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游府 簡體中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聖人駕臨碧游府
本書:劍來  |  字數:7574  |  更新時間:2018-07-25 23:51:11

埋河水神廟的廟祝老嫗,是當地刺史府邸的親信,除了刺史大人的引薦,她自己又花了許多家底銀子,跟蜃景城禮部衙門打點關係,才得以佔據這麼個油水十足的位置,不知有多少練氣士眼紅,老嫗先前以焚香高神的手段,跟碧游府告狀,這會兒不用水神娘娘提點什麼,自己就消停了,徹底沒了報復的心思,不敢,萬萬不敢。

大伏書院的年輕君子,放個屁都能崩死她了。

大泉王朝為何數十年來蒸蒸日上,在桐葉洲中部隱約有諸國盟主之勢?

除了皇帝英明神武、文臣武將群英薈萃之外,其實所有人心知肚明,是因為蜃景城有一位君子坐鎮,北晉、南齊這些傳統強國,如今連書院賢人都沒有一個。

眼前這位書院君子,如此年輕,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威懾。

而立或是不惑之年,艱辛考取狀元郎,與少年神童一舉奪魁,是天壤之別。

廟祝老嫗和那個返回岸上的老修士,像是兩個等待夫子板子拍下的犯錯蒙童。

他們兩位老百姓眼中的老神仙,與碧游府關係很一般,曉得水神娘娘打心底瞧不上他們,礙於刺史府和朝廷顏面,娘娘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撈錢一事,只要不過分,就不會與他們水神廟計較。

只是今晚有些難熬了。

因為水神娘娘和祠廟不再是他們的護身符。

鍾魁厲聲呵斥道:“一個是負責祠廟香火的廟祝,一個是大泉朝廷的駐州修士,半點惻隱之心都沒有,不問青紅皂白,就要仗勢行兇,難怪這埋河底下水鬼如此之多,大妖禍害之外,你們兩個同樣難辭其咎!”

老嫗和老修士嚇得臉色雪白,書院夫子“正衣冠”后的金口玉言,任何一個字都重達萬斤,可不是什麼虛言。

矮小女子沉聲道:“埋河水鬼泛濫一事,主要還是我的過錯。”

鍾魁一揮袖子,絲毫不賣水神娘娘的面子,“兩回事!這兩人職責如此重要,卻想着事事省心省力,不肯多問半句,不願多想半點,何等瀆職!他們又不是那躺着享福的富家翁,在其位謀其政,在這裏,他們一舉一動,都涉及到朝廷的山水氣運!”

兩人已經快要肝膽欲裂。

看這架勢,已經扯到了朝廷大義,若是年輕君子再往書院宗旨上邊靠,他們兩個豈不是要萬劫不復?

老嫗率先跪地求饒,無非是些以後絕不再犯的言辭。

老修士也彎腰作揖,說自己愧對朝廷信任,日後必然鞠躬盡瘁。

鍾魁冷哼道:“念在你們初犯,就由水神娘娘處置。”

兩人趕忙起身感謝,再向水神娘娘請罪。

鍾魁嫌兩人實在礙眼,揮袖訓斥道:“還不速速返回祠廟閉門思過,少在這邊丟人現眼!”

兩人狼狽離去。

鍾魁轉頭對矮小女子正色道:“身為埋河水神,受萬民供奉,你好歹管一管下邊的人,別總盯着那條河妖。神道香火一事,可不只是打打殺殺,燒香百姓若是心誠,香火哪怕一年只有一炷,香火都不算斷,可若是轄境內人人利欲熏心,來此燒香,只為索取,對你並無太多誠心,又能如何?數百年香火,香霧漫天,連大晚上,還有數百人在外邊等着進廟燒香,聲勢比蜃景城的文廟和城隍閣都要大了,真正的香火多寡輕重,每天到底有幾斤重,凡夫俗子不清楚,廟祝不清楚,你身為埋河水神,能不知道?若非靈感娘娘殿的存在,幫你拉攏了一大批誠心婦人的香火供奉,你早就被那天賦異稟的河妖,給剷平水神廟、踏破碧游府了!”

矮小女子破天荒有些心虛和羞赧。

鍾魁不再言語。

陳平安心湖已平靜,兩次遊歷浩然天下,外人提起齊先生和文聖老秀才,只有三次。

寶瓶洲綵衣國的城隍爺沈溫,藕花福地的老道人提到了順序之說,再就是眼前這位水神娘娘,竟是讀過了書,便成為文聖老秀才的……崇拜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仰慕,近乎痴迷,連陳平安都不敢說老先生的學問,至聖先師不過堪堪持平。崔東山當年說到自己昔年先生,只說文聖學問通天,在世間讀書人眼中如日中天,並無與任何一位文廟神像聖人比較。

何況向大伏書院請出一本儒家典籍,迎接供奉于祠廟之中,涉及到了一位神靈的金身根本,再者還牽扯到山水神祇夢寐以求的府邸升宮。

陳平安對於這位矮小女子的決定,既震驚不解又由衷高興。

就好像世間人海茫茫,終於遇到了一個同道中人。

鍾魁對陳平安說道:“知道為何道理講得通嗎?不止是兩巴掌的事情,甚至都不是我的君子身份。”

陳平安確實好奇,誠心詢問道:“怎麼說?”

鍾魁神色慷慨道:“是我們儒家書院用一部部聖賢書籍,千年復千年的教化之功勞。七十二座書院,在九大洲立得住,使得山上山下,人人心生敬畏。若是書院夫子們,處處只靠武力,自然口服心不服,只會積弊叢生。我鍾魁不過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罷了。”

陳平安覺得有些古怪。

鍾魁當下的言行舉止,跟平時可謂天差地別。

當然,鍾魁所說之理,挑不出毛病。

鍾魁眼珠子轉悠幾下,擺出豎耳聆聽的姿勢,笑出聲,“先生總算走了,想必今夜風波,已經被我應付過去,因禍得福,哈哈,說不定下次返回書院,先生還會口頭嘉獎我幾句。”

陳平安無言以對,這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鍾魁。

埋河水神娘娘大開眼界,差點要懷疑此人的君子身份,是不是偽造。

鍾魁拍了拍肚子,“給你說的那碗麵條,勾起了癮頭,我們去你碧游府上吃頓宵夜?”

陳平安皺眉道:“不遠處就有宵夜攤子。”

如今陳平安早已不是不諳世事之人,文聖老秀才神像不止是被搬出文廟,還給人砸了,所著書籍,在浩然天下一律禁毀,當初九大洲的七十二書院,要麼是山主親自出面,最少也是一位君子住持此事,負責督促各地朝廷奉行此事,不得有誤。

一旦他摻和到埋河水神廟、大泉朝廷與大伏書院之中,只要被有心人利用,到時候很有可能害人害己。

已經蓋棺定論的文脈之爭,後世最不用講理,為何?因為聖人們早已說盡了道理。

那位身形玲瓏的水神娘娘,好像改變了主意,開始主動邀請兩人去往碧游府,笑道:“祠廟外邊的攤子,哪裡比得上我碧游府的宵夜,去去去,我正好拿出一壇百年陳釀美酒,款待兩位貴客。”

她是想着用這位書院君子的身份,狐假虎威,來壓下碧游府外兩位劉氏供奉的軟磨硬纏。

她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的計謀不比那頭河妖遜色。

她越想越開心,傻乎乎樂呵呵笑着。

陳平安有些無奈,水神娘娘也過於實誠了些,這不明擺着你家碧游府的宵夜,不容易下嘴嗎?好歹等到將兩人騙進了府邸,你再偷着樂不遲。

鍾魁裝眼瞎,視而不見,拉着陳平安,只說想要看看那壇窖藏百年的美酒,比不比得上客棧的五年釀青梅酒。

今夜現身水神廟,已經無法掩人耳目,又有鍾魁當場訓斥廟祝老嫗,矮小女子便乾脆放開了手腳,朝埋河伸手一抓,河水頓時激蕩不已,湧出一條水柱,在掠向岸上后,變化為一條栩栩如生的黃色蛟龍,長達百丈,來到山上廟外,蛟龍溫馴俯首,埋河水神躍上龍首,鍾魁拉着陳平安飄掠而上,站在黃河蛟龍脖頸之間。

它擰轉身軀,從岸上返回埋河后,往下游的碧游府迅猛游曳而去。

岸上等待開門燒香的百姓們,親眼見到水神娘娘的英姿和神通,一個個跪地磕頭。起身後人人滿臉喜慶,深感此行不虛,得見水神娘娘顯靈,那是多大的福氣!

三人騎乘着河水而成的蛟龍,很快就來到那座位於幽寂山林間的碧游府,看似離河頗遠,實則府邸底下,與水脈相連,府邸位於一座陣法中樞,能夠匯聚埋河水精,汲取整個埋河水域的香火氣運,這便是埋河水神的立身之本,祠廟那尊金身神像,只是外在顯化而已。

門口那對出身金頂觀的道門師徒,葆真道人尹妙峰和弟子邵淵然,除了吃了頓水神娘娘的閉門羹,還吃上了一頓宵夜,是老管家讓廚子做了些色香味俱全的拿手菜,加上兩壺美酒,款待兩位揚言不見着水神娘娘便不離去的大泉供奉。老管家心中有些愧疚,兩位遠道而來的客人,脾氣極好,既不闖入府邸,也沒有放狠話,那位葆真老道,只是跟他們笑着討要了這頓宵夜,讓生怕被打殺門口的老管家很是感動。

蛟龍化作一條溪澗,迅速消逝在府外地上。

鍾魁心中瞭然,瞥了眼身邊矮小女子,這位水神娘娘乾笑着,裝傻扮痴。

師徒二人見到了鍾魁,立即起身相迎,走下台階后打了稽首,自報名號。

他們雖未親眼見到鍾魁以陰神陽神,離開客棧去教訓兩位皇子殿下,但是對於鍾魁這個名字,尹妙峰早有耳聞,如雷貫耳。最早是他們二人發現每次姚家鐵騎,在邊境上廝殺大戰,戰場遠處,就會出現一位落拓邋遢的青衫書生,遙遙觀戰,從不插手,大戰落幕便悄然離去。之後別處大戰再起,一襲青衫便悄然而至。

尹妙峰便利用自己的供奉身份,向蜃景城詢問此事,竟是無人能夠查出此人根腳,後來藉助師門金頂觀,才得知鍾魁是大伏書院歷史上最年輕的君子,十二歲的賢人,十八歲的君子,二十歲又獲得了君子頭銜的前綴,“正人”,獲得正人二字,這可不是一位書院山主能夠決定的,需要君子所在文脈的學宮聖人親自考證,再通過數位在文廟塑有神像的聖人,一起點頭認可,才算過關。

因為每一位正人君子,又被譽為準聖人。

大伏書院的名聲,不如位於桐葉洲南北兩端的另外兩座,但是在一洲儒家內部,以及宗字頭仙家洞府的視野中,鍾魁作為桐葉洲土生土長的讀書人,很受各方勢力和地仙們的親近。為了爭取讓這位正人君子坐鎮本國,桐葉洲最強大的幾座王朝,都在竭力交好大伏書院。

哪怕金頂觀觀主,下山遇見君子鍾魁,恐怕都要以平輩之禮相待,所以尹妙峰和邵淵然都不敢有絲毫不敬。

邵淵然感受到師父葆真道人,甚至對鍾魁有些刻意的恭敬和討好。

這位金頂觀的修道天才,心中有些不適,但是沒有流露出來。

尹妙峰不得不擺出這麼低的姿態。

碧游府升宮一事,到了緊要關頭,鍾魁作為大伏書院山主的得意弟子,說不定可以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到時候既完成了蜃景城的秘密任務,又能幫助大泉拉攏一位板上釘釘的未來儒家聖人,那麼自己最器重的弟子邵淵然,未來就有了金頂觀之外的靠山。

鍾魁自然早就見過這對入世道人,而且不止一次,印象不壞,也不算太好,不然早就與他們打招呼了。

尹妙峰說了此次夜訪碧游府的目的后,鍾魁發現埋河水神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好氣又好笑,只是今夜他來這埋河,本就是為了此事,加上河妖賄賂蜃景城一事,並不簡單,本就犯了他的忌諱,所以乾脆就對尹妙峰說道:“碧游府供奉書籍一事,就由我來勸說水神娘娘,你們儘管放心稟報蜃景城那邊,當然措辭可以靈活一些,事成了,你們有功勞,事不成,你們不用吃掛落,至於為何我幫你們這一次,其中自有緣由,不過你們不用瞎琢磨。”

尹妙峰感激致謝,與弟子邵淵然告辭離去。

老管家領路,帶着自家水神娘娘,和那位好像來頭更大的年輕客人,一起去往府邸待客大堂。

陳平安走在鍾魁身邊,打量着碧游府的風景,影壁上繪有一幅水神廟和埋河水流的生動畫面,香火裊裊,煙霧升騰,河水翻湧,還會發出河水聲響。

只有水神娘娘看得見陳平安的陰神,道門師徒無法看破。這是因為陳平安身處祠廟和碧游府,都屬於埋河地界。至於河妖和水鬼,前者只要在江河湖泊之中,道行深厚,尤其是這條它選擇走江的埋河,它其實已經獲得接近水神娘娘的神通,所以也能看到,至於那些道行淺薄的水鬼,其實更多是酒鬼“聞到了香味”一般,天生吸引。

到了一座燭粗如臂的明亮大廳,桌上還放着那碗爆炒鱔魚面。

陳平安看着那隻“大碗”,愕然不能語。

鍾魁臉色如常,一屁股坐在桌旁,跟水神娘娘笑道:“也跟我來一份,不用這麼大的碗,小碟子就行了。”

她點點頭,然後望向陳平安,“這位公子要不要吃宵夜?”

陰神不似修士身外身的陽神,吃不得人間美食,只以天地靈氣作為進補之物。

陳平安笑着搖頭說不用了。

一水神一君子,同一張桌子,各自吃着盆和碗里的鱔魚面。

陳平安心湖中有鍾魁的聲音響起,“這位水神娘娘,擅長煉化兵器,不知是什麼機緣,獲得了上古傳承,以石碑上那篇祈雨詩歌,作為煉器法訣,據說這口訣的品秩很高,屬於那位上五境仙人的證道根本,故而某些人很在意,只是礙於名聲,只能徐徐圖之。”

如鍾魁所說,埋河女神總計煉化了九件兵器,其中兩件躋身法寶之列,在與河妖廝殺的過程中,打壞了三件,那些都是她能夠在兩百多年內,穩穩壓下河妖的制勝法寶,就是她的兵器數量實在多了點。

世間女子出門郊遊,是換脂粉、換衣裙,這位埋河水神娘娘,巡視轄境,是看心情選擇兵器傍身。

吃過了宵夜,水神娘娘跟鍾魁打開天窗說亮話,“勞煩君子給我一個準話,我要是執意討要文聖老爺的那本書籍,大伏書院是不是找個由頭,要我碧游府灰飛煙滅?不然就是故意刁難大泉劉氏,遲早有一天會被北晉、南齊夾擊滅國?”

陳平安對她刮目相看。

鍾魁搖頭笑道:“大伏書院還不至於這麼蠻橫,至多就是碧游府自毀前程,以後無論你和大泉王朝做出多大功勞,再無希望晉陞為宮了。這點你要心裡有數,今天不管是因為你心底覺得碧游宮得之不正,還是真的仰慕那位文聖老爺的道德文章,總之你就是拒絕了大伏書院的好意,從此被書院記賬,今日事給記錄在了書院檔案,將來你立下造福蒼生、有功社稷的壯舉,仍是只能掛着碧游府的匾額,到時候覺得書院處事不公,不妨想一想今天的選擇。”

她點頭道:“我記下了,到時候肯定不怨你們大伏書院,一報還一報,其實說起來,還是我冒犯了大伏書院的威嚴才對。”

鍾魁冷笑道:“你還知道啊?”

小小水神碧游府,膽敢拒絕大伏書院的敕封,落在桐葉洲其餘三座書院眼中,可不就是天大的笑話?

鍾魁這些看似輕描淡寫的“定論”,是擔了很大壓力和風險的。

讀書人最講面子。興許吃了大悶虧,都不礙事,可要是給當眾打了臉,多半就要筆刀殺人了。

所以鍾魁今晚這些話,就是碧游府和埋河水神廟的最大護身符。

畢竟鍾魁是毫無懸念的下一任大伏書院山主,甚至有人傳言,鍾魁此生有望成為某座學宮的大祭酒。

她笑容尷尬,“要不要再來一碗麵條?”

鍾魁嘖嘖道:“一碗面,保全碧游府,一碗面,保下大泉王朝,水神娘娘,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鍾魁嘴上不饒人,還是再要了一碗麵條,因為是真好吃,她還讓人端上了兩壇好酒,香味撲鼻,比陳平安喝過的酒水多了去,倒懸山的黃粱忘憂酒不算,大概唯有桂花釀能夠媲美。只不過喝酒吃面,都沒有他的事情。

喝酒之前,水神娘娘口口聲聲說了這百年陳釀,萬萬不可多飲,一人至多三大白碗,喝多了,神仙也要醉倒。

然後陳平安就看到了鍾魁跟她各自喝了四大碗,一隻酒罈到底,滴酒不剩,水神娘娘還讓府上奴婢又去拎了一壇上桌。

於是陳平安見到了兩個酒品奇差的醉鬼。

鍾魁哀嚎着九娘唉。

水神娘娘大嗓門說醉話,時不時就一巴掌拍在桌上,幫着自己助長氣勢,這會兒一腳踩在椅子上,一手大拇指伸向自己,對剛剛認了做兄弟的鍾魁問道:“混江湖,靠什麼?!”

鍾魁還在念叨着他的九娘。

她便自問自答,“骨氣!脊樑要直,拳頭要硬,做人和說話,都要敞亮!鍾魁兄弟,我覺得你這人還不錯,有擔當,像個大老爺們!我便認了你當兄弟,以後刀里來火里去,你一句話的事情!”

陳平安百無聊賴地坐在一旁。

心想若是御江水蛇的青衣小童在場,大概會說肯定是那朋友義氣了,胸脯拍得震天響。

鍾魁伸手指向桌對面,手指所指,離着水神娘娘座位差了老遠,醉眼朦朧道:“混江湖不是武夫的事情嗎,你一個水神……不對,好像水神自稱混江湖,才是最名正言順的。好嘛,算你說得對,只是骨氣可不能當飯吃……”

水神娘娘一挑眉頭,灌了一大口酒,大舌頭含糊道:“平時有飯吃!飽得很,燉蛇肉,爆炒鱔魚面,我家廚子,據說以前是給皇帝老爺燒飯做菜的,手藝那是一絕,所以……骨氣還是要有的!”

鍾魁搖晃腦袋,“你有你的骨氣,關我屁事,我只要九娘……”

陳平安站起身,就要去大廳門口賞景。

近在咫尺的好酒喝不得,終歸是看着心煩。

就在此時,鍾魁悚然坐正身體,一襲青衫猛然一震,渾身酒氣蕩然無存。

那位水神娘娘則砰然一聲,腦袋磕在桌上,腦袋一歪,沉沉睡去。

陳平安轉過頭望去。

只有一個中等身高的背影,身穿儒衫。

鍾魁作揖行禮,“弟子鍾魁,拜見先生。”

那人嗓音渾厚,緩緩道:“扶乩宗一位外門雜役弟子,前段時間,無意間撞破一樁天大禍事,消息傳遞到書院后,不等我們籌謀完畢,對方好像就察覺到不妙,那是一頭上五境大妖,扶乩宗山門被它毀去小半,扶乩宗兩位玉璞境,一死一傷,大妖身受重傷,試圖往西海逃遁,好在被最早趕去的太平山宗主攔下,但是太平山鎮壓在井底數千年的那些妖魔,竟然剛好在這個時候,逃逸出大半,如今整個桐葉洲中部,動蕩不已。”

鍾魁臉色凝重,“先生,弟子該如何做?”

那人冷笑道:“反正不是大半夜喝酒澆愁。”

鍾魁低下頭,“弟子知錯。”

那人嘆息一聲,“天亮之前,動身去往太平山,到時候你與所有書院弟子,都要聽從太平山道士的調遣,不可依仗書院身份自行其是,聽清楚了沒有?!”

鍾魁點頭道:“知道了。”

鍾魁欲言又止。

應該正是大伏書院山主的儒衫男子,搖頭道:“圍剿那頭大妖,只有上五境修士才有資格。”

鍾魁默然。

儒衫男子最後說道:“鍾魁,你要小心行事,這場禍事,誰都有身死道消的可能,便是我也不例外。”

鍾魁點了點頭,突然意識到一件事,“狐兒鎮?”

那位儒家聖人猶豫了一下,“可以暫且放下。”

鍾魁眼神複雜。

聖人駕臨碧游府的法相,已經剎那間消散離去。

陳平安站在門口那邊,目瞪口呆。

扶乩宗,太平山。

都是陳平安恰好相對熟悉的桐葉洲宗門,尤其是藕花福地那位鏡心齋仙子,真實身份就是名叫黃庭的太平山女冠。

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那頭大妖,竟然使得扶乩宗那對神仙眷侶,一死一傷?

鍾魁站起身,望向陳平安。

陳平安疑惑不解,“怎麼了?”

鍾魁苦笑道:“我可能會有一個強人所難的請求。”

陳平安立即明白鍾魁的想法,“是那支小雪錐?”

然後陳平安搖搖頭。

鍾魁臉色黯然,只是也覺得情理之中。

陳平安笑道:“不能送你,但是可以借你。”

鍾魁問道:“當真?!你可想好了,此次廝殺,兇險萬分,莫說是我鍾魁,便是我家先生都會有可能喪命,你就不怕借了我小雪錐,幫我下筆有神,可它說不定哪天就會毀在戰陣中?不怕我鍾魁就算沒死,事後就這麼賴賬不還了?”

陳平安眨眨眼,伸出四根手指。

鍾魁哈哈笑道:“懂了,捫心自問。”

陳平安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讓我真身來這碧游府?三百里水路,需要耗費不少光陰。不如鍾魁你自己一個人,直接去驛館河邊取小雪錐?”

鍾魁想了想,“可以讓水神娘娘去將你的真身帶來,很快的,因為有些事情我需要在這座碧游府做,不適合給外人瞧見。”

鍾魁邊說邊走到桌前,手指敲擊桌面,“水神娘娘,還裝睡呢?”

她笑着坐起身,離開酒桌,“這就去接回這位公子的真身。只是勞煩公子真身,在我數了十聲后,躍入埋河水中。”

這位水神娘娘一邊朗聲數數,一邊身形長掠去往碧游府附近的埋河河段“撈人”,這即是一方神祇的獨有神通。

數到十后,陳平安一拍腦袋,有些無奈。

片刻之後,水神娘娘除了帶回陳平安真身,還有個渾身濕淋淋的小跟屁蟲。

鍾魁爽朗大笑。

陳平安問道:“陰神如何返回?”

鍾魁在一揮衣袖,搖動一陣清風,將陳平安的陰神輕輕拂入真身,提醒道:“在能夠擁有陽神護駕之前,以後可別輕易陰神夜遊了。”

陳平安長呼出一口氣,從方寸物中取出小雪錐,交給鍾魁。

鍾魁接過小雪錐后,問道:“以後怎麼還給你?”

陳平安笑道:“你可以將小雪錐寄往寶瓶洲的大驪王朝,龍泉郡落魄山陳平安。”

鍾魁點頭之後,臉色古怪,越來越古怪。

實在忍不住,鍾魁問道:“該不會你真認識山崖書院的齊先生吧?我可知道驪珠洞天的好些事情。”

陳平安既不點頭也不搖頭。

那位水神娘娘喝了口酒壓壓驚,這才小心翼翼問道:“那麼你認識齊先生的先生嗎?”

陳平安撓撓頭,摘下養劍葫喝起了酒。

好像喝酒一事,還是老先生教的?

當時老秀才給某個少年背在身後,老人使勁拍打着少年的腦袋,嚷嚷着少年郎要喝酒哇。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