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七百零六章 十四境 簡體中文

第七百零六章 十四境

本書:劍來  |  字數:7889  |  更新時間:2020-02-04 20:36:44

半座劍氣長城的懸崖畔,一襲灰袍隨風飄蕩。

流白來到此處,要與龍君前輩道別,她剛剛躋身元嬰境,並且先後得到了兩道純粹劍意的饋贈。

在此練劍的九十余位托月山劍仙胚子,大多已經早於流白破境或是得到一份劍意,得以先後離開城頭,御劍去往浩然天下,趕赴三洲戰場。

那些遊盪在天地間百年、千年甚至萬年的一縷縷劍意精純,無偏無倚,只要劍心澄澈,與之契合者,便是被它們認可的天下劍修,便能夠得到一樁機緣,一份沒有任何所謂香火、師徒名義的純粹傳承。

唯獨一種存在,無論天賦多高、資質多好,絕無可能獲得劍意的青睞。

例如蠻荒天下被列為年輕十人之一的賒月,以及那個昵稱豆蔻的少女。

流白輕聲道:“龍君前輩,我即將離開此地,去往桐葉洲追隨先生和師兄,不知前輩有無話語,需要晚輩捎給先生?”

城頭罡風陣陣,那一襲灰袍並未開口言語。

流白也不敢催促這位性格古怪的前輩,她不着急離開城頭,便望向對崖,不見那一襲鮮紅法袍的蹤跡。

甲子帳下令,針對對面那半座劍氣長城,設置了一道極具威勢的山水禁制,徹底隔絕天地,流白可以清楚看到對面風景,對面城頭看待此處,卻只會白霧茫茫。

她身邊這位龍君前輩,確實太過性情難測,作為萬年前問劍托月山的三位老劍仙之一,曾是陳清都的摯友,曾經一起起劍於人間大地,問劍于天,淪為刑徒之後,最終與觀照一起再次淪為托月山傀儡,但是與那魂魄四散、神志不清的觀照大不相同,龍君是自己舍了皮囊肉身不要,甚至任由王座白瑩腳踩一顆頭顱。在戰場上,斬殺自己一脈的最後一位劍仙高魁。

高魁問劍,龍君領劍,僅此而已。

最終被老人親手斬斷劍道最後一炷香火。

流白確實不太理解龍君前輩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

事實上流白就連那個離真,都琢磨不透。離真如今還留在城頭上,好像打定主意要與那年輕隱官死磕到底了。

隨着一位位托月山劍仙胚子的各有所得,一份份劍運的大道流轉,自然而然,就會使得對面半座劍氣長城越來越單薄,使得那個傢伙的處境,越來越岌岌可危。因為那半座劍氣長城的穩固程度,與劍道氣運戚戚相關,相信那個與半座長城合道的年輕隱官,對此感知,會是天地間最清晰最敏銳的一個。

山下的凡夫俗子,懵懵懂懂,不知命理陽壽,故而不知老之將至,不知哪天才算大限將至。

但是那個年輕隱官,如同每天瞪大眼睛對着一盞祖師堂長命燈,卻只能眼睜睜看着那盞燈火的光亮,日漸黯淡。

龍君開口道:“讓你先生去請劉叉返回此地傾力出劍,最晚一年,務必要迫使那小子躋身玉璞境。遲則有變。”

流白錯愕不已,不知為何龍君偏要讓那人躋身玉璞境,難道?不對!自己絕不能受那人的言語影響心境,龍君前輩絕不可能與他同氣連枝。

於是流白心有疑惑便詢問,絕不讓自己疑神疑鬼,開門見山問道:“龍君前輩,這是為何?煩請解惑!”

龍君笑着解釋道:“對於陳平安來說,碎金丹結金丹,都是水到渠成之事,成為元嬰劍修,不容易,也不算太難,只不過暫時還需要些時日的水磨功夫,他對於練氣士境界拔高一事,確實半點不着急,更多心思,放在如何增長拳意之上,大概這才是那條小瘋狗眼中的燃眉之急。畢竟修行靠己,他一直如同入山登高,唯獨練拳一事,卻是雷打不動,如何能夠不着急。在浩然天下,山巔境武夫,確實有些了不得,可是在這裏,夠看嗎?”

流白只覺得頭暈目眩,顫聲道:“他當時不是說自己馬上玉璞境嗎?”

“他說什麼你們就信什麼啊?”

龍君嗤笑道:“真相自然是他隨口嚇唬你跟離真的,我當時本想要說他馬上元嬰,只是見你們信以為真,就懶得說話了。”

流白幽幽嘆息一聲。

龍君望向對面,“這小子性情如何,很難看破嗎?一切被視為他眼中可見之物,無論距離遠近,無論難度大小,只要心神往之且行之有路,那他就都會半點不着急,默默做事而已,最終一步一步,變得唾手可得,但是也別忘了,此人最不擅長的事情,是那無中生有,靠他自己去找到那個一。他對此最沒有信心。”

說到這裏,龍君笑問道:“是不是不信此說?”

流白根本不知如何作答。

龍君前輩這個說法,讓她將信將疑。

龍君無奈道:“看來是真被他那兩把本命飛劍給嚇傻了,我問你,一位如此年輕的九境武夫,還是以外鄉人身份當了隱官、並且能夠服眾的一個聰明人,遠遊、歷練、廝殺不斷,但是他陳平安可曾悟出真正屬於自己的一拳?有嗎?沒有。”

流白恍然,輕輕點頭。

龍君說道:“一切作為皆在規矩內,你們都忘記他的另外一個身份了,讀書人。自省,克己,慎獨,既是修心,其實又都是重重約束在身。”

所以越是如此,越不能讓這個年輕人,有朝一日,真正悟出一拳,那意味着最重修心的年輕隱官,有望能夠憑藉自己之力,為天地劃出一道條條框框。尤其不能讓此人真正悟出一劍,大凡物不平則鳴,這個年輕人,心中積鬱已經足夠多了,怒氣,殺氣,戾氣,悲憤氣……

到時候被他歸攏起來,最終一劍遞出,說不得真會天地變sè。

說到這裏,龍君以無數條細密劍氣,凝聚出一副模糊身形,與那陳平安最早在劍氣長城露面時,是差不多的光景。

龍君伸手撥開那道山水禁制,繼續說道:“他要修心,循序漸進,那就要逼得他走捷徑,逼得他不講理。哪怕成為元嬰劍修,這傢伙躋身玉璞境,依舊大不易,倉促之下,多半要用上一種折損大道高度作為代價的捷徑秘法,要他不得不飲鴆止渴,一旦躋身了玉璞境,他就要徹底與剩下半座劍氣長城共存亡,真正成為了陳清都第二。”

流白瞥了眼對面懸崖,並無那人蹤影,試探性問道:“再難離開劍氣長城?”

“所以你們擔心他躋身玉璞境,其實他自己更怕。”

龍君點頭道:“若是他無法躋身玉璞,只能以真元嬰、偽玉璞的稀爛境界,繼續死守城頭,更好,劉叉一劍下去,將對面城頭再一斬為二,他就要被傷及大道根本,半死不活,劉叉再多幾劍,人依舊不會死,可是他的修道一途,就算徹底毀了。劍道先於武道行至斷頭路,他與劍氣長城的合道,就變得名不副實,便是讓他躋身了十境武夫又能如何?任人宰割,坐地等死罷了。遲早有一天,無論是我,還是故地重遊的你,或是綬臣,斐然,誰來出劍,其實都一樣了。劍劍傷他大道根本。”

他人登城即上墳,墳冢之中有個活人,實則與死人無異。

流白好似山窮水盡之時,豁然開朗見那山清水秀。

唯一礙眼的,便是龍君前輩故意打開禁制后,那一襲鮮紅法袍,好像如約而至,只見他手持狹刀,一路輕敲肩頭,緩緩走來,最終站在了懸崖對面。

肩扛狹刀,對峙而立。

流白先前雖然躋身了元嬰境,非但沒有太多欣喜,反而憂心忡忡,簡直比跌境還不如。

作為昔年托月山百劍仙名列前茅的存在,因為圍殺一役,躋身上五境劍仙的意外,驀然變得比天大,一天不曾真正躋身玉璞境,流白一天難以釋懷。尤其是一想到自己將來要想打破元嬰瓶頸,就需要面對那個心魔,簡直讓流白躋身了元嬰境,就像是走近了那人一大步,心魔之可畏,就在於玄之又玄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資質,道法,境界,甚至

心性,都彷彿天邊流雲,如何低得過堅若磐石的那尊心魔?

而許多躋身上五境的得道之士,之所以能夠降服心魔,很大程度上是早先根本不知心魔具體為何,既來之則安之,反而容易破開瓶頸。

一旦早早知曉了心魔為何物,所有早早準備好的破解之法,對於心魔而言,其實反而皆是它的滋養壯大之法。

但是如果流白面對心魔之時,那個年輕隱官已經身死道消,那麼流白躋身上五境,反而恨不得心魔是那陳平安。

因為到時候流白在內心深處,就可以維持一點靈光,深知那心魔是已死之物。

今天聽聞龍君前輩一番言語過後,流白道心大定,望向對面那人,微笑道:“與隱官大人道一聲別,希望還有重逢之時。”

當下有此道心,流白只覺得劍心愈發澄澈了幾分,對於那場原本勝負懸殊的問劍,反而變得躍躍欲試。

那人面帶笑意,破天荒沉默不言,沒有以言語亂她道心。

流白看得出來,對方這幾年並不好受,好不容易躋身山巔境,使得容貌穩固之後,反而一天比一天形神憔悴。

一位久居山中的修道之人,不知寒暑,酣眠數年,乃至於數十年,如死龍卧深潭,如一尊神像枯坐祠廟,其實並不奇怪。

例如北俱蘆洲趴地峰的火龍真人,更是以擅長大睡著稱於世,披雪作衣。

而新評出年輕十人之一,流霞洲的那位夢遊客,應該也是火龍真人的同道中人。

或是坐忘形骸,勤修道法數年之久,期間只是小憩片刻,用以溫養魂魄,也不奇怪。這類小憩,大有講究,契合“人身大死”一說,是山上修道極為推崇的熟睡之法,真正不起一個念頭,按照佛法說法,便是能夠讓人遠離所有顛倒夢想,故而相較凡俗夫子的最是尋常的夜中熟睡,更能夠真正裨益三魂七魄,神魂大休歇,故而會給練氣士格外香甜之感。

從目從垂,意坐寐也,修道之人,靜坐養神,無夢而睡,正是練氣士躋身中五境的一個徵兆。

但是一位練氣士,不眠不休整整七年,並且每時每刻都處於思慮過度的境地,就很罕見了,自然會大傷心神。

故而空有境界,心神日漸憔悴。

陳平安笑問道:“龍君前輩,我就想不明白了,我是在巷子里踹過你啊,還是攔着你跟離真搶骨頭了?你們倆就非要追着我咬?”

龍君笑道:“雖說只剩下半座劍氣長城,陳清都這把老骨頭,確實讓人有點難啃。給你熬過了這麼些年,確實值得自傲了。”

陳平安轉移視線,與那流白說道:“還不走?我再憐香惜玉,也是有個度的。”

流白眼神堅毅道:“今天你我一別,極有可能就是生死別離一場,你只管多說些,將來我與心魔問劍,畢竟不是真正的陳平安了。”

陳平安擺擺手,“勸你見好就收,趁着我今兒心情不錯,趕緊滾蛋。”

流白不挪步,身形紋絲不動。

龍君譏笑道:“不過悟出一點粗淺的白骨觀,以此洗滌心湖戾氣,心情就好了幾分?禪味不可着,死水不藏龍,禪定非在定時定,你還差了十萬八千里,不妨說句大實話,白骨觀於你而言,便是實打實的旁門左道,漸悟萬年也頓悟不得。便是看出了自身化作極盡白凈之骨,念頭倒下,由破及完,白骨生肉,最終流光溢彩,再心神外放,無量無邊皆白骨雜處,可惜終究與你大道不合,皆是虛妄啊。只說那本書上,那罄竹湖所有枉死眾生,真是一副副白骨而已?”

說到這裏,龍君前輩瞥了眼陳平安,輕輕搖頭,不以為然道:“想要自欺欺人,將千百念頭散落累累白骨上,好憑此勉強休歇片刻,那你就該乖乖躲起來,別來我這邊自討沒趣。”

事實上,陳平安肯定不會在白骨觀一途走得太遠,就如龍君所說,只是一門試圖暫時拿來“小睡片刻”的取巧之法。所以哪怕陳平安今天不來,龍君也會一語道破,絕不給他半點溫養魂魄的機會。

陳平安微微皺眉,然後洒然一笑,手持斬勘,遙遙指向那一襲灰袍裡邊的模糊老者,“龍君前輩,好高的道法,為晚輩指點迷津,避免誤入歧途,如何謝你?這麼多年的辛苦護道,助我砥礪道心,如果不是你這副尊容,我都要誤以為前輩是我家鄉騎龍巷的那條左護法了。”

龍君笑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倒是反其道行之。”

陳平安再次轉頭,好奇問道:“真不走?真以為站着不動,多看我幾眼,就是磨礪道心劍意了?”

流白看着那個年輕人,沒來由感慨道:“你真可憐。”

陳平安眯眼而笑。

龍君突然以一份沛然劍氣瞬間隔絕天地,不讓那陳平安言語有傳入流白耳中的可能,甚至不讓她多看對方一眼。

沒了龍君的劍氣壓制,遮蔽半座劍氣長城的山水禁制重新關門。

流白髮現自己視線模糊,無法看見對面絲毫,她愣了愣,“龍君前輩,這是為何?”

龍君說道:“你只需要知道一點,他先前讓你見好就收是對的,並且他說這句話,本就是為最後一句話做鋪墊,不然他說出口,你聽見了,就可以讓你心魔暴漲。”

流白搖頭道:“我不信!”

由縱橫劍氣凝聚而成的老人身形,漸漸消散,再次變成空蕩蕩的一襲灰袍,龍君語重心長道:“走吧,沒必要跟一條瘋狗一般見識。以後好好練劍,若是你當真能夠斬卻此人顯化的心魔,對你大有裨益,因禍得福,大道成就,有可能比先前更高。”

流白雖然不明就裡,對陳平安的那句言語充滿好奇,卻也不會違逆龍君教誨,更不敢將自身劍道視為兒戲,與那陳平安作無謂的意氣之爭,她立即御劍離開城頭。

在流白離開城頭后,一直站在不遠處的離真來到龍君身旁。

離真委屈道:“你對流白那小娘們,可比對我好多了。”

龍君只是轉頭望向北邊那座城池遺址。

萬年之前,以戴罪之身遷徙至此的刑徒,萬事萬物,一切由無到有。

離真問道:“你為何如此針對陳平安?”

龍君淡然道:“一個年輕人,能與我有何仇怨?只是任何一個想要成為陳清都第二的劍修,都該死。”

離真又問道:“我雖不是觀照,但是也知道觀照只是失望,為何你會如此?”

觀照心態,跟那十萬大山當中的老瞎子差不多,劍仙張祿之輩,大抵亦是如此。對於新舊兩座浩然天下,是同一種心態。

龍君收回視線,默不作聲。

離真問道:“咱們這位隱官大人,當真尚未元嬰,還只是破爛金丹?”

龍君懶得言語。

離真自言自語道:“不過流白由衷可憐對方,也不算奇怪。”

天地寂寥,孤單一人,日月照之何不及此?

偶有飛鳥飛往城頭,經過那道山水陣法之後,便倏忽掠過城頭。既然不見日月,便沒有晝夜之分,更沒有什麼四季流轉。

脫胎換骨,心神凝聚,身外有身,是為陽神,喜光明,是金丹之絕佳棲息之所。

一粒靈光,出幽入冥,無拘無束,是為yīn神,喜夜遊,是元嬰之寤寐修行之地。

陳平安與劍氣長城合道,代價不小。

三者早已熔鑄一爐,不然承載不了那份大妖真名之沉重壓勝,也就無法與劍氣長城真正合道,只是年輕隱官此後註定再無什麼yīn神出竅遠遊了,至於儒家聖賢的本命字,更是絕無可能。

離真笑了起來,“流白笨是笨了點,笨點好啊,她未來的心魔,反而不至於太過死結無解。”

龍君果斷阻斷天地,等於是救了流白半條命。

然那位隱官大人只需說一句話,就可能讓流白丟掉半條命。

很簡單,一句“你喜歡我作甚”,就能讓流白道心崩潰大半。

至於是流白不是真心喜歡,半點不重要,這恰恰纔是最棘手的癥結所在。

畢竟世間不喜歡,無非是個無所謂了,世間之喜歡卻有千百種,緣由更有百千個。

龍君突然以劍氣隔絕出一座不易察覺的小天地,問道:“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離真反問道:“你到底在說什麼?”

龍君沉聲道:“你的那把本命飛劍,名為‘光yīn’。”

離真笑道:“是又如何?你難道不是比誰都清楚,我算是天底下最無事可做的劍修,最少也該是之一?就我這點境界,能看到什麼,又能做什麼?”

離真自顧自搖頭,自嘲道:“我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做啊。”

離真之所以死活不願成為觀照,其根源便在於那把好似一座天地大牢籠的本命飛劍。

當年甲申帳多位年輕劍修,圍殺陳平安一人,事後竹篋察覺到離真的萎靡心境,當面勸說離真,如果以他當下心境,未來百年,興許成就還不如流白。竹篋還詢問一心想要“遠離觀照得真我”離真,這輩子到底能否不問觀照、離真,只為劍修身份,真正遞出一劍。而當時離真的回答十分古怪,反過來詢問竹篋有無走過光yīn長河,並且離真最終給出了“河床”和“命運”兩個說法。

老大劍仙陳清都,曾經見到一位“故友”之後,也曾有一番感慨,若是他在光yīn長河當中,逆流而上一萬年,重返戰場,足可問劍任何一位“前輩”。

離真望向對面,喃喃道:“很羡慕你啊。”

而那個被離真羡慕的年輕隱官,腰間懸佩斬勘,正在城頭上緩緩出拳。

一如當年,獨自出拳而走,那時候,劍氣長城的城頭上猶有大小兩座茅屋,老劍仙還在,連贏自己三場的曹慈也在。

相對於紛雜念頭時刻急轉不定的陳平安而言,光yīn長河流逝實在太慢太慢,如此出拳便更慢,每次出拳,好似往返于山巔山腳一趟,挖一捧土,最終搬山。

在對面那半座劍氣長城之上,蠻荒天下每斬殺一位人族大修士,就會在城頭上篆刻下一個大字,而且甲子帳似乎改了主意,無需斬殺一位飛升境,哪怕是仙人境,或是某位大宗之主,便可刻字,既刻大妖化名,也刻它們斬殺之人。

由於大妖刻字的動靜太大,尤其是牽扯到天地氣運的流轉,哪怕隔着一座山水大陣,坐擁半座劍氣長城的陳平安,還是能夠依稀察覺到那邊的異樣,偶爾出拳或是出刀破開大陣,更不是陳平安的什麼無聊舉動。

苦夏劍仙的師伯,中土神洲十人之一的周神芝。

扶搖洲一位飛升境。此外還有桐葉洲太平山老天君,太平山山主。扶乩宗宗主嵇海。三位書院聖人,其中就有君子鍾魁的先生,大伏書院山主……

都已戰死。

所幸沒有南婆娑洲陳淳安,師兄左右。

桐葉洲玉圭宗荀淵,姜尚真也都無事。

通過這些,陳平安就能夠大致判斷出妖族在浩然天下的推進速度。

原本毫無意義,只會徒增煩惱。

但是有了那本山水遊記之後,當陳平安將所有文字一一煉化,得到了那封來自大驪國師的密信,就變得至關重要了。

然後陳平安心底就生出一個感覺,這個崔瀺,但凡腦子沒病,就想不出這樣的法子來送信。

崔瀺真正厲害之處,甚至不在於賭他陳平安能夠拼湊出這封密信,而是篤定那頭通天老狐,自號老書蟲的周密,會在自己之後,獲悉這封密信!尤其可怕的是在那崔瀺看來,好像周密知不知道此事,都不會改變崔瀺心中的那個既定大局。若是周密毫無察覺,當然最好,可哪怕周密當真學究天人,獲悉了此事,也無礙大局。

不過這裏邊還藏着幾個大大小小的意思,讓陳平安後悔自己腦子跟那崔瀺一樣有病,竟然誤打誤撞拆解出了這封密信。

知道還不如不知道。

桐葉洲大伏書院舊址,一位青衫儒士模樣的王座大妖,心思微動,便立即讓人去拿來一部山水遊記,煉化了那本山水遊記所有文字,略作思量,他先後中煉了崔、巉、瀺、十、一在內的五字,又分別試過了所有組合,最終在心湖當中,周密也得到了那封只有八個字的密信,“時機適宜,山水顛倒。”

周密啞然失笑,以心聲稱呼崔瀺,然後伸出一手,“有請崔國師,閑聊幾句。”

對方本就是陽謀,賭寶瓶洲最後是否能夠決定天下大勢的走向。

寶瓶洲守得住,所謂的山水顛倒才有意義,畢竟留在蠻荒天下的那僅剩半座劍氣長城,依舊屬於浩然天下的版圖。若是守不住,崔瀺撐死了只是以命換命,至多救下一個年輕人,而且還得看對方願不願意離開劍氣長城,與他崔瀺更換位置。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周密敢斷言,陳平安一旦真的求助於寶瓶洲失守的崔瀺,極有可能會大失所望,被崔瀺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那就真是一場極有意思的問心局了。

崔瀺身形緩緩凝聚在周密眼前。

周密問道:“所謂‘時機適宜’,是寶瓶洲成功阻滯蠻荒天下大軍北上,最終兩座天下僵持不下之際?”

只是法相降臨桐葉洲大伏書院的老儒士微笑點頭。

正是大驪國師崔瀺。

如果周密不是身在書院遺址,崔瀺自然不會現身。

周密又問道:“崔國師就如此篤定陳平安已經率先得到密信,再篤定寶瓶洲一定守得住,還要篤定陳平安撐得到那一天?特別是需要篤定陳平安熬得住性命之憂,不至於早早與你更換位置,不會害得你前功盡廢?”

崔瀺說道:“文聖一脈的關門弟子,這點腦子和擔當還是有的。”

周密笑問道:“崔國師,我最後只有一個問題了,你如何確定那半座劍氣長城,撐得到你所說的適宜時機?就不擔心我騰出手來,親自針對他?”

崔瀺淡然道:“你我之間,爭的是不止兩座天下的大勢。你要是這點氣魄都沒有,沒資格談什麼重整儒家道統,收攏文脈,立教稱祖。”

周密沉默片刻,搖頭嘆息道:“崔瀺,原來你是要用一個陳平安的性命,加上半座劍氣長城,作為誘餌,換來禮聖……不對,是亞聖與我的換命?”

崔瀺微笑道:“也可能是至聖先師親自出手嘛。”

周密笑道:“求之不得。”

崔瀺說道:“趕緊讓那托月山大祖打破天幕窟窿,我倒要看看那些被禮聖阻滯的遠古神靈,能夠在我寶瓶洲折騰出些什麼。”

周密點頭道:“如你所願。”

然後兩人幾乎同時望向扶搖洲方向,周密笑道:“惹他做什麼。”

蠻荒天下十萬大山裡邊的那個老瞎子,早早表明了會袖手旁觀。

東海觀道觀,那個臭牛鼻子,更多是選擇了置身事外,甚至攜道觀飛升之前,還算小小幫了個忙。

那個老和尚暫時還不確定身在何方,最大可能是已經到了寶瓶洲,可這仍然在托月山的預料之中。

唯獨那位中土神洲被譽為人間最得意的讀書人,按照原先推算,去了第五座天下,就會留在那邊,並且會將那把劍歸還青冥天下的玄都觀。

不該持劍返回浩然天下的。

不曾想此人還是出劍了。

十四境修士,讀書人白也,手持仙劍,現身於已算蠻荒天下版圖的西南扶搖洲,總計遞出三劍,一劍將對手打退出扶搖洲,一劍跨海,一劍落在倒懸山舊址附近,劍斬殺王座大妖。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