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劍來 > 第八十三章 夢想 簡體中文

第八十三章 夢想

本書:劍來  |  字數:3471  |  更新時間:2017-08-31 23:41:35

當陳平安背着一籮筐泥土爬出井口的時候,有點懵。

井口外邊站着一群高冠博帶的讀書人,為首一人,正是當時站在牌坊匾額下一架梯子上,對督造官大人大聲訓斥的禮部老先生,身邊站着離任前建造了廊橋的前任督造官,相傳是宋集薪父親的那位宋大人,皮膚比起在小鎮那會兒要稍稍白了一些,其餘五六人,多是三四十歲的樣子,人人氣度不凡,看着比宋大人都要更像是當大官的。

其實不光是陳平安一臉獃滯,這群在大驪六部衙門之中,身份最清貴的禮部官員,看到小鎮唯一一位擁有三袋金精銅錢的大財主,也很震驚,就是眼前這麼個滿身灰土的窮酸少年,手裡卻握着等同於大驪皇帝半座錢庫的財富?然後一擲千金,一口氣買下落魄山在內的整整五座山頭?

阮邛沒有露面,而是青衣少女阮秀與龍泉縣令吳鳶並肩而立,後者眼觀鼻鼻觀心,臉色漠然,視線微微低斂。讓人覺得靠山大到嚇人的小吳大人,是在跟那幫禮部老爺慪氣,畢竟在自己地盤上,給一幫外人剮去那麼一塊肥肉,誰心裏都不會痛快。

那場發生在牌坊樓下的風波,最後是吳鳶出人意料地一退到底,讓禮部右侍郎董湖將十六個字全部拓碑而走,哪怕一位擔任秘密扈從的七樓練氣士,確定那些匾額上的字已經全無精神,無需再拿出珍貴的風雷箋,董侍郎仍是一副恨不得把匾額都拆掉搬走的蠻橫架勢,堅持己見,將帶來的全部風雷箋全部拓碑完畢,這才心滿意足地帶着禮部下屬,下榻于桃葉巷一棟大戶人家的宅院。

吳鳶好不容易利用小鎮大興土木一事,在普通百姓當中贏得的口碑聲望,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福祿街和桃葉巷對此樂見其成,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大多幸災樂禍,覺得吳鳶就是個繡花枕頭,不頂事兒。有人就說他吳鳶要是敢硬着脖子,跟禮部那幫人犟到底,還會佩服這小子的骨氣,現在嘛,就怕在禮部那邊當縮頭烏龜,以後正式穿上那身縣令官服后,就要窩裡橫了。

陳平安背着一籮筐泥土輕輕跳下井口,站在這些大驪官員身前,侍郎董湖滿臉笑意,撫須笑道:“你是叫陳平安吧,老夫姓董,在我們大驪禮部任職,這次找你,並非公事,只是老夫一時興起,想要看看五座山頭的主人長什麼樣子,現在得償所願,不虛此行啊。”

說到最後,老侍郎左右看了一下,同時爽朗笑着。

除了窯務督造官出身的宋大人沒有動靜,其餘禮部官員都跟着大笑起來,好像董侍郎說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陳平安有些尷尬,老先生你說的大驪雅言官話,我根本聽不懂啊。

吳鳶嘴角扯起一個微妙弧度。

精通小鎮方言的宋大人,則完全沒有要幫這位衙門上官解圍的意思。

因為兩人分屬於不同的山頭,而且前不久雙方已經徹底撕破臉皮,如果不是皇帝陛下欽點他宋煜章必須隨行南下,這趟美差絕對沒有他的份。禮部衙門嘛,都是讀書人,還是千軍萬馬獨木橋廝殺出來的讀書種子,所以這座衙門裡頭的唇槍舌戰,那真是高妙文雅,精彩紛呈,好在宋煜章本就是一個在小鎮都能待習慣的怪人,回到京城后,悶不吭聲做事便是,倒是沒覺得有什麼憋屈憤懣。

董侍郎公門修行了大半輩子,幾乎全在禮部衙門攀爬,而禮部作為大驪朝廷唯一一個能夠與兵部抗衡的衙門,董湖做到了三把手,顯然是心思敏銳的老狐狸,一下子就意識到自己的失策,想着給自己找個台階下,便轉頭笑望向那位阮師的獨女,希望她能夠幫自己傳話。

只是董湖幾乎一瞬間就打消了念頭,一位連皇帝陛下都要奉為座上賓的風雪廟兵家聖人,自己一個禮部侍郎,就敢勞駕阮師的女兒做這做那,若是那少女是個不懂禮數的難纏角色,覺得自己怠慢了她,回頭去她爹那邊告自己一個刁狀,然後聖人阮師只需要輕飄飄往京城遞個一句半句話,估摸着自己這個從三品官,當還能當,但絕對會當得不舒坦。老人心思急轉不定,但其實就是一瞬的事情,侍郎大人決定改變初衷,微笑着望向少女,剛要問一句阮小姐在這邊住着適應不適應,需不需要禮部幫着在小鎮福祿街或是桃葉巷那邊,弄一棟素雅潔凈的宅子。

但是下一刻讓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在所有禮部官員心目中高不可攀的阮師之女,趕緊走到那泥腿子少年身邊,估計是把董侍郎的話給他說了一遍,而那少年滿臉平常神色聽着少女的話語,真是讓這些禮部官員給震撼得不行。

陳平安哪裡知道這麼點小事,就能夠讓這些身份尊貴的京城大人物,彷彿心思百轉到了千萬里之外。認真聽完阮秀的傳話后,陳平安笑着跟她說道:“秀秀,麻煩你跟這位老先生說,我就是個龍窯窯工,如今在鐵匠鋪子打雜,之所以能夠買下那些山頭,要感謝阮師傅。”

青衣少女一聽到“秀秀”這個稱呼后,笑得一雙秋水長眸眯成了一雙月牙兒,最後她語氣歡快地用東寶瓶洲正統雅言,跟那位大驪老侍郎說了一遍。董湖在內所有禮部官員,當然精通一洲“大雅之言”,要不然豈不是坐實了大驪王朝就是北方蠻夷的謬論?甚至在大驪京城,能否流利嫻熟地說上一口大雅言,成為區分高門寒庶的一個重要標準。

董湖神色愈發和藹可親,笑眯眯地輕輕點着頭,聽完阮小姐的解釋后,就說不打擾陳平安做事了,勞煩阮小姐幫忙他們跟阮師告辭一聲,既然阮師忙於鑄劍,更是叨擾不得,否則對阮師仰慕已久的陛下,一定會問罪的。

阮秀對於這些客套話沒什麼興緻,哦了一聲就沒有下文,早已成精的老侍郎不敢有任何不滿,與阮小姐介紹了大驪京城的幾處景色之後,便神色自若地帶隊離去。

宋煜章走在隊伍最後,吳鳶又走在宋煜章之後。

阮秀陪着陳平安去倒掉籮筐里的泥土,她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爹說買山一事,很快就有定論了,除了這撥大驪禮部官員,還需要欽天監的地師出面,加上你,三方一起畫押簽字,才算一錘定音,只是那些由兩位青烏先生領頭的地師,暫時還在仔細勘察所有山頭的地勢風水,估計還有幾天才能出山。”

陳平安想了想,放下籮筐,看着四周忙碌的身影,問道:“咱們去小溪那邊,邊走邊聊?”

阮秀笑道:“好啊。”

阮秀有意思地放低嗓音,輕聲說道:“欽天監這次除了出動青烏先生和普通地師,還有許多百家、旁門的練氣士,也來了,其中帶了兩頭年幼的搬山猿,一頭是銀背猿,一頭通臂猿,平時放養在深山大林之中,只有需要的時候才會驅使其出力,打裂山峰或是搬動山丘。”

“還有道家符籙派打造的卸嶺甲士,很神奇的東西,一張薄薄的符紙,被練氣士灌輸真氣之後,就能夠變成身高七八丈的高大甲士,力大無窮,雖然不如搬山猿,但是好在聽話,絕對不會出現意外。搬山猿性情暴戾,尤其是年幼搬山猿,尤其難以馴服,一旦失控,肯定會死亡慘重,哪怕鎮壓打殺了,也是一筆很大的損失。聽說還有墨家巨子親手打造的開衫傀儡,連我以前也沒見過,有機會的話,以後我一定要去親眼瞧瞧。”

“我爹幫你挑了兩間鋪子,一間壓歲鋪子,一間草頭鋪子,剛好緊挨着,你也很熟悉。要是沒有意見的話,我爹馬上就可以就幫你去敲定買賣,因為這種小交易,不涉及一個王朝的風水盈虧和山河氣運,不用像買山那麼麻煩。”

陳平安想了想,笑道:“當然沒問題。”

阮秀猛然記起一事,神秘兮兮道:“我爹私下說過一個消息,那個大驪皇帝親自發話了,既然如今小鎮已經歸屬大驪疆土,那麼那些遺留在市井民間的法寶器物,一律高價收回國庫。最後在小鎮收繳了大概二十來件不錯的老物件,福祿街桃葉巷和普通百姓交出去的東西,一半一半吧,只是賣出去的價格,可一點都不高。最後大驪皇帝又私人掏出七八件物品,湊足了三十件,作為其中三十座山頭的彩頭,等於是白送給買家了。一般人當然不知道到底哪些山頭有彩頭,哪些沒有,但是我爹得知神秀山和落魄山肯定會有,而且品相極好,是數一數二的。除此之外,我家點燈山和你的落魄山,大驪朝廷都有可能分別敕封一位山神坐鎮其中。”

陳平安深呼吸一口氣,蹲在溪邊,眉頭緊皺。

好像有些不真實。

泥瓶巷少年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能有這麼一天。

草鞋少年的夢想,最多只跟喜慶的春聯、威風凜凜的門神、香噴噴的肉包子和滿滿一袋子嘩啦啦作響的銅錢有關。

阮秀跟着他一起蹲下身,好奇問道:“怎麼了?”

陳平安欲言又止,但好像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搖搖頭,隨手拔起一根甘草,熟門熟路地嚼在嘴裏。

沉默片刻后,陳平安轉頭笑道:“阮姑娘,剛才在外人面前喊你秀秀,別生氣啊,我看到那麼多當大官的,緊張得很,就想着跟你假裝很熟的樣子。”

阮秀眨了眨眼睛,問了一個不沾邊的問題,“嗯,你那個朋友最近有沒有消息啊,就是佩刀又佩劍的那位。”

陳平安一頭霧水道:“你說寧姑娘啊,她走了之後,我可不知道她的消息。”

阮秀笑了。

陳平安突然抬起頭轉向石拱橋那邊,一抹熟悉的大紅色飛奔而來,兩條腿跟車軲轆似的。

陳平安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趕緊站起身,那個身穿又臟又皺大紅棉襖的小女孩,來到他身前後,仰着小腦袋望向他,她竟然滿臉淚水,傷心欲絕地皺着那張被晒黑許多的小臉,哽咽道:“學塾馬先生死了,他死前讓我來找你。”

————

————

((明天《劍來》上架,歡迎訂閱。再就是陳平安也是明天走出小鎮。))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