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與寧姚般配 簡體中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與寧姚般配
本書:劍來  |  字數:9371  |  更新時間:2019-08-13 20:31:58

歷史上所有劍氣長城的攻守戰初期,景象如何,白煉霜說了兩個字,極為精準,送死。

城頭之上,劍仙與劍修,齊齊祭出飛劍,鋪天蓋地,劍氣如洶湧潮水,往南方涌去,所過之地,皆是齏粉。

戰場上蜂擁向劍氣長城的妖族,如同被割草一般,一茬一茬成片倒地不起。

蠻荒天下懸有三輪月,此處城頭月色最多。

城頭之上劍修如雲,飛劍一出,深夜亮如晝,足可讓月色黯然失色。

密密麻麻的妖族,浩浩蕩蕩逆流而上,想要形成蟻附攻城的局面,為時尚早,早得很。

只能靠不計其數的性命去消耗劍修的靈氣,換取接近劍氣長城的機會,戰場每向北方推進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專門有一撥大妖現出真身,在飛升境大妖重光的帶領下,負責將一座座從蠻荒天下大地拔出的山峰,扛到南方戰場,然後傾力砸向劍氣長城。

被譽為巔峰十人候補的大劍仙岳青,腰懸佩劍兩把,一把雄鎮五嶽,一把劍坊制式長劍,皆未出鞘,之上祭出兩把本命飛劍,其中那把百丈泉,如大瀑傾瀉,將一座座呼嘯丟擲向城頭的山峰打落大地,大地震顫,砸死妖族無數,又有飛劍雲雀在天,劍氣如一場滂沱大雨落在戰場上。

北俱蘆洲太徽劍宗宗主韓槐子,飛劍所指,不在戰場那些送死的妖族身上,配合岳青,一起打落那些砸向城頭的山峰。

晏家首席供奉,仙人境劍修李退密,也有兩把本命飛劍,一把白蛟,一把黑螭,飛劍祭出后如兩條百丈蛟龍,在大地之上肆意翻滾,絞殺妖族。

仙人境米祜本命飛劍“鰲魚”,離開城頭,便直接沒入大地,在戰場上撕裂出一條條溝壑,負責阻滯妖族推進勢頭。

弟弟米裕祭出飛劍“霞滿天”,聯手兄長米裕,在那溝壑當中生出濃稠似水的霞光劍氣,防止敵方大妖填平溝壑,同時碾殺所有落入溝壑當中的妖族。

又有南婆娑洲劍仙元青蜀祭出飛劍“霜雪”,為米家兄弟劍仙穩固溝壑,劍氣沛然,許多十數道大大小小溝壑邊緣的妖族,如置身於酷寒凍骨的霜雪天,大地積雪深厚,漫天雪花碎屑,以真身體魄堅韌著稱於世的妖族,雙腳皆是被劍氣消融血肉,白骨裸露,身軀亦是血肉模糊。

在玉璞境瓶頸停滯多年的劍仙吳承霈,盤腿坐在城頭,本命飛劍“甘露”,是一把在劍氣長城都算極為奇怪的飛劍,飛劍甘露並無定式,落在了戰場無數屍骸堆積、鮮血深潭當中,吳承霈竟是屏氣凝神,並未向妖族出劍,反而開始靜心煉劍。

女子劍仙周澄雖然境界不高,但是身負獨到氣運,作為她這一脈的最後僅存之人,在城頭修行的漫長歲月里,能夠獲得歷代祖師的劍意,淬鍊為本命飛劍,最終鑄造、溫養出一把本命飛劍“七彩”,劍光七色,宛如一人擁有七把本命飛劍。

位於巔峰十大劍仙之列的納蘭燒葦和陸芝,並未出劍,兩人帶領十數位飛劍極快的上五境劍仙,只是巡視戰場,專門針對那些隱匿在妖族大軍當中的大妖,若是有妖族臨近城頭,也會出劍斬殺,絕對不讓妖族輕而易舉推進到城頭下方。

劍氣長城城頭上,劍修各司其職。

上五境劍修,飛劍是那劍氣潮水的的潮頭最前方,離開城頭最遠,對敵殺敵最多,自然最耗靈氣,也最為兇險,

元嬰、金丹兩境界的地仙劍修,緊隨其後,並不要求這些劍修一味求遠殺妖,只需要穩固住那條出城劍氣江河的陣型。若有餘力,就找機會斬殺那些身披法袍、符籙鎧甲的妖族修士,尤其是這撥人秘密護送的陣師,一發現跡象,必須不計代價,也要將其當場斬殺。

所有金丹之下的中五境劍修,出劍更需小心,首要任務,根本不是殺敵,而是結陣在城頭之前。以免被某些專門針對他們的妖族傷及本命飛劍。

三撥劍修,各有輪換,擺出花架子嚇唬人,畢竟嚇不死人,劍氣長城每一位劍修出劍,永遠是在追求實打實的戰果。

畢竟大妖攻城,不是幾天幾個月的事情,往往會持續數年之久。

蠻荒天下妖族,三天三夜的攻城,就真的只是一道開胃菜。

這期間唯一的意外,是那唯一拋頭露面的十四頭大妖之一,高坐于枯骨王座的白瑩,好似監軍一般的巍峨存在,他曾經起身一次,施展白骨觀神通。流血千里的戰場之上,瞬間便站起了數千位妖族修士的白骨屍骸,只是不知為何,也不攻城,也不撤退,就那麼直愣愣站在戰場上,只是任由劍氣打碎全部,徹底失去了最後一點利用價值。

白瑩坐回王座,伸出一隻手掌,好像是示意劍氣長城的劍修們繼續出劍。

白瑩多看了一眼玉璞境劍仙吳承霈,對於那把本命飛劍“甘霖”,頗有興趣。

白瑩眼光看到了戰場更遠處,若是形銷骨立過後,同時能夠沐浴甘霖,幫着淬鍊魂魄,是可以裨益大道些許的。

除此之外,白瑩並不覺得這般廝殺,有什麼值得自己多看一眼的。

除去孑然一身、不去開枝散葉的幾位王座同僚,連同他白瑩的白骨山在內,其餘宗門勢力,連同所有藩屬,都傾巢出動了,所以當下的蠻荒天下,若是有人能夠像那煉化月魄的道人大妖一般,在三輪明月當中,俯瞰大地,就可以看到廣袤版圖上,會先出一粒粒芥子,然後一條條細線紛紛往劍氣長城這邊緩緩移動,那些都是源源不斷趕赴戰場的妖族。

每一條細線,都是動輒數萬數十萬的妖族,更多是靈智未開的傀儡,被修士駕馭控制,其中也有無數走上修道之路、化作人形的妖族修士,還有眾多的一方豪傑,學那浩然天下建造出來的王朝,深山大澤的凶戾妖物,佔據蠻瘴之地的,坐擁風水寶地的,各路山水神祇、厲鬼冤魂,無一例外,最少都需要拿出一半的家底,攻打劍氣長城。

若是攻不下城頭,當然就是送死。

可想要攻破城頭,就不得不送死,只要耗得起,捨得死更多的無用螻蟻,死得越多,看似高不可攀、堅不可摧的劍氣長城,就會越來越失去天時地利人和,三者皆無的那一刻,就是那位陳清都身死道消、徹底魂飛魄散的那一刻。劍氣長城自成一座大天地,陳清都如何守住這份優勢,蠻荒天下如何抹掉這份劣勢,這就是攻守戰的最關鍵所在,甚至可以說是唯一要做的事情。

什麼劍仙出劍,什麼蟻附攻城,都是在爭奪這個。

蠻荒天下只需拿出一半的底蘊,劍氣長城必定守不住。

不但劍氣長城守不住,浩然天下也要被殃及數洲之地,例如距離倒懸山最近的南婆娑洲,西南扶搖洲,東南桐葉洲。

所以沉寂萬年的灰衣老者再次現身後,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將一座蠻荒天下分成二十塊地盤,要十四頭大妖,誰都無法例外,必須調動其中一塊地盤的最少半數勢力,前往劍氣長城,完不成的這點小任務的,就沒活着的必要了,戰事一起,率先登上城頭,去領教領教陳清都的劍術高低,不願意,就去古井底下待着去。

二十塊地盤,若是修士相對而言,整體境界不夠,那就靠數量來湊,更好。但是有一點必須做成,所有的上五境妖族,必須一個不落,悉數往北方趕路,任何避戰不出,膽敢躲藏隱匿的,直接宰了。不過對於這些辛苦掙扎到上五境的存在,也不可太過逼迫,只要願意出戰,除了未來的封賞不可少了半點,

率軍出征之初,也該先得了一份重禮,若是這些存在戰死在了劍氣長城,沒能瞧見那座浩然天下一眼,那麼他們的子嗣或是嫡傳,可以保證在蠻荒天下版圖上,如同封王就藩,得以佔據一方,疆域大小,依照戰死大妖的境界和戰功來定,千年之內誰都不可侵犯絲毫。若是攻破了劍氣長城之後,不但在家鄉可以得到封賞,而且任何一位上五境妖物,亦可在那邊異常豐沃的新天下,直接開宗立派。

這份托月山牽頭,聯手十四頭大妖一起簽訂的契約,如今已經傳遍整座蠻荒天下。

二十塊地盤,每一塊地盤之內,若是頂尖修士境界夠了,可是欠缺那法袍、甲胄、法寶的,灰衣老者說得很直接,那就有勞十四位出點力,別藏掖家底了,不管是自己掏腰包,還是跟誰借,都送出去,反正到了浩然天下,按照既定策略,各自搜刮便是,不計手段,保證最少雙倍找補回來,不夠的,到時候只管找他和托月山討要補償。

此次攻城,井然有序,分為八個階段。

如今才是第一個階段剛剛拉開序幕罷了。

之後劍氣長城這些劍仙就會意外不斷,例如蠻荒天下也有十境純粹武夫,有那擱放在山嶽渡船之上的墨家劍舟,甚至會有那城頭上下,劍修與劍修,雙方只以劍對劍的壯觀畫面。蠻荒天下這邊也會聚集一大撥兵家修士,清一色身披甲丸至寶,到時候戰場之上,還會憑空出現一大堆高山,是十數個王朝被搬空的五嶽大山,會有無數修士在一座座山嶽之上,下一場法寶大雨。如今己方戰場之上,所有妖族需要高高仰視那座城頭,隨着時間的推移,戰場會越來越高。

最終一座劍氣長城,會成為蠻荒天下真正意義上的版圖,此消彼長,風水輪流轉,到時候再與那浩然天下對峙,就成了妖族進可攻退可守。

白瑩開始飲酒,聽聞浩然天下多仙家酒釀,

城頭上那些心高氣傲的劍仙,不是喜歡傾力出劍殺妖嗎,只管痛快出劍,儘管撈取戰功,反正都會被戰功撐死的。

其實從那場十三之爭開始,蠻荒天下就已經開始布局了。

三場都以蠻荒天下慘敗撤退告終的攻城戰,皆是蠻荒天下用以演武而已。

劍氣長城好似應運而生,崛起了一大撥以寧姚領銜的年輕天才。

其實蠻荒天下何嘗不是。

擁有最老刑徒觀照一部分魂魄的少年離真,當然是其中之一,死了便死了,老祖都不心疼,更不勞他白瑩惋惜。

要知道如今也有那妖族年輕百劍仙一說,只以大道資質好壞、未來成就高低來定,不以暫時境界深淺、戰力強弱劃分,那大髯漢子的唯一弟子,背篋,在一百劍修當中,排名不過第三。

按照劍氣長城的習慣,以往等到戰事均勢或是劣勢之際,劍仙就會一起離開城頭,將戰場分割,出現在最前線,死死阻擋住妖族的後續攻勢。

然後就輪到了地仙劍修和寧姚這些天才離開城頭,在戰場上雙方絞殺,生生死死,各憑本事,各看天命。

到了那個時候,孱弱不堪的下五境劍修就會出現在城頭上,一旦有大妖成功登上城頭,哪怕被留守城頭的疲憊劍仙攔截,依舊會殃及無數可憐螻蟻。

不斷有飛劍掠出城頭,無數道劍光拖曳出無數條流螢,期間不斷有劍修收取本命飛劍,退回城頭,然後這些劍修就要退出城頭第一線,去往靠近北邊城頭的那邊溫養飛劍,吞咽丹藥,呼吸吐納,重新積蓄靈氣,與此同時,下一撥劍修迅速補上位置,輪番上陣,御劍阻敵。

這就是劍氣長城最讓蠻荒天下頭疼的地方。

劍修大可以坐鎮城頭,一點一點消耗妖族大軍的數量。

妖族也曾有那觀戰的大妖,親眼目睹這副畫卷過後,不得不傷感唏噓一句,我族攻城,如那龐然大物,臃腫不堪,戰場之上,坐等剝削,何其慘烈無助,何等徒勞無功。

劍氣長城之上,出現了一位鬼鬼祟祟的黑衣少年,登上城頭后,在鄰近的衣坊劍坊設置的臨時鋪子,少年好似十分怕死,領了一件法袍套在外邊,腰間懸佩一把劍坊制式長劍,然後撒腿飛奔,期間有蠻荒天下山嶽被劍仙擊碎,碎石飛濺,劍氣長城極長,哪怕有劍仙出劍粉碎大半,依舊有那漏網之魚,墜落在城頭這邊,聲勢極大,黑衣少年伸出雙手,替幾位躲避不及的中五境年輕劍修,擋下了那塊大如屋舍的巨石,身材修長、面容普通的黑衣少年雖然擋下了大石,但是嘔血不已,不等那些年輕劍修道一聲謝,少年便擦了擦血跡,繼續踉蹌奔走。

最後這少年終於找到了一撥熟悉面孔。

在這之前,見到了不少情理之中的熟人,例如金丹瓶頸劍修龐元濟,以及那個不待在哥哥高野侯身邊、卻賴在龐元濟身邊出劍的少女高幼清。

也見到一些意外之外、不太相熟之人,都站在苦夏劍仙身側祭出本命飛劍,林君璧,朱枚,金真夢。

那撥來自中土神洲邵元王朝的年輕天才劍修,嚴律、蔣觀澄都已撤離劍氣長城,早已通過倒懸山跨洲渡船,據說是去南婆娑洲遊歷了。

苦夏劍仙留下,黑衣少年並不奇怪,但是林君璧三人留下,不但不是躲在城池裡邊遠遠觀戰,還有膽子親身參与這場攻守戰,少年還是覺得十分驚奇。

寧姚,疊嶂,陳三秋,董畫符,晏啄,范大澈。

六人聚在一起,各自出劍殺妖。

疊嶂背巨劍鎮嶽,這在劍氣長城也是個趣事,因為大劍仙岳青的其中一把本命飛劍,名為雄鎮五嶽。

這與那寶瓶洲劍仙魏晉的佩劍“高燭”,與齊狩半仙兵佩劍湊巧同名,有異曲同工之妙。

晏胖子佩劍紫電,正在罵罵咧咧,大罵那些妖族的臭不要臉,竟敢用下作手段陰我晏大爺。

董黑炭將佩劍名字極其脂粉氣的那把“紅妝”,橫劍在膝。這位買東西從不花錢的董家子孫,倒是不罵那些妖族畜生,這會兒正在罵晏胖子出劍太軟,飄來盪去的,跟醉酒後的陳三秋差不多。董畫符的言語,歷來喜歡一掃一大片。晏啄便說自己這種駕馭飛劍的路數,軌跡那叫一個捉摸不定,可不是亂來,其實是極有講究的,不但對手察覺不到路線,因為連自己都琢磨不透,所以才最厲害。

陳三秋一襲白衣,是太象街陳氏家族的一件祖傳法袍,這位風度翩翩公子哥,佩劍雲紋,早已失去原先劍鞘,曾是朋友小蛐蛐的佩劍,小蛐蛐死後,就被陳三秋收在手中,這次登上城頭,多帶了一把劍坊制式長劍的劍鞘,將雲紋藏劍其中。

至於一開始就屬於陳三秋的那把“雲紋”,如今暫借給了死活沒辦法破境躋身金丹客的好友范大澈。

駕馭飛劍出城殺妖,並不是什麼輕鬆事。

妖族當中,也有那不光是體魄堅韌、更有戰力不俗的強橫之輩,還有眾多專破劍修飛劍的陰險手段,更有大量的死士妖族,在身軀上銘刻有誘使、拘押劍修飛劍的符籙,一旦飛劍上鉤,便會毫不猶豫地自毀妖丹,炸碎飛劍。這些絕不會在頭上寫下死士二字的妖族,更會故意受傷,或是假裝一着不慎,在戰場上露出了一兩個致命破綻,飛劍一旦撞入它們身上的符籙陷阱,本命飛劍甚至會是有去無回的下場。

如此一來,劍修還敢不敢傾力出劍殺妖?出劍還有無那一往無前的劍意精神氣?

這本身就是極其考驗劍修眼力、更是砥礪道心的一樁事。

既背劍也佩劍的寧姚,瞥了眼那黑衣少年,有些無奈,只是並未出聲與他言語,來都來了,難不成還要趕他離開城頭,何況她說了,他會聽嗎?

所以寧姚轉身繼續駕馭飛劍。

她自然不止擁有一把本命飛劍,但是短短不到二十年,接連三場大戰下來,妖族只見識過寧姚一把飛劍而已。

變成了一位少年面容的陳平安,看了幾眼,便看出了端倪。

范大澈出劍太拘束,不該是一位龍門境瓶頸劍修的殺力。

不是范大澈心性不夠,或是膽小怕事,而是處境比較尷尬的緣故,戰場殺敵,不是寧府和晏家演武場上的切磋。

范大澈太想要追上疊嶂、陳三秋等人的出劍,太希望自己能夠與這些朋友的本命飛劍,配合得天衣無縫,久而久之,便是環環相扣,一步錯步步錯,反而需要陳三秋他們幫忙救場。

原本從城頭這邊望去,哪怕是一位地仙劍修窮盡目力,都會模糊不清的遠處戰場,如今卻是中五境劍修只要凝神注視一處,便會纖毫畢現。

陳平安知道這就是三位儒釋道聖人的功勞,是一種類似玄之又玄的造化神通,幫着劍氣長城營造出天地壓勝的先天優勢。

陳平安來到臉色緊繃卻難掩黯然眼神的范大澈身邊,沒有走上城頭,只是只露出一顆腦袋,探頭探腦望向南方戰場,然後聚音成線,輕聲笑道:“又不是聯手殺那上五境大妖,你只管自己出劍便是,別理睬董黑炭和晏胖子他們,只要他們飛劍重傷了的妖族,來不及斃命,你就駕馭飛劍,偷偷上去戳上一劍,這樣白撿的戰功不要白不要,這幫子金丹境大劍仙,好意思跟你一個龍門境小劍修搶功勞?還講不講一點朋友義氣了,對吧?”

疊嶂的飛劍,一往無前,劍意純粹如其人。

董畫符習慣性出劍追逐疊嶂,這兩個都是顧頭不顧腚的狠人,所以陳三秋與晏啄就會各自配合疊嶂和董畫符,在此之外,當然也需各自殺敵,四人並肩作戰三次,配合無比嫻熟,會有一種類似小天地的氛圍。

而寧姚那把無形飛劍,專門負責針對難纏妖物,疊嶂四人鑿陣殺敵的同時,其實就是一種對戰場妖族的掃蕩和摸底,寧姚等於是一人一劍,獨自殿後,保證其餘四人出劍無憂。

所以范大澈,就略顯多餘了,范大澈自認是最為累贅的存在。

范大澈先前在寧府練劍,在芥子小天地與這些朋友,哪怕演練過很多次,范大澈也不是那種沒有下過城頭搏命的雛鳥劍修。

唯一的原因,是這些朋友,太過出類拔萃,戰場上的機會,稍縱即逝,兇險和意外,一樣會瞬間出現。

范大澈跟不上疊嶂四人,無論是念頭轉動,還是飛劍速度,都跟不上。

聽到了那個熟悉的嗓音后,范大澈沒有轉頭與陳平安言語,出劍更沒有分心。

這就是劍氣長城習慣了戰場殺伐的劍修。

范大澈沒有任何猶豫和難為情,就按照陳平安的說法出劍,按照這位二掌柜的說法去做了,不再試圖處處出劍與陳三秋他們合力殺妖,只是伺機而動,對那些瀕死的妖族補上一記飛劍。陳平安早就講過,戰場上撿人頭就是撿錢,全靠真本事,誰敢說我不要臉,老子就用劍氣長城最好的竹海洞天酒噴你一臉。

陳平安觀戰片刻,繼續提醒道:“范大澈,你飛劍左邊十二丈,那頭重傷了的妖族在裝死,去,給它一劍。”

凌厲一劍洞穿那頭匍匐在地妖族的頭顱。

陳平安掃了一眼那處戰場,繼續說道:“范大澈,你可以駕馭飛劍,暫時離開疊嶂他們的戰場,不用刻意跟上,去往稍遠之地,所有屍體,管他是不是裝死,都補一劍,對這些貨色出劍,比較安穩,因為是那死士的可能性最小。別貪大求全,戰功這種東西,只要你不傷飛劍根本,有的是,多得是。你就當南邊戰場上是一座嶄新的演武場,想要追上陳三秋他們的腳步,就得出劍之餘,多看多想,遲早你可以成功預判他們的出劍軌跡,到時候你就不會覺得自己幫倒忙了。”

“撤劍!是死士,讓晏胖子先去逗一逗。”

“看到沒,這頭畜生顯然也是個帶點腦子的,在陳三秋他們身上占不到便宜,就想要拿你撿軟柿子捏。這種時候,別猶豫,跑嘛。可惜就是演技差了點,哪有屁滾尿流逃命的妖物,眼神如此堅定手更穩的?對方手穩往往心狠,你就要多小心了,你如今本命飛劍,韌性不夠,又非金丹境,畢竟不是陳三秋晏胖子這些有錢公子哥,砸錢無數在飛劍上,所以你的出劍,千萬別一味求快求准,不是一種人,就別出一種劍,得認。”

“大澈啊,你倒是別白瞎了這麼個好名字啊,好歹大徹大悟一次行不行,分明已經半死不活的金丹境大妖,躺在那兒等你一劍超度了它,金丹已被疊嶂擊碎,我讓你別一味出劍求快,也沒讓你該快的時候求慢啊,瞧瞧,給晏胖子搶了功勞了吧。”

“東北方位,二十三丈外,那頭妖族修士瞧見沒,它剛剛損失了一件法寶,心思猶豫了,只是被後方大妖監軍震懾,不好直接轉身撤退,作不得偽,大澈啊,愣着幹嘛,砍死它啊。得嘞,又給疊嶂搶走了,大澈啊,你他娘的是不是其實偷偷喜歡咱們大掌柜吧?”

“與陳三秋對峙的那頭,估摸着是個藏掖實力的元嬰大妖,最少也該是金丹瓶頸,皮糙肉厚,但是那件法寶太過笨重,可以去幫個忙,記得飛劍盡量貼地,如果可以的話,就找機會戳它襠部。頭顱、心口這些關鍵地方,別去嘗試,這頭畜生分明就是奔着陳三秋他們來的,這場架,有得磨。大澈啊,這過襠一劍很有劍仙風采嘛,見好就收,趕緊跑路,大妖盯上你了,讓董黑炭扛上去。”

一頭原本負責監察巡狩戰場的上五境妖族,似乎察覺到這一處戰場的異樣。

它還是一頭玉璞境妖族劍修,一道氣勢如虹的劍光直奔城頭而來,劍光所指,正是那個只露出顆腦袋的陳平安。

但是被寧姚背後長劍自行出鞘,一劍劈落劍光,飛劍墜地,在城頭下方砸出一個塵土飛揚的大坑,一劍無功的妖族劍修,駕馭飛劍,一閃而逝,從地底下遊走不定,最終繞回。

寧姚那把長劍自行歸鞘,她神色自若,繼續駕馭遠處那把本命飛劍狩獵妖族。

一行人當中,唯有寧姚的那把本命飛劍,三天三夜過後,從未返回城頭。

戰場上,有那金色的鸞鳳,從劍氣長城這邊,振翅掠向南方戰場,撲殺妖族。

有那劍仙高魁的本命飛劍,竟是大如渡船一般,從天而降。

周澄的本命飛劍“七彩”,在大地之上瘋狂遊走,所過之地,濺起無數殘肢斷骸。

有寧氏家主寧連雲,祭出本命飛劍之後,戰場高空,憑空出現了一片片雲海,劍氣如雨,如滂沱大雨,直墜大地。

蠻荒天下大軍當中,也有那大妖施展神通,駕馭烏鴉成群的廣袤黑雲,往城頭那邊掠去,許多躲避不及的劍修飛劍,七歪八斜,一些沒入黑雲當中的本命飛劍,直接崩碎,如被磨盤碾壓成粉末,城頭之上的劍修便成為一個個血人。

寧連雲自然不會讓那大妖得逞,憑藉鴉群黑雲打亂劍陣,心意微動,駕馭其中一座雲海。

烏鴉黑雲如那老劍仙寧連雲的雲海相撞在一起。

納蘭家族一位出劍次數不多的年輕劍仙,伸手一推,只見那祭出黑雲鴉群的大妖上空,落下一座晶瑩剔透的白玉台,筆直往大妖腦袋砸去。

那大妖根本不去抵禦,后掠而逃,大妖所在的妖族大軍,方圓數里之內,被白玉台當頭砸下,覆蓋大地,頓時鮮血四濺。

不但如此,大妖好似被劍仙的某種古怪神通盯上,無論它如何逃遁,更換路線,皆有蘊藉無窮劍氣的白玉台一次次砸落,一時間,殃及池魚無數。

十八座白玉台依次落下,最終成功將那頭無處可逃的大妖籠罩鎮壓,大妖只得現出真身,力扛那座壓頂的白玉台,當不斷龜裂的白玉台徹底炸裂開來,大妖真身亦是被整個砸入大地之下,只是半副身軀血肉都被磨損殆盡的大妖,狠狠盯着城頭那邊的出手劍仙,它重新變幻人形,冷哼一聲,選擇暫時離開戰場,去休養生息。

城頭上那位劍仙離開南邊牆頭,去往北邊閉目養神。

一位劍仙從北往南,頂替此人位置,負責坐鎮一方。

只要有大妖膽敢出手,城頭這邊必須有劍仙問劍還禮。

並且在戰場上出手過一次的大妖,下一次露面,只要現身於出劍範圍,大劍仙還需要主動問劍一次。

大妖膽子肥,不怕死,站得近,岳青、寧連雲、韓槐子、李退密這些不在十人之列卻是仙人境的所有大劍仙,不管是一人出劍,還是齊齊出劍,反正出劍過後,若是無法將其重創,就所有人消減戰功一筆。

這就是劍氣長城的規矩,老大劍仙親自訂立的一條鐵律。

除此之外,玉璞境領頭的妖族大軍只管出手,並不會被城頭上的大劍仙刻意針對,劍氣長城這邊死了多少劍修,劍氣長城都認。

任何一位劍修除了傾力出劍,殺妖禦敵,就該在一次次廝殺過程當中先學會自保。

一個死了的劍仙,就是死了。

一個活着的劍修,哪怕尚未成為地仙,卻擁有無數種可能性。

不如此,一位位善戰劍仙從何而來,劍修躲躲藏藏出劍,只靠着先人劍仙們的小心庇護嗎?

故而陳清都對寧姚所說的那句,在他心中無人不可死!

這就是老大劍仙萬年以來,從來不對任何晚輩掩飾的一個殘忍真相。

慘烈的戰事,兇險的廝殺,無處不在。

而城頭之上的兩端,以及劍氣長城的高空,儒釋道三教聖人的坐鎮之地,有那更加悄無聲息、卻同時更加關鍵的隱蔽戰場。

那位坐鎮天幕最高處的道家老聖人,一次次揮動雪白手中麈尾,驅散煙雲,如那獨坐山巔、拂穢清暑的清談名士,風流千古。

坐在蒲團上的僧人默默誦經,遍地開出金色蓮花,不斷懸空飛升,形成一道金色長河,漂浮着一盞盞蓮花燈。

儒家聖人正襟危坐,攤開一本聖賢書籍,書上的金色文字,一字字從書上掠出,當一本聖賢書讀完之後,便空白無一字,聖人便再翻開下一本聖賢書。

陳平安已經離開范大澈身邊戰場,在龐元濟那邊出現過,遙遙祭出了咳雷、松針兩飛劍,幫忙設置障眼法,見好就收而已。也在高野侯、司徒蔚然那邊現身,幫了點小忙。劍仙坐鎮所在處,不做逗留,但是自家酒鋪的熟客,那些喝過酒的中五境劍修,陳平安都會稍作停步,不但祭出兩把仿劍,還會以飛劍初一十五,乾脆利落殺敵,但是絕對不會在一處地方停留過久,也不是在一條線上依次出劍,會時不時重返先前出劍過的戰場,然後一走就是走出數百里,能救下一把劍修的本命飛劍就救下,能順手殺妖就殺,絕不逞強,更不貪功。

不但如此,一下是那神色木訥的黑衣少年,一下子是那面容枯槁的老者。

當陳平安猶豫不決,掂量着手中那張女子麵皮,要不要覆在臉上的時候,有一位司職護陣的劍仙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以心聲笑罵道:“你這二境大修士,要點臉行不行?”

這位劍仙與岳青、米祜關係極好,當時左右問劍岳青,他是那出城勸架的劍仙之一。

陳平安朝那劍仙豎起一根中指,然後一咬牙,果斷覆上麵皮,躍上了城頭,行走步伐,竟是果真如女子那般婀娜多姿。

然後幫着一群年輕劍修,偷偷摸摸鬼祟出劍。遠處那劍仙先是看得錯愕,隨即大笑不已,對這位原本觀感不佳的文聖一脈讀書人,很是服氣了。

劍仙笑過之後,看着那個血跡微微滲透衣坊法袍的年輕背影,劍仙收斂心神,繼續為眾多離開城頭的劍修飛劍護陣。

劍仙面朝南方,仔細關注着每一個戰場細節,同時內心深處生出一個念頭,大概只有這樣的年輕人,才能夠是左右的小師弟,能夠讓老大劍仙押重注。

才能夠與寧姚般配。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