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為何敢怒不敢言 簡體中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為何敢怒不敢言

本書:劍來  |  字數:11670  |  更新時間:2019-05-06 00:10:05

光陰流水停滯之後。

山高水深,天寂地靜。

黃師躲在深山當中,在有古松遮掩的懸崖峭壁之上,鑿出了一個狹窄洞窟,剛好容納他與大行囊,此刻凝固於光陰長河當中,大汗淋漓,一行四人訪山尋寶,黃師一直以為自己可以隨便打殺其餘三人,不曾想原來他才是那個可以隨便死的小人物。

那個名叫金山的邋遢漢子,躲在一處湖邊蘆葦盪當中,身上貼有一張馱碑符,一臉獃滯。

雲上城沈震澤兩位嫡傳弟子,手牽着手,青筋暴起,顯露出這對男女在這一刻的心神不寧。

距離這對男女不遠的那位龍門境許供奉,臉色鐵青,眼神又有些恍惚。

山巔眾人,老真人桓雲閉着眼睛,整個人盡顯疲態,不知當下心念落在何方何處。

武將高陵身披甘露甲,雙拳緊握,似有痛苦神色。

武峮眼神獃滯,一手捂住心口,應該是被一個又一個的意外給震撼得頭腦空白了。

眾生百態。

懷潛死後,替他當下那雙指併攏隨手一劍的金身神祇與元嬰傀儡,從兩張青色符紙變成了四張,那隻裝有很多劍修本命飛劍的金色鏤空小球,先前滾落在地后,最終安安靜靜貼靠在欄杆處,還沾了些血跡。

那一道劍氣太過凌厲,以至於懷潛的魂魄和金丹、元嬰都已瞬間粉碎,就連身上兩件價值連城的咫尺物都當場毀棄,裡邊所有珍藏,自然隨之煙消雲散,化作濃郁靈氣融入這方天地的山水當中。

光陰長河的停滯,偶爾會散發出一陣陣七彩琉璃色的漣漪,如一粒小石子投入江河,動靜不大,但是畢竟猶有小水花。

山巔唯有那座道觀廢墟中的片片碧綠琉璃瓦,好似與停滯的光陰長河相互砥礪,散發出仙人秘煉琉璃瓦獨有的一圈圈光暈。

陳平安倒是習慣了這種處境,不是壞事,可以砥礪武夫體魄。

他還曾經親眼看到東海觀道觀老觀主,在那藕花福地的三百年光陰長河當中,時不時拾取一顆顆米粒大小的金色碎塊。

不過陳平安沒有直接去接住那團劍氣。

那孫道人笑道:“怎的,怕了?”

陳平安點頭道:“還是有些怕。”

孫道人說道:“是你應得的機緣,與你認識的那位‘孫道長’,看待你的心善心惡,關係不大,放心收下便是。天底下所有自己不去求死之人,都不當死。最少在貧道這邊是如此。至於自己求死的,要怪就怪靠山不夠高,自家老祖的名號不夠嚇人。”

孫道人說到這裏的時候,瞥了眼那具屍體。

一座中土神洲的前十人。

比得整座青冥天下的前十人嗎?

真要與貧道掰手腕,貧道都怕你家老祖宗小胳膊小腿的,自己不敢遞出來。

不過孫道人的法劍與本命真身,都留在了青冥天下那座道觀之內,而且在浩然天下又有儒家規矩壓制,所以當下的孫道人,遠遠沒有達到巔峰姿態。

陳平安這才取出養劍葫,小心翼翼將那團無比精粹的破碎劍氣收入養劍葫內,養劍葫頓時變得極沉。

陳平安笑道:“長者賜,不敢辭。”

孫道人一笑置之,收回視線,不見動作,狄元封、詹晴和柳瑰寶三人便瞬間清醒過來,置身於停滯不前的光陰長河當中,他們都有些頭暈目眩,尤其是詹晴只覺得五臟六腑都稀碎了,整個人搖搖欲墜,只是咬牙支撐不讓自己摔倒。

不但如此,孫道人還將孫清和白璧兩位金丹修士恢復如常。

孫道人說道:“貧道打算收取你們三人作為記名弟子。不過貧道不會強人所難,你們是否願意改換門庭,可以自己選擇。記住,機會只有一次,問本心即可。”

北亭國小侯爺詹晴毫不猶豫,跪地磕頭謝恩,熱淚盈眶。

他看也不看一眼那位白姐姐。

白璧悵然若失,能說話,卻沒有開口。

因為她不知該是向他道賀,還是應該自己傷心。

這一路都是芒鞋竹杖的狄元封,學那道門中人,向這位老神仙打了個稽首。內心翻江倒海,百感交集。

想了想,大概是覺得禮數不夠隆重,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久久沒敢起身。

拜倒在地,狄元封只覺得做夢一般。

先是在洞府書齋那邊,被那個看上去術法通天的高大老者,主動現身,說會收取他為開山大弟子。

然後那個傢伙就死了,換成了眼前這麼個“孫道人”,說是要收徒。

他狄元封到底是上輩子做了多少的積德善事?

孫道人卻沒有對狄元封道破天機,本脈道緣一事,道破的時機,宜遲不宜早。

他那師弟,當年便是芒鞋竹杖行走天下。

只不過大道難測,落了個身死道消,受了白玉京那個道老二的傾力一劍。

整座青冥天下,都說他師弟是雖死猶榮,能夠讓道老二全力出手,是三千年未有之事。

孫道人對這些看似好話的混賬話,不願多管。

那頭妖物願意對狄元封青眼相加,便源於此。不是當真對那道觀供奉之人念舊感恩,而是想要討個好兆頭。

至於那個少女柳瑰寶,與詹晴一般無二,是孫道人臨時起意的一手障眼法,不過對他們而言,道緣依舊是道緣,而且真不算小,以後的各自造化,無非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哪怕是狄元封也不例外。事實上,柳瑰寶所在的彩雀府桃花渡和那桃花水,其實便與孫道人劍仙本脈,有一絲藕斷絲連的淵源,世間道緣再小,也是道緣。

這三人的道心,是可以緩緩雕琢的,今日境界如何,甚至是今生修道高低,長遠來看,興許都是登山台階上的一塊青磚。

那少女猶豫不決。

孫清試圖以心聲告訴這名弟子,大道福緣咫尺之隔,再不伸手抓住,說不定下一刻就悔之晚矣!

只是孫清砰然倒飛出去,七竅流血,心神激蕩不已,魂魄煎熬,讓孫清痛苦不已。

孫道人望向柳瑰寶,搖頭道:“資質比詹晴好,可惜心性不行,道不契合。罷了。”

少女剎那之間,心中空落落。

情難自禁,淚流滿面。

可她仍是咬牙不言語,就站在那邊,不言不語。

孫清掙扎着起身,想要再勸說弟子幾句,想要告訴那個小痴兒,是自己這位彩雀府府主將她驅逐出祖師堂,不是她叛逆祖師。

就算是欺師滅祖又如何,大道之上,這等福緣,任你轉世投胎千百回,能遇上第二遭嗎?

修行路上,許多玄之又玄的天大機緣,當真是此生此世,唯有一樁,一次錯過之後,便生生世世再無可能了。

孫道人瞥了眼年輕金丹,微微訝異,笑道:“你倒是心性不俗,可惜資質太差,運道好些,也至多止步于元嬰。”

興許言語難聽。

卻是真話。

孫道人說道:“那就只帶走兩人。狄元封,詹晴,都站起來吧,以後在貧道這邊,無需講究這些師徒禮儀。”

孫道人想了想,將那被一斬為二的玉璞境妖物裹挾到山頂,“喜歡裝死?貧道送你一程?”

屍體合二為一,跪在地上,沒有說任何話,只是沉默。

孫道人冷笑道:“貧道的師弟,早年帶你走上修行之路,雖說貧道這一脈,對於恩怨情仇一事,從來看得淡漠,可你這頭當畜生的,都不曉得稍稍感恩一二,就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了。”

那頭大妖顫抖不已。

孫道人點頭道:“貧道當年救不了師弟,倒是可以幫他了去這份道緣糾纏。”

玩弄人心?很好玩嗎?本心尚且不自知,就在爛泥堆里捏泥巴,也不怕讓人笑掉大牙。

跟在師弟身邊那麼多年,結果白讀了那麼多的三教百家書籍。

只知“求真”二字的皮毛,卻不知“小心”二字的精髓。

孫道人伸手撫在大妖頭頂,輕輕一拍,後者根本來不及掙扎,便瞬間元神俱滅,連一聲哀嚎都沒能發出,倒是蹦出兩件東西來,墜落在地。

一本破書,一枚令牌咫尺物。

孫道人瞥了眼就不再多看,笑了笑,朝一個方向招了招手。

與此同時,狄元封在內五人,就都已經重返光陰長河當中,無知無覺。

陳平安轉瞬間便如同自己施展了山河縮地神通,來到了這處山巔,他飄然站定,再沒有任何掩飾隱瞞,沒必要。

孫道人略微訝異,“走過好些次數的光陰長河了?”

陳平安老老實實回答道:“次數不算多,但是時間不短。”

孫道人笑道:“既然見過了更高處的風光,便要珍惜。別學那個懷潛,不知天高地厚。尋常市井門戶,尚且知道張貼門神辟邪,這小子倒好,非要往自己腦門上貼求死二字,某人留下的那一縷劍氣,相中了他懷潛,貧道都忍了下來,唯獨見着了這種鐵了心求死之人,從來都會讓他們心想事成。”

陳平安猶豫了一下。

孫道人說道:“那個黃師?不算求死,掙扎求活。貧道眼中,你與黃師,活法一致,道路不同而已。至於你們道路有無高下之別,不是貧道可以說的,路不在高而在長。”

陳平安便再無小問題想問。

不過陳平安又有一個大問題,很想問。

孫道人又說道:“你看待人心好壞與世間因果業報兩事,看得太重,卻還是看得太淺,所以才會如此心境勞累。許多事,做了,終究是無用的,天地不是死物,自會修正人事。不過等到境界足夠高了,還是有那渺茫機會,真正改變一些定數。是不是多想一些,便要覺得事事無趣?沒錯,人生天地間,至第一天起,就不是一件多有趣的事情。不過如今三座天下的人,很少有人願意記住這件事。”

陳平安神色黯然。

孫道人竟是打趣道:“陳道友好像修心還不夠啊。”

孫道人抖了抖袖子,諸多天材地寶和仙家器物,都化作粒粒芥子,掠入袖裡乾坤當中。

哪怕是桓雲與那位雲上城老供奉手中的方寸物所藏一部分,一樣乖乖離開,主動去往孫道人袖中。

但是那個倒地不起的“孫道人”,卻灰飛煙滅了。

這副故意煉廢了的陽神身外身,一副無用皮囊罷了。

在浩然天下這些年的諸多糾纏,都在那副皮囊身上了。

不會帶走。

山頂道觀廢墟旁邊那座“寶山”,也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幾個小包裹。

然後下一刻,所有人都離開了山巔,來到了白玉拱橋之外的空地上。

而那青山綠水,以及被大妖勤勤懇懇煉化的諸多山頭,依舊全部被孫道人收入袖中。

好似一下子變得天高地闊霧茫茫。

孫道人緩緩笑道:“除了你已經得手的,山中的一成機緣,貧道會留在此地,等他們清醒過來之後,該打該殺,是悲是喜,一切照舊如故。”

懷潛的屍體,青色材質的符籙,還有那顆金色小球,都已不見。

一部寶光流溢的道書飄掠而出,懸停在少女柳瑰寶身前,“做不成師徒,貧道還是要贈你一部道書。”

彩雀府金丹孫清也有一樁福緣,是那枚令牌咫尺物。

陳平安欲言又止。

孫道人看了眼這個年輕人,笑了笑。

孫道人好似洞察人心,也可能是未卜先知,“陳道友你這山澤野修和包袱齋,雙重身份,都當得很是風生水起啊?”

於是陳平安埋在山中的那兩個包裹便墜落在腳邊。

饒是陳平安這種臉皮不薄的,也有些臉紅了,只是沒耽誤他彎腰撿起,斜挎在身。

物歸原主之後,陳平安便趕緊說道:“借孫道長的吉言!”

管他娘的,說不得道門老神仙有那一語成讖的神通,自己先應下來再說。沒有不虧,有了穩賺!

孫道人覺得有點意思,笑道:“修道之人,心境如此破碎不堪,比那修修補補的長生橋還不如,你到底是東一鋤頭西一擔糞的莊稼漢子,還是修習長生久視之法的練氣士?不是貧道境界比你高,便要對你指手畫腳。實在是你這心路,大道也有,可惜岔路太多,崎嶇蜿蜒,你這麼繼續走下去,便是當了浩然天下的劍仙,也很難做到一劍斬斷因果線。越斬越亂罷了。”

陳平安無奈苦笑:“只能慢慢來。”

孫道人問道:“心裏邊不會覺得不痛快?”

陳平安想了想,“理當如此。”

孫道人搖頭道:“那你真該多讀一讀道門典籍,學一學什麼叫虛舟蹈虛。”

孫道人隨便揮了揮袖子,雲霧散亂,又漸漸靜止,然後問道:“世道變了嗎?”

陳平安默不作聲,認真思量此中深意。

孫道人一跺腳,大地震顫,“是不是覺得這會兒總該變了絲毫世道?”

陳平安想起先前孫道人所說一語,天地自會修正人事,便反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孫道人所要展露的一個大道理,其實與陳平安一直堅信的某種根本想法,是背離的,但是陳平安願意多問多想。

孫道人有些讚賞神色,點頭道:“對嘍。”

陳平安一頭霧水,都不曉得自己對在哪裡。

孫道人已經岔開話題,“不問一問那一劍到底出自何人之手,竟然能夠讓貧道師弟都身死道消?”

陳平安搖頭道:“不敢問,孫道長說了我也不敢聽。”

孫道人點頭道:“很好。你不問,那貧道就要問你一問了,修道之人,何謂小心?”

陳平安這一次沒有猶豫,沉聲道:“對天地懷有敬畏之心,將自己視為生死大敵。”

孫道人停頓片刻,哈哈笑道:“好嘛,外邊大天地,人身小天地,都給你齊全了。誰教你的這麼個大道理?”

陳平安說道:“自己瞎琢磨出來的,就像孫道長所說,道理太大,就會空泛,很多支撐起這個道理的小事上,我做得都不夠好。”

孫道人有些感慨。

當年師弟也是差不多的想法,總說道法高遠且大,必須從細微處入手,不然隨着世道變遷,風俗更換,別說是本脈道法的根腳會搖晃,便是那座白玉京都要經不起推敲,起得越高,倒塌之後,貽害無窮。這位師弟如何想,畢竟有那“修道養德”的道法根祇在,沒人可以指摘半點,所以這不算麻煩,關鍵是師弟身為道門劍仙一脈的關鍵人物,做了許許多多不該他來做的紙面文章,師弟那些落在天下眼中的大事壯舉之外,在這期間,其實又有一件小事始終在做,那頭喜好煉山的妖物,其實被一頭化外天魔寄居而不自知,師弟便試圖將這頭化外天魔以道化之。

只可惜白玉京某個脾氣不太好的,破天荒身穿法衣,攜劍訪道觀。

不但如此,師弟早年悄悄收取的關門弟子宋茅廬,一個橫空出世的人物,哪怕在他這個師伯眼中,也是驚才絕艷的存在了,打造出一座類似中土龍虎山的道脈,聲勢鼎盛,最後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所幸這位師侄的幾位弟子,在孫道人離開青冥天下的時候,混得都還算不錯,各有道脈旁支一直傳承下來。

在家鄉那座青冥天下,道祖座下的白玉京三位掌教,負責輪流執掌白玉京,往往是道祖大弟子坐鎮之時,天下太平,紛爭不大,十分安穩。

道祖小弟子陸沉坐鎮白玉京的時候,則群雄並起,亂象橫生,但是亂歸亂,實則生機勃勃。

輪到那個道老二從天外天返回,好嘛,上五境修士,死得極快極多,不唯有白玉京之外,雞飛狗跳,白玉京之內,也會死。

孫道人環顧四周,伸出手掌。從四面八方,眾人眉心處掠出一粒幽綠螢火,如那傳說中的水中火,除了陳平安和狄元封、詹晴,哪怕是柳瑰寶、孫清和白璧都不例外。

孫道人笑道:“有些事情,知道了不好,在懷潛開口求死之時,作為一道分水嶺,此後所見所聞,這些人都會忘卻記憶。接下來,貧道留給你們的寶物機緣,不多不少,就當是這些人的既有機緣,貧道估摸着又要來一場人心較勁了。”

孫道人問道:“你要不要攔上一攔?幫着大家求個和氣生財。”

陳平安搖頭道:“就只是看看,因為沒必要攔。”

孫道人點了點頭,地上那部破書便飄蕩到陳平安身前,“那就再多看看人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這本書,落在別人手上,就是個消遣,對你而言,用處不小。”

陳平安將那本書收入袖中,道了一聲謝。

孫道人笑道:“修道之人,修道之人,天底下哪有比道人更有資格說道的人?年輕人,道法很高的,值得多看看。”

陳平安點點頭,“會的。”

孫道人撫須而笑,“陳道友,接下來還要不要訪山探幽,勤懇撿漏?”

陳平安臉色不太好看,狠狠抹了把臉,“暫時沒這個想法了。”

這次是懷潛遇上了孫道長,說不準下次就是陳平安遇上了誰。

孫道人說道:“貧道離去之後,無需多想,該如何便如何,野修也好,包袱齋也罷,各憑本事,福禍自招。”

陳平安便開始考慮如何收尾了。

孫道人笑望向陳平安。

陳平安有些迷糊。

孫道人略帶調侃語氣,說了一句先前說過的言語,“陳道友的修道之心,不夠堅定啊。”

陳平安立即懂了,脫口而出道:“道長道長。”

同一個長字,不同的講法。

孫道人撫須而笑,輕輕點頭,十分滿意了,提醒道:“半炷香過後,光陰長河重新流轉。”

孫道人將那狄元封和詹晴竟是一併收入了袖中乾坤,然後化虹而起,破空而去。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雞犬升天吧。

被那道璀璨虹光一撞,整座仙府小天地的天幕穹頂,砰然碎裂出一道大門,然後從那個窟窿處緩緩擴大,山水禁制逐漸消散,但是在白虹離開小天地之後,便瞬間消逝,悄無聲息。

陳平安愣了一下,收回視線,開始撒腿狂奔。

暫時遠離是非之地。

至於地上那幾隻裝有寶物的包裹,陳平安看也沒看一眼,不過等到塵埃落定之後,其實是可以小心翼翼再做一番計較的。

半炷香過後,陳平安早就跑得沒影了。

山巒起伏,重歸正常。

就是不知道黃師和金山身在何處。

不過陳平安中途“順路”跑了趟藻井那邊,竟然留在原地,靈氣依舊盎然,可惜又是一樣搬得起、帶不走的物件。

等會兒。

又不是先前那石桌和綠竹。

當下小天地禁制都沒了,怎的就帶不走了?多花費一些氣力罷了。

陳平安便一頓刨土,最後扛着一座好似巨大磨盤的藻井,飛奔而走,沒忘記往自己腦門上貼上一張馱碑符。

筆直貼在額頭上,難免遮掩視線,若是橫着貼符,便更好了。

這還是跟自己的開山大弟子學來的。

浩然天下的天幕處,孫道人回望一眼腳下的此處人間山河,嘖嘖道:“寸草不生,寸草不生。”

一位儒衫老儒士,腰間懸挂有一塊金色玉牌,淡然道:“觀主可以離開了。”

孫道人笑道:“那就開門送客。”

北亭國地界的山大地上。

桓雲,孫清,白璧三人率先清醒過來,皆是茫然了片刻,然後竭力穩固各大關鍵氣府的靈氣,仔細查探本命物的動靜。

不過孫清第一時間便將那令牌收入袖中,見弟子柳瑰寶還在怔怔發獃,便又收起了那本道書,暫為保管。

雖然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擺在眼前的唾手可得之物,若是她孫清還都不敢拿,還當什麼修士。

桓雲皺緊眉頭,“我們應該已經離開那座仙府遺址了。”

老真人隨即心中震驚不已,為何身上那件方寸物當中,原本滿滿當當的天材地寶、仙家器物,如今沒剩下幾件了?

柳瑰寶發現那個名叫懷潛的王八蛋,竟然不見了。

好傢夥,竟然連自己都騙了一路,少女恨得牙痒痒。

白璧也察覺到不對勁,詹晴呢?

但是柳瑰寶的心性之好,一覽無餘,竟是第一個發現地上那幾隻包裹的人物,並且當做機緣可以去爭一爭。

不過白璧也發現了此事,而高陵這位金身境武夫也已經清醒過來。

柳瑰寶和師父孫清,白璧立即聯手高陵,各自爭搶到了一隻裝滿仙府寶物的沉甸甸包裹。

各自奪寶,雙方皆有忌憚,便井水不犯河水。

至於另外一隻包裹,被那並肩而立的龍門境野修與武夫宗師,同時看中,結果同時得手,撕碎了那隻棉布包裹,裡邊的山上寶物嘩啦啦墜地,十數件之多,兩人近水樓台地各自撿了三四件,其餘的,都被桓雲、孫清和白璧三方駕馭取走,又是一場極有默契的瓜分。

若是山澤野修,估計不可抑制的第一個念頭,便是傷人再奪寶,富貴險中求,爭取佔盡便宜。

其餘熬過半旬僥倖沒死之人,根本不敢再作停留,紛紛逃散。

這麼個鬼地方,真是多待片刻都要讓人心寒。

桓雲臉色微變,心知不妙,趕緊御風而起,雙袖符籙迅猛掠出,追查天地四方的同事,還要確定雲上城沈震澤的那兩位嫡傳弟子的安危,那個姓許的龍門境供奉,一旦也發現了禁制驟然消失,定然要帶着那件方寸物白玉筆管遠遁,估摸着躋身金丹境之前,這輩子都不會再返回芙蕖國和雲上城了。

所幸在十數里之外,那對年輕男女修士安然無恙。

與此同時,其中一張已經遠在百里之外的千里飛劍符,被人打碎。

老真人冷笑一聲。

最終將那雲上城供奉攔截下來,後者氣急敗壞道:“桓雲,你真要趕盡殺絕?!”

桓雲說道:“與我一起返回雲上城,聽憑你們城主沈震澤發落。”

老供奉抬起手,攥緊那件方寸物,“信不信我將此物直接震碎?”

桓雲淡然道:“裡邊那兩樁機緣可不小,說不得方寸物碎了,一樣不會毀掉那副仙人遺蛻和法袍。但是聽我一句勸,你真要這麼做了,我就讓你死在當場,然後我桓雲一人去跟沈震澤賠罪便是。”

老供奉臉色陰晴不定,“桓雲,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去雲上城的,沈震澤什麼性情,我一清二楚,落在他手裡,只會生不如死。”

桓雲怒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若是你不對山中寶物生出覬覦之心,欺負兩個晚輩境界不高,被你當做傀儡,任你拿捏,不然現在你就是雲上城的功臣!”

老供奉說道:“我可以將方寸物交給你,桓雲你將所有縮地符拿出來,作為交換。最後還有一個小要求,見到那兩個小傢伙后,告訴他們,你已經將我打死。”

“可以!”

桓雲毫不猶豫就將身上一摞縮地符取出,然後稍稍攤開幾分,無一例外,皆是縮地符籙。其中還有兩張金色材質符籙。

桓雲沉聲道:“以物換物,姓許的,你如果還敢耍滑頭,就別怪我桓雲痛下殺手了。”

兩人同時丟出手中符籙與白玉筆管,龍門境供奉抓住那把符籙之後,直接祭出其中一張金色材質,瞬間離去百余里。

桓雲嘆息一聲,折返回去,找到了那兩個年輕人,遞出那支白玉筆管,按照與那龍門境供奉的約定,說道:“許供奉已經死了。”

年輕男子小心翼翼接過白玉筆管,好似重達千斤,手指顫抖,收入袖中后,才向老真人作揖拜謝,泣不成聲道:“老真人的救命大恩,護道大恩,奪寶大恩,晚輩無以回報!”

那名年輕女子更是哭得厲害,雙手捧住臉龐,果真應了那句老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讓她情難自禁。

此次訪山求寶的慘烈經歷,真是讓她一輩子都要做噩夢了。

桓雲笑道:“你們與其他人距離較遠,藉此機會,速速離開此地,返回雲上城后,切莫聲張此事。”

桓雲當然還要再逛一遍,看看能否有些遺漏的機緣寶物。

當兩位雲上城年輕男女遠去之後。

桓雲總覺得好像哪裡出現了紕漏,自己尚未察覺而已。

那雲上城供奉定然是逼問出了方寸物的開山秘法,這不奇怪,不過桓雲確定過,對方不可能將那遺蛻從方寸物當中取出后,然後藏在某地,也沒有將那件法袍裹捲起來藏在身上,桓雲這點眼力還是有的。所以那個老供奉這趟訪山,得不償失,得到了那一摞符籙而已,卻失去了雲上城的首席供奉身份。

桓雲突然嘆息一聲,苦笑不已。

老真人終於想明白了一件事。

想通了為何那個年輕人,為何會出現一絲異樣。

他桓雲自己的方寸物當中,莫名其妙失去了絕大部分天材地寶、山上器物,那麼白玉筆管又是什麼景象?

若是仙人遺蛻與那件法袍都沒了?

或是留下了其中一件?

雲上城沈震澤會怎麼想?

桓雲有些感慨,那個年輕修士,真是一棵好苗子。

可惜了。

被那許供奉殺了。

他桓雲護道不利,只能為雲上城帶回一件方寸物。

桓雲眼神冰冷,追趕而去。

老真人開始希望裡邊還能留下一件仙家重寶。

若是沒有,就送回白玉筆管給雲上城,若是真有一件,那就是他桓雲的自家機緣了。

白璧與高陵,還有那位芙蕖國皇家供奉,一起離開。

都有些心情沉重。

北亭國小侯爺和家族供奉沒的沒,死的死。

不好交代。

北亭國侯府那邊不好交代,詹晴的元嬰師父不好交代,水龍宗祖師堂那邊,也不好交代。

白璧只能寄希望于那些寶物,可以彌補一二。

高陵說道:“那兩人,可以殺。”

白璧笑道:“確實如此。他們身上的機緣,你們二人平分。”

高陵以聚音成線的武夫手段,向這位水龍宗嫡傳金丹問道:“陛下那邊,會多問的。事後白仙師宗門那邊,興許就要多想了。”

白璧說道:“那就再殺一個。”

高陵便不再言語。

白璧又說道:“高陵,我保證你可以當上芙蕖國武將第一人。”

高陵猶豫片刻,突然說道:“我想換把練氣士不能坐、武夫可以坐的椅子,我坐上去之後,有可能就不止是一座芙蕖國,說不定連同水霄國、北亭國在內,白仙師便都可以予取予求。”

白璧笑着答應下來:“胃口不小,但是我覺得高陵坐得穩那把椅子。”

下一刻,那名芙蕖國供奉便被高陵一拳打得頭顱滾落在遠方,白璧則神色如常,立即以術法毀屍滅跡。

根本無需言語交流。

彩雀府好像成了最大的贏家,最少也是之一。

三人來,三人走,齊齊整整,而且都談不上怎麼受傷。

寶物機緣沒少拿。

武峮突然說道:“先後兩次都在畫卷榜首的黑袍老者,會不會來找我們彩雀府的麻煩?”

對方身上那件法袍,讓武峮認出了身份。

孫清笑道:“一個能夠跟劉景龍當朋友的人,不至於如此下作。”

武峮還是有些擔憂。

方才孫清大致確認了那部道書和令牌的品秩,只說後者,是一件尋常上五境修士才可以擁有的至寶咫尺物。

此番劫難過後,除了孫清和柳瑰寶,武峮信不過任何外人了。

歸根結底,武峮不再相信半點的,是那份世道人心。

不但如此,武峮心底處有一個念頭,一個讓她自己都感到可怕的想法,當武峮捫心自問,自己若是擁有那位年輕劍仙的手段和修為,那麼身邊修行資質、大道福緣都令人艷羡的孫清,柳瑰寶,還能不能活着返回彩雀府?

武峮不知道答案。

不敢多想。

————

陳平安在四下無人的深山當中,將那藻井藏在一處深潭底下。

換了一身行頭,脫下所有法袍,換上尋常青衫,少年面容,背着大竹箱,裡邊擱放有四隻包裹。

然後行出去十數里后,發現山野小徑的路旁高枝上,站着那個背負大行囊的老熟人,金身境武夫黃師。

黃師笑道:“我知道是你。”

陳平安說道:“那還不躲得遠遠的?”

黃師笑道:“說來可笑,連我自己都想不通,活着離開那個古怪地方后,感覺還是待在陳老哥身邊,比較安心。”

黃師如今對於自己看待旁人修為高低、道法深淺,已經全然沒底氣了。

唯獨看人好壞,還算勉強有點信心。

陳平安搖頭道:“別惹我,各走各的,咱們都惜點福。”

黃師顛了顛身上極為惹眼的大行囊,“陳老哥是行家裡手,這麼多障眼法,我就差遠了,接下來,白璧與高陵三人,說不定就要來找我的麻煩。再往我身上潑點髒水什麼的,背着這麼多物件,我可能連北亭國都未必走得出去。”

陳平安問道:“先前聽說你要報仇,報什麼仇?”

黃師神色淡然道:“當年意氣用事,是我有錯在先,但是沒想到我沒死,可我黃師一家四十余口,老幼婦孺,皆被修士剝皮,然後換着人皮,給死人穿戴在身。”

這位純粹武夫,語氣平靜,就像只是在說一個書上看來的故事。

世間真正的苦難,承受之人,是不會有落在別人眼中的那種撕心裂肺,大喊大叫。哪怕會有,往往一兩次過後,便會愈發沉默。

陳平安沒有說話。

黃師扯了扯嘴角,“不管你是誰,我還算信得過你,或者說趁着運氣不錯,賭一把大的,我願意將行囊當中的大半物件賣給你,我只收神仙錢,湊足了,買顆兵家甲丸,當然不是神人承露甲,而是一副金烏經緯甲,然後再買一把早就相中的法刀。我就可以去做應該做的事情了。”

陳平安從袖中拿出幾張馱碑符,拋給那黃師,“此符最能隱蔽身形氣機,你是金身境武夫,更能夠收斂痕迹,只要晝伏夜出,小心點,夠你偷偷離開北亭國地界了。”

黃師愣在當場,沒有立即去接那符籙,當初在仙府遺址的後山,便是同樣的手段,一拳打得對方吐血不已。

只不過當時更多還是試探對方深淺。

等到那幾張符籙飄落遠方,黃師才將那些符籙駕馭在手,沉默片刻,才開口問道:“你到底圖什麼?”

陳平安已經繼續趕路,撂下一句話:“世間苦難臨頭,我們敢怒敢言。”

就這麼一個陌路人局外人,一句輕描淡寫的言語。

可黃師這般鐵石心腸、行事更是心狠手辣的武夫,竟是嘴唇顫抖起來,雙拳緊握,黃師鬆開一拳,深呼吸一口氣,伸手抹了把臉。

黃師突然高聲喊道:“喂,陳老哥,請停步。”

陳平安轉頭怒罵道:“老子自己也沒剩下幾張寶貝符籙了!老子就是個每天起早貪黑、掙點辛苦錢的包袱齋,不是善財童子,你大爺的,還敢得寸進尺,做人如此不厚道,山上的舊賬還沒算呢,一拳萬斤重,打得老子這把老骨頭……小骨頭差點散架……”

黃師嘴角抽搐,差點想要反悔,突然笑了起來,打開行囊一腳,使勁顛晃起來,最後接連丟過去三樣物件,“我黃師算不得半個好人,可也不願意欠半點人情。”

那“少年”立即換了一副嘴臉,笑呵呵接過那三樣東西,放入竹箱當中。

陳平安揉了揉下巴,覺得是不是可以哥倆坐下來,喝個小酒兒,慢慢談買賣。

黃師笑道:“有了這些符籙,我還賣給你做什麼?就你那生意經,我能不虧本?”

陳平安笑道:“過獎過獎。”

兩人就這麼分道揚鑣。

黃師突然問道:“姓甚名甚?能不能講?”

那人沒有轉身,抬起一臂,輕輕握拳,“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陳好人。”

黃師懶得再開口了。

去你大爺的姓陳名好人。

不過人,真是好人。

那人突然轉頭,雙袖輕輕一抖,手中多出厚厚兩大摞符籙,一本正經說道:“其實我這兒還有些攻伐符籙,實不相瞞,張張都是至寶,物美價廉……”

黃師已經貼了那張馱碑符,不等那傢伙說完,朝他豎起一根中指,然後腳尖一點,飛掠離去。

陳平安遺憾道:“個個賊精,生意難做。”

————

陳平安獨自行走于崇山峻岭,突然抬起頭望去。

一男一女,拚命御風遠遊,然後兩人身形突然如箭矢往一處山林中掠去,沒了蹤跡。

正是雲上城沈震澤的兩位嫡傳弟子。

年輕男子多留了一個心眼,帶着女子改變路線。

為的就是避開那個萬一。

先前從老真人手中接過方寸物后,與師妹一起御風離去后,心神立即沉浸其中,結果發現裡邊除了幾件陌生的仙家器物,應該是許供奉將方寸物當做了自家藏寶物件,是這位心腸歹毒的師門長輩自己尋覓到的機緣,可是最重要的仙人遺蛻與那件法袍都已不見。

桓老真人說那許供奉已死。

是不是從許供奉嘴中逼問出了這件方寸物的開山秘法,取走了兩件價值連城的至寶?

為何桓雲要多此一舉?還要將白玉筆管交還給自己?是篤定自己不敢向師父泄密?

疑心一起,便要疑神疑鬼。

而老真人桓雲,不一樣如此?

事實上雙方都算是聰明的好人,此次訪山,哪怕桓雲期間的確有些起念,但最終還是沒有做出違背良心的狠辣舉措。

可是最終人心走向,便是急轉直下,從惡如崩。

桓雲化虹追蹤而至,飄然墜地,盯着那兩個年輕晚輩,神色淡漠道:“方寸物的開山口訣是什麼?”

年輕男子將那女子一把扯到身後,說道:“老真人為何明知故問?”

桓雲怒道:“若真是如此,老夫何必畫蛇添足?”

年輕男子苦笑道:“你們這些高人神仙的心思,我如何猜得到?”

桓雲便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年輕男子有些錯愕,苦澀道:“既然如此,老真人為何要問方寸物的開門之法?”

桓雲說道:“要你們死個明明白白。”

年輕男子問道:“我們可以叛離雲上城,跟隨老真人一起修行。”

桓雲望向年輕男子身後,面無表情道:“你得證明自己。”

年輕男子突然大笑起來,吐了口唾沫,“狗日的真人,你桓雲比起那些山澤野修還要不如!”

年輕男子背後一涼,被一把小巧袖刀插入後背,他踉蹌向前一步,然後緩緩轉頭,一臉茫然。

身後女子已經倒掠出去十數步,渾身顫抖。

只是不知為何,她一手捂住手腕,好似受了傷。

桓雲笑道:“很好。”

那個已經身受重傷的男人,一直轉頭,就那麼望着那個臉色慘白、眼神中充滿愧疚的的女子,他淚流滿面,卻沒有任何憤恨,唯有失望和心疼,他輕輕說道:“你傻不傻,我們都是要死的啊。”

桓雲嗤笑道:“還是你聰明。”

桓雲轉過頭,“道友既然都願意救人了,何必鬼鬼祟祟不敢見人。”

陳平安從一棵樹后繞出,瞥了眼那個悔恨之後便是狠厲之氣更重的女子。

總算還來得及,那個年輕男子沒死。

陳平安望向那個老先生,“白日見鬼,大開眼界。”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