間,憑藉敏銳直覺,都將李禮視為了最大敵人。

就在此時,九娘,老駝背,小瘸子,二樓的姚嶺之,莫名其妙癱軟在地。

姓鍾的落魄書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李禮身後,一手負后,一手雙指夾住一顆猩紅丹丸,低頭凝視,自言自語道:“怪不得。”

書生微微加重力道,將這顆貨真價實的金丹捏碎。

聽到身後陳平安一拳砸在已死宦官的胸口,而陳平安自己的手骨也碎得一塌糊塗,書生轉過頭,由於還隔着尚未倒下的李禮,他只好身體歪斜,對陳平安呲牙咧嘴,眼中滿是佩服,“這位小兄弟,你不知道疼嗎?”

陳平安全然沉浸在拳意之中。

最後一拳,其實已經談不上殺傷力,輕飄飄的,要知道這神人擂鼓式,可是站在武夫十境巔峰的崔姓老人,想要憑此向那道祖問高低的最得意拳法。

陳平安身形搖搖欲墜,視線模糊,依稀看到那個脖子稀爛的宦官,耷拉着腦袋,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陳平安察覺不到對方的生機。

陳平安站在原地,還保持着一拳遞出的姿態,沒有收回。這一刻,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這最後一拳,幸好沒有落在光腳老人眼中,不然肯定會被破口大罵,給老人罵得狗血淋頭。

書生看着徐桐和許輕舟,眨眨眼,問道:“君子動口不動手,這種鬼話,你們真信啊?”

徐桐和許輕舟咽了咽口水。

陳平安雙臂頹然下垂,一屁股坐在地上,盤腿而坐。

使出最後的氣力,雙手握拳,輕輕撐在膝蓋上,只能睜開一隻眼。

法袍金醴損壞嚴重,靈氣稀薄近無,暫時已經失去功效。

一身的血,比先前李禮身穿大紅蟒服還要扎眼。

書生對這個年輕人說道:“你知不知自己的對手是什麼?”

不過因為客棧還有許多人,書生倒是沒有說出口,眼前年輕人在自己出手前的氣機變化,大概是深藏不露的自保之術,或是殺力最大之招,書生只能猜出一點端倪。

陳平安緩緩抬起頭,仍然是只能睜着一隻眼,微笑道:“身前無人。”

書生蹲下身,笑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陳平安閉上眼睛。

書生翻了個白眼。

猶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如稚童塗鴉,在空中圈圈畫畫。

客棧內李禮身軀和金丹先後崩潰后的天地靈氣,緩緩流向眼前的年輕武夫,而且聚攏匯聚之地,剛好是陳平安劍氣十八停所經過的那些氣府外。

除此之外,他還一招手,李禮的屍體便消逝不見,但是初一和十五從中蹦出,飛快懸停在陳平安肩頭兩側,劍尖指向書生。

書生對此視而不見,抬起頭,對二樓喊道:“小丫頭,別讀書了,快來看你爹。”

早就沒力氣讀書的裴錢跑出房間,先看了眼那落魄書生,然後她故意裝傻,問道:“啥?看你爹?”

書生嘖嘖道:“哎呦,還挺會撿軟柿子捏啊。”

裴錢一溜煙跑下樓,踩得樓梯噔噔作響。

蹲在青衫書生旁邊,裴錢看着陳平安,輕聲詢問旁邊的傢伙:“該不是死了吧?”

書生點點頭,“英年早逝,令人扼腕痛惜啊。”

裴錢左看右看,欲言又止。

陳平安睜開眼睛。

裴錢轉頭怒視書生,“你幹嘛咒我爹死?你爹才死了呢!”

書生一臉無辜,“我爹是早早死了啊,每年清明節都需要去上墳的。”

陳平安摘下腰間酒葫蘆,小口喝起了青梅酒,抬手的時候,那隻手凄慘至極,看得裴錢直冒冷汗,想法跟身邊書生如出一轍,天底下還有這麼不怕疼的人?

書生笑問道:“為了姚家,差點死在這裏,不后怕?”

陳平安說道:“不是為了姚家。”

書生壞笑道:“姚家遭此大禍,其實有一部分原因是紅顏禍水,相信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連我這般心如磐石的痴情男子,也差點見異思遷,那位女子的好看,可想而知。”

盧白象和隋右邊,一個雙手拄刀,一個負劍身後,站在陳平安身邊。

一個兩顆穀雨錢,一個竟然只需要一顆穀雨錢。

四人加在一起,剛好用光陳平安所有穀雨錢的積蓄。

老道人真是坑人。

書生突然疑惑問道:“你該不會是知道我的存在,才把一場生死廝殺當做砥礪武道的修行吧?”

陳平安抹了抹臉上的血污,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笑問道:“你是?”

書生擺擺手,“不值一提。”

陳平安便不再問什麼。

書生轉頭看了眼瞪大眼睛的裴錢,他盯着她的一雙眼睛,日出東海,月掛西山,真是漂亮。

就是這性子,實在不討喜。

書生望向大門那邊,“姚鎮和另外一位皇子殿下的人馬,也快到了。”

他最後笑道:“你安心養傷便是,接下來交給我處理。”

陳平安掙扎着起身,先對書生拱手抱拳,那雙手,看得書生又是一陣頭皮發麻,陳平安最後對盧白象說道:“謝了,早知道如此,你應該第一個出來。”

盧白象淡然一笑。

陳平安瞥了眼隋右邊,後者與他對視,神色坦然。

陳平安走上二樓,裴錢跟在身後。

那些年輕扈從,一個個面無人色。

書生看着一大一小兩個背影,撓撓頭,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便乾脆不去費神了。

他一想到今夜過後,就沒辦法在這邊蹭吃蹭喝了,便有些惱火。

於是接下來,一個書生坐下來開始喝悶酒,一個腰間懸挂玉佩的書生,出門而去,客棧大門對他而言,好似並不存在,他一巴掌把那個殿下打得空中翻滾好幾圈,一個仗劍書生,直接化作白虹遠遠離去,找到了另外一個大泉皇子殿下,一腳踹翻在地,對着那張臉就是一頓猛踩。

在書生的陰神、陽神各自出竅神遊后,方圓千里之內,只要是陰物鬼魅,哪怕是那些淫祠神祇,皆不由自主地匍匐在地,戰戰兢兢。

世間萬鬼,見我鍾魁,便要磕頭。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